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解脫自我到救度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幸得大法的,得法時的喜悅,現在還記得很清楚。得法之前,自己被各種痛苦所折磨,一般都是來自內心的壓抑,因為長時間的心裏壓抑,身體也覺得很虛弱。那時正是我剛剛考入大學的時候,我在想,自身的痛苦甚麼時候到頭呢?我還年輕,我得想法辦解決這些問題,否則無論得到甚麼,也不能消除自己的痛苦。那時我深深的認識到,對一個普通人來說,身心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大學入學後,業餘時間和寢室的一個同學一起開始研究起氣功來了,也許是緣份,接觸上氣功後就感到了氣功的神奇,就迷進去了,而後是買各種氣功書,今天出來一種,我就買下,明天又來一種,我就再買,一邊看,一邊就開始習練。大約一年多的時候,煉功給我帶來了一些小的變化,但是埋在自己心裏深處的痛苦根源還是沒有辦法解決,這一點自己是很清楚的。得到大法後,好像一下明白了很多的問題,也從道理上認識到大法的博大精深,當時內心明確了一點:修煉大法是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修煉大法一段時間,我變化很大,真切的感覺到自己將來的人生道路都改變了。每天堅持煉功,有時間就學法,用法來衡量自己,做事不怕吃苦,從一點一滴點做起。一天一個變化,身體上心理上,每天在純淨著。現在想起來,是因為師父在把我們往前推,是為了今天證實法救眾生。

得法初期一段時間就是為解決自身的問題來學法的。那時解決自己的痛苦已經不是甚麼問題了,心理上的壓抑也少了很多。數一下自己以前的心結,有的已經解決,有的也正在解決。後來師父經文的《挖根》發表後,我也給自己挖一下根,「心裏問自己,自己為甚麼要學這個法?每天是甚麼使自己來學法小組學法煉功?以前是為解決自身的問題。現在這樣的想法是不對的,我應該重新定位,我要修圓滿,這才是我修煉的最終目地。」

我們的學法小組只有十幾個人,每天的煉功點上有六七十人,我能感覺得到大家修煉的決心與勁頭。大家學法煉功,組織洪法,很多新人經介紹走進大法中來。大法太神奇了,剛進來還是一個有大病的人,沒幾天就會明顯好轉。這些事很常見,對於得法早一些的老弟子這已經不是甚麼新鮮的事。身心都沉浸在大法給我們帶來的幸福之中。現在回想起來,那些沒有走出來的,和迫害後走向反面的同修,真是很惋惜,如果現在那些同修都在,能走出來,做得好一些,會有更多的人被救度,也許迫害早結束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發生了迫害,很多同修靠正念去京上訪,到當地相關部門反映情況,而有些弟子因為怕心開始動搖,當時的邪惡氣燄,電視每天放的都是詆毀大法的邪惡宣傳。當時我的思想確實在劇烈的活動著:自己應該怎麼辦,大法到底是甚麼?師父是甚麼樣的人?我應該怎麼樣走好以後的路?內心確實經過了一番鬥爭,最終堅定下來,我們學的法沒有錯,我們平時做的並沒有錯。也許這是上天考驗大法弟子,這一步我一定要走好。等堅定下來後,自己覺得這個問題怎麼對待很關鍵,是修煉的人與常人,是人與神的區別。也許有些同修在這一個問題上沒有選擇正確就把自己降為常人,開始懷疑法,否定師父,也就是開始否定神佛的存在,也就是將自己的境界降為常人,也許後來掉隊的同修都有這個原因。現在回想起來,能夠使自己堅定下來的另外一個原因是幾年來的實修,對法的堅定,以及法給自己身心的帶來的巨大變化。

迫害開始一段時間後,總是覺得自己的狀態不好,總是覺得自己與真修還是有一段距離,雖然表面上在學法,在盡力的按著師父的要求做三件事,但是有時總覺得精進不夠,是甚麼原因使自己這樣呢?自己是將大法已經在擺在第一位了,心裏想著精進但是就是精進不起來,找自己的原因,卻發現一些執著心,後來經過自己歸納,一共有三顆心:

