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上正法進程 做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大法同修好!

每當想起「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一偉大稱號,我深感榮耀,唯恐自己修的不好配不上這個稱號,於是總是以此鞭策自己努力精進,不要辜負師尊慈悲救度,不要辜負眾生的期盼!值此大陸大法弟子網上法會交流之際,我從「信師信法」和「證實大法」兩方面寫出自己三年來的修煉體會參與交流。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信師信法 堅信師尊和大法,走出困境獲得新生

二零零六年三月,正陷在兒子遭遇較大病業而現代醫學束手無策的苦惱之中的我很偶然的獲得了一本《轉法輪》,是一位大法同修送上門來的。也許是悟性太低了,或者是長期浸泡在黨文化之中在常人中迷得太深了,我一邊看著書一邊給兒子照樣吃著藥,做著各種理療。就在五月一日這一天,又一位同修來到我家。他耐心的給我們母子倆講清真相,並不厭其煩的教我們煉功。我被同修的熱心和耐心打動了,我決定要修煉法輪功。前天才買回來的六七百元的藥物,甚至已經煎熬的很好的中藥水,我都一併將它們丟進了垃圾桶,決定真修大法。從此我每天帶著兒子學法煉功。剛煉不久,師父就給兒子消業。當時的情形是相當嚴重的,兒子全身關節突然腫大,疼痛難忍,兩天之後兒子就不進食了,而且情形一天比一天嚴重,整個身體全脫了形,原本不怎麼壯實的兒子完全成了皮包骨。這種情形一出現,我帶兒子在修煉法輪功的消息馬上就被全家知道了,他們受了以前電視上那些誣陷的信息的毒害。於是公公婆婆和幾個姑子姑爺聯合我娘家一齊向我發難,他們逼我給兒子吃藥,逼我帶兒子住醫院,婆婆甚至揚言要將我告發到公安局。修煉還不到半個月的我頓感壓力如山如天,我通宵失眠,只好反覆讀著《轉法輪》。讀著師父的法,我想這應該就是消業,這應該是好事。然而兒子的情形一天不減一天,持續二十天了,他一直不進食。九歲的兒子一下體重降到十四公斤,全身只有突突的骨頭,挺嚇人的,而且鑽心的疼,一天到晚哭喊不停。我的心一刻緊一刻,就要抗不住了。一天我正抱著兒子,心中念叨著法,淚水嘩嘩的流,不知不覺中我睡著了,進入了夢境。夢中有一個聲音對我說,給孩子消業來了,然後就清晰的看見一隻大手像打開一個打火機一樣在孩子的右手臂從下到上噴出一股火燄,火燄滅了,我立刻醒了。兒子的右手臂可以動了,不疼了。這一下我明白了兒子表現出來的是假相,師父在幫他消業,他不會出現任何危險的。我心中的石頭落地了,我更加堅定了。我豁出去了,我一定要堅修大法到底。也許是兒子根基好而得法又太遲的緣故,兒子的消業狀況一個多月之後才略有減輕,他開始進食了,但除右手臂之外全身關節的疼痛卻依然嚴重。不過我和兒子對大法的堅信卻一點不動搖。特別是我兒子,別看他年紀小,但悟性極高,不管怎樣疼痛他始終堅持學法煉功,始終堅持不用藥。一年以後症狀明顯減輕,情形好轉。到二零零八年八月,兒子的身體基本恢復正常。這一消業狀況持續了兩年有餘。之後同修在一起切磋,大家一致認為就我們這種情形,如果沒有對師對法的堅信是絕對不可能堅持下來的。我倒覺得是緣份已至,大法的無窮威力,師尊洪大的慈悲,本地全體大法同修持續不斷的正念加持和無私幫助的結果。在此我借明慧一角向慈悲偉大的師尊和所有為我們無私付出的同修表達我最誠摯最崇高的感謝!現在想來,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沒有完全放下對病的執著,或多或少有求治病的骯髒的人心,因而使得過程拖的太長,從而錯過了很多證實法的機會,也浪費了很多救度眾生的時間,還使自己承受了一些不該承受的痛苦,想起來真有些愧疚。大法和師父從新給了兒子一個健康的身體,讓我們走出了困境,而且引我們走上了返本歸真的路,今生今世能成為師尊親度的弟子,我倍感榮幸,也下定決心一定要把大法的福音傳給更多世人與眾生。於是很快我們就開始了證實大法的歷程。

