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穿自焚騙局 走入大法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七日】記得小時候,不知為甚麼,就知道仙女是最美的,神仙是最好的。喜歡看畫上的飛天,仙女散花,董永和七仙女,嫦娥奔月,那種神的韻味,常常被我和妹妹拿來模仿:床單,枕巾,頭巾等都披上身,長長的袖子,優美的動作,是我們兒時最好的玩事,一段段神仙故事自編、自導、自演,彷彿無窮無盡,手到擒來。上學後,書本成了我的畫書,一整本書,幾乎每一頁都是仙女、美人、仕女端莊,優美的頭飾,服裝。為此常常遭到父親的責罵。

那是上小學時,一次從睡夢中醒來,夢中的一切都歷歷在目,夢到的是我家那邊的一個公園,公園有一處正在擴建,磚,沙子,水泥,鐵鍬,正在蓋著的花園,花池中剛剛栽完的「串紅」,穿著灰褂子的工人在抹水泥,深藍色褂子的女人在種花,各種動作形態。醒後覺得挺好玩,便和妹妹說了夢中之事。妹妹說:「竟瞎夢,大冬天哪能擴建?還種『串紅』呢?」此時便不再提,轉眼半年後的「六一」兒童節,我和妹妹來到公園,轉至一處驚訝的大喊:「喂,老妹,這裏和我夢中的一模一樣,正抹著水泥的花池,池中心正栽的『串紅』,男女工人,沙子,水泥,就是我夢到的,一點都不差,真是不可思議,怎麼會夢到半年以後發生的是呢?真是謎呀?」

還有一事,那是一天夜裏不知是做夢還是為甚麼,非常難受,非常難過,堪稱「傷心欲絕」,哭得死去活來,醒來後,枕頭濕了一大半,卻不知為甚麼?好像沒夢到甚麼事,就是心裏難受,特傷心,一整天都特別難過,到了第三天,接到老家的電報說「姥姥去世了」,去世的那天,正是我哭的那天晚上。難道是心靈感應嗎?這可是幾千里地呀!「人」真是奇怪呀。

上班後,我最願看的書就是科幻小說,特別相信其中的奇事、物等,總希望從中找到答案,覺得我應該像書中那樣生活,那樣有本事,但是現實生活中讓我更加迷茫。當我有緣看到《轉法輪》時,總算明白了一切,人世間的輪迴,業力輪報、積德行善、預言。佛界、神界、三界、人世間等是不同的層次。

我得法晚,但很神奇。對法輪功我早有所聞,但是由於外界的詆毀,邪黨的文化教育,讓我無法理解大法弟子生死置之度外的境界。但是這種錯誤的思想很快就轉變了:2001年CCTV電視台播報「天安門自焚事件」,看後覺得非常可笑,可憎,也讓我徹底的認清了共產黨為達到某些私利目地,而不擇手段的可恥行徑:作為有一點點醫學常識的人都會明白:燒傷病人的燒傷處必須裸露,防止粘連,化膿,而電視畫面中的燒傷者,卻渾身包著厚厚的紗布,像粽子;氣管被切開的小女孩,卻在接受記者採訪,並語句清晰,還能唱歌。試問,氣管切開能說話嗎?讓說話嗎?即使能說話,也應該是含糊不清的!太假了!這不就是栽贓陷害嗎?誣蔑法輪功嗎?共產黨就這麼做?中國政府就這麼做?法輪功教人積德行善,修「真善忍」,不許殺生,又怎能自殺呢?善良的同胞們,擦亮眼睛吧,穿越層層迷霧,走回我們該走的路吧!

真正走入大法那是2003年單位舉辦技術大賽,由於好強、好勝。證實自己的心理作祟,記憶力並不強的我,起早貪黑,三個月不回家。結果我成功了,僅以0.5分之差考取了全廠第一名,我自信,我能行,我並不比別人差。興奮僅僅幾天,焦慮開始伴隨著我,一次又一次的考試都找上我。家,孩子、單位、考試,過度的心理精神壓力,使我神經衰弱,白髮滿頭,太累了……開始只想搏一搏,並不想天天考這個呀!我厭倦了,甚至有厭世的感覺,此時真想出家,尋一方清靜,去修心養性。一次和同事發牢騷想出家,去念經去修佛,不問世間事,修心養性,但不知如何去做。朋友告訴我:煉法輪功吧,真的很好。

這一次,暫且看一看吧,是否真的能修心養性,真修「真善忍」,能否心態平和。看看再說,我就不相信我的定力那麼差。

剛看書,覺得很難理解,隨著書越看越多,我漸漸明白了,我就應該按書中去做,按法去做,這就是機緣,「緣」終於到了!

