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的地方也是我們救度眾生的地方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我是二零零四年得法的,這五年來在慈悲偉大的師尊一步步精心呵護下走到了現在。我從一個滿身病業、滿身慾望的骯髒的世間凡人,逐漸鍛煉成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從此告別紛擾的人生爭鬥場所,從名利情的桎梏中掙脫出來。這裏面傾注了師尊的多少心血,又包含著師尊的多少期待啊!我只有在修煉中用大法賜予我的力量去證實法,救度眾生,才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我們在世間除了修好自己外,更重要的是完成一個大法弟子的使命,助師世間行。而在我們工作的地方救度眾生我們有著便利的條件。

二零零五年春,我得法不到一年,學校聽從邪黨號令,準備大辦污衊大法的黑板報。學校開班主任會,我是六年級的班主任也例行參加。會上校長布置:首先在學生中宣傳污衊大法的內容,然後各班都要辦一期反對大法的黑板報,辦好後學校要組織檢查。當時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決不能做有損大法的事,只有證實大法,才對得起師父。

散會後,我沒有按照校長的意圖去給學生講,只是布置學生辦黑板報,內容自定。那一天,當我走進教室,猛然看到黑板上滿是污衊大法的內容,充滿稚嫩的語句透露出對大法的仇視。問其原因,學生說:「別的班都是這樣辦的。」我意識到:這些兒童已經被邪黨深深的毒害了,我不能漠然視之。我首先把題目給擦掉,然後問學生:「同學們,你們見過煉法輪功的人嗎?」「沒見過。」「沒見過怎麼這樣反對法輪功呢?」「電視裏這樣說的。」我趁機誘導:『我見過幾個煉法輪功的人,她們樂於助人。事事處處替別人著想,寧願自己吃虧也不願傷害別人,這樣的人能是壞人嗎?是法輪功教她們做好人,法輪功能是×教嗎?電視上說的也不一定全對啊?」學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會兒,有個學生就說:「老師,那我們可不可以把內容擦掉,換別的內容。」我笑了:「當然可以,看來你們也懂得做好人了啊!」學校組織檢查時,發現內容與學校布置的內容不符,找到我,讓我重辦黑板報,說上面要檢查。我只是平靜的說:「學生願意這樣辦。」也許是當時的正念正行震懾了邪惡。上面檢查過後,校長很是不悅,但也沒有深究。

大法弟子在今世做任何一項工作都不是偶然的。都是為了證實大法。救度眾生而安排的。師父說:「整個三界,包括人類社會所有的生命,都是為了宇宙在最後時刻的正法中使眾生得救、得度而造就、而成、而來、而生、而開創的。」(《二零零四年國際紐約法會講法》)那麼我今世與學生的師生緣也是為大法而結的。所以我不放過工作環境中任何一個證實大法的機會的。

二零零八年春,市教研究室發下一本污衊大法、污衊師父的課外閱讀書籍。我在辦公室裏發現了,發現的時候,學校教導主任已經發給學生一部份,還有一部份未發。我就找到教導主任,這之前我對這位教導主任講過真相,他明白後也退出了邪黨。我再次對他講了宇宙中善惡的真理,弘揚大法與污衊大法的利害關係,勸他剩下的一部份不要再發下去,可以發別的課外讀物,別再欺騙學生,同時也不要自己造業。主任有些猶豫:「這是上面發下了的啊!」我打消他的顧慮:「可是上面也不會派人下來問你的書發了沒有?」他答應了我剩下的不再發了。

