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按鈴送來福音(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明慧記者鄭語焉台灣台北採訪報導)以往素昧平生,從電話聯繫中聽到他談吐語詞清晰,及至初次見面看到他舉止動作俐落而且很是精神,很難置信杜文海老伯伯已是八十三歲高壽的老人家。


八十三歲的杜文海老伯伯煉法輪功第五套功法

杜文海經歷二次大戰,受的是日本文化教育,漢字不識幾個,中文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天書。台灣光復後,他在台灣鐵路局工務段任職,整日在外風吹日曬,一直到屆齡退休。看他滿頭銀髮,但台鐵工務段的艱辛生涯卻未曾在他臉上留下對映的深層刻痕,杜文海神清氣爽的說:「左鄰右舍和親友都說我煉了法輪功以後,身體越發硬朗,精神也好,其實大法還讓我開了智慧。」

約十年前,杜文海的太太因為膝蓋關節炎開刀,住院期間,杜文海每日到台大醫院陪伴,也就近到醫院右側對街的「新公園」(即現在的二二八紀念公園)散步,順便舒動舒動筋骨。一日清晨,杜文海聽到微風送來陣陣非常祥和悅耳的樂音,頓感身心舒暢,於是遵循樂聲找到公園內音樂台前幾位法輪功學員正在煉功,他內心觸動:「怎麼會有這麼祥和柔美的功法!」不知不覺依樣畫葫蘆的學煉起來。

大字不識幾個 學法煉功卻是樣樣好

煉完功後,學員過來告訴他,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不只煉功同時也要學法,並且熱心的幫忙跑去買了《轉法輪》這本寶書,還送他一本《法輪大法大圓滿法》。自後幾天,杜文海每日清晨就到新公園學煉,太太出院前一天,學員給杜文海一張他鄰近住家煉功點的一覽表,提醒他去上九天班,並且鼓勵他到學法組上參加集體學法。

杜文海說:「剛開始真是困難,因為對於漢字我簡直就是文盲,偶而拿起報紙看不到幾個字就想睡覺而作罷。」但他一點都不氣餒,他聽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老師講法的台語錄音帶,深感師父把修煉的原因和方式講的都很詳細很清楚,杜文海沒有旁枝念頭,一心一意只想著如何突破這先天不足的困境,他想要用國語來念《轉法輪》。

於是他到學法組上和大家一起念,經常跟不上也沒有任何挫折的感覺,他說:「我就回來再多讀幾遍。」後來國語注音版的《轉法輪》問世了,杜文海請回一本,他開始學習國語注音,在厚紙板上畫格寫「注音符號字母」,放在書桌透明墊底下,時時對照著學念,如此一遍又一遍。現在雖然還不夠流利,但是所有法輪大法的經書,杜文海已經都能讀上來。他說:「沒有人敢說懂這部大法。有很多字我實在是不懂,但是很神奇的,那些有不懂的文字的整段經文,我心裏會知道是甚麼意思,只是說不出來,當然隨著多讀多學,同一段經文下次再讀就又更懂了些。」

八十歲老翁學電腦 操作滑鼠就像按電鈴

就這樣,每日清晨先讀法一小時,再到煉功點上集體煉功,風雨無阻十年如一日,學法組的集體學法更是杜文海不肯輕易錯過的,他也經常參加集體洪法煉功和講真相揭露中共迫害的活動。二零零五年,在學法組上,他聽到同修分享推廣《九評共產黨》和用網路手聊講真相,幫助中國大陸民眾退出「中共黨、團、隊」,這是救度他們的方式之一,杜文海不加多想,即刻利用家裏剛巧閒置下來的電腦學習網路手聊講真相。


