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在我身上的神奇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七日】我是山東棲霞市西城鎮大法弟子,因為學大法,在我身上發生了許多神奇事。這些真實的事情使邪惡的謊言不攻自破。我把我這些親身的經歷講給鄉親們聽,希望鄉親們能夠遠離邪惡,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有緣得法 身體大改變

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那時我有胃潰瘍、肩周炎、神經性皮炎多種病,脖子上爛了手那麼大一塊地方,沒有皮,向外滲水,晚上睡覺被不敢貼身,滿身癢癢,痛苦不堪;吃飯硬的、辣的一律不敢沾,吃下就胃疼。那時真是生不如死,就將成為一個廢人,可想而知,心情也不會好,整天吵吵。

有一天,我打算去醫院檢查,正為治病的事在家裏吵吵,嫂子進來了,問我為甚麼,我就說我身體不好,也沒有順心事兒,活著盡受罪。嫂子說, 「不用吵了,跟我學大法吧。我昨晚做了個夢,正是師父叫我來救你。」就這樣,我走進了大法的門。在嫂子的帶領下,我學法煉功都很勤奮,三天後,我硬的辣的都敢吃了。半個月以後,我脖子上的傷不出水了,皮也慢慢的長上了,臉上也有了血色了,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飛,我感受到新生的快樂。家裏也變得和睦了,歡笑聲不斷。

家人保護大法書

二零零一年十月,我被「六一零」惡徒綁架到洗腦班迫害,在壓力下做了對不起大法的事。邪惡的「六一零」打電話叫家人把書送到洗腦班。我的家人雖然不修煉,但親眼目睹了我學大法後的改變。他們知道大法好,堅決不交書。他們對「六一零」說,都處理了。就這樣,我的大法書被保存了下來。

鄉親們,當我寫到這時,我是多麼慚愧!千萬不要相信電視報紙那些謊言的宣傳,只有你親眼看到的,才是真實的。就像我的家人,我被逼著說謊時,他們知道那是假的。

重錘敲醒迷中人

從洗腦班回來後,我知道自己錯了,但因迫害變得迷糊起來,學法煉功也跟不上了,也學著打牌賭錢了。二零零二年春天,村裏有一家蓋房上樑,我們四個人坐在那兒,一個閃光雷飛過來,正打在我的左眼上,血流了我一身,我頓時變成一個血人。到醫院,大夫都驚呆了,整個眼皮打開了花,一塊眼皮飛了,縫都縫不起來。醫生說得住院治療。

這時,我猛然想起師父的教導,做事先考慮別人。我越想越不是滋味,怎麼偏偏那麼巧,四個人就打到我眼上?我立刻明白了,是我做的不好。我這樣一想,血馬上止住了,眼也不疼了。就這樣,我也沒住院,眼睛也好了。

這件事,像一擊重錘一下敲醒了我,我又重新走進了修煉。

鄰居喜得大法 半月扔掉拐棍

我們村有個七十七歲的老太太,有個腰腿病,走路拄雙拐,到煙台毓璜頂醫院檢查,說做手術得八萬塊,還不一定保證治好。我說來我家學大法吧。老太太開始拄著拐棍來,學了十七天,拐棍扔掉了。

還有一個女鄰居,得了腦血栓,一天拄著棍下台階,下也下不來,被我丈夫看到了。丈夫叫她來我家學大法,她來了五天,驚喜地對我說,「你看我不用凳就能上炕了!」又學了十天,拐棍也扔了。她激動地直朝我丈夫說謝謝。丈夫說:「別謝我,就謝大法師父吧!」

臨危聽聞大法

二零零八年,我和母親接到電話,說舅舅患癌症晚期,已經不能治了,醫生告訴準備料理後事。我和母親趕到醫院,見舅舅正被抬下樓來。我趕上前,對著舅舅的耳朵說:念「法輪大法好」。舅舅睜了睜眼,沒說話。 我們找來法輪大法的書,在舅舅床頭念,念著念著,舅舅轉過臉來,露出笑容。我說:「舅,只有俺師父能救你,你相信俺師父吧!」舅舅不住的點頭。於是我們不停的輪流念。因我當時有事回家三天,我囑咐家人別停下,輪流念。 三天後,我又去看舅舅,見床上沒人,問舅媽,說上街遛達去了。到現在我舅舅仍然健在。我們全家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棲霞的鄉親們,這些都是我親身的經歷,不知你們看了會有甚麼感受。這實實在在發生在我身邊的事情,讓我及我的親人、鄰居識破了邪黨的惡毒謊言,見證了大法的神奇。邪黨打壓這麼好的功法,純粹是不給老百姓好日子過。我們老百姓要甚麼,我們就求一個平安,我們就要一個好身體。「天滅中共」即將應驗。希望鄉親們趕快退出惡黨的一切組織,相信法輪大法,保命保平安最要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