挨家挨戶講真相 每時每刻師呵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三日】我是一名家庭婦女,一九九八年得法,到現在已經十年了。我把這十年的修煉路程做個總結,有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得法之前,身體不好,犯起病來活都幹不了,疼痛難忍。得法以後,師父給我淨化身體,現在無病一身輕。我感謝師父,感謝大法。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我們全家人都修煉,那時真是快樂極了,盡是高興事。可是到七•二零以後,江××一夥流氓集團因妒嫉心,瘋狂迫害法輪功。我想,這麼好的功法是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我要修下去,不能放棄,再苦再難我也跟師父走到底。

那時候我們也不知道甚麼叫證實法,聽同修建議,我們應該去北京,我也就去了北京。到了北京,第二天警察把我帶到當地公安局。警察問我上北京幹甚麼去了。我說去證實法去了。當時就感覺身體呼呼的往起長,腳都要離地了。我想:這不是師父就在身邊嗎?其實在考驗面前就看心怎麼動,起沒起到證實法的作用,心裏有沒有師父。以後他們幾次問我還煉不煉,我說「一直煉下去,煉到最後」。最後一次問時,我告訴他們,「頭可斷血可流,大法不可丟。」過了幾天我就回家了。再後來的這幾年修煉中,我也走過彎路,摔摔打打到了現在,也不知師父為我們操了多少心,承受了多少難,作為師父的弟子,千言萬語也說不盡啊!

在以後的講真相救度眾生中,我做的還遠遠不夠,有時也有怕心,有時正念還比較強。記的有一次,二零零六年冬天,我和同修晚上出去發資料,因為出去的比較早,還有來回走路的人。我們剛一村做了兩戶,就發現後邊有人跟蹤。隨後我們就發正念,後來那個人就不見了。然後我們又到前邊去貼傳單。正貼著,我就發現後邊有人看見了,等我們貼完走不遠,他就跟上了,然後就上前截住我們問:「晚上貼這幹啥?」他一把抓住我的兜子,說要報警,說著就掏出了手機。我這時心突突的跳起來。我想,我不能怕,得給他講真相。我發正念,求師父。我們兩個邊講邊發正念,不停的求師父加持。當時僵持了二十來分鐘,那人就讓我們走了。我悟到,如果心裏沒有師父,正念不強,不知會是甚麼後果呢。只要我們堅信師父堅定大法,就沒有做不成的事情。

我是個最不愛走山道的人,寧願走二里平道也不走一里山道。也許是去我這顆心吧,有一回,我和同修晚上出去,一開始做的還很順利,快要做完時,有一家狗不停的叫,這時主人也出來了。我們就趕緊往上走。不一會又出來幾個人,他們大喊大吵的也不知說甚麼。我和同修就躲在苞米地裏發正念。發了一會,情況沒有好轉,我心裏有點著急了,心想如果他們總也不回屋可怎麼回去呀,而且就這一條路,不走這條路就得爬山。同修說咱們爬山吧。剛開始走時還可以,走著走著就到了兩座墳跟前,一個大鳥「呼」一下飛了,把我嚇一跳。也不知走了多長時間,第一座山走完了,便上了第二座山,剛上去走不遠到了一片樹林裏,那茂密的枝葉夾雜著一人高的荊條,一點也不好走,多虧那天有月亮,我們一邊扒拉著一邊走,蜘蛛網還不時的套在臉上。我們這樣走了兩個多小時才到家。第二天聽同修家人說:「你們可真膽大,那山上有狼,給我多少錢也不走,仗著你們是修煉人。」雖然走了那麼遠的路,但是我也沒感到累。其實這都是師父在幫我們,要沒有師父,沒有大法,我們又能做的了甚麼呢?

現在,我是面對面講真相,挨家挨戶講真相。有時很順利,有時也出現麻煩。我們作為師父的弟子也知道,修煉沒有一帆風順的,那要好修誰都修了,修煉就是在矛盾中修煉,在心性摩擦中提高,才能真正修煉上去。我們雖然知道這個理,但還得按大法去做,按師父說的去做,走師父安排的路,才能真正提高上去。

有一次,我和同修約好,第二天出去講真相,結果下起雨來。我想下雨我也去,我不能失言。也許這是考驗吧,看這樣的天氣還出不出去呀!當時我也不知道同修去不去,我就拿著雨傘走出家門。剛到第一家,我跟他講「三退」,雖然他當時沒有退,也很受感動,說:這天你們還出來,夠辛苦的了。我說:這不算啥,只要你們生命得救了,再苦再累也值得。

雨,還在下著,我又到了另一家,剛進屋,雨就下大了。我就給這家大姐講真相;我講完後她退出了邪黨,雨也停了。我倆往外走的時候她跟我說,還上誰家呀?我說,誰家能得救我就上誰家。她說:「沒事的,你就挨家走吧。」我一聽,這不是師父利用她的嘴點化我嗎?其實那時我也有怕心,認為雨天比較好講,又安全,或者專門找房子不太好的,或者年歲比較大的,或者面目瞅著比較善良的人,以為這樣有點安全感。其實都是怕心在作怪,信師信法的成度還不夠堅定。有時在講的過程中出現歡喜心、急躁心、怨恨心,或者顯示心,其實都是讓我去這不好的心。

我講真相有時單獨一人講,有時和同修一起去講。記的一次到一家面對面講真相,到屋一看是二十多歲的小夫妻倆正要吃午飯,我就坐在炕沿上給他們講「三退」的事,我一邊講一邊看見女的瞅男的笑,我也不知是啥意思。這時女的出去了,我講完了,男的說:「姨,你知道我是幹啥的嗎?我是保安,專門管法輪功貼傳單、扔小冊子的。今天你給我講這些,我也明白了。我也不抓你,不舉報你,知道你們都是好人,但是你要小心,注意點,我們的主任就在下邊,你可別跟他講,他可不一定像我這樣。」我說:「謝謝你,我今天遇到好人了。」這時我往櫃上一看,一個大蓋帽在那放著呢,我要是提前看見了就不一定給他講了,這也許是去我的怕心吧。當他送我出去時,我問他:「那你退不退呀?」他說:「我退。」我很高興,又一個生命得救了。我還告訴他,以後你千萬別迫害法輪功,因為這些人都是好人,如果你參與了迫害對你不好,要知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他說,「知道了」。

現在我們周邊的幾個村子都講了真相,有的退了,有的沒退,這與我們的心性也有關係。

要說的還很多,我就不一一寫了。在修煉這條路上,有些沒做好,特別是在修好自己這方面非常差勁,有時自己的心性還不如一個常人,和那些精進的同修比真是天壤之別。師父一次次的呵護著我們,點化著我們,為我們操盡了心,承受了無數的難,而我又做的如何呢?真是愧對師父愧對大法。今後,我要在講真相救眾生中做的更好,不能再讓我們偉大的師尊操心了,我知道我的境界有限,但我要努力做好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穩健的走好最後正法修煉路程。

文化水平有限,也不會寫文章,請同修多包涵。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