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三件事 做真正修煉的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是二零零七年得法的新學員,我把自己一年來修煉中的一點膚淺體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求得同修們的幫助共同提高。

抓緊時機講真相救世人

離我家三里之外有個村子,每十天那村裏就有一個集日。因集上人多,我們就利用這個機會向世人講真相,發放真相資料和各種小冊子等。每次我準備好真相資料去散發時,一路上我們都發著正念:我們是做最神聖的事,不許任何邪惡生命和因素干擾,並請求師尊加持,讓這些資料都發揮巨大的威力,發到有緣人手中,使這些有緣人都能明白真相,同化大法,成為未來的生命。

碰到有緣人,我們就給真相資料,很多人都能接受。一次,我與甲同修路過一個居民點挨家挨戶發《九評》,其中一個人拿到《九評》後一看上面的字,又追上我們說:「我是給別人看家的,再給這家主人要一份,等他們回來,讓他們也看看。」又有一次,我們路過一家人的門口時,他問我們還有沒有其它的書,也給他一份。於是,我又給了他一本小冊子和幾份週報。他都很高興的接受了。我問他《九評》看完了嗎?他說:還有一點就看完了。我又問他入過團、隊組織嗎?他說以前入過,現在早就不是了。我們告訴他,那樣不算真正的退,只有抹去舉手宣誓的印記才是真正的退出,他說:「那你們幫我退了吧!」

還是在這個居民點,我們曾遇到這樣兩位男青年,給真相資料他們不接受還說要打電話讓派出所把我們抓起來。我們馬上跟他們講,我們都是好人,發資料是為了讓你們明白真相。我們相信你們也是好人,好人怎麼能迫害好人呢?你們知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道理嗎?我們相信你們是不會舉報的,就這樣他們笑著走開了。我們順利的在這個居民點把真相資料發完安全返回。

有一次我們在集市上給一個賣服裝的女青年講真相,她開始不明白,不太接受,通過我們講大法是受冤枉的,善待大法會有福報,後來她接受了,同時送給她一本真相小冊子。當我們離開這個攤位走出十多米遠時,後面有一個男青年(也是賣東西的)追上我們說:「還有嗎?給我也來一份」。我們看到這種情況,心想現在正法形勢真是不一樣了,人們都在到處找真相呢。問他看過新年晚會節目嗎?他說沒看過,只是聽說過。於是我們便走到他的攤位跟前,給了他晚會和其它內容的光盤及小冊子,他高興的接受了,而且當時就在那全神貫注的看了起來。我們還給他做了三退。

在做真相的過程中,有時真的會碰到比較麻煩的事,但是,當麻煩出現的時候,我們都沒有怕心,用正念把它化解掉了,沒有出現任何危險。一次,我與兩位同修到一個村子裏發放《九評》,我與甲同修往東方向發,乙同修一人往西方向發,當我們發到一家門口走過去不遠,就聽後面有個小女孩說:「我撿到一本書,我撿到一本書。」她這樣一喊,屋裏有一幫人正好在打麻將,聽到小女孩的喊聲,紛紛出來看,正好乙同修也發完《九評》準備趕上我們,正走到這兒,我們擔心乙同修回來找不到我們,也就沒有走,在不遠處等她。這時只見一個女人大聲叫著,聽不清說的是甚麼,手往我們這邊指劃著,樣子很兇,後來乙同修告訴我們那個女人說:「肯定是前面那兩個老太太(指我和甲同修)放的,是法輪功的,打電話叫派出所把她們抓起來等等。」聽乙同修這麼一說,我們仨馬上一起發正念鏟除操控他們背後的一切邪惡生命和因素,不能讓她們對大法犯罪,讓她們動不了。我們一邊發著正念,一邊朝集市方向走去,在師尊的呵護下,我們又到其它地方順利的發放了剩下的《九評》。