杜文海老伯伯利用電腦上網講真相

認字既慢,且又從未摸過電腦的杜文海,不認識鍵盤和上面的字,也不會拿滑鼠,更談不上左鍵右鍵的運用。教他使用電腦的技術支援同修劉小姐說:「剛開始杜伯伯的狀況很多,手握滑鼠會發抖,但他沒有畏難的心,從不感覺困難,也不擔心學不好面子過不去。八十歲的老人家,有時還弄到半夜一點多才休息,他一次又一次的問,一遍又一遍的學習操練,認定了就是要學這個。」「有時我都快放棄了,但是看到他鍥而不捨的學習精神真的很感動,也因為他觀念很少,不多想,一心一意就是要學會,最後終於學成,還把經驗分享給其它地區的老年同修,帶動起各地老年同修重視和紛紛投入網路手聊講真相這個項目。」

俗話說的好:「自助而後人助、天助」,除了同修的教練之外,杜文海努力突破障礙的奇妙點子也令人讚歎和莞爾。沿用之前學法的經驗,他將鍵盤上的字母、符號和位置,一模一樣的放大描繪在厚紙板上,並且在有疑義的字旁加上他能懂的注記,放置在電腦桌上的透明墊底下,一一對照背記,他說:「這樣學背起來比較容易記住。」

小小的滑鼠經常弄的他滿頭大汗,按鍵點送真相資料的右手經常不聽使喚的發抖,他內心著急還有許多人正在迫切的等待大法真相,急切之際,杜文海動了一念:「把滑鼠當成電鈴,把真相用電鈴按出去送給對方,更快速的把法輪功的真相讓廣大的中國人知道。」就這樣的願望,他握拿滑鼠的手變得既穩定也越發熟練,從二零零六年到二零零八年的三年期間,已經成功的幫三千四百八十六人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加上二零零九年這幾個月,截至目前為止,合計已為近四千名網友退黨。

用心講真相 匯送福音救命保平安

杜文海說:「網友們的問題大同小異,備檔資料很快就能轉貼,對方經常很驚訝我們的回應速度怎麼那麼快,尤其是更多人問我是不是大學畢業或更高學歷,為甚麼懂這麼多。」遇有備檔資料範圍以外的問題,他就用筆記下,想好要回答的話,委請三代同堂的孫女幫忙打字存檔,有時還會把自己的意思告訴孫女,問她這句話用國語要怎麼表達比較順暢,杜文海堅定的信念,跨越了語言障礙的鴻溝。

在杜文海的電腦上存有各類真相檔案和講真相幫助退黨的備檔,他十分熟練的點選檔案位置打開資料,找到所要的聊稿和回覆稿,按鍵複製、轉貼,一氣呵成。這哪像個八十三歲老人家所能輕易做到的事情,杜文海說:「大法給了我這些能力,如果不是修煉法輪功,這哪有可能辦到?」

有次聊了一天,一直沒有網友願意辦退,杜文海內心有點煩躁,很想暫停,但是一想到還有那麼多網友沒聽過真相,就繼續堅持著一直到晚上十點鐘,本想就此打住,下線休息,但抱著「我就是要救你」的堅定信念,杜文海不願就此放棄,心想下線前再努力看看吧。忽然,就像師父所說,「柳暗花明又一村」,一下子有好多位網友突然表示要退黨,杜文海慶幸自己還好沒放棄。經過那次的經驗,再有類似情形發生,已經不能輕易牽動他泛起洩氣的情緒。

現在遇到還有遲疑不退出中共的網友,杜文海不慍不惱,依對方個別情況轉貼針對性的真相資料過去,其中包括:「順天保命,中共作惡多端,天將滅中共,你還等啥,快退出黨團隊」、「善惡有報的寓言小故事」、「請勿錯失機緣,趕快立即公開聲明『退黨保平安』,退出黨團隊就等於有了平安符」,有的則是叮囑對方閱讀《九評共產黨》。杜文海說:「這樣過些日子再上網聊天時,大部份人退黨的意願也隨著增高了。」對於退黨的網友,他也向對方表示讚揚他的勇氣與福氣,並且鼓勵對方當個活傳媒把退黨保平安的福音廣傳給自己的親朋好友和所關心的人。

前陣子,杜文海幫一位網友退黨後,對方問他:「你知道我是誰嗎?」原來他是廣東省某軍師部的參謀,「看到這些身處特殊環境的可貴中國人都能正確選擇自己的未來,我實在太高興了!」杜文海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