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放過細小時機講真相救度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四日】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平時除了用大量時間、採用多種形式方法講真相外,還不放過細小時機來講好真相,救度那些有緣人。在講真相過程中,遇到以下情況都沒有錯過。

利用一塊手絹講真相救人

零八年六、七月間,邪黨以整改粉飾美化市容為名,把臨街店鋪、門市一個不落的全部拆毀掉,弄的街道兩旁到處是碎石亂瓦,亂七八糟。我經過時,經常給那些刨磚、撿瓦拾荒的人講真相,來救他們。

一次中午時分,我看到一街旁廢墟上有四個人正用鐵刀砍磚。烈日下曬的他們滿面汗水,我就走上去與年長的婦女搭話:「您多大歲數啦?」「六十多歲了,全家都下崗了,沒辦法,這不出來掙點錢花。」「我沒您大,就叫您大姐吧。」

說話間了解到他們來自東北,為了一家糊口度日,就來關內靠打零工生活。我一邊說「看你們汗流了滿臉」,一邊掏出一塊手絹遞給他們擦汗,四口人傳著擦完汗後,當把手絹還給我時,我說:「你們用吧。」他們說我太好了。我說我是修法輪大法的,學大法的都這樣。然後向他們講了真相,並問他們三退的事。她說年輕時入過團入過隊,老伴和兩個幹活的兒子入過隊。通過講真相,使四口人用真名實姓退出了相關組織。

給旅客讓座位講真相

一次我出差,在火車站候車大廳候車,無意中提兜多佔了一個座位。一會一位六十多歲的旅客走到我旁邊,這時我主動把提兜拿起來讓他們坐那兒。因為我對他很熱情,他也就和我談起話。我一看講真相的時機到了。從談話中得知他以前是某自治區直屬機關正處級黨員幹部。我說:「您在機關上班,我也在機關上過班,切磋一個事兒。」他說:「你說吧」。我給他講:「現在共產黨整體形像很不好,吃喝嫖賭貪佔,打壓殺害老百姓,搞多次運動害死八千萬中國人民,人們都在罵它,這個黨能要嗎?修佛的人講凡入過黨團隊的人在前額都有一個獸記,現在天災人禍不斷,在許多神書預言和佛經上都提到將來天要滅中共,到那時有印記就不安全呀!」言談中他也不贊成共產黨,他說:「那咋辦呀?」我說:「我有辦法,我給大哥聲明退一下就行,我們機關都用化名退黨呢。」他問我退了沒有,我說早退了,把黨證都燒了。並給他講了大法真相。他說:「聽兄弟的,也給我上個保險退了吧。」了解他姓金後,我就說在「金」字後加個「山」字吧,用「金山」的化名退掉吧!他高興的點頭答應,使這位處級幹部得救了。

幫人送爐子講真相救人

一年秋末,我到一個集市買菜的路上,碰見一位中年男子,肩頭扛著鐵煙囪,手裏還提著一個鐵爐子。看他累的夠嗆,我就對他說;「我幫你送一下吧。」他說:「那太好了!」然後我把所有爐具放在自行車後架上,幫他送到家裏,路上為他講了大法真相。洗完手後問他以前入過黨團隊沒有,他說自己和妻子以前上學時入過少先隊,兒子入過團。我說:「凡是舉手發誓時都在前額留下了印記,共產黨是邪黨,等天滅中共時不安全,把它退掉就保平安了。」他說;「那就麻煩大哥給聲明退了吧。」之後他們一家三口人都用真名實姓退出了邪黨組織。

為人送行李講真相救她們

一次出差到北京女兒那裏後,我稍休息片刻就騎著女兒的自行車去講真相。在一條街上正有三個姑娘正急匆匆的推、拉、背、扛著四、五件包裹和行李,往車站趕路。

我一看講真相的機會來了。我向她們打著招呼說;「我幫你們推東西趕路吧。」她們一看我這個長輩關心的要幫她們,就說:「大伯,您太好了。」然後她們把兩三件包裹掛在我的車把上,大行李包抬到自行車的後架上。這樣我一邊推車前行一邊給三個姑娘講真相。了解到她們都入過團隊,經她們同意就用小蘭、小梅、小花三個化名退了邪黨的團隊組織。

幫人掛車鏈子講真相救人

一年冬季,一次在一條公路上騎自行車,不一會兒看到一個年輕姑娘正著急弄車子。那天很冷,一看自行車鏈子從輪盤上脫落下來,我就停下車說;「姑娘,我幫你弄吧。」她說:「油糊糊的,真不好意思麻煩大叔。」我看她衣著整齊乾淨,我說:「沒甚麼,你弄髒衣服還咋走親戚呀。」她說:「大叔,您的心眼咋這好哇!」我說:「我是學法輪大法樣才這樣的」她說:「那就麻煩您了。」這樣,我一會兒就把鏈子掛好了。弄好後,又與其一同騎了一段路,並為她講了大法真相,過程中,她也不時的提出一些疑問,我都一一做了解答。她講:「這回可見證你們都是好人哪。」我說:「是的,姑娘請你記住法輪大法好,將來有美好的未來,還會得福報。」臨分別了解到她也入過團隊,勸她退出,她說:「您就用真名給我退團隊組織吧。」又一個生命得救了。

