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來的修煉救人的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借此機會把我這幾年的修煉點滴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我是第一次參加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不妥之處,望同修指正。

一、得法後

我是二零零五年得法的弟子,開始每天只是在家看書,很少煉功,也不知道甚麼叫發正念,更別提講真相、勸三退了。隨著不斷的學法,身體發生著巨大的變化,困擾我多年的頭暈、流鼻血、扁桃炎、怕曬太陽等疾病不翼而飛。用「真、善、忍」來要求著自己,學法成了我每天必修的課程,沐浴在大法中,真是無比幸福,謝謝師父讓我走上返本歸真之路。

我們這裏多數是老年同修,走出來的很少,資料也很少,一本《明慧週刊》、幾張真相資料也都是大家輪著看。每次拿到《明慧週刊》,我都要看好幾遍才捨得給下一位同修。那時覺的《明慧週刊》上的同修交流寫的太深,說實話就是看不懂。但是我知道寫的很好,這些同修做的很好。後來隨著不斷學習師父各地講法、經文,慢慢的我開始明白了學法、發正念、講真相就是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我也是師父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要把大法的真相傳遞給眾生,我也要做「三件事」。怎麼做呢!想去發真相資料,又不知道資料在哪兒取,我就在十元、五元、一元、五角的紙幣上寫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要滅中共、退黨團隊保平安、藏字石、三退聲明」等真相短語,再去用。特別是那個「三退聲明」,「三退聲明」是標題,下面寫上「我自願退出中共黨、團、隊一切邪惡組織」,再下面是「聲明人:」。拿到真相紙幣的人們明白真相後會自己填上姓名把錢花出去,別人也會照著自己寫,效果很好。

雖然每天都在用真相紙幣,可還是覺的這個方法太單一了,畢竟紙幣篇幅有限,也不能把真相講清楚,要是有真相資料搭配真相紙幣就好了。

二、發真相資料救眾生

二零零六年七月的一天,我偶然與一對老年同修相遇。現在想起來一切都是師父的安排。通過他們我了解到,真相資料來之不易,資料底稿是同修從外地帶回來的,資料都是他們自己省吃儉用去複印店複印的,我從他們那裏知道,那時發資料的人很少,很多同修只看師父的經文,不看《明慧週刊》和真相資料,真相資料印出來也沒有人去發。

第二天,我便挎上包找到了老年同修,開始了發真相資料、救眾生的歷程。後來婆婆和小妹也走入了修煉,加入了證實法的行列。有時我和小妹一起出去,有時和丈夫(同修)一起去,多數是我自己出去發。白天就騎著自行車去遠一點的地方,遇著老人就直接把資料給他們,讓他們帶回家給家人看,因為學法不久,用人的觀念,就覺的老人安全。

記得有一天晚上,我騎著自行車來到一個小區,放好車,準備發真相資料,發現身後不遠處有一個黑影,我猶豫了一下,是發還是不發。我推著車往回走,那黑影也往後退,我又把車往前推進,黑影也往前進,我把心一放,今天不管你是人是鬼,也阻擋不了我救度這個小區的眾生。我背著「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洪吟》〈威德〉),順利發完了這個小區,黑影也不見了。這時還剩兩份,我準備跨過一個小溝發到對面的人家,不料一腳踩到溝裏,弄的鞋裏全是泥漿,那時正是深秋的半夜,身上感覺襲來一股寒意。回到家,細想,這不正是在去我的怕心和歡喜心嗎?

還有一天下午,我肩上挎著一個包,手上又提著一個包回家,遠遠就看見門口停著兩輛警車,我沒有回家,把包放在鄰居家,繞過惡警,回到家裏發正念,丈夫在門口和邪惡周旋,不久兩輛警車開走了。

我把兩包真相資料拿回家,丈夫和小妹勸我晚上不要出去了,我告訴他們,我走的是最正的路,做的是最正的事,我包裏全是救人的法器,有師父看著,沒事。我半夜兩點半起床,帶上兩個包從後門出去,路上有幾輛警車在巡邏,我發正念,讓他們看不到我,就這樣在他們的眼皮底下把大法的福音傳遞給了眾生,從大路正正當當的回到了家。推開家門,丈夫和婆婆在為我發正念,我很感動,我們是一個整體。以後我出去,他們都在家發正念等我回來,然後,我們就集體煉功、發正念、學法。

