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心性 救度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一日】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前夕,我開始修煉。未修時,執著很多,爭強好勝,目中無人,沒有服氣的事,沒有服氣的人,領導、上級從沒放在心上。經理說我是帶刺的玫瑰,並有無窮潛力。

但是,我看了《轉法輪》,我變了:我的心拜在了師父的腳下,服師父,服大法,字字句句是真理,我終於找到了親人。撞南牆的我,知道怎樣做人了,知道開始向內找,知道我自己的錯,找自己的執著。

修煉一段時間,猛然悟道,噢,從前某事原來是自己的錯。過段時間,又突然知道從前的恨不怨別人,是自己的執著。再過一段,又猛然明白了甚麼,丟掉了從前的怨、恨、不滿,心不平衡。是我的恩師,是大法把我這顆支離破碎的心拂平,心平如鏡了,再也想不起那些十年穀子八年糠。謝謝偉大的恩師!

現在,我的心情像孩子一樣歡快。表面不會在同修面前那麼謙虛,但在心底裏非常佩服所有我認識的那些同修:有的做資料,機器出了問題,怕誤了同修看《明慧週刊》,怕誤了真相資料救眾生,跪拜在師父像前求師父,並向內找自己;我家鄉的同修整夜整夜發資料救人,發正念去救同修,白天還要上班。八十歲的同修騎著小三輪車無論早、晚、颳風、下雨,給同修送真相資料、《明慧週刊》,我心裏為同修這些舉動感動的淚流。他們默默無聞等等好多事。

恩師啊恩師!您為弟子費盡了心,您為我這不精進弟子流過淚。我也知道,您時時刻刻在呵護著我,弟子在這跪拜恩師了!

一、提高心性

我可能也算個協調人吧,每次整體發正念(我地區)、週刊,我為六、七個人送。從前老家(三百里地)有三個人,本市鄉下十來個人。某種原因現在就這幾個,我每週到每個同修家。她們就將自己遇的矛盾發生的提高心性的事總是說說,師父利用我的表面,點出不對處,能在法理上互相切磋,共同提高。有時做夢:你哪塊麥子該收了,我問哪塊?有兩個姐妹笑而不答,有一個示意了方向,果真到那同修家,她正過心性關。以法理切磋後,她的心結打開了,同時我也猛然打開一扇天窗。這才知道她提高的同時,我也提高了。

還有一次,同修某妹為某事想不通,非常著急,我壓住急心,平靜的說,師父不是這麼說嗎?你忘了《轉法輪》怎麼說的嗎?心平氣和的說,說完了,來人了。我也下樓了,走了不遠,我覺的這次是提高我的,平時愛著急的我,今天覺的過了關了。果真再來,她也提高上去了。我明白,我每次見她們,是讓我們共同提高的,恩師就這麼安排的。

甲同修家來了乙同修,我和丙同修商量去甲家,通知時,忘了時間,我們決定下午一點半去,一塊坐1路,我是個急性子,提前十五分鐘到了,想講真相,這天一個也講不成,等人真難受。到點了,還不來。急!心裏說,別急,修煉人急甚麼?怎麼勸,自己就壓不住急。大概晚二十分鐘,同修來了。我上前就說了些不中聽的話,她心性把握住:「好,好,下次早。」「沒這樣的,三次了,人就等你!」上車也不高興,到了甲同修家,一叫門,她們出來了,笑著說,唉,真會來,剛打完坐。噢,原來師父安排讓我提高的,反過來,我還怨丙同修了,真後悔。師父費心給我的機會又失去了,馬上跟丙說,自己急這個執著不對,該去掉了。

我是業務員搞推銷,訂批活兒總晚,又急。我勸自己:心裏別急,用戶沒催,急甚麼?急是執著,我是修煉人,不急。十天能來,一個月了也沒來,這時老家來電話說:「姪子結婚。」丈夫說這次我回去。(我們一人回一次的,這次該他)他非常自得,我心裏說:我回去多好,正好講真相。心裏不是味。他高興的回家了。第二天,我接到電話說,貨做出來了。師父啊,您真好,我能回去了!姪子結婚當天,我到了老家。凡是該退的都退了,共退三十五人。夜間,另一姪子有車,正好過本市辦事,把貨順便拉來了。正好啊,再多就拉不了。師父啊,師父您安排這麼好,也許是沒急(先頭急,在法理上明白了提高上去了,不急了),才給安排的。

