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解開萬道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四日】(明慧記者雪莉德國報導)天琪從未想過要飄洋過海遠離溫馨的家,而且是被百般不捨的父母送走的,他們意識到,不這樣做的話,剛剛踏上社會的女兒將在中國這個社會舉步維艱。

那是二零零零年底,各行各業的人要找工作的話都要填表格,說明自己和法輪功沒有任何關係,甚至有的用人單位要求在表格上寫一句罵法輪功的話。天琪當然不幹。她剛剛被解雇,因為老闆儘管很欣賞她的才幹和為人。但出於上級的壓力,不敢留她。父母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前也都看過《轉法輪》這本書,知道書上講的是如何做好人的道理。也看到了女兒從一個依賴性很強的嬌嬌女,變為一個堅強自信的人。為了女兒的將來,父親開始幫她辦理出國手續。

帶著對家的留戀和親人的叮嚀,天琪來到陌生的國度。

居室裏的擺設雖是簡單但是一應俱全,各歸其位。百葉窗微微開著,初春的風溫和了許多,夾帶些許的嫩草香。天琪坐在書桌前,回憶起那個改變她一生的夏天。

三百多頁解開了二十年的鎖

人掌握的知識多,可能問題也會多。小小的天琪在上小學前已識字三千,腦袋裏充滿的各式各樣對生命和宇宙的問題。古今中外的書,現代科學和宗教中的經書都沒有讓她的好奇心和求知慾得到滿足,往往是得到一些解答,又隨之產生新的問題。直到一九九七年夏天。她隨手拿起家裏放著的《轉法輪》讀,通讀一遍後,之前的問題在三百多頁中全都得到一個合理的解釋。合上書,斜陽西下,心中一片敞亮。

按照書裏說的做

高中裏的她成績平平,只是喜歡找個安靜的角落看喜歡的書。考上大學後,天琪漸漸按照《轉法輪》書中所說的來要求自己,功課有了起色。

提到以前的學習不用心,她還有點兒不好意思:「修煉前剛從高中考上大學,在大連這個城市誘惑蠻多的,當時挺貪玩的,所以就不怎麼太用心學習。就是極其一般那種。修煉之後,師父說要做好學生嘛,我們那個時候要考試之前呢,有煉功點兒的輔導員打電話來說,你們要好好學習、好好考試,不要貪玩甚麼的。輔導員還特意囑咐我們這個。每個做學生的他都會叮囑,他本身是我們學校的教授。我自己希望能做好,再一個輔導員也囑咐我們,然後我們就覺得應該好好學習了。所以修煉之後成績有所上升。」

「真善忍」改變個人,帶動集體

天琪他們那批大一的學生都是獨生子女,在家裏很受寵。一個宿舍裏八個女孩兒,寢室衛生從沒人打掃,大家都想「憑甚麼我做呢?」學校常停水,給個水桶裝備用水,可那個桶總是空的,沒人往裏裝水備用,所以形同虛設。

一天天琪讀《轉法輪》讀到要做個好人,處處為別人考慮,凡事找自己的原因,不去找別人。她就覺得自己應該這樣做。於是她開始一個人收拾房間,清洗地板。一開始有的女孩兒覺得她是想出風頭,是想讓別人說她好,所以根本不幫她,天琪一面掃地那女孩兒還一面往地上吐瓜子皮。天琪也沒在意,繼續打掃房間。她把所有人的桌子都擦得乾乾淨淨,還把桶裏裝上了水。她個子不高,裝水很費力,有人看到就搭一把手。後來漸漸的她做的多了。別人發現她真的不是為了出風頭,真的是為了宿舍乾乾淨淨,想大家都一起好。所以主動做的人就越來越多。學校檢查宿舍,她們的寢室每次都是最乾淨的,每到停水,她們的桶裏也總是有新鮮的水。

七個女孩兒的秘密

法輪功是以口傳口、人傳人的方式在社會上迅速傳開的。一般都是自己煉了覺得很好,介紹給親朋好友,或是周圍的人看到法輪功學員的風貌,自己也想學。很多了解法輪功學員平日言行的人對迫害很反感。

和天琪同一寢室的七個女孩兒有一個共同的秘密。「二零零零年六月份是畢業考試。學校裏強制不讓我住校。學校在郊區,早上八點考試,我家在營口,不讓住校的話趕不及考試。這時宿舍裏另外七個女孩兒說:『你就住在這裏。輔導員是男的,肯定不會上來檢查你是不是還住校。我們可以保護你,你就在這裏住校,住到你順利通過考試,我們肯定會幫你保守秘密。』女孩兒一般都很愛說,傳小道消息,但是考試前的整整兩個月我住在寢室裏,真就是沒一個人知道。她們在關鍵時候幫了我很大的忙。她們說:『不管國家怎麼說,我們就是覺得法輪功是好的。因為我們看到了你修煉後整個人的變化,而且帶動我們這個寢室變了,帶動我們幾個互相間的關係也好了。所以我們覺得法輪功就是好的。』在我四月底因上訪被抓的時候,她們主動幫我整理準備考試的材料,周圍的人都很幫我。最後我很順利的通過了所有的考試。」天琪講述了她的經歷。