二、證實大法 在家庭中做好,搞好工作,做好真相,證實大法。

1、在家庭中做好

隨著學法的不斷深入,法理也漸漸清晰起來,在家庭中,我和兒子都特別注意修好自己的一言一行,處處按大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凡事都找自己的不足,處處都首先考慮別人,使得公公、婆婆、姑子及所有親屬都能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崇高境界,從而很自然的就明白了大法真相。很快我婆家和娘家的所有親屬都全部做了三退。當時反對最激烈的婆婆和大姑子還請了《轉法輪》和其他大法書籍,各方面表現還算精進。特別是公公,一生為邪黨效勞,己有近五十年的黨齡,開頭多次跟他講真相都講不通,不願聽,隨著我兒子身體逐漸康復,他自己主動寫下了三退聲明,表達了堅決退出中共邪黨,堅信法輪大法好的心聲。現在公公還能幫助我們講清真相,澄清是非。現在我們全家及所有親屬都沐浴在師尊的浩蕩洪恩之中,感到無比幸福。真的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轉法輪》)。

2、鄉下傳福音,處處神跡顯

得法一年,儘管兒子的身體當時並未完全康復,但我從法理中明白了師父傳法與正法的偉大意義,我馬上投入到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洪流中。平時星期一到星期五,我們主要是學法、背法、整點發正念,講真相。星期六、日就一家三口騎摩托車到很遠的鄉下去發放資料,傳送福音。這期間,有好多次神跡顯現,讓我們切實感到師父時刻在身邊呵護著弟子。比如有一次,我獨自帶著一大包光盤和不乾膠走鄉間小路去發放,張貼,而丈夫和兒子就騎車走大道上散發。兩小時之後,我的資料全部發放完了,我來到一條大道上撥打丈夫的手機,他的手機關機了,我意識到他的手機沒電了。我就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請幫我叫丈夫打開手機撥打我的電話吧!天色不早了,我們還要趕路回家」。剛一想完,馬上就傳來了丈夫的電話,我們聯繫上了,一會就碰面回家了。還有一次我們騎電動車去較遠的鄉下做真相,資料還沒做完,車子沒電了,怎麼辦呢?我們還有那麼遠的路程要返回去呀!丈夫只好推著車往前走,我和兒子在後面邊走邊發放資料。剛走了不到五十米的路程,馬路邊就有一個電線插座很醒目的擺在那裏,丈夫用充電器一試,還真有電。師父真是無處不在呵護著弟子!種種神跡在做真相的過程中還有很多很多,這裏不一一敘述。

3、師父給弟子安排了最好的一切

我是當教師的,修煉前一直擔任中學語文教學兼班主任工作,工作負擔重,責任感強。修煉後,我心想要是能夠不教語文不擔任班主任,換一個較輕鬆一點的崗位就好了,我就能夠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做好三件事,以便跟上師尊正法的進程。就這麼想了想,心中並未生執著。新學期開始,學校果然考慮到我要照顧兒子,就把我安排在後勤部一個較輕鬆的崗位上。於是我利用工作之餘的時間在單位大量背法,整點就發正念,有事還能抽空去同修家切磋。當然我對待工作也十分認真,處處按大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我所在的崗位是搞經營的,要與外面商人打交道。在當今邪黨治下的社會裏,凡涉及到單位的生意都免不了提成,得回扣,拿好處費等等。可是我不但從來不提那些要求,而且就算是他們主動給的,強塞給我的好處費,我也一一退還。有一次,一位商人談完生意之後,馬上塞給我一個信封,裏面裝了一千二百元錢,立馬就迅速跑了。到下午下班後,我打電話問清了他們的店鋪地址,然後徑直到了他那裏,我將錢如數退還給他,並且跟他講清了大法真相,還給他們幾個做了三退。我這種工作風讓所有與我有交道的商人肅然起敬,他們從我這裏明白了大法真相,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從而認同大法。在工作中,我與任何人打交道,始終保持著謙恭祥和的姿態,哪怕是與學生交往,我也一樣謙恭祥和,因而全校師生對我的工作都十分支持配合。

