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煉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六日】我一九九五年得法時二十八歲,至今已有十三年,因為父母是跟班弟子,所以,我們這些孩子也就順其自然的走上了這條修煉的路,但是,十幾年來,我真正的修煉就是最近這幾年。以前,只知道法好,知道師父管我們,知道消業要忍受痛苦,但看書煉功三天打魚兩天曬網,不知道修心性。我原來脾氣暴躁,好發火,看重錢財,執著心很重,開始幾年的修煉,並沒有甚麼改變,給大法抹了黑。失去了很多寶貴時間。

二零零三年底,在師父的慈悲安排下,我換了居住環境,和其他同修有了聯繫,才開始了真正的修煉,但還是不精進。二零零五年買了打印機,開始做一些資料和護身符等。二零零七年九月成為正式資料點,我很高興能成為萬花叢中的一朵,都是慈悲的師父給我安排了一條適合我修煉的路,謝謝恩師!

大法展神奇

我在得法前是乙肝病毒患者,曾多次到大醫院去看,沒有任何效果,一九九四年十月我懷孕。九五年春天,懷孕五個月時,到醫院檢查,乙肝病毒依然存在,並且我子宮裏還有肌瘤,大夫說孩子生下來也是乙肝病毒患者,會給將來帶來很多麻煩,我急的直哭,但也沒有辦法。在這期間,看父母經常煉功,我也在後面跟著煉,後來因為肚子大,煉靜功時坐在椅子上,但當時沒有任何目地。生小孩前一個月檢查,乙肝病毒全部消失,各項指標均正常,而且還有了抗體,也就是說,有了免疫功能,不會再受病毒感染。慈悲偉大的師父使我擺脫了多年的病魔,激動的心情無以言表,孩子生下來一切正常。在生完孩子不到十天的時間裏,子宮肌瘤自動脫落,我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真是感謝師父啊。

公公食道癌轉良性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份,生活在農村的公公被診斷為食道癌,在這之前我給他講過真相,他似信非信,我婆婆相信,她把我放在老家的資料發出去,因此她腳心的瘀血疙瘩(血栓後遺症)得以化開。把公公婆婆接到我們家,在聯繫手術前十天內,給公婆聽師父講法(他們不認字),帶他們煉功,每日不斷,並且讓他們經常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手術時切下食管四釐米左右,做切片化驗,癌細胞已轉化為良性,不幾天出院後回家,不用打針不用吃藥不用化療,現在身體很健康,這在醫學界幾乎是不可能的,是師父救了他,從此後他們信師信法。唯一的遺憾是,我沒有好好利用此事來給丈夫講真相,他在初期也曾跟著煉功,打壓後不再相信,並且不讓我給他家人講真相,我帶公婆煉功沒讓他知道,儘管如此,他家的人也都已明白了真相,並且他大妹正在看《轉法輪》,切身體會到了大法的美好。

帶小弟子

孩子自小沐浴在大法的美好中,從三歲起,在師父的看護下,多次經歷消業,有時發燒好幾天,我們堅定的信師信法,過關順利。現在他已十三歲,各方面表現優秀。我倆是同修,一塊學法、煉功、交流、做資料。我講真相、發材料時,他配合發正念,每次都很順利。有時帶同學到家來,我給他們講真相、做好吃的,讓他們知道大法的美好。但我們知道,「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我們只是動動嘴,真正那件事是師父在做。而所有的這一切我丈夫並不知道。

去掉常人情 取代是慈悲

我丈夫從上初中時就喜歡我,我倆是同學,他學習好,大學畢業後仍然選擇了一事無成的我,說實話我對他很感激。從二零零零年,我沒再上班,這些年一直是他主外,我主內。生活條件不錯,感情也很好,我對他照顧的無微不至,雖然知道修煉人要修心斷慾,但總是做不到,內心裏對他的情和常人中的色慾一點也沒減少。

不久前一天晚上,他回家很晚並且喝了酒,誤解了我所說的話,很生氣的在我臉上打了一下(勁不大),我不依不饒的還說,這次他拉開架勢打了我一耳光,我並未感覺到疼,因當時他站在浴缸裏,動手時滑了一下,差點摔倒。之後他去睡覺,我坐在浴室的地上,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止不住的流。這是我們結婚十幾年來,他第一次對我動粗。

猛然,我悟到,我是個修煉的人,是要「修心斷慾去執著」(《洪吟》),這是讓我去掉對他的情和色慾之心啊!如果再不重視這個問題,不主動清除這顆骯髒的心,那是很危險的,師父給我敲響了警鐘,謝謝恩師,給我提供了這樣一個讓我醒悟的機會,同時也謝謝他,他也是在幫我。第二天他向我道歉,但我對他已是無怨無恨。去掉了常人的情,取而代之的是慈悲祥和,去掉了常人的慾望,得到的是純淨美好。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