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正念闖出魔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二日】我在北京奧運期間發放真相資料時被邪惡之徒綁架,非法勞教兩年。在師尊的呵護下,在同修的加持下,憑著對師尊和大法的正信,正念闖出牢籠。在這裏把我的親身體會和淺悟寫出來和同修們交流。

1、堂堂正正修煉 坦坦蕩蕩救人

在我心裏沒有敏感日的概念。北京奧運會開幕那天,我想:哪一天都是我講真相的日子,下了班就毫不猶豫的提著真相資料出發了。

到了一個花園小區,和平時一樣,我從頂樓往下發。到了第12層,碰巧有兩位世人和我一起乘電梯,我也只好隨著下去。他們下樓之前可能已收到了我發放的光碟資料,見我提著一個包,又是滿頭大汗的,因為沒有及時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一切邪惡因素,他們到下一層向警察舉報了我。二分多鐘後警察就來到了我身邊,問了一聲袋裏裝的是甚麼?接著來了很多警察,我就與他們講真相,他們說要我一起去看真相碟。他們最後還是用欺騙的方式把我綁架了。

我趕緊向內找,才發現自己還有那麼多執著心沒放下。平時認為我人的甚麼東西都放的下,覺得自己做的還算不錯的,能堅定的維護法,沒有任何怕心的堅持講真相救度眾生,卻忽視了自己的不足。靜心想了想,平時我總是把常人生活中的事放在前,學法放在後,並且是有多少時間才學多少時間的法,根本沒有嚴格規定自己的學法時間。發正念也只是按全球的四個整點在做,有時甚至還做不到位的,煉功也打折扣。再往下找,發現我遭綁架被迫害的原因,也就是近期我認識的幾位同修被綁架,我覺得現在都甚麼時候了,還在抓我們的同修去迫害。我就想,在外面接觸不到公安機關的領導講真相,要到裏面去講真相,讓他們明白真相後,停止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

到看守所第一個早晨,管教來巡倉,問誰是法輪功,說「到這裏來不許煉功」。我說「不煉功,還是法輪功嗎?」從此再也沒有人說過一句不准煉功的話。

到看守所後不久,我的皮膚發癢,抓破了皮就化膿。全倉的犯人都不願靠近我,說是怕傳染給她們,都要我擦藥。我堅持不擦,她們就罵我。有些人還討厭我。這給我和倉裏的世人造成一種隔閡,給我講真相帶來了難度。那我就守住心性,慈悲對待身邊的每一個世人。有一天進來了一個新的犯人,在倉裏其他人的唆使下,這個新犯人與我面對面的罵我兩個小時,我沒吱聲,心裏一點也不恨她,而且還給她幫很多忙。那天倉裏也有好多人沒睡著,都親眼目睹了這件事,有些善良的人就開始對我有了好感,就主動和我講話,說我太能忍了。通過這事引出了好結果,講真相的機會也來了,我給她們講「三退」(退黨、退團、退隊),很多人當場都能接受,並且跟著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要想救度這些受毒害的世人,就要在大法弟子身上體現出大法的美好。在艱苦的環境中,我時時守住自己的心性,圓容好身邊的每一個人和每一件事。感受忍的力量真大,經過90多天,我的身體痊癒了。倉裏的人看到我確實沒有用一點藥,身體卻康復了,對法輪功的看法就不一樣了。我事事處處都關心著她們,愛護著她們,我常把吃的用的省給那些較困難的犯人,還給她們講出去以後如何做一個好人,告訴她們善惡有報的天理,很多人感動的流淚。儘管那裏不許她們跟我煉功,大家還是學會了唱《法輪大法好》的歌,有很多人學會了雙盤腿,還有很多人要學我的為人。我也非常的感動。

在看守所裏,我天天堅持煉功,整點發正念,其他時間全部背法,每天背論語由50遍增加到100遍,《洪吟》、《洪吟二》每兩到三天背一遍,其他還能記得住的經文各背一遍。

2、堅修大法不動心 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

我被非法勞教兩年,被送去女子勞教所。在送我們的途中,車上有管教,有領導,還有其他的犯人,我沒有放過讓他們聽真相的機會。有一管教說,我們知道法輪功是好的,但我們也沒有辦法。

