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一正,一切都隨著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八日】我是得法還不到一年的新學員,雖然修煉時間不長卻經歷了很多,感受也很多,內心的變化也很大。

從得法那天開始我的家庭環境變的很緊張。我的丈夫長期接受邪黨邪論的灌輸,是個徹底的無神論者,加上他本人性格十分倔犟,認為他的看法一定是對的,他是最清醒的,所以對我修煉大法完全不能理解。我們結婚六年他從來沒有動過我一手指頭,可從修煉的初期,我幾乎是每天都面臨著暴風驟雨,輕則連罵帶推,重則把我的衣服拽碎,扯著頭髮往門外扔。有一次我被他扯到門口馬上要扔出去了,我心裏求師父:師父,不能讓他把我扔出去!我嘴裏喊著:「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他像發了狂似的使勁揮動他的拳頭,我的眼睛馬上腫了,鼻子也出了不少血。

這要在以前,家庭暴力無論如何是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的,我無法容忍,也決不允許。可修煉的人就不能那樣看問題,修煉的路不是一帆風順的,何況背後真實的情況也不是我們眼睛所看到的。師父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說道:「大法弟子從修煉那天開始,你的一生就已經從新安排了。也就是說你這一生已經是修煉人的一生,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了,也都不會出現偶然的事,人生路上的一切都與你的提高和修煉有著直接關係。」剛開始修煉時我不懂的甚麼叫發正念,怎麼發正念,甚麼時候需要發正念。後來在同修的幫助下和自己學法、看週刊,慢慢的再遇到問題我也會發正念了。

開始雖然會發正念了,可由於怕心很重,丈夫的臉一沉下來我的心就開始抖,擔心他會不會再打我。怕也是在求,怕甚麼就有甚麼,越怕他就越跟我打。在他衝我發狠的時候那張臉邪惡的不得了,我整個人都被一種恐懼的情緒籠罩著根本就忘了發正念這回事了。現在想起來真象蹣跚學步的小孩從不會走路到慢慢走的穩了。學法後向內找我發現我是怕受皮肉之苦和對平靜溫馨的家庭生活的一種眷戀。還有孩子,四歲的孩子很可愛,我希望家裏沒有暴力,不想再讓孩子看到那些暴力場面和她爸爸爆發時那張邪惡的臉,希望也像別人家一樣父母領著孩子出去玩。這都是對親情的執著。放下時真的感覺到一種東西從身上撕下來一樣。痛時我就這樣想:「想做人還是想做神?」答案是肯定的,那就咬牙繼續走下去。師父在《轉法輪》裏寫到:「我過去修煉的時候,有許多高人給我講過這樣的話,他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其實就是這樣,不妨大家回去試一試。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其實人是很弱的,當我們念正且強大的時候,邪惡都怕,都得躲藏,更何況是人了。在我修煉過程中,我丈夫為了阻止我修煉,書也扔過也燒過,對大法犯了不少的罪。有一次,他在我的包裏翻出了MP4里面存著電子書,當時我很擔心他又會對大法犯罪,有點怕了,可馬上提醒自己,念不正會招來更不好的結果,所以就去掉了怕,當他又用那種逼供的口氣問我時,我理直氣壯的說:「那裏存的是法輪功的書,怎麼了?看書也犯法嗎?向善也犯法嗎?做好人也犯法嗎?誰規定的這邪法?」他一下像短路了一樣,張著嘴半天沒說出話,後來說了一句:「把它收起來吧。」就進屋了。我見證了法的威嚴,正念的威力。

還有一次,他一邊用木凳打我一邊逼問著我:「還煉不煉了?」開始我沒吱聲。只要我不吱聲他就覺的沒聽到滿意的答案,就不停的打不停的問。每次都是在我心一橫的時候局面就會大變。隨即我大聲的說了一句:「煉!打死我也要煉!」他像聽到了該聽到的答案一樣癟了氣似的坐在那,一如往常剛才的事似乎都沒發生過似的,忘了。

當我們念一正時,我們周圍的環境馬上也隨著變。師父不是說過嘛:「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

雖然想寫的很多,但我想每一個真修的弟子走的路應該都是不容易的。寫經驗交流的意義應該也不是表面那麼簡單,因為當我把這篇文章打出來時,我感到我已經得到了很多,認識提高了,心性也提升上來了。真是那樣,修煉沒那麼簡單,信在先,悟在先,見在後。

認識淺薄,如有不當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