三、我家也開了朵小花

因我們的資料底稿都是同修從外地帶回來的,有時半月、一月才帶一次,每次週刊都是好幾期,而且有些真相資料的日期也很遠,我們就選近期的和一些沒有限期的去複印,印資料也很貴。時間長了,我心想,要是我也能自己做真相資料就好了。

慈悲的師尊看到了我這顆心,二零零七年十月的一天,安排了外地的同修來到我身邊。他們教我用電腦上明慧網,還記了很詳細的筆記,在他們耐心的幫助下,我學會了上網、下載、打印。同修想的很周到,設備、耗材全運來了。就這樣,我家也開出了一朵小花。

從此及時在網上看到了很多同修交流文章,從中得到不少提高,才知道,我離師父的要求差的那麼遠。我慢慢也學會開始向內找。隨著資料點的興起,走出來的同修也越來越多了。在這裏,我代我們這裏的眾生謝謝師父、謝謝外地的同修。

零八年三月份,邪黨假借北京奧運之名,綁架了幾位同修,其中與我聯繫的協調人也被綁架,同修們都把書藏起來,資料也不要了。當時,由於學法不深,我也怕心很重:別的同修都在藏書,我又該怎麼辦呢?

站在師父法像前,我流著淚一遍一遍背著師父的經文《問候》:「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圓滿。天要變,誰能擋的住!宇宙正法,乾坤再造,盡在收尾;大穹從組,突飛猛進,天上地下幾個丑類算甚麼?大法弟子的威德光耀寰宇。神與人等待的、擔心的,都來了。救度你們的眾生、完成你們史前的洪願、兌現你們的誓約吧!」

就這樣,我的心慢慢靜了下來,怕心也不知不覺消失了,本來準備轉移的東西也決定不動了。沒過幾天,同修不放心,來到我這裏,同修說:「這些都是救人的法器,而不是迫害的證據。」想到自己周圍都是救人的法器,邪惡又怎麼進得了這個場呢?

由於我們這沒有懂技術的同修,與其它資料點也沒有聯繫,之後,同修在百忙中也要抽空來看一下。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們走過來了,同修們也從新接受週刊和真相資料了,精美的小冊子、真相護身符、不乾膠、三退卡、真相幣、真相資料又開始向世人傳播了。

四、開始向陌生人講真相

二零零八年「五﹒一二」四川大地震那天,看著人們那無助的眼神,感覺生命是那麼的渺小,我知道自己不能再麻木了。世人都在盼著得救,我開始了向陌生人講真相。在這方面我做的不是很好,下面僅舉幾例。

在和年輕人講真相時,我一般會先問他們知道法輪功嗎?聽說過退黨、團、隊保平安沒有,時間多就講天安門自焚偽案、藏字石、大法洪傳,以及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等真相,然後我說:「你自己取個名,我幫你退了吧!」一般都是讓他們自己取名,有的還沒有講完,就知道叫甚麼名了。也有說那你就給取一個吧,我說你姓甚麼,他說姓宋,那就叫宋有緣吧!他會說有緣、有緣。有的還會留下真名和電話。最後一定要讓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別忘記轉告親朋好友。

在講真相過程中,語氣要善,抱著一定要為別人好那一念,讓別人在聽時感覺到那種慈悲、祥和的場,平時要學好法。在講真相過程中,也有不退的,也要把慈悲留給他們。

現在的人脖子上喜歡掛根紅繩,上面繫個佛像甚麼的以保平安。我平時就在脖子上戴一個真相護身符,那天看著一個掛紅繩的,就說,你也有這個,我也有一個,看看一樣不。她說她那個是廟裏開過光的,花了一百多元錢。我說,那麼貴啊!我這個不要錢,還能保平安,只要念上面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遇難呈祥,接著就講退黨、團、隊為甚麼能保平安。聽完後,她退了隊。有要真相護身符的,就給她,重新再戴一個。有一個退了隊的,戴上真相護身符後說,記在心裏了。

一次在買東西時聽到一個大媽在給旁邊的人講,她的病已經好多年了,醫生都說沒治了,手上的肌肉都開始萎縮了,只能活一天是一天了。我接著說,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她很認真的聽著,我教她念幾遍,她就記住了,我又給她寫在紙上,告訴她要牢記。隨後我問她知道退黨、團、隊保平安沒有,她說她是黨員,叫某某某,你就幫我退了吧!說完,高興的告訴我她家住在那裏,讓我有時間去玩,還說要去告訴別人,這是在做好事。看著她的背影,感覺年輕了好多,我笑了。

