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強向內找 不讓舊勢力鑽空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七日】我們所在城市附近的農村地區,有一位同修,他的具體情況我不是很清楚,據說他的天目開的很好,打坐入定的時候另外空間包括神佛的世界都看的很清楚。前一段時間,他所在的地區同修之間發生了一場爭執。

爭執的原因主要在兩個方面。第一個方面,這位天目開的好的同修利用功能給人看風水、算命。按他自己的說法是他在學大法之前就是給人看風水算命的,這個本身是他的職業。同時他是在利用這種方式講真相。由於他看的比較準,所以很多人都比較信服他,而他自己認為自己能夠把握得住。從實際情況來看,他確實勸退了不少人,還有的人因為他的介紹開始學大法。對於這種情況,同修當中有的人支持他,也有的人有不同意見。第二個方面是這位同修認為自己看到了許許多多另外空間的真實體現,同時也看到了許多在常人空間看不到的法理。許多人包括一些修煉人對他都比較推崇,他就把許多東西講給這些人聽,還寫了一些文章,傳給一些人看。也有一些同修認為這種情況很不妥當。

因為這兩個方面的問題,後來就發展到有一些同修上門去批評他,又有一些人維護他,他自己也不接受這種批評,就形成了兩個方面的爭論。以至於到後來逐漸言辭激烈,有人說他是魔,干擾同修、破壞法。他說這些人假修煉,層次低嫉妒心強。雙方都說了一些很難聽的話。這些偏激的言行甚至影響到本地同修們講真相。有一個資料點的同修也參與了這次爭論,來來往往的,造成資料點被注意,差一點暴露,後來因為及時遷移才沒有造成損失。

在矛盾激化之後,事情的雙方都不同成度的認識到了自己的不對,後來雙方都就自己的態度和激烈的言辭向對方道歉,認為作為修煉人,不應該如此。天目開的好的那位同修也表示再考慮一下自己做的是否妥當。儘管雙方都有不同意見,但是不再有常人式的那種爭論了。

以上情況我是聽當地一位同修進城來交流的時候談到的。在他說了這件事情之後,我想起了自己以前所經歷的一件事情。我是九五年開始學大法的,我們所在的地區普遍得法時間比較晚一些,我開始修煉大法的時候,本市城區還只有一百多人修煉,到九六、九七年才成千上萬的增加起來了。所以我們一起開始修煉的人後來基本上都成了當地的骨幹和輔導員,大家相互之間也比較熟悉。就是在這些老學員當中,當時也有一些對法的理解並不深刻。我認為自己學法還是比較嚴肅認真的。當時洪法、組織煉功點、教功都是我們這些人在做。在工作過程中,我看到了一些問題。比如,有的輔導員在教功的時候沒有按照師父教功的說法去教別人,自己創造了一些新名詞,像「做動作要指尖領著手臂走」等說法,有的輔導員自己的動作也不準確,還有當時還沒有統一的煉功音樂帶,許多煉功音樂都是自己復錄製作的,有的煉功點使用的磁帶不合格,如把「疊扣小腹」的時間縮短為幾秒鐘,等等。對照當時師父的經文,我認為這些都是比較嚴重的問題。我就把這些問題和自己的見解在輔導員會議上提了出來,認為大家一定要改正。我在輔導員會議上提了兩次,感覺沒有人重視我的意見,心裏就很著急,總是想著,這些問題不解決怎麼行呢?就找到相關的輔導員去說這件事情,結果感到還是沒有人聽我的意見。

當時我真的著急呀,心裏想,難道是我錯了嗎?於是回家認真去看師父的講法、經文,反覆看、反覆想,還是認為自己認識的沒錯。於是,我就又找到其他的輔導員去談這件事情。可是,得到的結果更糟,簡直沒有人聽懂我說的是甚麼意思。比如,我找一個功友說錄音帶的問題,他聽了之後說:「不要緊,你剛學,煉功堅持不下來是正常的,堅持一段時間就好了。」一下子把我搞的又氣憤、又是莫名其妙。心想,你說哪兒的話呀,我煉的比你還早呢!

