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否定「經濟上截斷」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三日】由於證實自己的心不去,導致我最終被惡警綁架,並被非法勞教一年。被綁架前,我頭腦中出現一個畫面:我站在一個有鐵欄杆的窗前,天是陰灰的,一個聲音說:「關她一年。」──身邊的幾個同修被抓前,我都有類似的東西閃現在頭腦和心裏,一直以為是思想業,沒當回事,也沒正念否定和銷毀這個邪惡的安排。後來我被關在勞教所裏,才發現那扇有欄杆的鐵窗是如此的熟悉。

在看守所和勞教所期間,我每天背法、發正念、講真相,想著我肯定能正念出去,那時候我得回原來的單位工作。我在私立學校工作,去年一月開始,本市區惡黨人員瘋狂抓捕大法弟子的時候,校長出於私利的考慮,曾想讓我辭職,我沒答應,走過了那個魔難。這次我被抓了,校長肯定更不希望我回去工作。可是如果我主動失去工作,就等於承認了迫害,這個校長就完了,因為他是從大法中受到極大益處的,一個是他有個人際關係方面的生死大難,得罪了差不多是黑社會性質的人,是師父幫他化解了這個難;還有一次他差點出車禍,也是師父救了他,這些他自己都清楚。如果由著他參與對我的這種「經濟上截斷」的迫害,就等於在毀他了。於是我就求師父安排我回去,想著最好讓六一零的人找校長談,那樣校長無論如何也不會拒絕我回學校工作的。

隨著我不斷背法、發正念、講真相,執著心去掉了很多,師父就安排我在三個月後回家了。回家當天,」六一零「的一個頭目說:「我找你們校長談過了,讓你回去工作,你們校長說『隨時歡迎』。願不願意回去是你自己的事了。」教育局法制科的領導說:「私立學校隨時都可以炒人,我說(這樣)不行,我讓你們學校必須接收你,你就當甚麼都沒發生,照常工作生活,別有壓力。我也告訴你們校長把你安排在辦公室,告訴他們不准歧視你。」我說:「非常感謝。在這方面你們是有遠見的。」

事實上沒誰歧視我,我回去後同事們都很高興。但是他們按照教育部迫害大法弟子的規定不讓我上講台,勞教所的一個科長還當眾說過:「法輪功是在跟我們搶下一代。」──當時我家裏人聽了這話都感到莫名其妙的可笑,覺的這種思維不正常。

在學校裏,我每天發正念否定這種「不能上講台」的迫害。有一天,我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師父是那麼慈祥,那時候我心裏很平靜,發正念很靜也很有力量。下午,校領導找到我,安排我去上課了。但是他們不讓我教授國學歷史之類的課程,害怕我在課堂上講真相,因為利用儒家學說和歷史上的一些事件講真相非常容易,效果也好。而且可以在一個比較長的時間裏潛移默化的啟迪孩子的善性。所以,一開始我知道校領導的想法後心裏很難受,覺得惡黨文化影響下的中國人看問題怎麼是這樣的啊?他們明明知道我上國學經典之類的課程對學生的改變和教育是非常顯著的,也肯定過這些,可是在面臨這個問題的時候還這麼糊塗。越想越難受。最後我才明白我還是在證實自己,一直覺的自己修了大法了,那些儒學啊、歷史啊在我看來都簡單極了,用這些東西講課我能講的很深入,認為修煉以後就沒遇到過「我教育不了的學生」。於是我就清理這種執著於自己「課講的好」的執著。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我存在著「竊法而不證實法」的問題,很長時間自己也沒意識到。由於我修煉前喜歡畫畫,在師範學校讀書期間也選修美術,並且對音樂、舞蹈、寫作、演講、書法等等都比較擅長,那時候在學校裏就顯的挺突出,滿耳朵聽到的都是同學讚美我「有才華」之類的話,時間長了,自己就默認了,雖然也知道自己沒那麼好,還是沾沾自喜,覺的挺受用。工作以後,換了幾所學校,在我工作的小圈子裏,從未遇到過第二個像我這樣「有著全面業務技能」「多才多藝」的教師,於是同事也稱讚我。這個過程中,我一點都沒意識到自己的顯示心已經相當嚴重了,還以為自己挺謙虛的。

