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否定非法勞教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四日】二零零四年,由於自己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在講清真相、救度眾生中,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五月的一個下午,我正在給孫子洗澡,十幾個惡警闖入我家,非法進行抄家,並強行將我抬上警車劫持到派出所,銬在凳子上。值班惡警不讓我睡覺,不讓我上廁所。

第二天下午,他們給我照相、讓我按手印。之後十幾個惡警把我拖上警車拉到拘留所。他們宣布非法拘留我,讓我簽名。我不配合他們。警察交代拘留所的管教把我關到最惡的倉去,我就被強行關進了常人說的「老虎倉」。

救度黑窩中的眾生

倉頭問我怎麼進來的,我說煉法輪功被非法關進來的。倉頭讓我上鞋底,說先學會怎麼上,過兩天就有任務了。我說眼睛不行,看不清線,倉頭說明天讓管教給你配副眼鏡。我想:我是被惡警綁架來的,我不能配合,於是就起來煉功。她們看到我煉功,一幫人說要打我,我說:「你們打死我,我也要煉。我不是壞人,也不是犯人,我是被江氏流氓集團綁架來的,不是我願意來的。你們管不了就別管我,或者反映上去。」她們叫管教來了,管教叫她們不要打我。管教走後,我繼續煉功,倉裏的犯人說:「你再煉就推你到廁所,不讓你睡覺。」我說:「不是我自己要來的,你們把我推出去吧。」她們又叫管教來了,管教說:「不能打法輪功阿姨,這對你們不好。你們不能讓她蹲廁所,一定要讓她睡覺。」

第二天早上,我一起床,她們就讓我洗廁所,我不洗,她們罵我,我說:我是學法輪功做好人的。是邪惡把我綁架進來的,是他們在犯罪。」不論犯人怎樣對待我,我都不出操,我就是煉我的法輪功。八點多鐘,管教又來了,找我談話,她對我說:「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我也接觸過法輪功,因為上面打壓,我的孩子才幾歲,很多東西放不下,所以……,現在身體搞的很不好。你說怎麼辦呢?」我說:「師父不承認邪惡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過一段時間,全民都要反迫害,因為江氏集團太邪惡了,人不治天治。你管好犯人的生活就行了。」她給我一瓶粒粒橙飲料。

過了一會兒,「六一零」非法提審我,一個男管教要給我戴手銬,我掙扎,說:「我不是壞人,也不是犯人!你們再犯罪是有報應的!」他們就不給我戴手銬了。到了提審室,我就給警察講真相,講大法的美好,告訴他們抓大法弟子是犯罪的,告訴他們不要再作惡了。他們聽了點點頭。

他們問我:「你為甚麼說大法是你的命根子?」我說:「大法是救人的,只要相信大法,就有未來。修煉者按照大法修煉,可以返本歸真,道德回升,也可祛病健身。按照大法修煉是利國利民的,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我讓他們把我的大法書和電話本還給我。

他們說:(大法)書放在他們那裏,他們也可以看看。又問我是否在人前講過真相,我說,因為我修了大法受益無窮,我要把大法的美好告訴別人,叫他們受益。告訴別人好事,這不犯法。

後來他們叫我簽名,我簽了。第二天他們又來了三個「六一零」惡警非法提審,在門崗處要給我戴手銬,我拒絕戴手銬,大聲背師父的法:「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惡警馬上把戴上的手銬解開了,手一點都不痛。一個惡警扶著我的肩膀,我掙開說:「別動我。無論如何,我都堅修大法到底。證實大法到底。救度眾生到底。」

到了提審室,他們重複昨天的問題,這次我堅決不配合,說:「你們盡編造黑材料,昨天我對你們講了大法的美好,叫你們不要再做惡了。以前×××惡警騙我照相,按了手印,現在我不承認了。」

他們大聲的罵我,看我不怕,轉而又做出很和善的樣子,騙我說:「你要好好配合,這樣對你有好處的。」我說:「我決不會配合你們,再也不上你們的當了。」他們灰溜溜的走了。

下午又來人非法提審我,沒給我戴手銬,也沒去提審室,叫我去了接待室,搬了把椅子給我坐,叫我「好好配合他們」,說:「××比你學的好,最後還是配合了。」我說:「修煉沒有榜樣,××背叛了大法,背叛了師父,我決不跟她學。」此後,無論他們說甚麼,我都不配合,在心裏背師父的法:「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他們沒辦法,只好叫我回去。當我出來時,管教也沒跟著我,看守所大門是打開的,我沒有悟到自己可以走出去,心裏想的是讓她們送我堂堂正正回家,結果自己走進了監倉去了。

