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師父慈悲呵護下闖出看守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七日】今年初,我在某大院內做真相時被惡人發現,扣留在院門衛值班室不讓回家,並很快被報至保衛處。在僵持過程中,我不斷的給在場人員講真相、勸善,但由於心態不穩、正念不純,心裏不自覺的承認被邪惡抓住了把柄,進而升起怕心、想很快解脫的心、僥倖心等各種人心,關鍵時刻想不起求救師父, 也忘了師父經文中正念除惡的教誨,講真相怎麼能有好效果呢!

直到惡人、惡警、警車一行來到要把我帶走,我才警醒過來、神起來,心想:大法弟子講真相是為了制止迫害、救度眾生,做的是最正的事,誰想迫害都不配。他們要我上車,我堅決不上,質問他們:「你們憑甚麼把我帶走,講不講道理? 我沒違反任何法律。」邊說邊往大街上走。惡人撕扯著強行將我拖上車,我發自內心的大聲喊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時早已圍觀了好多人,惡人一看我喊,趕緊關上車門,倉惶開往派出所。

當夜惡警突擊審我,我一句話不回答,回答就是講真相。完了讓我簽字,我說:「你們幹的甚麼事,我一個字不會給你簽的。」惡警面無表情,也不堅持,好像例行公事,草草結束。近夜十二點,他們謊稱天冷,要開車去我家幫我拿衣服,我一想家裏證實法的資料、設備可不能讓他們搜走,就說:「我不冷,不用拿東西。」他們一看說不動我就走了(後來知道,他們騙開房門,趁深夜鄰居熟睡時,抄了家。)當夜我給看守我的兩個人幾乎講了一夜的真相。第三天上午,惡人把我送往本市第二看守所關押。

人身失去自由,和社會上的偷竊、吸毒、貪污、賣淫、鬥毆等犯人同處一室。第一感受就是為她們在迷中造業、毀滅自己感到可憐,既然來了就是緣份,一定要講真相救度她們。

接下來我開始反省自己,肯定是修得有大漏才被舊勢力鑽了空子的。師父在《走向圓滿》一文中講:「你們知道嗎?目前舊的惡勢力對大法迫害的最大的藉口之一就是說你們的根本執著在掩蓋著,從而加大此難,要把這些人找出來。」

我突然悟到:我是否就是被舊勢力找出來的抱著根本執著不放的其中一個?自己入門時是為了治病,治病的心始終放不徹底,時不時的被病業的反映和感受牽上來扯下去,至今對食物仍在挑選,經常以身體差為由希望人照顧並降低心性標準和放鬆對自己的嚴格要求,說到底骨子裏仍在把自己當作一個「病在慢慢好的人」,而不是一個身體早已淨化的修煉人。如果長期抱著這種治病的想法留在大法中,嚴格說能是師父的弟子嗎?再如爭鬥心、好勝心、妒嫉心、幹事心,平時愛急躁、發火、不能忍、愛爭執,看別人如豆腐渣,看自己一朵花,總愛挑別人毛病,總覺的自己比別人好,遇事自己說了算等等,就在出事的當天還在和老伴爭執不休,甚麼慈悲、善念、祥和、寬容、平靜,體現很少;遇到問題不是找自己而是堅持己見,很少考慮別人是否承受得了,修來修去,平時為甚麼都重視不起來呢?到了看守所才肯自省呢!自己長期姑息,滋養著這些人心,放任自己的魔性,舊勢力看你不像大法弟子,當然要以迫害考驗你。

想到這些我的眼淚一下湧出來,慈悲的師父不嫌棄弟子,利用舊勢力安排的這一關幫我發現執著,去執著。自己對不起師父 ,只有更精進,做好三件事才不負師恩啊!

想到了師父,想到了法,剛進來時的顧慮心、怕心、執著出去的心都沒有了。心態穩定下來後,我馬上和另兩名弟子形成了一個小整體。

面對一天二十四小時的電子監控,面對邪惡明令不許煉功、不許談法輪功的事。在此邪惡環境下如何做好三件事?我們經過簡短交流,都認為絕對不能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三件事都得做好。

首先是學法,晚上別人看電視,我們三個湊一起背法,各自背各自能記住的法給大家聽,手頭有的經文分著背,然後再交換。《洪吟》、《洪吟(二)》很快就全部背會了,較長的經文如《走向圓滿》在家時背不過,居然也很快能背下來。其他人員相互以污垢不堪的語言爭吵、互罵時,我們不停的背法,電視高音播放干擾時發正念、背法,手頭幹著活兒腦子背著法,保持自己的大腦始終有法,不被干擾,一起學法、背法、切磋是我們一天最高興的事。

講真相隨時隨地在做。白天幹活兒時順著題兒一起講,各自鄰鋪睡的各自負責講。號長是個經濟犯,受邪黨毒害較深,我們一協調,吃完飯三個湊到她跟前一齊講「九評」退黨真相。獄警找談話、公安提訊更不放過講真相。提訊我的一個女警官,主動問我天安門自焚怎麼回事。跟我鄰鋪的是一個十八歲的賣淫女孩,不願讓家裏父母知道自己被關,怕老人傷心,身上又沒錢,獨自在被子裏哭。我就給她講有關德業、做人標準等,告訴她是在自毀;同時在生活上關心她,把自己的零食、洗漱用品分給她吃和用;主動幫她搞衛生、整鋪被,她很快知道錯了,並表示願看《轉法輪》、學功。由於堅持講真相和身體力行,其他犯人的態度也由冷漠、敵視變的友善起來,有心裏話願意接近和跟我們講,修煉的環境也變得越來越寬鬆。

如白天沒機會煉功,晚上在衛生間(監控不到)煉,值班人員主動給我們報信兒,發現巡夜的告訴暫停。有一天號長點名時轉達獄警的指令,今晚某副所長當班,此人很嚴(邪),你們不能再煉,如被發現後果自負。點名一結束,我仨交換個眼神,相互一笑,就明白了,功照煉。結果值班的悄悄告訴我們:「你們煉吧,我們替你們看著點兒」。號長也是睜隻眼閉隻眼。這樣煉功一次也沒有間斷過。

二十天後,當我正在給一個剛進來的偷盜人員講真相時,派出所來人把我從看守所接回,到派出所後,讓我在各種材料上簽字,我拒簽,惡人就叫我的親友來勸,揚言不簽不放回家,我明白這是讓我過親情關,無論怎麼勸我也不動心,折騰到晚上十點多,一看我真不動心,就說:「你不簽,我們該怎麼樣還照樣辦,你回去吧。」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堂堂正正回了家,溶入到證實法的洪流中去了。

此次經歷使我挖出和去掉了自己很多執著,深切體悟到了修煉的嚴肅性;信師信法、堅定正念是在任何環境下、任何困難情況下都絕對不可動搖的。也望同修汲取我的教訓,不要被整到勞教所裏了才嚴肅對待修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