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的神奇讓我的家人走進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二日】我是二零零五年十月經菊姐介紹進入大法修煉的新學員。幾次想提筆寫寫自己包括家人進入大法修煉的點滴,但深知我們在學法、證實法、救度眾生等方面不精進,做的很不好,我們覺的愧對「大法弟子」這個稱號,愧對偉大的師尊,也就遲遲沒動筆。這次通過和幾個同修切磋,才讓我鼓起勇氣提起筆,我覺的這也是感謝偉大師尊的慈悲苦度,見證偉大神奇的大法在人世間的體現!同時也要感謝周圍同修,正因為有他們的無私幫助,才能讓我們在修煉的路上一步步提高上來。

因和菊姐在一處打工有一年多了,慢慢的也就知道了她是法輪功修煉者,還是個老弟子,通過她平時的言行,讓我感覺她的確不同於一個常人的表現,這無形中影響著我,這樣在零五年九月,菊姐就給我帶來了一本《轉法輪》,讀完第一遍,我的人生觀發生了很大的改變。書中深奧的法理深深觸動了我的內心,於是跟菊姐說:我一定要加入到大法修煉中去,隨師返家園。回家跟妻子、小孩們說起,希望她們跟我一同修煉,她們不大相信,但也不干涉我。畢竟當時自己人心太重,抱著一種無所謂的心態在學、在煉。這樣轉眼過了一年。

老父誠信大法起死回生 全家人走入修煉

到了零六年九月的一天,我住在山裏的父親(當時已七十五歲)突然病重,被鄰居送到我這兒來了,我一看,當時父親已是手腫腳腫,無法站立,而且有些說胡話,說他看到我家地上有很多螞蟻、蛇等,聽的我頭皮發麻。這樣我們趕緊把父親送到當地醫院,在醫院住了一個來禮拜,醫生卻一直查不出甚麼病,父親的病情日見加重,每天一個雞蛋大的稀飯都吃不下去,拉出的大便跟黑色柏油一樣。又把父親轉到鄰縣的醫院去治療了四、五天,仍然毫無起色。前後住院十多天,花了五千多元,最後醫生把我喊過去說:你還是把他接回去吧,回去後想吃點啥就弄點啥。我心想還能吃啥呢?這不是要我回家準備後事嗎?

回到家轉眼過了半個多月,老爸天天只能躺在床上,身體上碰著哪裏都會痛出聲來,眼看著病情越來越重了,來探望的親朋和鄰居們見了都搖頭,都偷偷說這老頭這次一定沒命了。我暗自流淚,安慰著老父,猛然間才想起來:對,我是大法弟子呀!師父不是說過「一人煉功,全家受益」嗎?我咋這麼昏呢,父親一病就急得把自己是個大法弟子的身份給忘記了呢?我立即把妻子和三個兒女一起叫過來,跟他們說:記的以前我跟你們說過我煉的法輪功嗎?難道你們沒發現這一年多來我們家甚麼藥也沒買過,我的身體也很好嗎?(因我身體不好,以前家裏中藥、西藥多的是)。師父教我們做好人,返本歸真。一般人誠心相信可祛病延壽得福報,何況修煉呢?你們受惡黨影響不大相信,這次老爸這樣了,要是老爸相信的話,一定會產生奇蹟,我也希望你們幾個一起跟著師父走。他們幾個佛性出來了,都說一定跟著師父,修煉下去。我再跟老爸心平氣和的說了起來,從大法洪傳,到「七﹒二零」,到現在,還有共產黨殺人、腐敗等等,加上老爸本身幾十年的經歷如在眼前,所以老爸說:那好,我信!

於是我就教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因為病的體質太差,一次無法念完一整句,我就教他一個字一個字的念,等氣力好些再連起來念,這樣到第五天,扶起來竟然能坐近十分鐘,兩腳的腫處也消了一些;又過了五天左右,由兩人扶著他竟也能走近五分鐘,兩腳腫處消了一半,出現了皺皮,早上能吃一碗稀飯加一個饅頭,中晚餐也吃近一碗,氣色、精神明顯好多了。在一個多月的時間裏簡直就是飛躍,到了農曆的十一月底,父親已經完全能走路,好了。

父親堅持要回山裏老家跟母親一起過新年,於是我就把他送回去。老家的鄰居們看了都大吃一驚,都說是怎麼治好的?長得比以前還胖,還紅潤呢。我們都說是神佛保祐,是我們師父治好的!

真的,我們從內心感激師父、感謝神奇的大法!否則就不會有父親的第二次生命。就這樣我們一家七個(四男三女)都走進大法修煉中來了,當時最大的七十五歲,最小的八歲。回家後,因爸媽一字不識,我就告訴他們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看師父講法光碟,一心跟師父回家。

後來本縣醫院當時的主治醫生來電話問我爸的事,聽說好了,在電話那頭覺的驚訝,顯的不相信,可見當時他們是判了我爸死刑的。我爸今年七十八歲了(媽七十五歲),得法修煉了,現在騎自行車跑八十里路沒問題,二老還經常上山砍柴,種有四畝地。通過這件事,鄰居也誇遍了我妻子(同修),說給公爹擦背、換洗衣服照顧的這麼好,是當今世上難得的好媳婦,給村裏樹了個好榜樣。

十萬伏高壓電擊中 老父安然無恙

父親大病痊癒之後幾個月,轉眼快到零七年的端午節了,五月初二晚上下了雨,第二天一大早起來,地還是濕的,父親去把自家屋後的竹子砍掉一小部份(竹林的竹子長得太高,頂著了上面的高壓線,怕出事故,電著了過往行人)。就在一根竹子快要被砍倒的瞬間,意想不到的危險也隨之而來,這竹子不但沒倒,而且偏偏樹梢碰著了上面的高壓線(十幾萬伏),就這一瞬間,高壓電通過竹子傳導到地上,頓時火花四濺,劈啪作響。父親當時左手扶著竹子,右手拿著刀,刀連著竹子,被電擊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當時正好三個男鄰居去竹林邊上廁所,都看到了這情景,嚇的目瞪口呆,心想這老頭去年沒病死,這次準沒命了。哪曉得這時我父親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了,一下子就神奇的跑到了他們三個人身邊,手裏還拿著那把砍柴刀。三個人這才回過神來,還不敢相信,在我父親身上這兒揪揪,那兒抓抓:這是真的還是假的,你是怎麼跑過來的?我爸說我也不知道,只感覺風吹一樣輕飄飄的就到了這兒!

沒過幾天,縣供電局的幹部知道了此事,要我爸去檢查,說車接車送,費用全包,我爸媽都說不用,身體硬朗著呢。供電局的不理解,村裏的鄰居也傻眼了:一般人賴還賴不上這樣的好事呢,這老倆口,怎麼當官的包接包送包費用的還不去呢?這件事直到六月份我去山區,幾個鄰居碰到我才跟我說起,回家一問,是真的,我就跟二老說:「我們那裏一個廠,有個二十多歲的小伙子,是個電工,四月份檢修電器時,不小心被三百八十伏的電擊了一下,人站左邊翻一跟斗到右邊去了,住院花了四千多元,一個月下來人還不利索,您七十多歲被十萬伏高壓電電擊了,完好無損,有驚無險,你們知道是甚麼原因嗎?這是師父的法身和法輪在保護著呢」。這件事又一次讓我和我的家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大法的神奇與超常更加堅定了我們一家七個同修信師信法的決心,我們感激師父,感謝大法。在剩下的時間裏我們也一定會和其他同修配合好,走好證實法的路,跟師父回家。

因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