二、講真相

先從自己親人入手。大哥、三哥說:共產黨甚麼玩意兒,早該完蛋了,好,退、退!他倆都這麼說。剩下二哥、二嫂、大姐、二姐等等都說,你幫我寫吧。我有哥、姐、妹八人,再加孩子,連孩子未婚夫共四十二人都退了。接著,我對孩子的未婚夫的親人、朋友講。他不讓講,心裏發出一念,你出去,他就不一會兒出去買煙或幹甚麼了。我趕緊說:抹獸記,保平安,大法就是救人的。對方點頭,好、好。他有多少朋友,一個不落全退了。

有一個難的,說了不少八、九次了,他在法院上班,他經常給我家魚、肉、煙,可能是別人送他的。最後我單獨到他家,他自己在家。我說:「你對我們家這麼好,甚麼都給,我們不把你退了將來……我從良心過不去,反過來,你如果換我,你也會這樣,甚麼不談就為你好。」結果,他點頭同意。

回老家,鄉親、同學、學生(我教過學生)只要碰上,一個不落。有天下午,串了四個村就退了十八人,要發不好正念就難受。

我跑業務,凡是搞這一行的思想活,大概是同行說話也投機,最好退。供貨方也很好退,只要提他的貨,就非常高興。給加工活兒的也給都退了。用戶就不一樣了,我是跟機關一把手主任打交道,接觸的主任幾乎都退了。他們馬上提升。有的人就固執,甚麼話都可說,就不准我提大法。我急中生智(其實法給的智慧),我寫個紙條:「我幫你用假名退黨、團、隊了,抹去獸記,有災有難保平安(我市有真人真事)法輪大法保平安。」看完後,他笑著說:謝謝。在機關單位用寫的方式退比較合適,因同室中有多人,不好講,有的不讓講,他怕。我家是二號樓,有位三號樓老人七十多歲,他非常善,怎麼說都不退,他知道大法好,知道共黨惡,我也用這種寫紙條的方式讓他同意了,連連說好好!謝大法!謝大法!

我出家門就是大學、技校、中學,共有四萬左右的學生。我擠進學生群中講真相說:「唉,打擾一下,你這同學入團了嗎?」 「從初中就入了(一般團員多,入黨的少)。」「大姨我幫你退了,心到神知,三尺頭上有神靈,天滅共黨,退黨保平安。答應就成,就這麼退。」每週我和甲同修各勸退一百多人。有一次,兩個小時左右退三十五個,當時可能是正念正行,師父就幫我們了。見到一個說一個,幾乎都能退。其實很多時候三個、四個一塊講,大都是大學生。我覺的渾身發輕,師父不斷的給能量,覺的腦子清,全身有力量。退完了,回家兒子說我年輕許多。

有個教師,我給她退完,她挺高興。一會兒追上我,我正跟另一教師說話,她把我拉到一邊,說:「我怕你往上報。」我說:「報?我報完了。怎麼報?」我笑著指天。她也笑著放心走了。還有一個講了一頓,他還搖頭,我失望的對他說:「唉,這麼好的不退,真可惜。你確實很善(他長的特善)這麼大的超市,才選中你吧,還不退。」剛要走,他說:好好,退退。

還有一個老家的人修自行車,我幫他退了,他連聲的說,謝大法,並說你要多少錢?我不要錢,幫人不要錢;有的比較多的人退完了,她說:你是不是煉法輪功的?答:煉不煉先放一邊,法輪功可是真好啊。有時這樣答:煉不煉,對你不重要(暫時),現在重要的是你退了,關係到你的未(將)來,更重要的是你應該知道法輪大法是救人的。

有的說為甚麼退,我壓降了聲音,往耳邊說:共黨完(倒)了。好,兩個小伙子全退了黨。有一個說:幾年完?答:很快。「好!退!我聽大姨的了。」他們也是黨員。有的時候,在她身邊走過去了,回頭看看又回來說:我過去了,看你這人挺好,錯過真可惜,於是她退了。我再告訴她法輪大法好。

人大多喜歡讓誇,其實是發自內心看真不錯的才去講,人人都自私,只要對他有好處,他就容易答應。再者,對他說:你不失,我沒得你甚麼,對你好的事,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信呢,你能看到將來要發生、要出的事,不信,你連看都看不到,真是秋風掃落葉。這是人答應不痛快的情況下說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