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緊各種機緣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五日】我來彙報一下自己十二年來修煉的歷程,以切身經歷來證實法輪大法的博大精深。

一、學法修心去執著

師尊在講法中苦口婆心、不厭其煩的叫我們要多學法、多學法。為了保證靜心學好法,在時間上我是把握的。常人的一切我們都得做好。我們修煉人的一天是忙碌充實的一天,是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一天。雖然我每天只睡三個多小時覺,不但不困,而且精力充沛,身輕心爽。通過學法背法,對法理越來越清晰,越來越願意學。

在宇宙大法的熔煉中,我的身體不斷淨化,觀念也在逐步改變,師尊適時安排我一顆心一顆心的去。

(一)生死考驗中堅定信念

我一九九九年三月有幸得法,當時患有嚴重的風濕病、婦科病、胃病、腰椎長瘤、特別是憂鬱症、嚴重失眠折磨的我生不如死。學了大法後僅一個月,所有的病痊癒,渾身有使不完的勁。發自心底感謝師尊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由於學法不深,沒有跟上正法進程,使邪惡鑽了空子,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九九年十月因崴腳醫治導致雙腿肌肉萎縮,爬了四個月,其間出現了心腦血管痙攣、休克等嚴重病狀,經歷了生死的考驗。在不斷學法、充實正念、堅定信師信法的基礎上,一分錢沒花,手術未做又從新站了起來。是慈悲偉大的師尊給了我第三次生命。這期間師尊為我承受多少,無以言表,真是佛恩浩蕩。

(二)去怕心

零三年大年前的一個晚上,我們總廠保衛處把一個向廠主管領導講真相的大法弟子抓了,確切的說是騙去了。第二天早上六點多,我丈夫散步回來嚴肅的對我說:昨晚某某某被抓了,第二個抓的就是你,你趕快收拾收拾回老家躲一躲。我一聽,馬上意識到這是邪惡的干擾迫害,決不承認。我默默的發正念,徹底解體迫害我和同修的黑手爛鬼。我穩住心告訴他,這是我的家,我哪也不去,誰也沒有權力讓我離開。這是你說了算的嗎?我說了算,我師父說了算。我們修的是正法,走的是正路,做的是好人,信仰也是憲法允許的,憑甚麼抓我們?

這一天他連班都沒上,臉嚇的煞白,早上、中午連飯都沒吃。人的招都使出來了,軟硬兼施。你要不走咱就離婚。我說:為甚麼?不學法前、我們經常打架,曾兩次起訴離婚。可是學了大法後,我們家庭和睦,你要離婚這不是上了它的當嗎?它才高興呢?他說,你讓我可咋辦?為了孩子(上大學)和我(提正處),我求求你還不行嗎?你實在不走,他們來時你就說你不煉了。以後在家願咋煉咋煉,我支持你。我說不行。你知道嗎?就是為了不說這句話,有多少大法弟子無辜被抓捕、關押、判刑、酷刑折磨,甚至付出了生命。我是一個因病業走了彎路的人,我再也不能做對不起師尊、對不起法的事了。說著我的眼淚不自主的流了出來。他甚麼話也不說了。這一天簡直是天上人間正邪大戰。我身上不好的物質去了很多,以後誰也沒來,甚麼麻煩也沒有。

零五年十月,同修甲和乙連續兩天到我家幫我建資料點。第三天晚上聽說同修甲被抓。我靜下心來學法,仔細查找一思一念哪不在法上,讓邪惡鑽了空子。這一查我發現自己基點存在很大問題。建資料點沒有把它作為救度眾生的神聖大事來辦。而是當作任務完成,也不主動。其實邪惡就是干擾我建立資料點。我一定把這件大事做好。按師尊的法理我要歸正自己,哪沒做好我要從新做好。我聽說同修甲已正念闖出,別的懂技術的同修我又不認識,還得找她。白天,晚上我兩次去她家沒見到人。回來路上求師父給我安排吧。第四天甲同修來我家,把要做的事順利完成。見面時我才知道,同修甲被抓,表面上是因為上網的事,壓根就沒有跟蹤她的事,從中考驗和提高著我們與此事有關的每一個同修。

