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娜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娜娜(何婭娜)家住在天津市大港區。6歲那年,何婭娜的父母離異,父親給她找了一個後媽,母親給她找了一個後爸。他們誰都不管何婭娜。可憐的何婭娜與姥姥相依為命。由於缺少家庭的關愛,何婭娜很早就接觸社會,不知不覺中與社會上閒雜人員來往,沾染了很多惡習。時常做一些違法之事,甚至吸毒。終於何婭娜因詐騙被勞教。那是2000年的事。何婭娜知道自己是罪有應得,但對於被勞教仍感到十分恐懼。

天津市板橋女子勞教所位於天津市大港區東北方向的板橋,一座孤零零的大院,四週一片荒涼的蘆葦地,雜草叢生。何婭娜帶著莫名的恐懼,走進這個大院,環顧四周,高牆電網,一派肅殺氣氛。

然而來到這裏不久,何婭娜就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這裏關押的不止是像她這樣犯錯的人,還有許許多多看起來非常樸實善良的人們。她們的年齡不等,有白髮蒼蒼的老奶奶,還有正值花季的少女;有博士、碩士,還有廠長、經理甚至歌唱家。這是怎麼回事呢?有人告訴何婭娜,這些人是法輪功學員,因為堅持自己的信仰,被中共打壓,失去自由。何婭娜感到這個世界簡直不可思議,怎麼會有這樣的事發生呢?

不久何婭娜被指派,看管一位修煉法輪功的大娘。由於被迫害,大娘的高血壓病復發,非常嚴重。何婭娜沒有像對待其他犯人那樣對待這位大娘,她覺得像大娘這樣的好人,不應該受到那樣的對待。她儘量去照顧她。大娘也像對待自己的女兒一樣關心她。她們時常在一起嘮家常,大娘的慈祥與善良,深深的感動了她,彷彿那失去已久的母愛親情,又回到身邊。由於大娘的病情嚴重,勞教所只好把她放了。分別時她們約定,出去後再相見。

2002年元旦,何婭娜結束了勞教生活。按規定必須由家屬來接。何婭娜知道除了姥姥,沒有人會來接她,而姥姥年邁體衰,無人照顧,怎麼能來接她呢,直到中午,警察特許,何婭娜獨自回家。何婭娜帶著滿腹惆悵,回到社會。她不知道人生的路該往哪走?唯一疼愛她的姥姥不久也去世了。何婭娜孤苦伶仃,倍感淒涼。這時她想起了那位修煉法輪功的大娘,想起大娘的慈祥與善良,她覺得這位大娘或許是她唯一可信賴的人。於是她與大娘取得聯繫,大娘熱情的邀請她到家中做客,何婭娜欣然前往。

大娘家住在大港區,與老伴、兒子住在一起。這對母子以法輪功修煉者特有的寬厚與善良,接待了何婭娜這位特殊的客人,讓何婭娜感到親切。於是她成了這個家中的常客,於是她與大娘的兒子有了感情。可是何婭娜擔心自己的過去,會毀了對方的名聲。何婭娜的親友也擔心,何婭娜不配嫁給這樣的好人家。

面對這種情況,大娘心中很坦然。她相信這段奇緣實乃天意。在真、善、忍的感召下,像何婭娜這樣的生命將獲得新生。豈不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為了讓何婭娜的家人放心,大娘在經濟並不寬裕的情況下,舉辦了簡單的婚禮。邀請何婭娜的親友參加。在婚禮上,何婭娜的舅舅一番發自肺腑的話,表達了何婭娜全家的感激之情,大家也因此對法輪大法升起無限敬意。因為他們知道,只有大法修煉者才能有這樣寬廣的胸懷,善待何婭娜這樣的人。婚後的生活幸福甜蜜,在婆婆、丈夫的引導下,何婭娜也學著用「真、善、忍」來規範自己的言行。不久她有了女兒,何婭娜感念大法的洪恩,感謝婆婆、丈夫對她的苦心救度。給女兒取名:心慈。

回顧自己三十多年的經歷,何婭娜時常感慨萬千:如果不是有幸遇到大法,與大法弟子結緣,自己真不知會淪落到何種地步。每當此時,她心中會湧起一股衝動,她要告訴她那些至今還在迷失、沉淪的舊友:牢記法輪大法好。坦坦蕩蕩的做人,不要再被中共指使參與迫害法輪功,遠離罪惡。於是何婭娜常常回到朋友們中間,傳遞法輪大法的美好。朋友們發現何婭娜變了,活得光明坦蕩,每個人心中受到強烈的震撼。

2009年3月9日這一天,何婭娜借回市裏辦事的機會,再一次來到一個朋友家。她要告訴朋友們: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然而不幸的是,何婭娜被不法分子惡意舉報,河西區馬場派出所幾名惡警將她綁架。並暴力毒打她。令惡警們震驚的是,這些平日裏令他們頭疼的,違法亂紀的慣犯,竟然聚在一起觀看法輪功真相光盤。而何婭娜更是以從未有過的堅強與一身正氣,令他們膽寒,他們不敢把這件事公開,那意味著中共鎮壓的失敗。於是他們誣陷何婭娜吸毒,並把她關進戒毒所。何婭娜再一次失去自由,可是這一次她不後悔,這個在大法中重獲新生的生命,此時早已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的。她會堅定不移的走下去,走向光明。

娜娜的故事還沒有完,她的親人決不承認對她的誣陷、迫害,一定要為她討還公道。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