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稀之年修大法 鋼針從體內自動脫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九日】我今年71歲,於2007年10月得法。

得法前我是虔誠的基督教徒,一個偶然的機遇,我割捨了多年的信仰。不是耶穌基督主不好,而是大法的美好讓我不得不放棄信主。

那是2007年9月的一天夜晚,已是下半夜3點鐘了,我下地時一個不小心,把大胯摔骨折了,當時怎麼掙扎也起不來了。我的丈夫已去世,兒子、兒媳都是聾啞人,我們又是東西屋住,所以無論我怎麼哭喊都沒有人來幫我。痛苦中,我誠心實意的呼喚著:主啊!快救救我吧,讓我站起來吧!無數遍的禱告也無濟於事。

大約在凌晨5點多鐘,我硬是挺著,抓住了座椅,把椅子都拽倒了,又好歹支撐著抓住炕沿,最後總算是爬到炕上,這時我已是精疲力盡了。

天亮後,在人們的幫助下我住進了醫院,做了手術,打上鋼針。10天後出院了,在家慢慢的養吧。

10月份,我的好朋友,一個修煉法輪功的姐妹來看我,她勸我說:「煉法輪功吧!你會很快好起來的。」她給我講了法輪功的美好,舉了很多修煉大法後心性的提高和身體發生巨變的例子,也講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我知道她說的一定是真的。於是我毅然決定修煉法輪功。

當時我只能看《轉法輪》,不能煉功。儘管如此,大法師父也開始管我了。手術4個多月時,我去廁所時,一根鋼針不知怎麼自己從大胯裏面掉到了地上。我驚喜萬分。同修們也讚歎大法的神奇!師父太偉大了,我更加努力學法,不斷的提高心性。

開始時,自己還依賴師父,希望師父快點給我把骨折治好。學法中我漸漸明白了,骨折不是無緣無故的,而是以前生生世世造下的業力所致。正如師父講的那樣:「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業力阻」(《洪吟》〈因果〉)。法理明白了,我不再求了,不再執著我的腿啥時候好了。

也就間隔20多天吧,第二根鋼針又奇蹟般的自己蹦出來了。這鋼針有半尺來長,像織毛衣的針那麼粗。同修們也誇我法學的好,有個同修還拿來像機照了像。

這時,我的人心上來了,老琢磨著第三根鋼針啥時候能出來呢?這麼執著,當然就不能出來。自己也想,第三根不能這麼快了,這執著心得去呀!可是我不悟啊。後來住在市裏的兒子回來了,說甚麼也非得讓我上醫院。大夫當然就是常人的手段,說:你不動手術拿出來,你一活動,萬一鋼針走到別處就有危險了等等。我的正念也不強了,半推半就的做手術取出第三根針。

過後學法中我逐漸明白了,師父說:「心性多高功多高,這是個絕對的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本來修煉是嚴肅的修佛,每個執著心都得紮實的修下去,才能不斷的昇華上去。原本很神聖的事,讓我的執著心弄得就不那麼神聖了,真是後悔呀!接受教訓以後,在學法中,我不斷的歸正自己,正念正行,用法約束自己。

學法前,每當聾兒媳跟我吵架,我也一樣跟她吵,啞語我也會,我們誰也不服誰,我還氣的夠嗆。學法後,我知道是非本是前世怨,是我以前對人家不好了,這世我得還呀!她再跟我吵時我就樂呵呵的對待她。由於我態度的改變,一家祖孫三代關係溶洽和睦了,孫子媳婦主動給我洗頭,洗澡,洗衣服,打掃衛生等。

我每天晚飯後,五點開始看老師講法錄像,每天早上五點開始煉功,其它時間看看經文或明慧文章等。現在我的身體變化很明顯,臉上原有的一大塊老年斑不見了,臉色白裏透紅,皮膚有光澤且細膩,多年的失眠症不見了,能吃能睡,也不忌口了(原來有糖尿病),腦血栓的症狀也消失了。我的這些變化在親朋好友中也證實了大法的殊勝偉大。

得法後,我更加深知「天滅中共」是歷史的必然。自己家兒孫五口人全做了三退。我又勸親戚朋友們三退。有的人說,你看你啥都信,我們啥也不信也不退,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說甚麼風涼刺耳的話的都有。我知道這是給我提高心性呢。

學法修心煉功,以及在我身上發生的神奇事,讓我認識到我終於找到真法大道了!我要一直修下去,直到生命的永永遠遠。

最後,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我會勇猛精進,以報師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