最近又逢集日,我與甲同修帶上《九評》到這個村子的一個死角去發,才發出去幾本,當發到一家門口,剛把書放好沒走多遠,這家的小狗就叫著追了上來,叫個不停,我們怎麼攆,它就是不放過我們,這時從屋裏出來一個七十歲左右的老婦人,手裏拿著那本《九評》一邊向我們走一邊嘴裏喊著:你們別走,跟我到公社去一趟。邊說邊用手去拽甲同修的衣服。遇到這突如其來的情況,我們心裏馬上發出一念:不能怕,師父告訴我們不能配合邪惡,我們做的是最神聖的事,邪惡沒有權力迫害我們。我們根據師父說的哪裏出現問題就到哪裏講清真相的法理,正好是給她講真相的機會,應該利用這次機會讓她明白真相,不要對大法犯罪,要救她,於是我們一個人對其發正念,一個向她講真相,一開始她的態度很強硬、很兇,她說她的姑爺是村幹部,專管這事的,還說她趕集時不知是誰,往她的衣服裏裝資料,就是抓不著,還說如果抓住了,會怎麼怎麼樣等等。她又說她是信教的,我們就根據她的這些話向她講真相,告訴她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我們做的是善事,法輪大法是正法,現在八十多個國家的人都在煉法輪功,其它國家的政府都支持,只有中共才迫害法輪功,世界上還怕好人多嗎?我們為你和你的家人好才這樣做的,並告訴她要善待大法,告訴她要叫家人也不要做對不起大法的事,迫害大法會遭報應的。隨著甲同修不斷的講,她的態度開始緩和下來,慢慢的也明白了真相,最後她說,你們趕集去吧,並祝福我們平安。

通過以上正反兩方面的幾個例子,我們感到很多世人真是渴望得到真相,還有很多世人需要我們去救,我們只有照師父說的去做,真正的把基點放在救度眾生這件事上的時候,就會很順利。就不會辜負師父對我們的期望。

今年九月的一天,我與我的姐姐(同修)到離我們住處較遠的一個村子去做發放《九評》。因為當天決定的比較晚,等把各種資料準備好,已經是早上八點鐘了,到那村子有二十多里路,附近又沒有可乘的車,只有到二里路以外的大公路去坐公共汽車。為了能儘快趕路,我們只好加快腳步往前走,剛走出不遠只聽身後過來一輛小轎車停在我們身邊,司機問我們上哪?我們說上某某村子,司機說上來吧,我也往那個方向去,原來他是到縣城,正好順路。我心想這一定是師父安排的,不然怎麼會這麼巧,真是謝謝師父的加持。到了村子後,我們所做的事都很順利,上午十點多鐘做完後為了不耽誤其它證實法的事,決定徑直朝我們家的方向返回,可又沒路,怎麼辦,突然想起師父的話:「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洪吟二》〈無阻〉)。出了村子發現到處都是莊稼地,根本不知怎麼走了。後來我們想:地都是有頭的,到地頭上就能走了。就這樣,當時就感到像有人指引著一樣,我們很順利的回到了家。到家正趕上中午十二點發正念。通過這些事情,我真的感受到師父講的:「你們只要出自於證實法、救度眾生這個願望,你們所做的事我都會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會把你這件事情引申的更偉大,更了不起,會協助你。」(《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是啊,其實我們做的也都是表面的事情,真正在做的都是師父,如果沒有師父的加持,我們甚麼也幹不好。

向內找 在複雜環境中提高自己

師父在《轉法輪法解》〈廣州講法答疑〉中說:「複雜的環境才能出高人的」。這層法理,自己一直沒有深刻認識。隨著長時間不斷學法,漸漸的才有了一些體會。我的修煉環境主要是反映在一日三餐等家務活上。我家的家務基本上都是我做,老伴長期以來是飯來張口,衣來伸手,這種狀況也都習以為常了,而且老伴的脾氣也不是很好,他要做點甚麼活,經常要拽著我和他一起幹,稍有怠慢,就可能發脾氣,甚至會罵一頓。沒修煉之前,我都是按著老人說的一個巴掌拍不響的道理,不和他一般見識,時間長了,外人也知道我對他能夠忍讓,自己也覺的做的挺不錯的。再有,我們和孩子們一起住,認為老人對年輕人多關照一點,各方面多體貼一點,使家庭和睦,共享天倫之樂,也就心滿意足了。