憑法理 明真偽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好是暑假期間,天琪在家裏看電視。「四﹒二五」大家都上北京信訪辦去上訪的事情,她一點兒也不知道。後來,她才知道了事情的始末,而且那之後,李洪志師父寫了一篇經文,就是叫大家安下心來,還要像從前那樣煉功學法。所以這個事情對於她來說沒有多大的衝擊。天琪說:「因為我覺得就是政府誤會我們了,我們去解釋了一下。當初我知道朱鎔基還出來接見我們學員。那我覺得大家解釋清楚了,也散開了,也沒有造成甚麼影響,我就覺得挺好的。所以一直都沒有甚麼心理準備。」

「七月二十二日那天,我還記得清清楚楚,下午三點左右,我正在家看電視,正看著電視劇,我家當時是有線電視,能收到二十七個台,突然間所有的台都換成了揭批法輪功的內容了,然後他們突然間就開始說法輪功怎麼樣,他就開始對我們師父進行人身攻擊。聽了半天,我還是沒有被他們說服。我就覺得我學了法輪功,純粹是這個理打動了我。我覺得這個道理對,而且我照著這個道理做的時候我發現我周圍的一切環境,還有我的心態呀,真的是從裏到外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所以我在想,是道理說服了我,我才來學的。那如果真的是你政府也好、國家也好,你要覺得這個東西不好,那你應該告訴我,從道理上它有甚麼不好。比如說你說《轉法輪》裏哪句話他說的不對,哪句話你從科學的角度上論證過他是錯的,然後把整個的過程,從頭到尾,真真實實的、比較有邏輯性的給我擺出來,我可能還猶豫一下。但是當時不是。當時我記得清清楚楚,他們上來就是對師父進行人身攻擊,而且把一些人,不管是修煉界還是常人都會覺得他是精神病的那種狀態拿出來,說這種人是煉法輪功煉的。」

天琪對中共的這種謾罵和無知大為不屑:「再有一個就是他們開始對師父人身攻擊。就說師父有多少房子有多少錢。這個事情我覺得是這樣的,就比如說我們兩個爭論,你爭不過我,就是在道理上說不過我,比如說我說牛頓第三定律是正確的,你說牛頓第三定律是錯誤的。你在道理上說不過我,然後你突然間說,噯,你這個人你有甚麼壞習慣,你很髒,你很怎麼樣的。我當時就覺得是這個樣,他們根本上就不是從道理上闡述是怎麼樣的。而且反過來講,可能從《轉法輪》這本書裏邊,中共根本就挑不出來有甚麼不對的地方。教人向善,難道這有錯嗎?真、善、忍不對,難道你假、惡、鬥就對嗎?所以我就覺得,它是找不出來了,它就開始說師父怎麼怎麼樣。不用說那些東西是不是捕風捉影了,就單純的道理上說不過人,就做人身攻擊,這種做法我覺得就是有問題的。所以當時靜下來一想,我就覺得,我不相信電視裏說的。你又沒有真憑實據,這些東西太容易造假了。所以當時我根本就不相信電視裏說的。」

笑對人生

天琪本是個很戀家的人。剛到歐洲這個大都市,完全陌生的環境,不同的語言,對父母的思念讓她有時會情緒低落。「開始的時候就是很想家,很想父母,真的是挺想回國的,隨時都想回國。但是也不可能嘛,家裏也不讓回國,那邊公安局還在找我的父母。所以知道不能回去。在這兒生活,在這兒確實遇到很多困難,語言不好啦,很多事情。但是就是因為大法這本書吧,在我特別低潮的時候能夠給我鼓勵,給我信心。這本書對我來說,就像荒漠甘泉一樣的,每當我失意的時候,會讓我變得更加堅強的就是這個法了。我出國一段時間之後,家裏人都說覺得我變了,變得更加堅強、更加自信了。就是因為還在學這個法,我覺得真的就是這個法理能解開我心中的很多東西。讓我不覺得委屈,以一種樂觀的心態去面對一切困難、一切不平。所以總的來講,這本書無論對個人來講,對政府、對國家,我覺得對每個政府、每個國家都是一件好事。想像一下,如果每個人都學法輪功,每個人都變得特別的積極向上,以這種心態,做事都兢兢業業的,我想世界肯定都變化了,可能連戰爭都沒有了。」天琪樂呵呵地非常肯定地說道。

解開人生人世無數謎的鑰匙,在十多年的那個夏天她已得到,難怪快樂。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