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大慈悲心去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五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這幾年風風雨雨的修煉當中,有法理昇華後的喜悅,有過心性關的堅忍。在修煉路上也摔過跟頭。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走到了今天。下面我把這幾年正法修煉中的點滴體會向師尊和同修們做一彙報。

一、在曝光自己所受到的迫害中修去人心

在師父評語文章《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發表後,我認識到應該把自己幾年來受到的迫害曝光,揭露邪惡,講清真相。

當這個想法產生後,我遇到了各種思想業力的干擾,生出各種怕心:怕曝光後會激怒惡人,怕引起惡人的報復。我想,我是按照師父的要求在做,宇宙中所有正神和師父的法身都會保護我,我不會遇到任何危險。只要我心態擺正,舊勢力都不敢迫害。

我不斷的排除干擾,逐漸的我的心堅定下來,就把自己幾年來受到的迫害詳細的寫了出來,投到明慧網上,並附上了很多講真相的電話。當時邪惡對我的主意識干擾很大,我發正念都不清醒,但正念很強,感覺是師父在加持。

我的曝光材料做成了真相在當地散發,在我的單位和惡人單位附近也發了很多,對邪惡的人起到了很大的震懾作用。因當時我的心態比較正,沒有怕心,惡人沒有找我的任何麻煩。但從其他同事及熟人的反映上,我感覺效果不是很理想。我知道,周圍出現的一切事都是自己的心促成的。向內找,我發現在發放曝光材料的過程中,我產生了歡喜心和爭鬥心,還有想讓別人都認可我,理解我,同情我,而來譴責惡人的心,正是這些人心才招來了很多人的不理解,甚至竊竊私語。認識到了,我下決心修去它們。

二、在揭露當地邪惡的過程中修去人心

在當地協調人的幫助下,我有幸參與了揭露當地邪惡的項目。在我們第一次揭露惡人惡行時,同修們沒抱甚麼觀念,結果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很快就被無條件釋放了。可是當以後再有同修被綁架後,我們又大量的曝光邪惡。但這時我和一些同修生出了歡喜心、爭鬥心、求結果的心,還摻雜著共產邪靈的東西──搞的轟轟烈烈,想震懾惡人,把這場迫害當成了人對人的迫害。有的被迫害的同修就沒被營救出來,當然也有營救出來的。

雖然惡人也受到了極大的震懾,他們不敢再輕易的迫害大法弟子了。即使在周圍各縣迫害都很嚴重的情況下,我們縣的環境也是很寬鬆的。但是,由於被迫害的同修沒有被營救出來,被迫害同修的家屬和一部份大法弟子對曝光邪惡的事情就產生了抵觸情緒。認為同修被迫害後,先不要急著曝光,可以先去當面講,講不通再曝。而我則認為曝光邪惡和當面講應同時進行,只要掌握了情況就立即曝光,只有這樣才能制止邪惡的迫害。同修們為了曝光和不曝光的問題進行了幾次切磋。結果不但沒解決問題,矛盾越來越大。再切磋時,乾脆人家不來了,造成了整體的不協調,影響了救度眾生和營救同修,也給了邪惡可鑽的空子。

同修們說我「惡」,也給我提出是「基點」和「心態」的問題。我也努力的向內找,努力的去掉怕心、爭鬥、怨恨、以及證實自我的心。由於有怕心,我把邪惡的迫害看的重,把曝光邪惡看的重,曝光的基點站在了震懾、爭鬥和求結果上,而不是完全站在救度眾生上,這才是我和同修們在曝光邪惡的問題上發生矛盾的根本原因。

原因找到了,那麼怎樣才能去掉怕心呢?我問我自己:我到底在怕甚麼呢?

我經過了多次迫害,都是由於能夠放下生死之念,在師尊的呵護下,闖出魔窟。自己也覺的對人世間的事情我不再執著和留戀甚麼。必要時,我可以用生命護法。但面對邪惡的迫害,我怎麼就沒有強大的正念就不允許邪惡動我半根毫毛呢?在落筆寫這篇體會之前,我的思維突然清晰了,我怕的是面對矛盾和衝突。警察幾次去綁架我,我都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成功走脫;就是在邪惡的派出所和洗腦班時,也是在師尊的保護下出現病態而被送回家。

想想幾年來的過關時都是在依賴師父和大法的保護,而沒有堂堂正正的依靠自己的正念去直面邪惡、去解體邪惡。所以當突然間面對警察時,我的第一念就是想走脫或者想讓身體出現病態擺脫魔難。這種想法如果在前幾年還行。但現在,我是即將圓滿的大法弟子啊,是神在人中,我的身體中有無數的原子彈、中子彈,只要是出自於證實法、救度眾生的願望,怎麼做都行,而且還有師父法身看護,我無所不能啊!在這轟轟烈烈的宇宙正法即將結束的瞬間,我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正念十足,大顯神跡,證實大法,救度眾生,這是我有能力做、也應該做的呀!怎麼還能用這種人的辦法擺脫魔難呢?這不是對我自己的侮辱嗎?不是在給師父丟臉嗎?神會這樣嗎?認識到了去掉它,這本身就是昇華的機會。

在和同修們發生的矛盾中,我也多是採用逃避的辦法,不願去面對。即使是同修冤枉了自己,也不去解釋,而是無聲的忍受。當然這不是從法中修出來的「心不動」,而是怕解釋時會把握不好自己,出現爭鬥心,也會給自己招致更多的指責和議論,於是就只是向內找、修自己。當然,向內找是沒有錯的,錯的是我沒有利用好這一個個矛盾,修去這顆怕被別人指責、議論、怕擔責任的人心,機會一次次的失去。但由於我的執著沒有修去,同樣的矛盾又一次次的重來,我感激師父的慈悲安排,使我終於認識到了這個怕心的根源──逃避。

師父在《精進要旨》〈再認識〉中講:「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真能這樣提高上來,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讀著師父的法,我感覺另外空間由於長期存在的怕心和逃避而形成的物質在迅速解體,我渾身輕鬆。我知道了以後該怎樣來面對矛盾:首先在向內找、修自己的前提下,抱著平和的心態去找對方交流,不抱任何觀念,只懷著為了同修好的一顆善心指出同修存在的問題,不再怕同修不接受,也不再想自己會不會受傷害。

寫到這,我感覺困擾我多年的怕心蕩然無存,矛盾也煙消雲散了。我以後會用更慈悲的心態更好的做好揭露邪惡,講清真相的工作,就像一個同修講的:真正像一個神一樣,用照妖鏡照出惡人的惡行,讓他們看到自己的醜陋、邪惡和愚昧,明白自己所處的危險境地,讓他們真正感受到佛法的慈悲離他們很近、很近,促使他們停止迫害,理智的給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用我們在法中修出的大慈悲心去更多更好的救度眾生吧。

由於水平有限,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