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被跟蹤之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日】一天傍晚,我去同修家參加集體學法。同修家住在死胡同裏,進出都是一條窄窄的巷道。我來到院門前,正要推院門,猛然發現胡同口有個人正弓著身子朝這邊窺探。我一下子警覺起來,感到事情蹊蹺,決定先不進院,免得給同修帶來麻煩。我轉身朝胡同口走去,那人突然不見了。

來到胡同口,左右看看,見一個男人正匆匆向北走去,邊走邊回頭,鬼鬼祟祟,根本不像個好人。我想追上去問個究竟,想想不妥,於是作罷。那人走出大約二百多米遠,橫穿過馬路,轉過身來又往回走。我斷定這人不是國安特務,就是公安局在居民區安插的眼線。兩個月前,本地有個老年女同修在這一帶貼不乾膠,被一個便衣特務發現了。那個特務花言巧語,謊稱自己要學法輪功,一再刺探學法點和資料點在哪兒。老同修慧眼金睛,馬上識破特務的罪惡企圖,後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安全走脫。

眼前這個人是不是那個便衣特務呢?很可能。不管是不是,對大法弟子來說,他都是一個需要救度的眾生。只要他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就要面臨被淘汰的危險。想到這兒,慈悲湧上心頭,心裏說:我一定要救他,給他講真相,勸他不要參與迫害大法弟子,這樣他的未來就有希望。我不再遲疑,趕緊穿過馬路,迎著那個人走過去。

我倆不期而遇,四目相對。那人神色慌亂,迅速避開我的目光。此刻,我的心裏沒有怨,沒有恨,只有同情和憐憫。我主動跟他打了聲招呼,正要給他講真相,不料那人突然轉過身,急急的鑽進右手居民區。我想喊住他,不知怎麼卻沒喊出聲來。我怔了一下,趕緊循著他的足跡追過去。街巷裏空蕩蕩的,那人早已無影無蹤了。

此後一連數日,我都在相同時間到這一帶轉悠,希望能見到他。然而此人再也沒有出現過,就像在人間蒸發了似的。我真感到後悔:當時為啥沒喊住他呢?

師父說:「凡是在煉功中出現這個干擾,那個干擾,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甚麼東西還沒有放下。」(《轉法輪》)事情發生後我多次向內找,是甚麼原因導致自己被跟蹤呢?一定是自己有漏,否則就不會被邪惡鑽空子。找來找去真就把人心找出來了。原來,年前學法小組另一協調人搞了個證實法項目,沒有和自己溝通,但效果很好。而自己也有證實法項目要做,因相互缺乏溝通,有時就出現了碰車現象。自己嘴上沒說甚麼。心裏卻不舒服。為啥不舒服?不就是妒嫉心和執著自我的心在作怪嗎?

人心找出來了,我就和小組那個協調同修進行交流。我坦誠的講出了自己的人心,她也講出了自己的人心。於是,間隔消除了,我倆的心性都得到了提高。學法小組沒有因自己被跟蹤而停止集體學法,跟蹤的事再也沒有出現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