(三)去掉怨恨之心 不執著於自己

零三年,一協調人讓我到市裏印有關集資內容的材料,我一看明顯不在法上,就讓她找幾個同修切磋一下。她回來後,在法理上我們交流了認識,當場把這份材料撕了。

我回家後,越想越來氣,認為這個協調人不在法上悟,對法、對整體、對自己都不負責任。晚上一點多感覺腹痛,上廁所發現小便帶血絲,持續一週。這件事對我觸動很大。靜心學法,認真反思自己,這件事的做法並沒有錯,關鍵是不能生同修的氣,那不是人心嗎?從中暴露出自己很多心,怨恨心、執著自己、看不起別人的心、名利心、顯示心、爭鬥心,還有隱藏很深的妒忌心。這些心都不是我,我要下決心去掉它。其實想一想,在修煉中誰有我摔的跟頭大,可是有誰看不上我了,生我的氣了,都在幫助我、鼓勵我。想起來真是慚愧。感謝師尊的良苦安排,同修的無私幫助。

資料點建立後,開始只有我一個人,承擔二十幾人的師父新經文,《明慧週刊》、《明慧週報》、小冊子、《九評》等資料的製作和傳送工作。再加上取U盤、購耗材等忙的我白天幾乎都不能學法,有一定壓力。但當時我意識中也把這當作修,所以不長時間,師尊都做了安排。首先一老同修主動承擔了《九評》的裝訂任務。不長時間一個多年未見的同修也主動的承擔了部份資料光盤製作的任務。她丈夫還幫我們修理電腦、打印機。我們這朵家庭資料點的小花綻放著證實法的清香。

(四)邪惡的干擾 執著心的再去

這期間,裝訂《九評》的老同修一直不順利,我們切磋幾次效果不佳。我查找自己存在安逸之心。本來工作量減少後我想學打字、寫材料等,因安逸心都沒堅持下來。特別是老同修兩次被迫害,幾年來做資料傳遞,我為她想的少。我決定把任務接了過來。一個外地同修聽後說:你這是為自己提高而不管同修的提高,整體的提高。我當時是這樣悟的,同修的狀態是因為我有執著,修的是自己,要在自己這顆心上下功夫,不能看別人。我也相信他們會悟到,早悟、晚悟不都是悟嗎?

一週後老同修說:這事是我正念不足,邪惡鑽空子,需要我做啥你吱聲。後來主動幫我購耗材,還承擔了整體協調等很多事。我們之間沒有隔閡。

我雖然工作量增加了,但資料做的很完美,機器也順利了。利用貼書皮的時間還學了近四十首大法弟子的歌曲,有二十首能在不同場合獨立傳唱,完善著救度眾生的一種方式。我心領了師尊講的:「真正的提高是放棄,而不是得到。」(《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博大精深的法理。那段時間正值隆冬三九天,我們家白天暖氣全閉我只穿背心還感覺熱。

因為每個同修都有要去的心,必然有矛盾反映出來。在十二年的修煉中,特別是後幾年,在意識中,找自己逐漸的形成了一種習慣,一種自然的機制。每遇到問題時,第一時間查找自己哪不在法上,甚麼心出來了。抓住它、抑制它、讓它不起作用,從而做的更好。但我也知道,儘管如此,哪顆心也沒有去乾淨,甚至有時還意識不到,表現很強烈。但師尊告誡我們不要自責,跌倒了趕快站起來,正法的進程也不允許我們光後悔,哪做錯了立即歸正,跟師尊前行向上攀登。不管執著心有多麼狡猾,有多麼隱蔽,有多麼頑固,只要分清自我,真我做主,拿起向內找這個寶。