五、學會真正向內找

在兩個月前,我的打印機受了干擾,開始是橙燈閃十五下,電腦顯示更換墨盒的指示燈不亮,可是一檢查指示燈都是亮的,我們對著它學法、發正念,它時好時壞。後來墨車總停在左邊,始終不能復位,最後就不能用了。

打印機不能用,我拿甚麼資料給同修?同修又整天催我,我又不懂技術。如果是激光打印機我還可以換換鼓芯、搓紙輪等簡單的操作。可對噴墨打印機,我是一竅不通,於是我把網上有關IP4500噴墨打印機的資料幾乎都下載了,就讓丈夫把機蓋拿下,對著資料仔細琢磨。因為技術同修教過丈夫怎麼拆機蓋。就這樣拆了裝,裝了又拆,不知拆裝了多少回,從中學到了不少東西,可機器還是不行。

在拆裝機器的過程中,我和丈夫常為一點事就爭論不休,他總說:你總以為你自己是對的。我回他:就算你自己錯了,你也不願承認。他又說不想和你說,我說無法與你溝通。

我打電話給技術同修,告訴他機器被丈夫搞的不行了,我想換新的。他讓我送維修店。因為維修店太遠,丈夫又說要自己修,就這樣修來修去也沒修好。同修打電話催我,我說你就別催了,我已經放下了。

通過不斷學法,我開始向內找,為甚麼與別人都能溝通,而和丈夫就不能溝通呢?我和善的告訴他,我們好好談談,就算是切磋行嗎?就這樣我們各自找出了很多執著心:爭鬥心、顯示心、妒嫉心、愛面子心等,這麼多執著心沒去,太可怕了,這不和常人一樣了嗎?想起來真是慚愧,幸虧師父把我從迷途中找回,喚醒我的正念與良知。第二天,我試著打開打印機,復位了,好了。

過了兩天,墨車又跑到左邊去了,又不能復位了。

昨天下午,我學了師父新經文《曼哈頓講法》,學著學著眼淚都要掉下來了,師父提到的那個一說就炸的人不就是我嗎?在修煉路上走過了四年,怎麼就不知道精進呢。謝謝師尊慈悲點悟!

學了師父新經文,又讀了小冊子《正念正行除病魔》,看到同修在過病業關時,向內找去自己執著心的過程與信師信法的堅定,我猛然間想起了我的打印機,自己不也和過病業關的同修一樣嗎?老認為打印機有問題,想換新的,這不是在求嗎?就像師父在《轉法輪》裏講的:「師父告訴他不能求,不能求,他就不相信,一味的在求,結果適得其反。」打印機不能復位,不就是師父在點悟不能歸位嗎?修來修去不能歸位,不是白修嗎?

雖然在和丈夫切磋的時候找出了很多執著心,可是沒有從根本上去掉它。平時也常告誡自己向內找,但是卻只能找別人,不會找自己,原來四年來一直是修別人。

我來到打印機旁邊,對它說:「是我錯了,你本來是好好的,我卻老認為你有問題。」「今天感謝你讓我提高了心性,學會了真正的向內找。」打開打印機,好了,又試了幾次,是真的好了。我讓丈夫把機蓋蓋上,因為前幾天把蓋拆下沒裝上,重新開機,這一次是真的復位了。真是「好壞出自一念」(《轉法輪》)啊!

次日早上煉功的時候,感覺自己空間場十分寧靜、慈悲祥和,能量巨大,輕飄飄的,舒服美妙。平時一煉靜功就晃、發正念就倒掌的丈夫像尊佛端坐著,發正念時那神態真是有搗毀宇宙中一切邪惡的唯我獨尊的氣勢。他告訴我說:「我再也不會晃,不會倒掌了,那個物質去掉了,我知道怎麼修了。」

我們這上網用的都是無線網卡,因為有同修想上網,我就把我用的網卡給了他們,這就給我上網造成了困難。開始我曾生氣的想把網卡要回來,後來在寫稿過程中,在師父的點悟下,我明白了那生氣的不是我,立即去掉了那個不好的物質。

謝謝師父在弟子這麼不精進時還不斷啟悟弟子,給我們提高心性的機會,我們會記住:「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結束語

四年的路雖然不是很長,我知道自己做的,離師父要求的還很遠很遠,非常不夠,還有很多執著心和人的觀念需要修去,特別是爭鬥心、要面子的心、不讓人說的心、安逸心,有時午夜十二點也睡不醒。今後我一定努力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在有限的時間裏加緊救人,履行自己的誓約,精進,再精進,以慰師尊!

合十!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