借助一條塑料帶講真相救人

一次在集市買菜,為一對夫婦講真相三退後,因買了六、七棵白菜,沒帶提袋和繩子,當時賣主也沒有,車筐又裝不下,只有去到別處找根繩子。在市場上轉了十多分鐘後,發現一位中年男子的三輪車上繫著一條四、五尺長的塑料帶,就立即發出要救他的一念,於是走近他身邊說:「小兄弟,你車上塑料帶能給我用一下嗎?」當即他就說:「你拿走用吧。」我說:「你心眼好哇!」他說:「是的。」我說:「你心好,我也是修佛的,你幫我了,我也幫你做個好事吧。」他說:「你幫我甚麼呀?」我說:「你小學時入過少先隊嗎?青年時入過共青團嗎?」他說都入過,我說:「你入團隊時宣誓說要為邪黨奮鬥終身,就在前額留有兩個獸印,如果不聲明退掉就不安全,你看現在天災人禍這多,就是天懲中共的時候到了。」這時他說:「我知道,沒錢甚麼也不行。」我說:「常言說的好:有錢不如有人,有人不如有個好身體,有好身體不如一家人平平安安呀。身上有個臭蒼蠅把它轟走沒啥不好,再說你也超齡了,留它沒用,還不平安。」之後我又給他講了些天象的變化,他聽後說:「也是,那咋辦呀?」我說我能給你退掉,並為其也講了大法真相。他聽著說:「你知道的事還挺多。」我告訴他我是學大法知道的。於是他說:「聽你的,我叫某某,給我退掉吧。」

幫農民推車講真相救人

去年秋收時節,我到農村講真相,當騎車到一條小路時,一個農民開的四輪車拉著一車新掰的玉米棒子,突然在我旁邊熄火。看他很著急,我想這就是講真相的機會,我對他說:「老弟別著急,你在前面開車掛檔加油,我在後面給你推。」這時他說:「那不就誤了你趕路了嗎?」我說:「沒事,來,一起配合試試。」然後我倆一前一後,我推,他開車,弄了半天,車也沒起動,看他連累再著急,出了不少汗,我說;「老弟,別急,先歇會兒。」他說:「聽你的,大哥你這樣誠心幫我,你是修佛的吧?」我說:「是的,是修法輪大法的,我們見人有困難都幫。」他講:「以前誤解法輪功,相信電視報紙上說的,今天見到你們都是好人哪!」我看他承認了大法的好,也就給他講起真相,並問他三退的事。從談話中得知他是一名黨員,然後經他同意,用真名給他退出了邪黨組織。我高興的對他說:「你得福了,車也肯定行了。」他說:「借大哥吉言。」然後我倆又一前一後配合起動車子,我在後邊沒怎麼用勁推,口裏喊著:「一二三!」字剛喊出,車「嘣」一聲啟動了,這位農民高興的揮手喊著:「大哥,謝謝啦!」開著車走了。

提示別丟東西講真相救人

前幾天在講真相回家路上,看見一個中年男子褲袋裝著的手機正要滑落下來,正在似落非落時,我就提醒他說:「前面騎車的老弟,手機要掉出口袋了!」他聽後從新裝入上衣口袋後說:「大哥,謝謝了!」我說:「咱倆是有緣人,要不怎麼正好幫你呢?」他說:「是唄。」然後我倆一路同行,熱情攀談。我順勢講起了真相,了解到他也入過團隊,就用真名實姓退出邪黨組織。在同行五百來米處拐彎時,他說:「大哥,法輪大法就是好哇!再見!」就這樣幾分鐘的功夫,一個生命得救了。

給外國人講真相救人

一次出差到北京,在公交車上,我座位前正有一個外國小伙子站著。我想也得救他,雖然他沒入過邪黨組織,但對大法有惡念也不行啊。我就主動和他搭話:「小伙子,叫甚麼名字?」他說叫查理,是德國人,來中國某文科大學留學。

我一聽有門,懂中文,就友好的拉他在我身邊擠著坐下。他看我對他友好相待,與我話多了起來。因為我在政府做過外事工作,和外國人多次接觸過,我也很隨便和他聊了起來,我說:「查理先生,你知道法輪大法嗎?」他說:「自焚、殺人。」我問他怎麼知道的,他說:「在國外電視、報紙上看到的。」我告訴他那是假的。他說:「中國政府能造假嗎?真不可理解。」我告訴他:中國共產黨掌政以來一直編造謊言,毒害老百姓,搞運動整人,歷次運動殺害八千萬中國人民,並用八九年天安門「六四」殺人的事實講給他聽,還用自己修煉前從政府機關編造政績來欺上瞞下的事實說服他。給他講法輪大法的真相和自己修煉大法後祛病健身的真實情況。他看我身體好,長的又年輕,不像六十歲的人,就說:「伯伯,看您這麼好的人,不會說假話的,我記住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樣,一個外國人去掉了對大法的惡念後得救了。

幾年的講真相過程中,抓住時機講真相的機會太多了,如:幫人拾東西、幫人抬東西、幫人捆綁貨物、幫人扶車、幫人看鐘點、幫人指路、幫人算賬等等,對此,我都沒錯過講真相的機會,救度那些有緣人。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深深體會到「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我們只是動動口罷了,其實都是師父在做呀。

同修們,讓我們利用好這稍縱即逝的時間,抓住一切有利時機,在正法最後的最後時刻,走出來,講清大法真相,救度那些與我們有緣的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