得法後,通過不斷學習師父的許多各地講法,我悟到新學員也要多學法,跟上正法進程,也要做好三件事,精進實修,我就按照師父的話做,到附近的小組學法、煉功,出去講真相,做真相資料,我也能積極參與。這些事情家裏人也不十分贊同,以各種方式進行干擾。媳婦說:誰誰的媽媽也不像你一樣,早上去煉,晚上也去煉,中午還在煉(她把中午發正念也叫煉功),說我不正常;老伴也經常說不要老出去了,他怕影響家裏的生活。可我心裏明白,誰也別想動搖我。為了不給家人造成不好的影響,農忙時節,為了做好三件事,為了不耽誤家裏幹活,我每天早上天不亮就把飯做好,再去煉功,這樣學法煉功基本上都沒落下過,可是無論我做的再到位,矛盾還是會經常出現。比如媳婦經常指責我說飯菜做的不合口味啦,東西放的地方不對啦等,總是有不順心的事反映出來,有時她在外面串門,或打麻將回來也是挑這挑那的,也不管我能不能接受,有時自己也想:我是個修煉的人,得忍,不能和她吵,可是心裏總有點不平衡,從心裏找理由,我天天這樣對待你們,你們還不滿意,我也沒做對不起你們的事啊,為甚麼總是不滿足!

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的光盤我反覆看了好幾遍,師父一再強調讓我們要向內找,向內找,要修自己。師父在《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中還告訴我們說:「他們別人修好了,或者是常人都變好了,對你有甚麼好處哪?你自己有甚麼收穫哪?」 師父還說:「哪怕是因為你們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問題上出現了爭論,或者聽到逆耳的話,都是為了你提高,因為你的提高是第一位的,沒有你的提高甚麼都談不上,也談不上救度眾生。」學習了師父這些講法之後,對我觸動很大。因為以前法也沒少學,這些法理師父在《轉法輪》中沒少講,自己就是沒往心裏去,沒有主動向內去找,遇到問題往外推,向外去求了。

通過認真學習《轉法輪》,我靜下心來向內找,發現自己沒有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的修煉人,沒有做到真正的忍,還有爭鬥心、妒嫉心、憤憤不平的心,總想讓別人理解自己,而不想去理解別人,沒有把矛盾的出現當作是提高心性的好機會。師父明明告訴過我們:「為提高你的心性,設的一些魔煉人心、去各種執著心的魔難。這都是你自己的難,我們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轉法輪》)。當明白師父這些法理之後,自己決心把自己當作真正修煉的人,首先歸正自己的行為、心態,遇事先考慮別人,和家人說話的語氣也緩和下來了,心態平和了,有事用商量的語氣、不急、不躁、不強加於人的順其自然,不用指責的語氣對待家人,從內心裏真正對他們好,不計較個人得失,這樣一段時間以後,家人也有了很大變化。

讓我驚奇的是:老伴也改變了許多,幹活主動了,我在家學法看書,出去參加大組學法,做證實法的事也不阻攔了,只是提醒我要注意安全。而且還說我煉功煉的不錯,不但身體變化很大,在家表現也比以前好了。媳婦以前對我講話總是不冷靜,說話經常是說教式的,指責式的,現在也是用平和的語氣和我交談,有時也能主動幫我做一些家務事,像變了個人似的。家庭氣氛很和諧,這使我體會到以前都是因為自己做的不好,作為一個修煉人,真正按照師父的法去做,時時向內找,處處考慮別人的時候,你所處的環境也會改變的。

以上是個人淺悟,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