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老虎」變成賢妻良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六日】我是一名農村婦女,今年五十多歲,是九八年五月份得法的,得法前是一名脾氣暴躁且體弱多病的人。

(一)「嫁不出去的姑娘」和「母老虎」

我當姑娘時(編者註﹕指未婚時)就愛打架,甚麼也不怕,誰也不願意跟我在一起,整天惹爸媽生氣,哪天都有人找上門來,十里八村都知道我的霸道,爸媽為我把心都操碎了。我記得有一次和一個姑娘打在一起,她被送去醫院,花了很多錢。我的父母氣的渾身發抖,恨不得把我打死了,當天晚上沒讓我吃飯,罰我站著,手舉著板凳不許動。我一直舉到半夜,實在不行了,爸爸看我挺可憐的,這樣就放下了。爸說你這樣的姑娘白給別人都沒人要。真說對了,我真成了嫁不出去的姑娘。

最後,終於找到了對像,這家兄弟三個,我嫁的是老三。婚後,是薑改不了辣味,我還那樣霸道,當著丈夫、哥哥、公婆的面,嫂子被我打的不像樣,拿著扁擔把大伯哥打的滿街跑。有一次,我丈夫的領導對他不公平,我跑到他單位把他領導也給打了。我一打架起來就誰也不怕,不管輩分長幼,權勢高低,一律都敢打罵,周圍知道我脾氣的人都怕我,在家我說一不二,丈夫被我管的一點脾氣都不敢有,人送外號「母老虎」。

(二)病痛折磨,生不如死

婚後幾年,由於生活壓力,身體逐漸衰弱,多種疾病接踵而來,成了醫院的常客。這期間,CT做了兩次,結腸鏡做了一次,胃鏡做了三次,醫院所有的儀器沒有沒做過的。找一個專家大夫看後,說:你是神經功能紊亂,醫院沒法治了。我又找有附體的假氣功師治,也沒好。病痛的折磨使我生不如死,體重只剩八十幾斤,服過兩次毒藥尋死,都沒死成。

(三)走進大法,找到自己的人生路

一九九八年五月,我的一個朋友給我介紹大法,我抱著一種試試看的想法,身體慢慢的輕鬆起來,人也能吃飯了,不到一個月,我完全恢復了健康,真正走入了大法修煉。

現在的我,紅光滿面,走路生風,甚麼活都能幹,五十歲的人看上去就像三十幾歲,我知道,這是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是師父給我承擔了業力,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在法中,我找到了自己的人生路,我知道怎麼去生活了,我的世界觀發生了改變。有一次夢中,一位老道說我曾經是某個朝代很了不起的大將軍,醒後我才悟到,以前自己愛打仗的原因。通過學法,我明白自己打人罵人是不對的。這樣我親自去給哥哥、嫂子賠禮道歉,親自去給村子中被我打傷過、被我罵過的人賠禮。通過我的變化,二嫂說:「誰要說法輪大法不好,我就敢跟他們評理,我不看別人就看老三的媳婦,自從學大法後,整個人改頭換面,身體也好了,性格也變了。」二嫂家的女兒說我是賢妻良母,與鄰居之間的交往中傳出的是真誠的話語、開心的笑聲,他們都說我變成另一個人了。

前幾天,我家的房子搬遷,按照地方補償標準給錢。大家都去領錢,我領後,算了一下卻多出一千七百元,我急忙又回到領錢處,說給我的錢不對。當時給我錢的人還說:「給你的怎麼不對?」我說你們多給了我一千七百元。全屋的人都驚呆了,都用奇異的眼光看著我。他們都知道我是學法輪大法的。雖然這樣,我做的還不夠,我要在生活中時時處處以法為師,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人。

(四)迫害來了

那時曾去北京上訪,回來被抓進看守所,非法罰我八千元。我從看守所出來,同村又有許多大法弟子也不斷的去北京上訪。大法弟子家的常人就來找我,罵我,說是我讓他們去的。「如果你再讓她去北京,我就把你的腿打斷了!」我想著師父的話:「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忍住了,我是大法弟子!

在大連戒毒所,當著獄中的同修、管教人員、幾百人的面,我被堂姐的兒媳婦給打了,侮辱了。被打後,淚水流出來了,很委屈。但我想著師父的話:「將來說不定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醜了,你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裏放不下,這也不行。」(《轉法輪》)我忍住了,退後一步,我的天空是另一番景象。此時,我只覺的她們很可憐。

二零零三年,邪黨要煉法輪功人的名單。鎮上的領導對鄉里的領導說我太狂,出警車來抓我。當時只有我和我女兒在家。「你們憑甚麼抓我?」惡人說:「你在外邊說大法好還發光盤。」我女兒說:「你們誰看見我媽媽發光盤了,你們說話要有根據!」我也堅決抵制。他們不聽,動手了,都來抓我,我心裏喊:「師父救我!」他們撕扯了一會兒就走了。我知道是師父救了我。

從那以後,我在外面流離失所兩年。我家人身心受到了嚴重的傷害,女兒嚇的失眠,丈夫經常傷心。儘管如此,我的丈夫仍然支持我煉法輪大法,並從心底念著:法輪大法好!鎮上的領導請我丈夫吃飯,飯後讓我的丈夫替我簽字說不煉,我的丈夫一直沒簽!

流離失所的我回來後,人變胖了,紅光滿面,因為我一直走在證實法的路上。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