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 救度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三日】一、怕心

我叫春曉(化名)今年70歲,家住吉林省。我覺的要救度世人,首先就得去掉怕心,可我從小就膽小,也就是怕心很嚴重,嚴重的程度不敢走獨木橋,不敢走背道,晚上去廁所都得別人陪著。

我記得在我十一歲那年的一天晚上我要去廁所,我看我母親、妹妹都睡著了,我沒忍心叫醒她們,就鼓足勇氣自己去。我剛走到屋門口,就看見門檻外邊頭頂門檻筆直的躺著一個人,身長3尺,頭很大,我沒等看準五官,就大叫一聲,轉身往屋裏跑。我的叫聲把全家都驚醒了。我母親問我叫甚麼?我說:屋門檻外邊躺著個人。我媽說:走,我領你看看去。這次看不見了。這件事使我的怕心更嚴重了。一直到我50多歲,晚上去廁所,都得別人陪著。白天要我一人在家,都得把房門、屋門扣上,來人我再給開。不然來人一開門我心就懸起來。大夫說我有心肌炎病。那麼,我怕甚麼?怕狗、怕野獸傷害我的身體、怕壞人偷搶我東西、怕壞人把我打死……。

自從我有幸修了法輪大法之後,通過學法煉功,恩師把我多病、骨瘦如柴、弱不禁風的身體淨化了,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飛,身體完全康復了,抵抗能力也強了。在修煉中,通過學法,老師在法中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通過學法,也提高了心性。名、利、情的執著心逐漸看淡了,怕心也逐漸小了,晚上去廁所再也不用別人陪了,白天不用扣門了。還敢在晚上出去講真相證實法了。

二、初證實法走了彎路

1999年7月20日風雲突變,烏雲滿天,一場誣陷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惡浪鋪天蓋地的壓來,其勢席捲了全中國。中國的每一個法輪功修煉者為了證實大法,還師父清白為了講真相,救度眾生,紛紛去北京證實法。2000年12月一天,我同一位同修偷著去北京證實法。坐車到吉林,把去北京的車票也買出來了,準備先隱蔽起來,怕讓熟人看見,等火車來時,再出來。

我們剛往外走,不料被當地派出所花錢安插在車站專監視去北京的大法弟子的人給發現了,走過來把我們的車票、身份證都要去了,並把我們扣押在火車站的辦公室裏,按照身份證地址往派出所打電話,讓派出所的人調查一下,我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要不是煉法輪功的就讓走,要是,單位來人接。我說:「我去北京旅遊局看我姪女,探親還不可以嗎?」那個功友說:「我去河南探父,路過北京,探父還不行嗎?」那人說:「你們說甚麼都沒有用,來電話聽聽再說。」

午後六點來鐘,派出所來兩個人,我單位來一人(管迫害法輪功)開車把我們送到街道派出所。單位領導也來了,把我家人也找來了,他們開始對我做「轉化」,讓我寫「不修煉法輪功的保證書」,開始我堅決不寫,並向他們講真相。老師在法中要求修煉者都要按照真、善、忍去做,做個好人,更好的人。我修煉前後身體,心性的變化,大法的奇效,講給他們聽,讓他們了解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你們不要鎮壓法輪功。他們又說:「你別說了,快寫吧,寫完好讓你回家。」我說「我不寫。」他們又說:「你不寫會影響學校工作,和你孩子的前途。」我說:「那我就同我丈夫離婚,跟他們脫離關係,對他們就沒有甚麼影響了。」他們看我態度很堅決,當晚沒讓我回家。

第二天鎮政府負責迫害法輪功工作的人把我大兒媳婦找來勸我,開始我正念不很強,當她說道:你堅持修煉法輪功,將會影響你孫子考大學的。她說到這時,我心一動,把要真因為我修煉,不讓我孫子考大學,那我不落一輩子怨嗎?全家人都得恨我。孩子要真不讓考大學,將來工作怎麼辦?沒有工作怎麼掙錢?不能掙錢怎麼生活?名、利、情使我失去了正念,寫出了「保證書」。還讓交1500元錢。寫完後,我後悔莫及。

