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舍友吃我的食品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五日】在校期間我每週末都到姐姐(同修)家學法、煉功,切磋一週的心得。時常在返校時,姐為我準備一包吃的,有時帶菜不等。每次到校後都分給舍友們吃,可時間長了,她們好像形成了一種思維定式,我一回家就該帶吃的,帶了就該給她們,沒帶或不讓她們吃反倒是我理虧了。

日子久了,有了摩擦,心性不到位時,心裏就想「吃我那麼多東西,還對我這樣!吃我的東西怎麼那麼慷慨,簡直有點兒『涎皮臉』!」可實際依然不情願的讓她們吃。這種狀態一直持續著致使心裏很不平衡。直到有一天猛然間師父點化我:其實她們不就是我的鏡子麼!她們的貪吃正好照出我的小氣,對物質利益的執著,她們表現出「涎皮賴臉」的樣子,正是師父為讓我提高給演化出來的,實際上她們可能不是這樣的。因為「物體存在的形式是這樣的,可是它的表現形式卻不是這樣的。」(《轉法輪》)。看不到問題的實質,那肯定是自己出了問題。我該做的似乎都做了,可她們還會時常對我不好,正是存在自己需要修的地方,該放的未放。師父多慈悲,就怕弟子不會向內找,安排周圍的人做鏡子點化我們,有些時候個人看到對方(很可能就是同修)很顯著的缺點,衝擊的自己憤憤不平時,很可能自己就存在相應的執著!

個人體悟這就是為甚麼師父一再提醒我們遇到事情要向內找,看到別人不對後先想想自己。師父多慈悲啊,給我們安排了修煉的路,又告訴我們提高的方法。舉個不夠恰當的例子,就像老師給學生出好了題,又講給學生解題方法,而具體每道題怎麼答,答的怎樣,那就看學生平時聽課掌握情況了。我們也是,具體事情上或每次機會我們把握的怎樣,做的如何,就體現出了我們對師父的法的理解成度和學法的用心成度。可是我們真該珍惜了,時間所剩越少,可供我們提高的機會也就少了。真該抓住,無論大大小小每一件事情,哪怕一個動作一個表情,都很可能是我們向內找提高的機會。這樣的話,對於修煉人也就無所謂大事小事,都是大事。因為無論表現上多麼微不足道的一件事情,就比如一個眼神,觸動了我們,從而向內找去掉了一個執著,那麼對映著自己空間場內,另外空間的變化可就不止是一個眼神的問題了!擺在修煉人面前的事情看似很小,實則意義深遠。想來,正法時期那麼多成就大果位的覺者不可能人人都經歷許多令常人看來驚濤駭浪的事情。很多修的紮實的同修,人家看起來甚麼事兒都沒有,平平淡淡,非常穩當。那很可能就是人家修的比較細微吧,一思一念都用法來歸正。當然,這也就看出個人平時學法下的功夫如何了。

個人體悟,只有學法入了心,一點一點同化了法才有能力去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否則,出現干擾的念頭後,連「真我」、「假我」都難分清,更別說再將「假我」否定了。在此提醒同修(當然也包括我自己):請珍惜這與師父同在,與正法同在所剩很少的一點點時間。個人認識不當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