第一:色慾之心。這是修煉人要過的死關,要想精進,要想走進修煉的美妙境界,就必須要放棄。因為這個心太容易讓人起執著了,有的同修把它比作毒品,吃過就上癮,但是想一想自己,好像從修煉開始到現在一直在過這關,每一次過不去就後悔,那種發自內心的痛苦和失落,嚴重的挫敗了自己修煉的信心。下一次過關時還會反覆的失敗,如此反覆不知道有多少次了。有的同修寫過這方面的文章,說去掉色心後體會到神的狀態,體會到內心的輕鬆平靜,那都是同修的親身體會。我後來悟到這顆心也會影響到修煉的方方面面,晚上發正念起不來,平時的精進不起來的那種感覺。平時很多同修都講過一點小事為甚麼今天做好,明天又做不好了呢?也許是這些大的執著心不去所造成的。因為你就在這個境界,各種不好的敗壞的物質也在這個境界中,很容易就干擾到你。放不下這顆心的時候,確實挺苦,但是過關後的那種感覺確實挺美妙,形容的話:應該是解脫感,純淨感,舒適感(這種舒適也許是你進一步同化宇宙特性的感覺)。在去這顆心的過程中我也學會很多東西,我們修煉過的每一關都有自己要悟,要學的東西,而這一關過了,你在這一層上的東西就具備了,這些東西也是你繼續向高層次走的基礎。現在我對修煉又有一個認識:修煉就是純淨自己,心理和身體都在淨化。如果同修你也覺得精進不起來,不妨問一問自己,這顆心去得怎麼樣?也許問題就出現在這裏。

第二:是睏魔,學法困,煉功困,發正念也困,其實這已經是睏魔在嚴重的干擾了。想一想,自己平時的睡眠並不是很少,加上還在煉功,應該不會真正少覺。睏魔能讓你迷糊,讓你自己不能主宰自己。從另外一個角度看被困魔支配也是挺可憐的。作為修煉的人一定要過,這個心也是和安逸心有直接關係的。其實這些本應該是修煉初期就應該去掉的,可是到現在了還有很多的老弟子都存在這樣的問題,是值得重視的。

第三:求安逸,不能吃苦,這心好像是在常人骨子裏都根深蒂固了,其實有時並不是因為有苦承受不住,而是不想吃苦,求舒適自在的安逸心。仔細想一想,安逸是甚麼?讓你舒服的東西是甚麼?是那個心,得到了就舒服得不到就會痛苦,可是真正痛苦的也是這顆心造成的。常人會這樣想,會這樣追求,躲避吃苦,可是修煉了不是去找苦吃,而是在遇到苦是能識別是甚麼造成的苦,是人心,那就應該去掉,去了才會提高上來。去掉後會體會到那種真正的沒有安逸心的真正自在,有時看常人好像都被這些東西所控制著。因為有了舒服就會有不舒服,就會有痛苦。人不去解決造成痛苦的真正原因,而是在不可能總是舒服的環境中追求著舒服。以上三點是我個人的總結,都是個人的認識,同修可以找一找自己是不是也存在這些心在干擾。

正法到了今天,我們都知道時間是很有限的,如何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那首先自己的修煉是不能夠放鬆的,有的同修做得好,有的做得不好,根本原因都是因為個人修煉的不夠。一件事出現了不論是個人的問題,還是整體配合的問題,那裏不對勁,就是我們那裏修的不夠。不應該站在事上去說事,而是應該從自己的心裏找,看自己那裏有執著,怎麼樣從根本上去掉他,不是簡單的過去就算了。再有一點是很多同修吃苦的問題,個人的修煉,還有做證實法的事,都是不斷的在吃苦,可是修煉並不是單為吃苦,提高心性才是根本,有時你的心性沒有認識上去的時候,過份的要求吃苦那會是一種極端。今天打坐咬牙挺過三個小時,明天還能嗎?後天還能堅持住嗎?首先在心性上下功夫,吃苦也是和你的心性相輔相成的,心性的提高是關鍵。總是吃苦,時間長了,自己也會承受不住,也會挫敗修煉的意志。

