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靈兒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七日】(一)

靈兒是一個有著先天智障的女孩兒,這孩子的一舉一動都充滿著童稚,語言表達不是很流暢,表情有些木訥。她的眼睛很漂亮,目光卻呆呆的,很讓人心疼。

靈兒十六歲那年,爸媽和妹妹喜得大法。一天早上,靈兒興奮的告訴媽媽,昨天晚上她做了一個夢。在她斷斷續續的講述中,一幅美好,殊勝的畫面展現在媽媽面前,一位老人搖著一隻小船在浩瀚的大海上航行,把幼年時的靈兒送到了一處仙境。那裏美景如畫,鳥語花香。這孩子一邊玩耍一邊和仙鶴孔雀們打著招呼,它們都歡迎她的到來。忽然靈兒站在一個大殿裏,那裏端坐著一尊尊金色的大佛,閉目結印。好奇的女孩兒轉來轉去又來到一個更大的殿堂。這裏很特別,只有一尊最大最大的佛端坐在蓮花台上。靈兒眨著眼睛,仰望著大佛那神聖,莊嚴的面容,頓時殿內金光閃閃,光芒四射。大佛慢慢睜開雙眼,慈愛的摸摸靈兒的頭頂,微微一笑。啊,是李老師。孩子幸福的大叫。聽到這兒,媽媽明白了;這孩子和大法有緣哪。從那天起,大法弟子的隊伍中就又多了一個小弟子。

靈兒的學法方式很獨特。每天上午在固定的時間裏,她都要洗淨白白的小手,坐在桌子旁,聚精會神抄法兩個小時,甚至更長時間。開始時字寫不好,常常把「好」字寫成女、子,把「相」字寫成木、目。而且字跡也不工整。在父母的引導下、鼓勵中,這孩子持之以恆,每天的學法時間從未間斷,抄法堅持了整整十二年。這些年,《轉法輪》靈兒抄寫了三遍,還抄寫了《精進要旨》、《法輪大法義解》、《轉法輪卷二》、《法輪佛法 在歐洲法會上講法》、《法輪佛法 北美首屆法會講法》、《法輪佛法 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法輪佛法 新加坡法會講法》、《法輪佛法 瑞士法會講法》、《法輪佛法 美國法會講法》、《法輪佛法 悉尼法會講法》、《洪吟》等等。

在這特殊的學法過程中,靈兒的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令周圍的人們且驚且喜,刮目相看。細細端詳:昨日粗糙乾澀,遲鈍,呆板的面容早已離她而去,女孩兒特有的滑潤,細膩和白皙的肌膚奇蹟般的在她身上展示出青春的氣息。她的字經過大法的洗滌,變的自成一體,流利工整,緊湊乾淨。同修們誇她:靈兒,寫的真好呀!她眨著明亮的眼睛,笑了。

(二)

靈兒得法後,在身體方面承受了很多。以前她患有嚴重的鼻炎、嘔吐、嗓子眼兒長年不透氣兒。特別是她那乾燥的皮膚不斷掉皮兒,還有那沒有光澤、黃黃的頭髮里長滿了頭屑,總也洗不淨。更令她痛苦的是經常在腋窩、肚皮、大腿等部位肆虐的那些癤子,它們大的猶如雞蛋一般,小的也有大棗一樣大。開始時周圍皮膚發熱、紅腫,癤子裏面像針刺一般疼痛很難忍受。靈兒的悟性極好,她對媽媽說:沒事兒,業消下去就好啦。當癤子裏的膿血往外排出的時候,她痛的全身顫抖,流著淚背誦著「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兩個多小時後,媽媽給她擠盡了最後一滴膿血,雞蛋大的癤子一瞬間癟了。靈兒擦乾眼淚,瞅著媽媽笑了。

(三)

99年8月的一天,靈兒和往常一樣坐在桌子前抄法。突然街道派出所來了兩個警察。媽媽把他們迎在外屋沒讓進來。說話間他們道出了來意,要媽媽說出來煉功點同修的名字和資料的來源,那當然是不可能的。他們走了以後,媽媽急忙進屋,見靈兒笑瞇瞇的坐在桌子旁玩兒呢。媽媽問,書呢?她歪著腦袋,指了指身後蓋著的盒子,「在那兒呢。」

在那黑雲壓頂、邪惡猖狂的日子裏,不時傳來同修被迫害的消息。靈兒和家人同修一起,長期發正念加持同修,直至他們平安歸來。在同修眼中,她既是一個天真、單純的小女孩兒,又是一個正念十足的小弟子。