幾天下來,他們沒再找我談話。我天天給倉裏的犯人講真相,講大法的美好,處處關心她們,她們很快轉變了對我的看法,改變了對法輪功的看法,多數人都相信大法好,而且都很理解我、支持我,有的還想煉功。我在裏面修煉環境變的很寬鬆。

我天天煉功、背法。有一天,一個巡邏惡警看見我煉功,就命令死刑犯把我泡進水池裏,死刑犯說:「人家煉法輪功的阿姨很好的,她又沒做壞事,我不幹。」倉裏的人齊聲說:「我們不幹。」我知道她們明白了真相了,有救了。我多麼感恩師父啊!是師父救了我,也救了他們。

有一天,所長來開倉門,我趁他們不注意,走出倉外,坐在草地上發正念。所長發現我不見了,到處找我,發現我在發正念,就叫全倉的人都出來,很多在外面勞動的男囚犯也圍了上來。所長叫男囚犯拿來了手銬和腳鐐,威脅說要把我戴上手銬腳鐐吊起來。我馬上喊:「師父!邪惡迫害我,快來救我。」我心裏一點也不害怕,結果他們不敢動我,也不敢打我。所長叫男囚把我抬進倉裏了。

過了幾天,兩個警察叫我去接待室,說是司法方面的人來了,騙我說是為我申訴的,要我好好配合他們。我信以為真,就把自己上北京的經歷、在派出所被虐待的經歷都告訴了他們。他們說:「你回去寫寫材料,下次我們來拿。」

回到倉裏,我跟倉頭說了此事,倉頭說:「哪有這麼好事,別寫,他們騙你的,別上當。」果然,第二天,就來了個惡警叫我照相,我堅決不配合他們,不肯照,跑到大門口草坪上發正念,他們就偷照了一張我發正念的照片。

過了兩天,惡警送來了一份勞教兩年的非法判決書。倉頭遞給我,我說我不要,不承認。轉念一想,以後作為迫害我的證據,我要好好保管好,就接了過來。

勞教我的陰謀最終失敗

六月的一天,邪惡把我送進了勞教所。在路上,我一直背法,到了加油站,我就對加油站的人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不是犯人,也不是壞人,我是學法輪功做好人的,他們硬要我去勞教,他們在犯罪。」

到了勞教所,他們叫我量體溫,我不配合,在辦公室門口坐著發正念,他們不讓我發,我一直堅持發正念。勞教所所長叫我去辦公室,我說:「我沒有錯,是他們硬把我送到勞教所來的,他們在犯罪。江澤民是個邪惡之徒。現在我有兩條路,一條是死路,一條是活路,江氏集團硬把我往死路上推,我能聽他們安排嗎?我要走師父指引的修煉之路。」所長聽了,大聲說:「我今天不收你。如果真收了你,我就不相信勞教所這麼多人整不倒你!」最後勞教所以我沒體檢為名拒絕收我。

送我去勞教所的惡警叫我上車,說是去吃飯。我說:「如果你們送我去體檢,我堅決不去。」他們向我保證是去吃飯。在飯店叫了一桌子好菜,我不吃。一個惡警在走廊打電話說:「叫他們快點拿材料來。」我馬上坐在凳子上發正念,他們阻止我,我不理。後來又拉我到勞教所,勞教所還是不收,我就被送回了看守所。

去看守所的路上,我說我要回家,惡警說:「我一個人說了不算。(我的)上級都說就不相信本地幾十萬人整不倒你。」

回到看守所,他們先拉我去市醫院體檢,我不配合,他們七、八個人把我抬進醫院,戴上手銬腳鐐,七、八個人踩在我身上,我拼命掙扎,等他們鬆手,我就坐在走廊上發正念。幾個醫生過來說:「你是不是犯神經病了?」我說:「我是學法輪功的,我沒有病,我沒做壞事,我做好人,他們卻送我去勞教,硬拉我來體檢,他們在犯罪。」幾個醫生在一邊議論,只聽一個說:「她一定能修成。」我一直不配合,他們就搞了一個假體檢,所有項目是他們自己寫上去的。

