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向內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一日】最近一個關,我過的真苦,在這過程中去掉不少人心執著,寫出來與大家交流。

我離開工作崗位十年了,因休病假回家,是病把我磨的找到大法,一修至今十年了,也算老弟子,可論起實修心性,自己就太差勁了。我大部份時間是在家,近幾年更是很少接觸社會,除了家人就是同修,講真相多是發資料的形式,接觸人少。剛剛得法那幾年、還算精進,學法多,為的是多突破層次。講真相、做證實大法的事時,證實自我的心多,隨著學法,認識到那些不純的私心在法中被歸正著。後幾年比較安逸,好多事看起來也在做,心也在修,但不紮實,很多時光荒廢了。前幾天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去親屬同修家開的店打工,平日我們關係還好,在修煉的路上,她沒少給我幫助,很多時候認為她做的真好,沒在法中認識到情的因素在我們之間加重。

在短短工作不到一週的日子裏,不斷發生這事、那事,看不順眼,有些事讓我的心特別難受,矛盾出來後,我再看她與店員說話、親近,心裏就憋氣、不平、妒嫉。事後也向內找,但一邊找自己,一邊同時告訴她也得找自己,在事中一直強調自己的理是對的。由於矛盾出現,我決定不在那裏幹了,又回到家中。我一生與周圍的人相處還好,我們三口之家全修大法,平時有矛盾也不激烈,我們又都知道及時向內找,生活平靜。發生上面的事後,孩子對我說:「媽媽,師父2006年洛杉磯市法會講法時說去爭鬥心,現在都2008年了,別人說你,第一次忍,再說你就忍不住了,你得加油了。」我心裏明白是師尊在借孩子點醒我,這方面不足,要做好。心裏明白,腦子不靜,回家後還翻店裏的事。思想業力大時,隨著就想,心裏還為自己爭三分。見到親屬同修,人家問你怎麼不去上班了,就又把我的心事翻出來。

師尊又利用一個特別偶然的機會讓我遇到平時根本少見的幾位同修坐到一起交流。我們在法中交流,怎麼做好三件事,滿高興的。突然說到配合時,我與親屬同修又發生了爭執。這回親屬同修當著同修的面將我怎麼不對說了一通,語言高調,當時我沒怎麼太反駁,但含淚,心想你不知真相錯怪我。我不是不懂事的人,那連小孩子都知道該怎麼做的事,我怎麼能那麼做,你怎麼就聽她常人的一面之詞,怎不維護大法弟子的形像呢,現在當著同修的面說我。當時真是太難了,平生沒有人這樣對過我。在我淚不止的情況下,親屬同修又加上一句更剜心的話。過後交流,她說沒說過。我才明白當時我們倆的執著被邪惡利用給我們之間製造間隔。

通過學法,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向內找,明白了自己在後幾年的修煉中不精進,鬆散,對修煉不嚴肅對待,表面三件事也在做,但不實修自己,總喜歡看別人的缺點,只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一些心由於長期不向內找,結果它們被保留,被掩蓋起來,關難越積越大。師尊讓我放下包袱,我不肯,抓住不放,把不好的心當自己,痛苦中不願割捨。

關過不去,就學法,在師尊的點悟中,明瞭這是過去的因緣所致,真是業力落在身上難受呀。在剜心痛苦的過關中,找自己,找到執著自我的心,不讓說,一說就炸,要面子、要名、親情、妒嫉心、顯示心、好事心、疑心、擔心。當認識到這些人心,不要它們,在法中提高後,師尊在夢中點化:一位體型肥胖,一米七零多高個頭女子,變成一位身材秀麗的女子,我知道師尊為我又拿下去不少業力。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