實踐中體悟到:只有向內找才不走彎路;只有向內找才心淨如止水;只有向內找才能坦蕩,寬容;只有向內找才能堅定正念,境界昇華,隨師回家。如果說修煉苦,向內找是苦修的一部份,我願把「吃苦當成樂」,那也就樂在其中。

二、圓容家庭 開創修煉環境

修煉前,我和丈夫經常打架,曾二次起訴離婚,親朋好友對我們既操心又擔心。修煉大法後,我按照真、善、忍特性要求自己,不僅使自己身體健康,而且家庭和睦。「七•二零」後邪惡的宣傳,加上那些株連的高壓手段,使親人明知大法好,但在思想上蒙上一層恐怖的陰影。那些邪惡的因素干擾著我們的修煉環境。對於已經失去公開集體學法煉功環境的修煉者來說,怎樣開創好家庭修煉環境尤為重要,否則,救不了親人,也干擾著救度眾生。

(一)歸正家人首先歸正自己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講三退保平安成為救度眾生的大事。面對世人講大法祛病健身,世界洪傳,揭露邪黨謊言,這他都支持。可是和世人講三退保平安,他不理解,認為是參與政治,不僅他不退還阻擋我講。我清醒這是需要我提升境界了。

要救度世人我們自己也要學好《九評》。我一連看了四遍《九評》。正趕上五•一外甥結婚。親朋好友聚集在一起,勸退了一百多人。特別是我姐夫是廠長,妹夫是法院庭長,帶頭三退。我丈夫也受觸動,晚上回到家主動跟我說以化名退掉了邪黨。

剛建立家庭資料點時,那些打印機、切割機、壓膜機等救度眾生的法器成了他眼裏的不安全因素。特別是剛開始同修甲被抓,我沒在家,他嚇的把機器和書都藏起來了。我回來管他要不給,第三天要還不給,我說我發正念去,他說你發正念我也不給。我心裏說:一定得給。發完正念我笑呵呵的跟他說:很長時間沒和你講真相了。他說不用講,我不是不支持你煉功,你咋越幹越大,偏和那些重點人物接觸幹啥?我說做資料是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應該做的,我們不做是別人為我們承擔,況且做甚麼也都不是給別人做。我和某某接觸是因為她幫我建立資料點,在邪惡的眼裏她是重點,在我們眼裏她是金光閃閃的同修。如果是因為我們沒做好同修被抓,我是有責任的。說到此我眼淚流出來了,他說你別自責了,書在那呢,機器明天我給你拉回來。

以後的幾年裏他不但不阻礙我做真相資料,偶爾還幫助我購耗材、發資料。兒子回來時也幫我修理電腦、打印機。

(二)歸正親人 救度生命

零五年四月份在妹妹家與二姐相會。她六十九歲,曾學過基督教、佛教。我中午回來發正念,她不由自主的坐在我身邊,我告訴她怎樣結印,然後我念正法口訣,同時加上清除干擾二姐得法的一切邪惡因素。我說你就學大法吧。當我把《轉法輪》第一講的〈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讀完後,她馬上說,我得學這個,這是真正的大佛。隨即把佛教的東西包好送到北陽台。晚上我教她煉動功,抱輪時她就開始連拉帶吐,沒等我說甚麼,她自己就說上了:謝謝師父,這回我可有師父管了。淚水漣漣。

連續三天全是這樣,第二天看到師父的法身,第三天看到卍字符。僅認三分之一字的她,在沒有任何同修幫助的情況下現在能通讀師父的所有講法,背《洪吟》部份詩。不僅提升著自己,而且證實著大法,救度世人。至此我們姐妹六人都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

十二年來,大法不僅救度了我和我的親人,開創了修煉的一片天。而且也恩澤我的親人。

婆母八十九歲,以前天天吃藥,相信大法後真相護身符不離身。用她自己話講,睜開眼我就念「大法好」。現在不吃藥,飯也吃的香,覺也睡的好,心臟也不難受了,身體比前幾年還硬實。通過她的變化,村裏很多人主動要真相護身符、誠念「法輪大法好」。