從法中明白,生生世世的因緣關係,促成了一個家庭,一個群體,牽扯不斷的恩恩怨怨,等等,等等很多在任何書中,找不到答案的問題,事情。只要真修的人都會找到答案,都會明白。

修煉後的神奇事

其一:有一次我和丈夫帶孩子出去玩,看到孩子玩,我和丈夫也壓蹺蹺板,不知怎的,腳放到了蹺蹺板下邊,丈夫猛地向上抬的力,和我的重力,全部落在立起的右腳上,瞬時右腳如撕裂般的感覺,晚上腳撕裂般的疼痛,讓我無法入睡,腳好像有臉盆那麼大,不敢碰到床,實在睡不著,叫起丈夫。丈夫說:不是筋挫傷了,就是腳骨壓劈了,不行就上醫院吧!我想,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既然已經修煉,就應該信師信法,那麼這就是調整淨化身體,就說:「沒事的,是師父在給我調整身體,通過這種方式,清理身體業力吧!」 第二天,我沒有讓丈夫陪我上醫院,而是咬牙將腳塞進了鞋裏,像踩著高蹺一樣去上班了,晚上我覺得輕鬆多了,就決定從單位走回家(以前經常這麼走,大概半小時)。剛到家,丈夫打手機來:「媳婦你在單位等著,我下班打車去單位接你。」 我忙說:「不用了,我已經到家了。」 「甚麼,你下午沒上班,去醫院了,腳看得怎麼樣啊?」 「不是,我腳完全好了,從單位走回來的。」「你,你真能得瑟,把腳再拉傷了!」「沒事,真沒事了,神奇吧!」 晚上丈夫回到家,把我的腳左看右看,既不紅,也不腫。「神了,真神了,傷筋動骨100天呢,這還不到一天。」此事我悟到:把心態放正,你不拿它當回事,那麼它就沒事,也不會有事。

其二:當姑娘時,我的身體特別好,一年也沒有一次感冒發燒的,但有一樣,需要經常吃消炎藥──我耳部有耳瘘,醫學稱為瘘管,要經常吃藥,以免感染化膿。從小到大,不知道吃過多少藥,也不知感染過多少次,每到發炎腫痛時,半個臉都腫起來,頭也發疼發脹,耳朵也不好使,嘴也張不開,牙也疼。然後貼膏藥,拔膿,連肉、頭髮一起往下拔,很恐怖,那種撕心裂肺的疼痛,至今每當想起來都不寒而慄。自從修煉後就不再吃藥了,耳病也沒有犯過,可是忽然有一天早上,覺得半個臉都腫了,整個臉都疼,連飯也不想吃,(開始沒悟到是消業)以為耳病又犯了,就這樣持續痛了一天,到晚上實在吃不下飯,便上床躺著,忽然悟到,這不是消業嗎?把以前的病業返出來,讓你悟。我悟到後,晚上睡覺睡得很香。第二天輕鬆起床,臉已經不疼了,腫脹的感覺也沒有了,太神奇了!

其三:婚後的身體狀況越來越糟(尤其生完小孩),我經常好感冒發燒,每年能至少能有三四次,嗓子說不出話,嚴重時要到醫院打吊瓶,至少一星期,而且一次比一次嚴重。在修煉後的半年,有一次發高燒,燒到39.9度,典型感冒症狀(我想到這是消業),挺到第二天,渾身直哆嗦,手腳都麻了,想下床煉功,連胳膊也舉不動了,腿也站不住了,又躺回床上想:師父,我這樣也不行呀,下午單位檢查身體,(我修煉了,把名額給別人吧),但我得帶她去呀,晚上還得上夜班,這次消業就到這吧,我下次一定做好,就這樣,堅持著去醫院陪別人檢查身體,下午又去上夜班了。第二天早上下班,甚麼事也沒有,連不修煉的丈夫都說:你身體好得太快了。

我身邊的神奇事

這幾次經歷讓我體悟到了大法的神奇、偉大。

我將功法告訴了母親,讓母親也學法、修煉,母親未修煉以前雙腿嚴重骨質增生,坐著時要想站起來,必須活動、揉搓10分鐘,才能很吃力的站起來走路,走一會兒歇一會兒。母親血壓曾高達190,到醫院大夫都不讓動,必須吃完藥,降完壓才能走。高血壓,一直被認為只能靠吃藥維持。可是,自從走上修煉的路以後,一切都變了,到現在已經修煉4年,至今未吃過任何一種藥。現在走路一身輕、還能騎自行車,血壓恢復到正常狀態。再也不用我擔心了。母親常說:大法太好了,感謝師父,感謝大法,讓我獲得新生,我一定堅修到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