一學期下來,我在工作中取得了顯著的成績,得到了部門領導的極高評價,期末我被評為先進工作者。現在我仍在這個崗位上,期間還出現過很多次波動。我曾四次被調離這個崗位要到教學部任課。每次我都不帶任何執著,領導怎樣安排,我都認真服從。我認為我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不執著於人世間的一切,我的修煉之路已經由師父安排好了,直至圓滿。我留在後勤,是師父要我多學法,更加精進的跟上正法進程,我畢竟得法太遲了。我被調到教學部,若是師父安排的,那裏肯定有我的眾生等著我去救度,那麼我去做好就是了,一切隨其自然。可是每次波動之後,我最終還是留在了後勤那個輕鬆的崗位上。我現在才悟到這個崗位是師尊給我安排的,常人誰也動不了的。在這個空間的表現是,第一次、第二次是我們後勤部領導據理力爭被留下來的,第三次,第四次是我在教學崗位上已經上了一星期的課了,中間總有領導來關心詢問我是否適應,事實上我還真有點不適應,我就如實反應,結果領導就主動給我換了。我還是回到了後勤部那個崗位上。這是師尊給我安排的,我一定要利用好它,做好三件事。

丈夫是後我們母子四個月的時間主動走入修煉的。他是個佛性很好的人,就在兒子消業異常嚴重的時期,整個家族都反對的時候,他焦慮萬分,通宵失眠,但他始終沒有反對我帶兒子修煉大法。在當時那種情形下,真是極其難能可貴的,那種默認對於我是一種洪大的寬容與支持。丈夫性格內向,不善言語,但修煉起來各方面心性都很到位。記得明慧網發表《修心斷慾》的小冊子時,丈夫才剛剛走入修煉,可就在那時他一下子就徹底斷了那個欲,至今從未有過反覆。丈夫修煉一年之後,他的崗位也由一個月休息六天換成了一個月休息十天。「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我知道那是師尊慈悲加持的結果,一切都在師父的安排之中。二零零七年下半年在兩個多月的時間裏,我們先後丟失了一輛摩托車和一輛電動車,那是我們一家三口利用休息日去鄉下救度眾生的法器。先是摩托車被盜了,我們也沒悟也沒向內找就在當天就去賒了一輛電動車,電動車還沒付錢,兩個月之後就又被偷了。我們只好買一輛自行車繼續做好救人的事。(連續出現這種失竊事件,我們是應該好好從法上悟一悟,用心向內找一找自己的。按理如果不是心性上有漏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修煉人的東西是有師父管的,別人想拿是拿不動的。)也許師父看到了我們那顆只為救度眾生的純淨的心。兩星期之後,丈夫的朋友主動送給我們一輛電動車。說是買了小轎車,又買了兩千多元的自行車,電動車用不上了,又沒地方放就送給我們了。兩個多月之後我們又意外的得到三千元現金,而且是直接送到家裏來了。當我拿起那三千元現金,馬上一個念頭出來,趕快買輛摩托車繼續去鄉下救眾生。於是我們馬上就去買回了一輛新的摩托車。最初丈夫除了做真相之外,其餘時間都捨不得騎,好像那輛車就是專門用來救人的法器。

現代醫學對於兒子遭遇的較大病業束手無策,慈悲偉大的師尊從新給了兒子一個健康的身體,而且給他開智開慧。兒子二零零五年六月遭遇較大病業,一直在國內知名醫院醫治,從而中斷學業。那時他正在上二年級,等他重返校園時,他原來所在的班級已經升到五年級了。他也就跟隨他原來的班級進入了五年級的學習,而且他每天只上學半天,他成績還很優秀,只有大法修煉才能產生這樣的神跡。我們身邊的親友,鄰居,同事,熟人就是通過兒子身體和智慧上展現出來的神跡,從而明白大法真相,認同大法好的。師父讓我們通過兒子的神跡救度了很多迷中世人與眾生。

三年的修煉歷程讓我感到師父僅僅因為我有真修實修的堅定信念,就一直無處不在無時不在的呵護著我勇猛精進。我甚至不需要有意去想甚麼做甚麼,師父就啟悟我的正念,為我安排好了我該做的事該救的人,甚至包括我在人中該得到的一切,我就在師父安排的修煉路上隨機而行。

跟上正法進程,做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是我得法修煉以來,一直用來鞭策自己的誓言,它促使我鬆懈時精進,麻木時清醒,安逸時警惕。浩蕩師恩,是用盡天上人間的任何語言和所有表達方式都無法表達的,唯有做好師尊教給我們的三件事,緊握「向內找」的法寶,珍惜修煉路上的每一個過程,走好走正師尊安排的路,才能減少對師尊慈悲救度的愧疚與遺憾,以報師恩之萬一。

向慈悲偉大的師尊合十!向海內外全體同修合十!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