每個同修都在走自己證實法的路,有時我在想,我怎麼樣去證實法呢?看一下自己可以利用的條件:懂技術,對網絡比較熟,這應該是我的特長,從這上下功夫也許是最易上手的,可以把真相告訴有緣人。這樣想後,就開始著手做了。為了使真相的效果講到位,可以把一些常用到的真相整理成一段一段的文字,如:四二五上訪,天安門自焚真相,活體摘除器官,還有現在的退黨大潮,及目前法輪功在世界上洪傳的情況,還有大法的簡介,等等…有了這些在給對方講的時候就有了充份的資料,還要考慮到別人常會問甚麼樣的問題,我應該怎麼樣回答,別人都會是甚麼樣的態度,針對不同的態度,我應該怎麼樣去講。

在網絡上甚麼心態的人都有,有時對方很惡,出口罵人,自己的狀態會影響講真相的效果,開始時有怕心,講的時候心不穩,慢慢的怕心沒了,講的效果比原來是好一些了,可是又生出急躁的心來,一遇到不明真相的抵制大法的人就著急,恨不得讓他馬上明白。一著急就動了人心,就缺少智慧,就影響到了講的效果。克制急躁的情緒,等急躁的心沒有,真相講成功後又生出歡喜心。每每講明白一個人就心裏高興,講不通的就有失落的感覺,這些也都反映著自己的執著。講真相一定要理智,一定要考慮到對方的感受,針對對方的心結去講效果會好。

記得有一次,在網上遇到一個中學生,他的媽媽是學大法的,後來被抓了,他現在對他的媽媽是很反感,也對大法有看法,覺得是大法使他的媽媽受到這樣的迫害,我告訴他這場迫害是很邪惡的,你媽媽沒有錯,是那樣不明真相的惡人搞迫害造成的。你媽媽應該是你最親近的人,可是現在你媽媽說的話你都不願相信了,你說這場迫害不是很邪惡嗎?通過我給他講真相,他說他明白了。我能感覺到他的變化,內心也為他感到高興。

還有一次在網上遇到一個陌生人,通過聊天我知道他是一個政府的部門工作人員,他開始的論調是強烈的反對,所講的都是電視上的那些邪惡的宣傳,他開始一講那些,好像一下就堵到了我的胸口,不行,我的急躁心又上來了,得克制,我不出聲,聽他在那邊講,等我的情緒穩定後,我把大法的真相從四二五,天安門自焚,還有大法的美好,與在世界上的洪傳情況,都講給了他,他後來不說甚麼了,我知道他在聽。大約講了一個小時,後來他的態度有些轉變了。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踢球射門,本來是位置比較偏,但是卻中了,我悟到也許是師父點化我白天講的真相是有效果的。

懂技術的同修除了聊天工具還可以使用電子郵箱,平時同學同事經常有電子郵件的方式發送一些資料,我就把他們的電子郵件都記載下來,整理好,張三,李四,郵箱分別是甚麼,每隔一段時間就把大法的真相,如:電子畫冊,明慧週報,還有九評等發給他們,發給他的時候,可以註明對方的名字,這一點挺重要的,據我知道,現在網絡上的病毒是很多的,很多人是不敢接收陌生人的電子郵件,你注上他的名字,接收真相信件的人知道你是認識他的,他敢接你的郵件。現在我收集的熟悉人的電子郵件已經有上百個了。很多真相發給他們,雖然不知道他們看到後是甚麼效果,但我想只要用心去做,相信有緣的人一定會看到這些真相,也一定會被救度。

以前很少向明慧投稿,特別修煉的心得交流會,總是有一個心理障礙,覺得自己做的還不好,沒有別人做的好,自己的認識也許並不是很對,還是等到做的好時再寫吧。通過寫這篇稿我悟到,修煉交流是寫你在法中修煉的心得,所證悟到的,是你自己的那部份,不在於高低只要是正悟的,寫出來互相交流,對大家都是有益的,同時在自己寫的過程中也是在梳理自己。希望同修都能將自己的修煉心得寫出來,供大家交流!

同修們,我們證實法的時間已經很有限了,讓我們做的更好,珍惜師尊為我們開創的這一切吧。

以上這些都是自己個人修煉所得,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能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