當晚睡覺時,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個屋裏有南北兩個鋪炕,一個炕上睡有5、6個人,我看老師在北炕躺著,蓋個花格被。我在南炕中間坐著,看見老師起來,在我面前坐著,眼睛看著我,態度非常嚴肅,甚麼話也沒說。我面對老師,雙手合十,這時我就醒了。我悟這個夢一定是我這次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寫了「保證書」。我說實在的,從修煉到現在不管中共邪黨對法輪功怎麼迫害,對大法弟子怎麼迫害,我始終沒有放棄修煉法輪功,儘管我不是真心寫的「保證書」,這畢竟是向邪惡妥協的行為,老師因我做錯事感到痛心。我對此事更是後悔萬分。回憶起我得法前各種疾病折磨著我,使我感到生不如死的情況下,是恩師給我淨化好了使我獲得新生。在修煉的路上呵護著我,我感到對不起恩師對我的慈悲苦度。我淚流滿面的下決心,我要從哪裏跌倒,再從哪裏爬起,我決不能一錯再錯。

我開始認真的向內找。我為甚麼寫「保證書」是怕孫子沒有考大學機會,這是情沒放下,怕孫子考不上大學,將來找不著好的工作,這是名的執著心沒放下,怕孫子找不著好工作掙不到錢,這是利的執著心沒放下,名、利、情這些執著心放不下就是導致怕的根源,最根本就是法沒學好,對法理悟的不深透。執著心太重才導致做錯事,我理解了老師為甚麼一再強調讓大法弟子要重視學法,多學法。只有學好法才能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跟上正法進程。我開始如飢似渴的學法。

三、看淡了名、利、情去怕心

下面我想介紹一下我通過學法,提高了心性,看淡了名、利、情去怕心的過程中講送真相救度眾生的幾個例子。

2003年7月的一天,要去距離我家住的地方有四里地的一公社送真相資料救眾生。以前,送真相都是和我丈夫(同修)一起送,這回因我的孫子到我家來做客,晚上沒回去,晚上需要人陪著,我就讓我丈夫在家陪著孫子,我自己去送去。可是我知道這條路很背,中間沒有人家,路還很不好走,有水田,有旱田,岔道多,走岔了,就走山上去了。中途還有大約一里地那麼遠道上因年久沒人修,比平地還低兩尺半,裏邊有兩尺多深的水,對邊是水田,水田埂只有半尺寬,很窄又滑,過去這個地方有時還有狼出現。

我怕晚上走錯路,白天我去看看路,還掉水裏好幾次。晚上在臨行前,我心裏也有點忐忑不安。因為這是第一次我自己出去送真相資料。這時老師的話響在我的耳邊:「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一個修煉者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我這麼點困難又算得了甚麼,老師的話給了我勇氣和力量,我不怕了。老師還說:「怕心會使人幹錯事,怕心也會使人失掉機緣,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關」(《走出死關》)。

我想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關,這一關我一定要闖過去。晚上八點多鐘,天已經黑了,我帶著真相材料和一根三尺多長雞蛋粗的棒子出發了,一路上我不停的發著正念,走到了目地地,邊發正念,邊送真相資料,順利的送完了。我邊送邊想:真相資料來之不易,希望眾生要珍惜,好好看看救救自己。

送完之後往回走,回來的路上跌了十幾跤,褲子滿是泥水,鞋子陷掉幾次,可我有一種勝利凱旋的感覺,因為這是我多年來第一次晚上自己走這麼遠的路,到家已經是11點半了。一路上我在恩師的呵護下,在正念足的狀態下,我沒有感到害怕,這也正像恩師說的:「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我闖過了人走向神的死關,為我後來晚上獨自一人送真相材料救度眾生,做大法的事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2005年6月中旬的一天晚上,我和丈夫去離我家大約四里地的一個公社送真相材料救眾生。晚8點鐘我們出發,一路邊走邊發正念,到地方,我丈夫送第一道街,我送第二街道。準備到第三道街送,這時,我發現西南方向,離我們大約有二百米停一輛白色小車,周圍還有7、8個人在嘮嗑。天黑,我估計他們看不見我們,我就到第三道街,這道街就四家到頭是個死胡同,我就往回走,準備去第四道街。這時我丈夫把第一道街送完來找我,他發現前邊來車了,他就往我這邊跑。來人快到我處時,他又往回跑,來車到我跟前停下,人都下車了。其中一人邊罵,邊追我丈夫,我丈夫見有人追他,又回來了。

我站在道上對著他們發正念,清除他們思想中及他們身體周圍空間場內一切不好的思想念頭,不好的觀念,以及對邪黨的怕心,解體清除他們破壞法輪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因素,解體、清除操控他們思想的另外空間的一切黑手爛鬼,共產邪靈,舊勢力。這時我腦中回憶老師講的一段法:「走出來用各種方式證實法是偉大的行為,但絕不等於非要被邪惡所抓走,如果是這樣,為甚麼走出來的學員上訪中還要要求釋放所有無罪被抓、被拘、被勞教、被判刑的學員哪?被抓不是目地,證實大法才是真正偉大的、是為了證實大法才走出來,既然走出來也要能夠達到證實法,才是真正走出來的目地。當有邪惡之徒問到你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時,可以不答理他、或採取其它迴避方法、不要主動被邪惡帶走。」(《精進要旨二》〈理性〉)