可是發下去的那一部份書籍的謊言會在學生群體中蔓延。不能讓邪惡的謊言繼續欺騙這些天真無邪的少年兒童,一旦形成根深蒂固的觀念,這些眾生就更難救度。於是,我在上課前,舉著這本書問學生:「這本課外書籍同學們看了沒有?」有的說看了,有的說沒看。我接著問:「同學們了解法輪功嗎?」大部份同學都說不了解。我就講:「可老師了解法輪功。法輪功是教人按『真、善、忍』這三個字做好人。(這時我將這三個字寫在了黑板上)『真』就是說真話,做真事。『善』就是做人要誠實、善良。『忍』就是不與人爭鬥,遇事忍讓。同學們說說,按這三個字做人是做好人呢還是做壞人呢?」學生們都齊聲回答:「是做好人。」「那教人做好人的功法是好的呢還是壞的呢?」又齊聲回答:「好的。」學生明白了大法好,我趁機作出了結論:「這本書上寫的全是謊言。」很多學生都說:「我們不看了。」接著我按學生的接受能力講了「天安門六四事件」、「天安門自焚偽案」。講了法輪功受迫害。接著勸學生退隊。我很興奮的將退隊名單一一記下。

可是接下來我被一名不明真相的學生家長誣告了。一時間,區教育局、街道政法機構、街道教委層層壓力壓制學校。學校找我談話,校長暴跳如雷,氣勢很兇:「這是重大的政治事件。」他以工作要挾,要我放棄修煉,並讓我寫保證書。我很堅定的表示我不會放棄的,一連談了三次,我都是這個態度,甚麼也沒寫。最後他自己圓場:「以後再出現這樣的事可不是這樣。」他自己找書記商量如何向上級彙報,最後事情就不了了之。

通過這件事情,我深挖了一下自己,向內找,找出了大漏洞。學法不深,法理不清,講真相不理智,不是智慧的去講清真相,而是帶著很強的黨文化的強制性,在公開場合勸學生退隊,沒有修出真正的善,而且因為最近勸三退順利又起了歡喜心,帶著這麼多的人心執著去證實法,還以為自己正念很強,這哪裏有修煉人的慈悲心啊!難怪這段時間因下雨家裏漏水,漏的都滲到下一層樓去了。感謝偉大的師尊慈悲呵護,才讓我這個不成熟的弟子有驚無險。找到了原因後,我主動找到校長,對他講了大法真相,講了我修煉後的身心變化,「四﹒二五」事件;天安門自焚偽案;天滅中共;以及大法在世界弘傳。雖然出於對邪黨的顧慮暫時沒有三退,但顯然已經明白了真相。自此後對我非常客氣,態度大轉彎了。

今年秋季開學初,我從《明慧週刊》上得知,六年級的思品課教材上出現了污衊大法、污衊師父的內容。我感到震驚,正法進程到了現在,邪惡還如此猖獗,這些內容居然出現在教材上,公然毒害學生。可想而知,如果照課文內容教學,那會對以後的救度眾生帶來多大的難度。我深感自己的責任重大,學校就我一名大法弟子,我就與校外的同修商量,將我們當地幾所學校的相關信息發往明慧網,希望同修能幫忙講真相。之後我就去給我們學校帶思品課的書記講真相。之前對這位書記講過真相,他不是很接受。這次找到他之後再次給他講大法真相,講大法在全世界弘傳,特別強調「天安門自焚案」是假。並請他上課時跳過「天安門自焚案」這一內容,不教學這一節內容。他先是一笑:「你倒是很關注這件事啊!」(指我知道思品課的內容)我微微一笑沒作聲。接下來他嚴肅的表示他是黨書記,在學校管這件事情(指法輪功),不可與我一樣的觀點,必須照上面教材內容教學。我邊聽邊發正念。但當講到:「上面的人是不知道真相,聽信了江澤民的造謠宣傳,才出這樣的內容。而你現在已經知道了真相,就不能昧著良心在學生面前撒謊,就應該有做人的正義良知。」並且講到善惡有報是宇宙的真理時,他才表示:「就按你說的吧!(指不教學這一內容)」謝謝師父的加持!

以上是我修煉過程中的一點經歷,寫出來與同修共同切磋。向慈悲偉大的師尊合十!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