特別是,修煉前由於自己道德的墮落,不管是寫作、畫畫還是自己所喜歡的音樂、編排的舞蹈,都帶有很大的魔性;修煉後,隨著道德的回升、境界的提高,這些外在的技能也在提升,對傳統文化內涵的理解越來越深入,對「教育學」「心理學」也越來越清楚,這就使我在常人中顯的比較優秀一些。

二零零五年學校搞校慶晚會(一台以弘揚傳統文化為主的晚會),我撰寫整個晚會的主持稿,策劃整個節目的流程,發現自己「很自然的」就知道一台晚會應該是一個整體,舞台背景、燈光和各種道具、煙霧、服裝應該與各個節目的內涵是統一的,是用來深化節目內涵的,也是使藝術效果更有震撼力、更能打動人心。於是就請人利用「繪聲繪影」之類的電腦軟件製作節目的動畫背景,頭腦中有很好的構思。可是在此之前,我完全不知道甚麼是舞台藝術,對晚會之類的藝術模式也只在中共惡黨的那一套中有個模糊的概念。後來看了二零零七年神韻藝術團全球華人的新年晚會,我才明白,原來是大法給我的智慧。我在工作中對師父有一種依賴,就是當我做一個工作沒思路的時候,我會停下來學法,或者去做的別的甚麼,堅信師父會告訴我怎麼辦的,之後,很快就知道怎麼辦了,而且效果非常好。在為學校製作壁畫的時候,我能夠做的又簡單,又美,又有震撼力等等,這些都是因為我從法中獲得了啟迪的結果,但是,當全校上下眾口一詞的誇獎我的時候,我從未說過這是由於修煉了大法,佛法給了我智慧。

於是,在我寫真相信件的時候,就暗暗得意的想:「太好了,我會寫這麼多種字體啊!我畫的這個畫多單純啊!多感人啊!」

最後,就是由於這些信件,我被抓了。這些信落入了六一零和國安的手裏,他們鑑定了我的筆跡。那些警察對我說:「老師,你很有才華啊,你工筆畫畫的不錯,書法也很好,你是人才來的。你的同修某某和某某也是電腦高手,是人才。」我當時只顧憤憤的想:「還好意思說,你們迫害的都是民族的精英。」甚至在勞教所裏,吸毒人員請我幫她們畫畫,我畫了個「嫦娥奔月」的白描,同時想:那些警察看了這幅畫,就會想:嗯,畫這麼美好的畫的人是好人,煉法輪功的是好人。──第二天,那幅畫被她們擦掉了。

回學校後,這學期新來的教師也說:「啊,久仰,聽說你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我嚇了一跳,有點清醒了,想,怎麼這麼誇張呢?然後才發現自己陷到這種證實自己的執著中很深了。學校領導不讓我講國學歷史之類的課程,是他們不知道從美術、音樂、書法,從任何學科角度入手都能講真相。我從未告訴過他們人類社會一切學科的智慧都來源於大法,大法會給研究這些學科的修煉人智慧。我錯誤的讓他們認為我的一切都是自己後天勤學的結果,其實根本不是。無論是學術能力的提升還是藝術技能的提升,我都沒費甚麼心思,沒做過任何常人式的刻苦努力。然後我就想找機會跟同事講:其實我甚麼都沒有,大家所認為的我的所謂的「才華」是來源於大法的,這部法一直在給我指導,使我能夠站在「真善忍」這個角度去思考很多東西。

後來我找校長談我打算教授國學之類的課程,校長同意了,還讓我參與了他認為比較重要的一個學科的教學,這個學科接觸的是中學生,這些孩子受黨文化中最糜爛的那部份的影響比較深。校長說:「你就從教育他們改變思想入手吧。他們的父母有的是政府官員。──現在你知道我為甚麼讓你教他們了吧?」

現在回顧這段修煉過程,我感到師父的安排無以言表的精妙,在任何一種似乎很難過的魔難中,只要我們忍住,按照師父的要求修煉,那一切慢慢的也就被法歸正了。世間的一切都是圍繞著大法轉的。

後來與一個同修談到我的這種證實自己的執著,同修說:「你這是『貪天之功』啊。」──那時候,我才開始明白,在根本上,我甚麼都沒有,我的生命和生命的特點都是大法造就的。我應該對師父對大法懷有真正的誠敬與感恩之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