一天晚上,社區的幹部來了,要求媽媽明天去社區簽寫一份保證書,口氣挺強硬 。媽媽不被其所動,義正詞嚴的拒絕了,並給她講了真相。最後這位幹部無可奈何的說,你不去就算了,這事兒自願。說完急匆匆走了。靈兒對媽媽說:「你和她講話,我們都在發正念呢!」在這個整體配合的強大的正念場中,邪惡的因素沒有絲毫的招架能力,只能以失敗而告終。

這些年中,無論是與家人同修的相處,還是和周圍同修的接觸,靈兒總是那樣的安然和從容不迫。她天性純真,直言不諱,偶爾冒出一句不經意的話卻點中魔難中同修的執著所在,使其受益不淺。一次小妹在學校和同學鬧了矛盾,沒有過好關,回到家裏大哭一場,十分委屈。靈兒在旁邊不緊不慢的說了一句:「她是常人,你不是煉功人麼?」話音剛落,妹妹破涕為笑,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

(四)

2004年冬天,靈兒的姥姥突然生了一場大病,家裏一片混亂。這種狀態持續了很長時間,媽媽和姊妹們焦急的奔波在醫院和家庭之間,花了很多的醫藥費也沒有一絲的好轉,簡直束手無策。媽媽日日夜夜都守在姥姥的身邊,失去了正常的修煉環境,整個心被親情帶動著上下起伏,一籌莫展。

姥姥的病很奇怪,沒有了記憶,家人也不認識,總是莫名其妙的喊著一些死去的人或陌生人的名字,不敢閉上眼睛睡覺,兩隻手胡亂驅趕著甚麼。這種情形的出現使家人很困惑。一天晚上,靈兒跟剛下班的爸爸說,她看到姥姥在一條大蟒的纏繞下掙扎,她家的客廳裏,牆壁上還爬著一些長的像蜥蜴一樣的長尾巴的邪靈。靈兒和父母一同立掌,把它們全部清除,不能安眠的姥姥這時平穩的睡著了。靈兒輕鬆的告訴媽媽:「好啦!屋裏全乾淨啦。您可不要忘記教姥姥念『法輪大法好哦』!」

被提醒的媽媽明白了:這不就是救度眾生嗎!她一字一句耐心教老人背誦,家裏不修煉的老父親和妹妹們都盡心盡力的教著,誠心誠意的念著,經過兩年多的時間,姥姥能流利的完整背誦啦!現在,已經退出邪黨的全家,特別是姥姥早已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刻在心裏啦。她老人家頭腦清楚,身體硬朗,天天都在笑哩!

(五)

靈兒的精神世界很豐富。她有一些我們看不到的朋友。她時常和家裏的牆說話,也高興的和她能接觸到的其它生命打著招呼。她看的見元嬰坐在金色蓮花盤裏,也能看到同修們巨大功柱不斷變化的壯觀景象。這些是靈兒特殊的興趣,可她輕易不對別人講,這孩子懂得修口呢。

姥姥搬到新居後留下了一個舊飯桌,不想再要了。媽媽說這個桌子雖然舊一點可比咱家用了近三十年的飯桌棒很多,拿過來用吧。是啊,靈兒家的桌子太舊啦,桌面的漆年頭久了已經發粘,擦不乾抹不淨很不美觀,而且那四條桌子腿也搖搖晃晃,吱吱嘎嘎。靈兒問:「那咱的桌子怎麼辦?」「劈劈留著生爐子唄。」

第二天,靈兒要跟媽商量一件事兒,那就是把家裏的飯桌留下來。孩子很認真的轉達了桌子和她的對話。在另外的空間裏,那張桌子嶄新,黃澄澄的顏色,很漂亮呢。它哭著求靈兒:救救我吧,不要燒了我,看你在我身上抄了十多年法的份上,留下我吧!媽媽聽到這裏恍然大悟:對呀,它也是一個生命,而且是和大法有緣的生命,怎麼能隨意的對待它呢?差點鑄成大錯。就這樣桌子留下來了。靈兒說:它知道自己得救了,張開兩個小翅膀,一邊調皮的拍打著、跳著,一邊笑著說:謝謝你啦! 爸爸細心的把桌子腿修好,用漂亮的材料包好了桌面。這小傢伙搖身一變,就像一個穿上了花衫的小姑娘呢。好啦,就寫到這兒吧。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