我丈夫在處級幹部體檢時,只有他一人沒病,各項指標正常,院長和醫生無不說:真羨慕你。二次車禍安然無恙。經常幫助發真相資料的大侄也倖免一次車禍。

三、講真相救度眾生

看到同修救度眾生的慈悲心態真是令我感動,知道自己的差距很大,但也願把這方面的做法和體悟總結一下。

(一)廣發真相資料

幾年來除了在本地區不斷的發放真相資料外,還先後去過各學校、商場、超市、機關、住宅區附近的郊區、農村等地散發真相資料、《九評》、貼不乾膠;寫信給不能去的親朋好友家寄真相資料勸三退,也包括不同地區被監禁、迫害的同修,勞教所、六一零辦、單位領導、公安處、各科室、社區等。凡是明慧發表的詳細地址都要寫三至五封,全都手寫。

堅持在紙幣上寫真相救度眾生。我是看到明慧上同修的做法才開始;後來師尊肯定了這種做法我更是堅持做好。一次無意間從另一同修那裏得到了二套寫紙幣真相的印章,就更是得心應手。

(二)碰到的人都是救度的對像

這個太多了,菜市場、商場、機關、單位、社區,坐的火車、汽車、三輪車、來我們家的擦油煙機、裝修的、查水、電、燃氣表的、收破爛的等等,碰到的人我都和他們講真相勸三退。幾乎都很順利。

零三年,在火車上由一個婦女從腐敗談起,她說人家領導幹部把孫子那輩子都帶出來了。我就講我在大法中悟到的法理:別羨慕他們,「君、臣、富、貴皆從德而生」(《精進要旨》〈富而有德〉),如果他們子孫沒有德也享受不了,不是遭災、就是遭難或變成醫藥費……他們雖沒聽過但都很認同。有兩個大學生說:你一定是學啥的。我說是修佛的。當火車快到站時,我坦然的打開密碼箱,拿出光盤、真相資料,分別發給附近的十個人。從容的告訴他們我是修煉法輪佛法的,不要相信謊言。當時一人站了起來說:我是某某站人事處長,這段鐵路上有甚麼事找我。我為他們明真相得救度感到欣慰。

我住的樓門十二家全都發了「神韻」光盤、《九評》、不同時期小冊子、週報等,有六人已三退。以前住過的左鄰右舍、親朋好友;工作過的同事、同學;部份社區,對年齡大的、比較遠的,我都帶些禮物,花一些錢,到家中、到單位找人、救人、搶人。

(三)利用各種聚會形式講真相

有一次,我丈夫的戰友集會,他們二十多年沒見面了。一見到就說:嫂子咋保養的,比二十年前還年輕,我說我就是學了法輪大法才這樣。馬上切入主題,講真相。從我自身的變化講天安門自焚的謊言,講大法在世界的洪傳,使他們都明白了真相。最後患腸癌的首長專程到我們家取了師尊的講法錄音帶和煉功光盤。

零五年三月的一天,我回老家約三十年前的同事聚會。三個多小時的聚會都是以我講真相為主。有人說:我明白了你們冒著生命危險講真相是為了我們。另一個人站起來說:我退出共青團,再也不能幹那事了(包二奶)。全桌十二人都同意了三退,連飯店的老闆、老闆娘也做了三退。

有時我也會給大家背上二首師父的詩。十年來師尊的詩我不僅會背而且入心入肺。有一次當我以祥和慈悲的心態,抑揚頓挫的背完師尊的兩首詩時,在場的人都驚呆了,無不讚歎!接著我說:全世界有多少高職位、高學歷的人對師尊的法理佩服的五體投地。其實這就是佛法、佛法無邊啊!他有更深的內涵。就是不學的人,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就會祛病健身,危難來時命能保。天滅中共是必然,儘早三退保平安。