到了勞教所以後,我被安排和三個吸毒的人關在一起。我還不知道這就叫「包夾」,也就是做「轉化」的,當時就感覺到一場正邪的較量即將來臨。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很重要,基點一定要擺正,我的出發點就是要救人。哪裏還在迫害大法弟子,哪裏就需要去講清真相,哪裏有邪惡因素就需要我們發出強大的正念去解體。我非常冷靜的看著另外空間的邪惡用甚麼方法操控世人在我面前表演,時時保持強大的正念。這三個吸毒的人24小時輪流守在我身邊,要我背監規隊紀,我不背,她們對我惡言惡語很兇。我就叫她們把幹警找來,我問幹警:「我們屋裏的四個人有沒有等級之分」,幹警說沒有,我說這三個吸毒的犯人為甚麼對我那麼兇,誰給她們這麼大權力,我的話一正,她們就開始收斂。

在勞教所裏,要我背所規隊紀,其中第一句話是要認罪認錯,我說我沒錯,更沒罪,堅決不背。我記著師父說的「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用正念否定他們。幹警說不背那就要扣分,每扣十分就延期一天。每天都告訴我說你被扣了十分,連續扣了四天。見我沒反應,無動於衷,就說對她不起作用,不扣了。

接下來就要我每天看「揭批碟」,那光盤裏面全都是栽贓、陷害、造謠、侮蔑師父和大法的。她們放一盤光盤,我就解體其背後操控世人、毒害世人的一切邪惡因素。這些光碟放過一遍之後,再放,圖象就沒有那麼清晰了,並不停的有跳動感,電視機的螢光屏放著放著全黑了。這些光碟看完以後,我問還有嗎?她們說沒有了,我說我提個要求,要把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的內容拿出來放一下。我說把「自殺自焚」的都栽贓到法輪功頭上,那殘酷迫害致殘致死大法弟子的算不算血債累累,應該算在誰頭上,她們無以應答。我被要求寫「觀後感」。我就要身邊的幾位吸毒的犯人執筆給我寫,因為我要通過她們的手寫出大法好,目地是要救她們。有的幹警看過我的「觀後感」,說我還沒有明白過來,我反問怎麼才叫明白,是不是要和你們說法輪功不好才叫明白,幹警啞口無言。我心中請師父把有緣的幹警引到我身邊來聽真相。不管是誰,只要來到我身邊,我就告訴她們真相。

在勞教所裏買東西不收現金,要用卡。要先寫申請辦卡,首先要寫「勞教學員」某某,我不承認是勞教的,不肯寫「勞教」兩個字。隊長說,不寫這兩個字就不給辦卡沒錢花。我寧願不辦卡不買東西也不寫,不動任何心。我體會到師父在法中講到的「放下生死」的法理,這就是放下生死的關頭,不管邪惡操控世人使甚麼招都不動常人心,他們沒有辦法也就不管我了。

師父在每次講法中,都要我們多看書、多學法。平時認真學法,紮實修煉,堅定的信師信法,才能在考驗中體現出堅如磐石,堅不可摧的心態。一定要明白我們講真相救度眾生,是在做宇宙中最神聖的事。

3、整體配合 世人對大法弟子肅然起敬

當我被綁架失蹤後,同修帶我的家人四處打聽我的下落,我的女婿開始不相信,說你們媽被抓了別人會跟你們去找嗎?這些年來,大法弟子為了救度眾生,時不時出現被綁架遭迫害的。由於同修們沒有及時去安慰家屬和講真相,致使有的家人不理解,說不煉法輪功也就不會這樣,甚至罵師父、罵大法的。

我被送到勞教所後,一檢查,血壓200多,幹警嚇壞了,要家人儘快來探訪和接人。就在那天刮著風下著雨,同修們帶著我的女兒去見我,當時一下我就看到了整體的力量。回家的路上,女兒流出了熱淚。在營救的過程中,讓世人從大法弟子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大女兒說,只信得過法輪功的人,現在外面的人都不敢相信。我女婿也真切感受和相信了這一切。

在營救的過程中,還發生了一些神奇的故事。通過這些故事使大家增強了正念。因涉及安全問題,就不在這裏細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