八月又一次送我去勞教所,在車上,我一路背師父的法,到了人多的地方,我就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講自己被迫害的真相。到了勞教所,一下車我不肯進去,坐下來發正念。轉念一想,裏面有很多我要救度的人,進去吧。到了勞教所醫院,我馬上坐在地上發正念,值班的惡警很年輕,也很邪惡,大喊大罵,還用腳踢我,但是她連踢了幾次都沒踢到我身上,我知道是師父在保護我。送我去勞教所的女管教說要把我身上的衣服剝下來,我不管他們,他們幾個人踩在我背上,把我手腳銬上之後體檢,量血壓很高,勞教所依然不收。

送我去勞教所的惡警叫我上警車,想把我拉回看守所,我不配合,他就將我的手銬上了沉重鎖鏈,把我丟到車上。有點痛,我馬上叫:「師父救我!」鎖鏈越來越鬆,一點都不痛了。惡警回頭看我,發現我雖然帶著沉重的手銬和鎖鏈,可是人卻好好的,他驚呆了,說:「我今天遇到鬼了,從來沒送過這樣的人。以後再也不送了。」我笑著說:「不送就好,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你還配合江氏集團做壞事,要遭報應的。」兩個非法押送我的女管教非常邪惡,說回去要給我坐老虎凳,拿電棍電我。我沒動心,說:「你們在犯罪。」

到了看守所,一個姓黃的女管教騙倉裏的犯人說我在家裏做飯,在飯裏放了毒藥,毒家裏人,叫犯人不給我飯吃。倉裏的人不聽她的謠言,都說這管教是瘋子。

不久,市裏專門迫害法輪功的特務機構來了幾十個人,要押我去勞教,我依然不配合,說:「你們已經送我兩次勞教了,勞教所不收,你們硬送,你們在犯罪。你們說勞教所好,那你們就自己去吧。」

他們說:「勞教你兩年,你不去勞教,你去哪裏?」

我說:「看守所和勞教所都不是我呆的地方。」他們無言以對,繼續把我非法關押在看守所。

過了幾天,「六一零」多次來找我,連哄帶騙,想把我弄到勞教所去,我看透了他們的陰謀,就是不配合。後來他們跟司法的勾結,說不去勞教就不讓我的兒子、兒媳上班工作。我堅定的說:「你們在犯罪,如果你們這樣幹了,天馬上報應你們。」

他們又說:「你再煉,你的退休金也不給你。」我說:「我的退休金是你給的嗎?連你的工資都是天給的。」後來他們甚麼也不說了。

十幾天後的一個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在寺院裏,寺院門口有人賣東西,寺院裏的人去買,他們都賣,就是不賣給我。醒來後我悟到這是師父點化我,這不是我呆的地方,外面有很多人需要我們救度,我必須正念闖出去。

第二天,我絕食了。所長找我叫我吃飯,我不配合。他們又說叫我孫子和兒媳來看我,我說,兒媳打工,沒時間;孫子太小了,天又熱,都不用來。叫我老伴和女婿來吧,但是有兩個要求:一不能打他們,二不能罵他們。如果做不到,我不見他們。

由於自己有漏,他們第三次還是把我關進了勞教所,而且沒有體檢,直接關進了勞教所的監倉,叫四個吸毒人員監控我,逼我穿勞教服。我不穿,她們把我按在地上強制我穿。我拼命反抗,她們沒辦法,就算了。勞教所不讓我煉功,我照樣煉功、發正念。後來惡警叫我去量血壓,血壓很高,勞教所還是不收我。

可是我所在地區的「六一零」惡人說勞教所的血壓計不准,硬拉我去大醫院檢查。到了醫院,檢查後依然是血壓很高,他們強行把我四肢綁在床上,鼻子和下身插管,給我打針。我請求師父救我,整個晚上沒睡覺,心裏發正念解體他們背後的黑手爛鬼。第二天早上,勞教所派來監視我的管教都走了,只剩下看守所派來的兩個女惡警。看守所所長打來電話,叫她們把我送回家去。這兩個女惡警不敢這樣做,看守所所長說你打電話和他們(六一零的)商量商量,把人接回家去吧。到了下午三點鐘,兩個六一零的開警車來把我接回我所在的市區。他們說:「現在好了,不用你說一句話,也不用你寫一個字,明天就放你走了。」就這樣,我回到了家中。

以上是我修煉中的一段經歷,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