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編排製作與散發真相資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二日】看了同修們對編排製作真相資料的建議後,覺的應該把自己的一些想法也寫出來與大家共同交流。同修們對如何更好的能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提出了自己認為較好的建議,特別是對退黨電話在小冊子中該放在哪個位置談出了自己的觀點,體現出了同修們對兌現誓約、慈悲救人的博大胸懷。但是呢,我想我們救人的心再切,也要守住一念,一定要知道是師父在救人。這一念很關鍵。有了這一念,那麼我們在救人的過程中,無論我們想出甚麼樣的好辦法,我們都用這一念來衡量一下:我們這個所謂的好辦法符合神的標準麼?我們想出的這好辦法是站在了甚麼基點上呢?背後有沒有隱藏著不易覺察的人心呢?

就拿散發真相資料一事來說吧,有同修認為有些資料不宜散發的太多,就像揭露迫害方面的,比如「活體摘取大法弟子的器官」、《和中共保持一致的悲劇》之類的資料,覺的這樣的資料常人看了會害怕,會阻礙他們了解真相,不能得救。其實,如果我們認真的向內找一找,這種想法的背後是不是就隱藏著一顆怕心呢。我們有這怕心還不自知,而且存在的又是那麼普遍,那麼就用這種方式在常人社會中反射出來。師父說:「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我們不知向內找,還在人為的用這種辦法、用那種辦法,甚麼辦法都解決不了修煉人的問題,那是讓我們修的。如果我們人的觀念轉變了,我們所在境界中的一切都會轉變的,常人中的一切問題不就是我們的心促成的嗎?我們想一想,我們帶著這種觀念製作出來的真相資料對解體邪惡、救度世人能有那個強的威力嗎?如果我們沒有那個怕心,退黨電話放在小冊子裏的哪個位置都可以,都起作用。人心修去的越多,所做之事才會越顯神跡。

有一次我到一親屬家串門,臨走時順手在樓道裏放了一本《九評》書。過後親屬對我說,他看到他家樓道裏的窗台上有一本《九評共產黨》的書,嚇的他都不敢出門了。他還是幾次聽過真相的呢,就連國外的退黨大潮錄像都看了,見了《九評》書還嚇成這樣。其實我們應該明白,害怕真相的是那些另外空間的怕被解體的邪靈,我們不能被常人社會表面的現象所迷惑,如果我們看到常人嚇成這樣,我們就不散發《九評》了?可以嗎?師父曾告訴我們大法弟子救人是做的最正的事,那麼常人的這種害怕的表現,主要還是由於對於邪黨隨意殘忍迫害老百姓的恐懼,害怕受株連九族的迫害,從某方面講也說明我們的真相講的還不到位,在講真相的過程中還有人心存在,所以對解體邪惡救度世人就沒有那麼大的威力。常人不敢看真相資料不是問題的關鍵所在,關鍵是我們在做事的過程中有沒有修這顆心,有沒有轉變人的觀念。

再談一下對當地真相小冊子散發的看法。有的同修對散發當地真相小冊子不夠重視。其實散發當地真相小冊子也是一個修心的過程,一個放下自我圓容整體的過程。有同修覺的打印小冊子沒有打印傳單省事,因自己的時間有限。還有同修覺的當地的小冊子沒有他自己相中的那個小冊子好,這原因那原因,還是因為加進了自己的觀念才會有這些原因的。自己的甚麼想法都不要有,只要是正法進程需要,就沒有任何條件的去做,不講任何條件的去圓容,才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狀態。

當地的真相小冊子,是當地編輯資料同修從明慧網下載的模版,然後加入當地的消息後發到明慧,再由明慧編輯同修把關後發表出來供給各地製作資料的同修下載打印的。從小冊子的真相內容也能看出正法進程中所進行的階段,我們在製作的過程中如果加進了自己的觀念,是不是也阻礙了正法進程的推進呢?所以建議製作當地真相資料的同修,在製作資料的過程中主次一定要分清楚,一定要起到把關的作用。

就悟到這些,也不知是否說的明白,還望同修們能夠給以補充並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