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怕心、學會向內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一日】我得法前是一個體弱多病的人。得法後,慈悲的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從頭到腳、從裏到外、從身體到心靈,還有一些附體的東西等全部清理掉了,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感覺到了沒有病的滋味。我覺的「大法」與我的生命一樣珍貴,學法也成為我每天要做的最重要的事。在得法後的很短的時間內,我抄寫了兩遍《轉法輪》,每天堅持煉功。

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失去了集體學法煉功、同修相互交流的環境,小區片警、退休辦人員等一天幾次上門問這問那,還有電話騷擾,但我就在家學法煉功,一天都不耽誤。不管電視說甚麼、演甚麼、人們怎麼議論,我就信師父信大法。一次片警又來了,我正在煉功,沒理他,孩子開了門,他問我:「你在幹甚麼呢?」我反問他:「你說我能幹甚麼?」他可能也明白我在幹甚麼,只敷衍了幾句就回去交差去了。

我還用我身體的變化向周圍人,親朋好友,講述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告訴他們電視宣傳的都是假的,是騙人的。你們看看我的變化,最真實了,我那時不知道怕,也沒有怕,一心想告訴人們真相,告訴人們真、善、忍的美好。

可是隨著迫害一步一步升級,邪惡越來越邪。我們地區很多同修在證實法中被抓、被判刑、被勞教,我因此產生了怕心,還怕的不行。只要做證實法的事就感到恐懼,嚇的睡不著覺、吃不下飯,法也學不進去了,這種狀態持續了好長一段時間。我想這樣也不行啊,這哪像大法弟子呀,帶著怕心怎麼去證實法?我就開始靜下心來學法,「害怕也是執著心。」「因為你一害怕,就是恐懼心,那不是執著心嗎?」(《轉法輪》)我找到了怕的根源就是為我為私的執著,而不是為法、為眾生,我就用師父賜予我們的功能--發正念,來鏟除、解體自己的怕心。

一天,我們要出去做一些證實法的事,可我又出現了怕的狀態,心跳到了嗓子眼兒似的。這時我就發正念解體它。這時突然腦中出現了師父的一段話:「一爐鋼水要掉進去一個木頭渣兒,瞬間就找不到它的蹤影。」(《北美首屆法會講法》)我一下子明白了,「怕」這個執著心不就是個木頭渣兒嗎?這時只覺的好像有甚麼東西從頭頂掉下去一樣。我深深的體悟到了這就是那種怕的物質被法同化了。頓時覺的身心輕鬆,第一次感覺到了沒有怕,沒有了緊張壓抑的心理,更感受到的是慈悲的師父給弟子拿掉了這障礙我證實法的「怕」這個執著心。師父說:「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那天中午十二點發完正念後,在我們地區最繁華地帶,在人來人往的情況下,把真相資料堂堂正正的貼出去,有力的震懾著邪惡。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對大法弟子的要求也越來越高。我與同修將證實法的事越做越多、越廣。

有一次,我們要去一個很大的村莊證實法。我們提前幾天就開始發正念,清除、解體我們所到之處相對應的另外空間干擾正法的邪惡生命與邪惡因素。我們進到村裏,人們看見我們根本沒有敵意。我們一邊和他們交談一邊把真相資料發給他們,有的人看了真相資料後,當時就喊:「法輪大法好!」場面非常令我們感動。這使我又一次感受到了師恩浩蕩。在大法的威力下,在我們堂堂正正證實法的時候,眾生明白的一面就會發出他們的心聲。我也更體會到了:「很多事情用正念去做都能做好。」(《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學會向內找

師父在二零零七年八月四日《對澳洲學員講法》中曾苦口婆心,不厭其煩的一次次提醒我們大法弟子要「向內找」。

我在向內找時總是說的好做起來就走樣了。一次我與同修為一件事情爭論起來,爭了幾句,覺的不該這樣,這哪是修煉人哪,就不爭了,可心裏還是放不下。過了幾天在另一場合,我又一次提及此事,實際就是想為自己爭出個理來,證明我對、我好。「我」字當頭,私心在先,加上好勝心、爭鬥心等等,結果同修又重複了原話,根本不服氣。雖然當時我不再說甚麼,可回來後覺的很委屈,明明是她的不是,卻說成了我的不是,想到這還委屈的淚流滿面。

為甚麼會這樣呢?師父早就講過:「有問題向內找,這是大法弟子與常人的根本區別。」(《精進要旨》〈致大法山東輔導站〉)不讓人說,爭個一清二楚,愛面子等這些心的根源不都是為私為我嗎?而為私為我是舊宇宙生命的特徵,無私無我先他後我才是大法弟子的體現。向內找是我們修煉人必須做到的,再說更應該珍惜與同修之間相處的萬古機緣。順著法去理順自己的思路,再向內找,心裏舒坦多了。我與同修又重歸於好,在正法路上一起做著更多的證實法的事。

經過這一階段修煉我體會到:向內找就是去人的東西,就是修煉,就能夠昇華。

想到自己能從歷史上最邪惡的迫害中跌跌撞撞的走到今天,都是師父的慈悲呵護,都是師父為我們在承受,除了對師尊的無限感激,我只有決心在師父為我安排的正法路上堅定的走下去,「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響更大、救人更多。」(《美國首都講法》)完成史前大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