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抵制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日】我是一九九三年二月開始修煉的,從一開始我對師父法中所講的每字、每句,都是那樣的發自內心的相信,發自內心的感覺到師父是那樣的偉大,對師父與法的正信為我在以後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道路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團鎮壓法輪功開始,我就進京上訪。我能頂著邪惡壓力為大法說句公道話,這是師父給我的智慧,也是邪惡意想不到的,我的行為令那些惡警們害怕,確實起到了震懾邪惡的作用,我一點都不怕,是那樣的相信師父和大法。

有一次我在同修家煉功,惡警闖進屋來,把師父的書和煉功帶全部拿走,把我們的幾位同修推入警車。我隨時發正念,鏟除他們背後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他們把我們送到公安局。那時他們非常邪惡,不由分說當時就要送走。我加強正念,不一會有一個警察告訴我,你就倒在車上,不吱聲,像有病似的感覺。我心想這是正念的作用。這下惡警嚇壞了。家人趕到現場,惡警們急忙說趕快把他送醫院去。家人把我抬起來就走。走著走著我說話了,離惡警很遠了,我說把我放下來,我沒事。下地就跑了起來。當晚沒在家住,第二天早上我就離家出走了,也就來到了外縣,哥哥、姐姐都在這裏。我在哥哥家呆了兩天。家人從此不讓我煉了,但是我正念正行,給他們講真相。因家人都知道我以前有過多種疾病,通過煉功全都好了,一次一次的給他們講,慢慢的也就不反對了。

後來我找到攤煎餅的工作。有一天攤煎餅的工具壞了,這時我人心上來了。家裏有房子想租出去,我給家裏打電話說:我回家行嗎?家人說沒事。就在這一天,正是大搜捕,我到家就被抓走了。心知道這是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車裏還有一同修說:這是機會,要把握好。我心想: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在車裏我倆給惡警講真相,給他們講天安門自焚全是假的,這一路我們講了許多,使他們明白過來了。他們說我們也不想這麼做,這是上面的命令。我講我們為甚麼要講真相,因為江某某毒害眾生,使你們做惡。

說著說著就要到了,惡警說:你們是有名的,抓住勞教三年。我想,不是你們說了算,是師父說了算。到了監獄裏,我絕食抗議,在絕食的過程中我的思想有些波動,但是我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師父點悟我,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這時我心中的波動消失了,到了第五天,惡警們就開始強行給人進行灌食。那時我的身體骨瘦如柴,惡警們看到我的身體非常害怕,但是還是強行灌食。我發正念,讓他們灌不進去,結果真的沒有灌進去。我求師父加持,讓我的身體出現病業的狀態,不一會身體發軟,惡警就把我的手銬解下來。他們看事不好,就找來了醫生,醫生一看說:好像不行了。就這樣,把我送到了醫院。惡警嚇壞了,趕快說急診。

在搶救的時候,醫生給我打針輸氧氣。因我甚麼都知道,我加強正念,心中默想這不是我自願的,這是舊勢力強加迫害我,我不能總是這個狀態呀,我得出去,許多眾生在盼望著我呢。不一會,醫生問惡警:她有過病嗎?惡警說聽說她以前有過心臟病。這是我給他講真相時說的。就在這時我睜開了眼睛,惡警們樂壞了,趕忙說你終於過來了。我說我要回家。惡警們樂呵呵的問我家的電話號碼,不一會家人就來了。惡警非常痛快的把我放了,說:與我們無關了。回來後怕惡警反悔,哥哥直接開車把我接到外縣。

一晃七年過去了,在這幾年風風雨雨中我走了許多村屯,留下了深深的足跡。有一次去鄉里隨禮,正趕上大雪,雪非常厚,交通不通,我想這正是我講真相的機會。說完就行動,進頭一家,心裏有些障礙,進去怎麼開口啊?請師父加持我的正念,我是救他們來了,這一念全身輕鬆,大步流星的走進了房間。一進屋我說:不認識吧,我告訴你們認識某某嗎?那是我丈夫。因我丈夫跟他們非常熟,一說非常客氣。坐下後我就這樣跟他們講起了真相。因屋裏有三人,我給他們講了許多,最後用我的善心感動他們,最後都退了。就這樣我有了信心,挨家挨戶的講,講的非常順利。後來就在街面上講,逢人就講,講的也非常順利。

有一天,我被惡人舉報。那時我正在給人講真相,沒有注意,這時惡警一下按住我的手。當時我們三人,只抓住我倆,甲同修跑了。一看他跑了,惡警急眼了,把我倆拖入警車。一個警察看著我倆,另一個惡警說:我去抓他。不一會就抓回來了,一起送到國保大隊。坐在車裏我心裏有說不出的難受。心想:這是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對大法、對同修、對整體多大的損失呀!想著想著就要到了,別想那麼多了,雖然有漏,也不許你舊勢力鑽空子。送到那裏開始無理審問,問我啥我都不說。惡警威脅說要送哈爾濱。

這時我加強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發完正念我就給他們講真相。師父說哪裏出現問題,哪裏就需要你們去講真相。講著講著惡警把材料弄完了,我想不能叫他們得逞,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這時我在床上坐著,甲同修的兒子也在床上坐著。我一直躺在床上說難受,甲同修的兒子聽到了,我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大約半個多點,甲同修的兒子買來吃的給我送來,一摸我不對勁,就叫惡警。一撥拉身體發硬,惡警說:這怎麼了?甲同修的兒子說:她說她難受就躺下了。惡警嚇壞了,趕緊給120打電話。車到了,找家屬,說沒家屬。這時乙同修就把我抱上車。惡警讓他上車,他不上,就這樣他走脫了。等到了醫院,惡警才發現人沒了,我暗暗為乙同修高興。

到醫院就給我打氧氣、量血壓,一切都正常。大夫說我裝的。甲同修說:人都這樣了,你們裝一個。惡警說:可也是啊。後來做全面檢查,哪都沒有毛病。大夫受中共謊言宣傳影響,說:這是癔病吧。不管咋樣,我不動心,堅信師父一定能幫我。我加強正念,求師父給我演化病。大夫說我缺鉀,給我打了一宿點滴。我心想藥物對我不起作用。公安局長在醫院裏呆了半宿看我的病情,打完針臨走時對醫生說:等一會讓我簽字畫押。大夫說我大量缺鉀,有生命危險。檢查完後,我們上了車,直奔監獄。我一看壞了,怎麼上這來了?惡警說:我們夠寬容的了,給你們降到最低了,才10天拘留。我又發正念,心想:我一天不呆,馬上去救度眾生。

不一會家人來了,來了之後讓我說不煉,回家再煉,這事不像別的事,有人也說不上話。我說:我有辦法。心想:不是你們說了算,我師父說了算。這時,昨晚看著我的兩個惡警來了,我想這是機會,趕緊出現病狀。就這樣我又倒下來,全身發硬,惡警嚇壞了,一個惡警說:有事誰負責任。沒等說完,家人把我抬起就走,當時看守所一人沒跟。到了醫院,開車的惡警沒下車,另一個惡警也沒跟著,我丈夫把我抬上樓,又下去跟惡警聊天。家人一看都沒上來,正好有後門,我們就都跑了,這一切好像安排好了似的,就這樣我們走脫了。

今後我一定按照師父說的三件事要求做好,完成歷史賦予我們的救度眾生的使命,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中絕對不能忽視學法,一定要做到正念正行,一舉一動、一思一念,都不能離開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