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派出所正念正行六小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三日】二零零九年二月一日,正月初七上午十一點半,我在武漢市丁字橋路段發光盤和真相資料時,被梅苑派出所的便衣惡警綁架。

到派出所後,兩次非法搜身,查找證件,警察要我自己脫衣服,我拒不配合。一邊指責她們的行為是不道德的,一邊悟到哪怕自己知道衣服裏沒有任何物品和證件,也不能自己脫衣,幹了就是配合,她們強行脫就是迫害。

六小時內,惡警一直追問和威逼我叫甚麼名字,哪裏人,住在甚麼地方,家裏還有誰,我說:「我要告訴你們的就是『法輪大法好!』」警察問還告訴甚麼?我就說還告訴你們「真、善、忍好!」他們照相,我就是不讓他們照。當我發現他們一個人問我話,另一個人拿著手機想偷拍我的照片。發現後,一邊否定手機的功能,讓它失效,一邊發正念滅掉所有眾生背後的邪惡生命。當兩個惡警準備動手迫害我時,我大喊:「師父,邪惡要迫害我,求師父救弟子!」他們立即就停了。

因為惡警們要將我送到國安,送到洗腦班,只要是發現惡警打電話談我的事,我一邊否定任何人不准受理這件事,一邊心裏發正念解體對方背後的邪惡因素,滅掉對方背後邪惡的生命,不准接管。結果對方的理由是沒有姓名不好辦。

我不停地喊:「我要回家!」惡警們說:「你不報姓名,不准回家,報了姓名和住址,就可以回家。」我說:「哪來的規定?我師父要我回家,就可以回家!」警察們用激將法,想誘騙我,說:「你是某某的假弟子,還不知道你師父是誰,叫甚麼名?你叫甚麼?你住哪裏?你敢說嗎?你不真!」我善意的對他們說:「我的真話,就是告訴你們,每遇到身體哪裏不舒服或遇到災難時,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就是我師父。誰緊跟邪黨,誰替邪黨賣命,誰就倒霉,誰就隨邪黨完蛋。」

惡警們說:「你吃的是共產黨的飯。」我嚴肅的說:「共產黨最邪,我憑勞動吃飯。」當他們提到憲法的時候,我說中共憲法都是後三年推翻前三年,誰當政,誰就以符合自己的來推翻前面的政策。善待大法弟子功德無量,迫害大法弟子必遭惡報。我勸你們應該選擇多聚功德,保證你今後順利。做缺德事,誰幹誰就得不到順利。善惡有報是天理,不由你不信。

下午五點鐘時,在外面值班的警察都回所,值班的就有十幾個人。他們看到我,你一句,他一句的指責我,有的反覆叫我師父的名字,並不停的罵。我說:「不准你們叫我師父的名字,更不準罵。」有的惡警真的很邪,不停的罵髒話,我說:「再罵,就讓你嘴巴痛,誰罵誰就承受災難。」後來有的回家了,有的就出去了。

我看得出,有的人把罵的因素除掉後,很和氣,幾次叫我走。我對他們說,你們把神韻晚會光碟和資料好好看一下,趕快三退,可以將自己的名字寫在人民幣上,退出黨團隊。他們說寫在錢上更危險。我就告訴他們,為了你的安全用化名是一樣的。下午五點半時,大部份警察走了,剩下幾個叫我趕快走。我在派出所整整呆了六個小時。

回想這個過程,我看到舊勢力也在時時注視著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當我一進派出所時,我不自覺的心裏發慌,有點膽怯的感覺。針對這一情況,趁中午大部份警察還沒有上班,我靜心對自己的心臟部位發正念,沒有立掌,解體自己心臟發慌的邪惡因素,滅掉讓自己心臟發慌的邪惡生命。一小時後,心不慌了,才很順利的走過下午與惡警的較量。

這六個小時,我一直求師父加持,我一定要回家,決不准邪惡浪費我救人的寶貴時間。我悟到二零零九年的新年晚會光碟要到了,每個大法弟子有責任讓大陸的眾生看到二零零九年的神韻晚會光碟,大量做,大量傳,珍惜好每一天。

雖然這次遭綁架能正念正行的闖出來,但我明白遭綁架是自己在年關這一段時間裏放鬆了對自己的嚴格要求,以前修去的人心又起來了,認為自打壓後一家人四散,從沒有在一起過過新年,從沒有買魚買肉。今年過年,全家人在一起,每天都有魚肉。因為丈夫和二女兒跟我和大女兒的口味不一樣,今年就以圓容家人一下為藉口。哪知這樣一來被邪惡鑽空子,加強我的執著。我整天到這裏買年貨,那裏買魚肉。買回來後,這樣做,那樣做,並且將自己已修去了的對吃的執著又勾起來了。十年沒吃魚肉,現在又吃起來了,雖然沒聞到香,但也沒聞到氣味。導致每天學法時間縮短,發正念次數少了大半,幾天都沒有出去發資料。所以這天一出去,就被邪惡鑽空子,遭綁架。

到派出所後,慈悲的師尊借警察的口點悟我:「你煉甚麼功?修甚麼,要斷掉一切慾望,你斷了沒有?」這不是給我棒喝了一下嗎?修煉太嚴肅了,當時我就找到這次綁架的原因,並下決心彌補。

我寫出這段話,想與有類似情況的同修切磋一下,在某一次正念闖出也不要起歡喜心,更不能有顯示心,都是慈悲師尊的加持和保護才闖得過來,不是自己修得怎麼好,能找到被迫害的原因才是關鍵。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