傳送真相資料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八日】二零零一年,我負責傳送大法資料。當時法雖學得不多,心性也不是太高,但我有純淨的一念:就是,大法是最好的,別人都很忙,我做這件事最合適,我願意做這件事,這是我有生以來做的最有意義的一件事,我願意永遠做下去。

這件事我一直做到二零零五年夏天。每當有資料,我二話不說,放下手中的東西,鎖門就走。當我心態很正時,感覺自己騎的自行車像在飄,好像在另外空間走,上坡像有人推,一點也不費勁,十幾里路轉眼就到。伏天沒覺得熱過,冬天沒覺的冷過,如沒戴帽子,只覺如春風拂面。如果今天不想去,或嫌天熱路遠,孤單,只覺自行車怎麼蹬也不往前走。下來推著走,只覺自己腿有千斤重,邁不動,自行車像車輪絞進了繩子,推也不走,累的氣喘吁吁,滿身大汗。只覺這段路怎麼這麼遠。好不容易到了,好像走了幾年時間。

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間,每個村子的出口和入口都設有關卡,有人盤查。我要把資料分到五個村子裏。可我送的時候,忘記了有關卡,一路上四個村子八個關卡,沒見一個人影。可別人每過必查。到了一個小鎮,心想今天小鎮街上怎麼冷清無人?自己騎摩托車在大街上放慢速度,左右觀看賣東西的地攤,走了幾個來回,買點東西。轉悠夠了,才把東西送到同修家。

第二天,本村商店的小老闆對我說:你膽子真夠大的,鎮上規定不許騎摩托車,可你騎摩托車大搖大擺的在街上轉悠。我拉貨的三輪被收走了,我和派出所的人撕扯的時候,遠遠的看見你在挑東西買,我找了好幾個熟人幫我從派出所要出三輪,花了七百元錢和兩條好煙,你運氣可真夠好的。可我甚麼也不知道。

是啊,自己太我行我素了,不注意安全。幸虧有師父保護。其實一切都是師父在做。謝謝師父的慈悲呵護,只是幾年後的今天弟子才悟到這一點,還認為自己正念足。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