(四)到農村去講真相

我和丈夫都是農村家,不僅偏遠,而且都沒有一個學大法的。救度家鄉一方世人成為我責無旁貸的責任。

每次回家前,我都要在同修的幫助下,提前精心準備好適合農村的小冊子、光盤、鄉里鄉親、法網在收、覺醒等單張、護身符、勸善信、《九評》,年節還有賀卡等各種真相資料約十份裝入自封袋,貼上兩面膠。

每年回家四至五次,每次帶上近百套。十二年來,大約在周邊的十幾個鄉村發放真相資料約三萬份。把大法的福音送到了千家萬戶。

零三年新年下大雪,我只騎個自行車走了三個自然屯,一切都順利,家裏人都稱奇。那年白天我在屯裏發資料碰到兩個婦女和她們講三退,來了四個小伙子。有人問:你是哪來的?遠道來的。幹啥來了?串親戚來了。上誰家?看見誰就上誰家,相見就是緣份。對話一下拉近了和他們的距離。經我進一步勸說,三退保平安,一分錢不花買個生命的保險,六個人全退了。

有一次,發資料看到了老村長。兩年前我去他家連同女兒女婿三退都做了。這次看老人家雖八十的人了,可紅光滿面,樂呵呵的。他說我天天戴著護身符,並拿出來讓我看。老村長說:資料給我吧。我以為他害怕。他說,我才不怕呢!這裏路我熟,我去發。

(五)遇到問題講真相

零二年十一月,我所在單位退管辦保衛處突然找我丈夫,說大法弟子舉報,我是這個地區的核心人物,活動頻繁,並說保衛處專人盯著我。我一聽當即否定,這決不可能。但這事的出現絕不是偶然的,這不正是我講真相的機會嗎?第二天,早上八點,發完正念,我就去了退管辦。先找處長講真相,最後他打電話把主管科長叫來,你們做工作吧,我是做不通。科長說你都做不通我們更做不通。到科長室,我還是講真相,這時屋裏人越來越多,科長對我說,你可別講了,回去好好學吧。我為他們明白了真相而高興。

第三天上午學法發正念,下午一點到保衛處,自報家門後就和處長講起了我為甚麼學法輪大法。我講的很平靜、祥和,他聽的很認真、耐心。其間有兩次來電話他都推托了。最後他說:「你可講的不少。我和法輪功打了四年交道還真沒聽過這些事,也可能你祛病健身很明顯受益大,你自己在家學唄,非貼標語、撒傳單,去北京幹啥?」我說:「這話說起來就更多了。很多同修生死不顧,就是為了告訴你們真相。明白真相有福報,相信謊言害自己。其實法輪功學員信仰的是真善忍,完全符合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在家、在社會上都是好人,這是公認的。而江氏集團踐踏人權,不講法律,甚至連一句真話都不讓說,也不讓你們知道。如果你們按它的去做,那不是助紂為虐嗎?如果你們利用工作條件保護大法弟子,就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吸取歷史上的教訓吧!別給自己留下污點和遺憾,這也是我今天為你來的目地。宇宙法理對所有生命都是公平的。善惡必報呀!這是天理。另外,我們的師尊教我們修煉人要達到無私無我,處處為別人著想,這麼好的功法,一分錢不花,甚麼病都好了,不告訴別人才是自私的。現在全世界八十多個國家都在學。」他說,那你就在家煉吧,沒人管你,你可別讓市裏抓著,那我們就沒辦法了。我明白他是為我的安全擔心,而沒有那種邪惡因素。我為他正確的擺放自己的位置而高興。

幾年來,講真相時,也遇到過不接受的、抵觸的,都是因為及時發正念,師尊幫助化解了。

講真相救眾生已溶入了我的生活、我的修煉、我的生命,已成為一種自然的機制和狀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