我又想:要是一兩個人,我可以當面講真相,這麼多人,還是些年輕人,講真相不一定都聽,要有邪惡之人,年輕人一般都有手機,要給派出所打電話,派出所來人,我們不得被抓嗎?我們帶的真相材料還有那麼多沒送呢,要邪惡拿去給毀掉了,得少救多少人呢?我們要被抓去還怎麼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於是我採取迴避方法。……他們沒有報警察抓我們,我倆又向東南方向走出約10里路的一個公社,把帶的真相都送完了回家,到家已經三點半了。

第二天,我倆針對昨晚送真相資料被截之事向內找。我悟到:我們怕甚麼,舊勢力就找藉口,指使常人在甚麼上迫害我們。所以我要去掉怕心,增強正念。舊勢力就找不著藉口迫害我們了。

2006年6月派出所要抓我,有人告訴我讓我到外邊躲一躲,我不想走,因為我們包那片還有三個公社關於三退講真相還沒有送完,我二兒子把我接到市裏他家了。可我還惦記著有三個公社三退真相還沒送呢,送晚了,影響他們三退救度他們。

這年的7月12日,下午我帶了個水瓶,一袋乾糧,坐汽車前往離我家一百二十里的山區。下車,又走了10里,到我要去的地方。天已快黑了,我準備在附近吃點乾糧,喝點水。到九點來鐘天黑了,我就可以送真相資料了。我正往南邊玉米地的方向走時,有一個男人在我後邊。我進玉米地,他沒看著,他看南邊山路上沒有人。這時又從東邊來一個人,我後邊那個人問,東邊來的人:你看見一個老太太提個大兜子?他說:沒看見。就找我,我在玉米地裏蹲著,對著這兩個人發正念。

後來他可能在玉米地裏發現我,我看奔我方向來了。這時我站起來,拎著兜子就往南邊山路走去。那人跟著問我:你方才在玉米地裏做甚麼?我說:我上廁所。又問我從那裏來,我說從西邊來到南邊去。我邊說邊走,一直沒有停步。我走遠了,他看天已要黑了,他就往回走了。

我一邊走一邊發正念,我走了有一里半多山路,在一個路旁上坡上灌木很密集的地方。天也黑了,路過的人也看不見我了。我坐那吃點乾糧,喝點水。等八點半鐘,社裏的燈光逐漸少了,我邊發正念邊走下山。到社裏有的狗在叫,我邊發正念邊送真相資料,順利地送完兩個公社。又去距這三里多路的另一個社。一路沒人家,是山路。我邊走邊發正念,正念強,那天晚上沒有月亮,我去覺得還比較亮。到另一個社時,聽聽盲人表,已經是1點20分了,心想:眾生啊,我給你們送真相來救你們來了,你們要好好看看,以前入過隊的、團的、黨的都退了吧。我還是邊發正念邊送,送完我就向車站走去,在離車站不遠的一個社,一家的牆外坐下來等回家的客車,這時已經是三點半了。

坐下來我想:我今晚上送了三個社的真相資料,往返走三十多里路,社與社中間還沒人家。這是我修煉前連想都不敢想的,可我今晚上卻沒感到害怕。我知道老師在呵護我,宇宙眾神在幫助我,是大法改變著我,支持著我,使我一次次闖過了怕的關。

四、救度眾生的使命感

《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這篇經文發表以後,我反覆讀,並且把他背下來了。這篇法理使我進一步悟到講真相救眾生的重要性,迫切性,使命感和責任感。於是,在我家住的社,我覺的有把握的人家(這裏的把握指的是我給他講完後不會舉報我的人家)我就去講,後來有人告訴我說:我大隊管迫害法輪功的那個人前兩天穿這大衣在我家大門口蹲兩天晚上堵我。

又過三天我和丈夫晚上在我社每家大門上夾一本真相小冊子,一共送出去二百多本。第二天早晨,讓管迫害法輪功的人從各家搜去一百來本,送派出所去了。我想這是我們冒著危險送給各家救人的,大家看不著,怎麼能達到救人的目地?我得到他家去講去,我還把老師寫的《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這篇經文也帶去了。我想給他念念,讓他知道知道救人的重要性和迫切性,明白真相後,以後不要迫害法輪功,不要迫害大法弟子。

