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給了我們夫妻第二次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三日】我是二零零七年得法的,我認為法就是生命。為甚麼這樣說呢?我先給你們講一個真實的故事。

師父救了無知的我

我是一個很外向的人,脾氣非常暴躁,點火就著,說甚麼是甚麼,對與不對家人都得聽,不聽就發火。

有一個和我一起上班的大法弟子,對我很好,她給我講法輪大法的美好以及她學法後身心的變化。由於受中共電台造謠誣陷的毒害,我不但不信,還說:「如果把煉法輪功的和非典病人放在一起,不被傳染我就信。」可是她還是不厭其煩的跟我講真相,我卻一直把她的話當笑話聽。後來我發現這位大法弟子從來不得病。她還給了我一個寫有「法輪大法好」的護身符,在我帶上之後,我發現我多年的氣管炎好多了,直到有一次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得到了驗證,我便對大法深信不疑了。

我和我妹妹一起開了一個服裝廠,開始還好,但是後來我們卻總是因為這件事吵架,我一氣之下吞服了農藥。在我不想活的時候,我把身上「法輪大法好」的護身符放在家裏,因為我知道大法好,我不能叫人說帶著護身符還死了,我不能給大法帶來不好的影響。後來同修和我說:你的這一念救了你,你把大法放到了第一位。

等家人發現我吞服農藥後,將我送到鄉鎮醫院,大夫說再晚五分鐘就沒救了。我雖然醒過來了,但大夫卻對家人說:不要太高興了,因為藥的後勁很足。果真到了後半夜,藥勁發作,使我喘不過氣來,非常難受。到了早上,大夫便說不行了。當時家人連裝老衣都買好了,可最後還是抱著一線希望打了市一百二十急救電話。鄉鎮醫院的大夫說:喝這種農藥的病人沒有一個活過來的,轉院也沒多大希望。

市一百二十急救車來時我已斷氣,醫護給我插上了呼吸機,救護車的高壓氧氣瓶裏的氧氣只夠一個小時用的,如果路上遇到堵車的話,我就沒救了。可是那天的路出奇的暢通。到市醫院時氧氣瓶裏的氧氣恰好用完。後來我知道一切都是大法師父在救我。

後來不知過了多久,我才清醒過來,發現家人都在我身旁,我卻說不出話來,我以為自己啞巴了,後來才知道是插著呼吸機。這時我想起了法輪大法和李老師,便心裏求李老師救救我。這時我閉著眼睛,卻看到白天花板上出現了白色的法輪和李老師穿著橙袈紗的法身。

我整整插了九天的呼吸機,在這九天裏,我經常體驗到《轉法輪》裏所說的唐山大地震中人們體驗的瀕死狀態:我上天了,天上很美,我卻聽到師父說:「回去吧!回去好好看書。」我回來了。從此後我便天天看《轉法輪》,身體很快痊癒,三十多年的氣管炎也不翼而飛。大法太神奇了!

師父救了瀕死的丈夫

我丈夫因喝酒和別人發生衝突。那人喊來一個進過兩次監獄的混混,把我丈夫打成重傷。據醫生診斷為「左額顳腦挫裂傷,硬膜下血腫。腦畸形成,蛛網膜下腔出血,右機骨骨折,右枕皮下血腫」。

等我到了醫院,醫生正在給我丈夫做開顱手術。醫生把我叫去說:「人也許救不過來了。」當時我想起師父講的法:「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於是我對大夫說:「我丈夫沒事,他一定能好。」我在手術室外一邊等一邊發正念,請師父幫幫他,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這時我感覺到前身後背非常的熱。

我在外面等了很長時間,我丈夫才被從手術室推出來,插著呼吸機,人已奄奄一息,大夫已下了病危通知。可我相信大法,我在他耳邊不停的說「法輪大法好」,第二天他便能自己呼吸了。大夫奇怪的說:「不可能,這真是奇蹟!」兩三天後,我叫女兒拿來寶書《轉法輪》和講法錄音給丈夫聽。大夫說他也許會成植物人,我說我不信,他一定能好。眼看丈夫一天天的好轉,同病房的人都覺得奇怪,我便告訴他們是我給他念書和在他耳邊說「法輪大法好」,告訴他們也要默念「法輪大法好」。兩個月後,丈夫便有了知覺,並漸漸好轉。

在這期間,打人的家屬來的時候,我沒一點怨恨心,心態很好,因為在我心裏有師父的法。後來他們便給了我一些錢草草了事。我和他們說我信「真、善、忍,」後來法院給我打電話問我的意思,我說:冤家宜解不宜結,順其自然,我不想追究。

現在我丈夫可以攙扶著慢慢走路了,我相信在師父的呵護下,在不久的將來,他會好起來的。

弟子合十謝謝師父。初次投稿如有不妥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謝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