就在這個時候,師父的經文《再去執著》發了下來,其中的一句話一下子震撼了我:「當你心裏為甚麼事過不去的時候那不是執著心造成的嗎?」我看著這句話,有些發呆,是呀,我心裏為甚麼一直過不去呢?後來幾天,我沒有再去找其他人去說這件事情,自己對照師父的講法,反覆思考,最終認識到,我對法的理解並沒有錯,但是我自認為自己理解高人一等,顯示自己的心並沒有放下,並用維護法當作藉口把它掩蓋起來了。儘管我以為自己一直在用一種平和謙虛的語氣和別人交流,但是在我急切的心態當中還是掩蓋著許許多多執著。認識到這些之後,我暗下決心,一定要把自己的心放下,一定要達到真正的心態平和。

接下來幾天,心裏覺得很難受,我努力去克服著,同時也感覺到有一些東西在發生著變化。幾天過去後,終於,我感到自己一下子輕鬆了。也感到自己可以平和的去勸告、處理這些事情了。就在這個時候,煉功點拿到了統一的煉功錄音帶,再去看那些我原來認為教功有問題的輔導員,那些我原來指出過卻感覺沒有人聽的問題,也都已經糾正過來了。我甚麼也不用再說了。當時,我一下子感到了師父的慈悲,大法的洪大。

回過頭來再次去學師父的經文《再認識》的時候,一下子就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

進城來的同修聽我說起這一段經歷之後,也是深有感觸。我們又繼續談起他們那裏所發生的那件事情。感到他們那裏這一次發生矛盾,中間矛盾激化,帶來干擾和損失,關鍵還是在事情發生的過程當中,大家缺乏向內找、向內修,使自己魔性的一面起了作用,同時也使舊勢力的因素鑽了空子,造成了損失。但是隨即他又提出了一個問題,他說,當時也有同修指出,我們不應該一味的看到別人的問題,應該向內找。但是有的同修認為,現在是正法時期,我們不能一味的向內找,那是個人修煉時期的狀態。他破壞法,我們一定要去制止他。不能因為修自己而不管不問,這樣做對法、對自己、對他都是不負責任的。而另外有一些同修說,他們(指爭論的對方)認為只有他們自己是按照法的要求在做,只有他們自己是最對的最正的,認為別人都不如他們。我就是要刺激刺激他們,暴露暴露他們的魔性,如果他們真的能認識到,能提高,我就算當一把魔也無所謂。認為自己的出發點是幫助別人。對於這兩種認識,究竟應該如何去理解呢?

談到這些問題,我們感到這其實也就是我們在具體事情當中應當如何去把握、如何走正、如何破除舊勢力干擾的問題。後來就這個問題,我談了自己的一些認識。我想,對於他們的具體情況不說,因為真正的情況我也並不了解。就假設說,如果一個人由於不能真修被舊的勢力鑽了空子,或者是一個常人受邪惡因素的控制,做出了一些破壞法的事情,那麼,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我們應當如何做才能維護法、才能破除舊勢力的這種干擾呢?如果我們只是採取一些常人的辦法,去勸告、批評、去阻止他,那麼,就形成了一種人中的對立,甚至是會針鋒相對。如果把握不好,個人的執著和魔性的一面也會被舊勢力鑽空子,從而激化矛盾,帶來更大的損失。這樣做的結果,豈不是成了嘴上說我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其實卻還是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如果說,我們首先用一個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首先查找自己的原因,想一下我為甚麼會遇到這樣的問題,是不是我自己有甚麼執著造成的?在查找自己的同時,不管對方是一個常人還是一個修煉人,我們對表面的人都應該用和善的態度去對待。善意的去阻止他、勸告他,都是可以的,關鍵的是用正念去清除背後的干擾因素,這樣去做才能更好的破除舊勢力的干擾。

從這個對比當中,我們看到了一個情況,就是說,不是正法時期我們不能一味的向內找,而是正法時期相對於個人修煉時期對向內找有了更高的要求。對於個人修煉時期來說,向內找是為了發現執著,更快的提高,隱含著一種為了個人圓滿的因素。而正法時期,對於真修的大法弟子來說,師父已經明確的告訴我們,個人的圓滿已經不是問題,那麼這個時候的向內找是為了不讓舊勢力鑽空子,為了破除舊勢力的干擾,更好的救度眾生,完全是一種無私的因素。再者,個人修煉時期如果放鬆了向內找,可能造成的後果會使自己的提高變慢,但是在正法時期如果放鬆向內找,就有可能會使舊勢力鑽空子,從而對救度眾生帶來損失。所以我們更應該嚴格要求自己,從而才能更好的助師正法,不負我們的史前大願,不負眾生對我們的期盼。

通過對這件事情的交流,我們思想裏更加明確了許多,所以把這件事情和交流的內容寫了下來請同修們參考。不對的地方請大家批評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