一天,我去他家,我問他,你是負責(迫害)法輪功的,你知道甚麼是法輪功嗎?我剛一開口,他就火了,說:我沒找你,你還來找我來了。法輪功在這國家不是不讓煉嗎?你還煉,還到各家去講、送真相資料,我給派出所打電話。說著就拿起聽話機,但沒按數字,他說話時,我就對他發正念,立刻解體、清除他思想到身體周圍空間場內一切不好的思想念頭、不好的觀念,及另外空間操控他的一切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及舊勢力。讓他的電話打不通。

這時我看他的右手指還在電話盤上放著,我靜靜的繼續發正念,並請老師給我加持。後來他不給派出所打了,給中心校打,找我的大兒子(校長安排他當我的保護人)。我聽電話打通了,對方說,他不在屋。他說:你們給找一找。對方又說:沒時間。我聽他說:找人還沒時間。我接著對他說:我以前身體多病,你是知道的,修煉後沒吃藥,沒打針,就修煉一個來月時,我那些病全好了。別的你看不出來,你看看我的手,煉功前,滿手裂口子,現在你看看還有嗎?早都徹底好了,咱社有五個得這樣病的,他們也沒少治,到現在也沒好。我不光是身體好了,世界觀也變了,心性提高了,還舉了幾件大法弟子該做的好事。老師在法中就是叫我們按著真、善、忍去做,去掉一切不好的心,把名、利都看淡矛盾中不跟別人爭鬥,找自己哪做的不好改正,遇事先為別人著想,你說,這樣的人是不是好人?我告訴你,修煉的人全是好人,這是大法讓我們這麼做的,這就是證實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咱們國家就是不應該鎮壓法輪功。你們就是不修煉,也要認識到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你要善待大法、大法弟子,將來你會有個福報的。

他接著說:我在大隊一年才給我三千多元錢,大隊一發現有送真相的,就給我扣錢,我也得養家糊口啊。我說:他們送那些真相,也是為了救人。他又說:你們老師有那麼大的能力,大法弟子在監獄,勞教所有被打死的、打壞的他怎麼不去救?我說老師不破壞常人社會狀態。

第二天早飯後,我又去他家,準備和他再說說,可是他上班走了。後來我又給他送過一次真相資料,以後,他也不像以前那麼邪惡了。

幾年來,在救度眾生中,我們的具體做法是:

1、對可靠的人(不會舉報我的人)就面對面講真相。關於三退問題這樣的人我也當面講。我也給他們真相資料看。在這些人中有百分之七十的人都三退了,那部份沒退的有政府幹部、教師、有老兵(這三部份人中也不是都不退,但不退的人多)一般普通老百姓少。這樣的人不相信天會滅中共。這些人和他講三、四次了,他都不退。還有修基督教的、佛教的,他們認為他們那法門的神就能救他們,這部份人大多都不退連真相都不願意聽。還有家裏供奉佛的,供其它的也不願意退。但凡是我講過真相的,除負責法輪功工作的這部份人我不能叫準,其餘的人我感覺他都能做到不鎮壓,不破壞法輪功,不會舉報大法學員,不仇恨大法。

2、對鎮壓法輪功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的人。當他們迫害我,找我麻煩,或者平時看見時我就和他們當面講真相,但我沒和他們當面講三退,怕他們接受不了。

3、普遍送真相材料,包括政府、派出所、邪惡之人家。(我們全鎮有一百二十四個社,有13個學員能送的,根據居住距離遠近,分給這13個人,各管一片,避免有漏。每個社、每一家都送過三到四次真相資料包括《九評》。)現在大多數都是面對面講。有時還到外地區送真相資料,到外地做客,和親屬講真相、勸三退有時帶著真相資料晚上送。

4、採用掛橫幅、貼真相、寫信講真相,有給邪惡的,有給學生的,也有給外地世人的。

5、送真相資料時,遇到人若是同向的,就提提鞋做點甚麼,讓他過去,我們再接著送。若是對面來的人,我們就先不送,記住送到哪了,一直往前走,等著人看不見我們時,我們再回來接著送。遇到車就得早點迴避,遇到甚麼人盤問我們儘量不回答一直往前走,如果非讓回答時,只能隨機應變。穿的鞋子走道聲要小的。穿衣服顏色要深的,不顯眼,送完回家時,看看大門外有沒有邪惡之人。我覺得去掉怕心,也不能像常人中的魯莽。上述是我去掉怕心,怎樣救度世人的。

大法是每個大法弟子能夠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的根本保障,是從人走向神的通途。所以我以後多忙,都一定要學好法,認真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

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