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讓我得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於二零零八年八月得法,是一名走入修煉時間不長的新弟子,在這一年的修煉過程中,經歷了由一個常人到修煉人的艱辛過程,真的是師父講的:「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 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洪吟》〈苦其心志〉)。從起初不知修煉為何的我,到現在對師對法的堅信不疑,使我體會到了大法的美好,這是世上其它任何事都代替不了的。下面我就把這一年來的修煉體會向師父做一彙報。

一、我的得法經歷

我是八十年代的大學生,大學畢業後,找到了一份比較滿意的工作,家庭生活令人羨慕,丈夫很能幹,我的生活比較安逸。可是,我總感到生活中缺少了甚麼,對人生的未來感到迷茫。就這樣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很快到了不惑之年,工作和家庭的壓力也隨之而來,讓我時時感到苦惱。也就在此時,丈夫由於工作勞累,心臟病突發去世了。這猶如晴天霹靂,使我的精神幾乎崩潰。工作不能做,孩子也無心管,陷入了對過去的回憶中,不能自拔。這樣持續了有半年之久。在極度苦惱和無奈中,我開始上網,在網上我認識了一名基督徒,他說上帝是萬能的,能解救我,讓我學習《聖經》。我把《聖經》看完了,思想也有了一些改觀,初步認識了神,可還是不能最終解除我的苦惱和來自身體上疾病的纏繞,經常頭疼,只能靠吃去疼片才能緩解,慢慢的我就放棄了。後來又有同事給我介紹佛教方面的知識,但總也入不了那個門。

與此同時,在網上我認識了一個真正改變我人生之路的人,就是我現在的一位同修。開始我對他並不在意,愛理不理的,可是後來我發現他跟別人不一樣,直覺告訴我他是一個好人,很真誠,也很有耐心聽我說。他知道我對佛法比較感興趣,就跟我講了一些這方面的知識,同時他也跟我講了有關法輪功的事情,而且他還告訴我他就是個法輪功修煉者,是修「真善忍」的。當時我聽他這麼說,感到非常震驚。因為在我頭腦中,我對法輪功的認識還停留在九九年,我所認識的法輪功就是所謂的天安門自焚,非常可怕。

後來他跟我講真相,我知道了自焚事件是假的,是共產黨有意陷害,製造仇恨……。慢慢的我了解了真相,我被自己這麼多年受矇蔽感到氣憤。後來他勸我退出這個邪惡組織,可我從感情上就是接受不了──我曾經是一名黨員,曾經是堅定的無神論者。這麼多年的信仰,就憑你幾句話和這些資料就能改變嗎?我與他爭辯,強詞奪理。那個時候我也不知道自己為甚麼如此固執。在他最後一次勸我的時候,他的聲音哽咽了,我的內心真正的被感動了。

之後我又看了《九評》和《解體黨文化》,這對我內心的觸動更是無法言喻的。內心的痛苦、憤怒、害怕等多種感受交織在一起,非常難受。當我徹底認清了這個邪黨的真面目時,毅然退出了這個邪惡組織。退出之後,我感到全身輕鬆,多年的壓抑感消失了,對生活也有了希望。

從那以後,我開始學習法輪功,主要是看電子書,當時我還沒有《轉法輪》這本書。我非常想得到他。也許是命運的安排,我想起了十年前(大約是九九年),丈夫拿回家幾本書,其中有一本就是《轉法輪》。我們都還沒有看,時間不久法輪功就遭到無辜陷害。我丈夫非常害怕,就把書藏了起來,差點燒掉。我也不知道他藏到了哪裏,但我確信書還在,所以我就翻箱倒櫃的找,終於找到了!我內心的那份喜悅無法描述,看到師父的照片格外親切,師父是那麼慈祥,好像在對我們微笑。我如獲至寶,如飢似渴的學了起來。

二、修煉的重要性

在學法的過程中,能明顯感到師父給我調整身體。我一天跑好幾次廁所,體內的毒素在排除,感覺身體很輕鬆。真像師父說的,走路一身輕,騎自行車就好像有人推。以前晚上我睡不好覺,學法煉功之後,睡覺也踏實了。尤其是我以前有頭疼的頑症,嚴重時,噁心嘔吐不止,必須靠藥物維持,那去痛片不知吃了有多少。自從我學法煉功以後,我明白了法理,知道那都是業力所致,必須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提高心性,刻苦修煉,吃苦才能消業。在煉功過程中,我也出現了幾次嚴重的消業狀態,那真是頭疼欲裂,但我堅持著,堅持不吃藥,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幫我消業,現在師父已經幫我徹底拿掉了那個病業。我感到大腦從未有過的輕鬆、清醒,工作效率高,做題速度快(我是理科生),也不覺得腦子累,精力很充沛,這在以前是沒有過的。而且在這一年的修煉過程中,我不用吃一粒藥也沒有感冒過。另外我以前也有慢性胃病,不敢吃生冷食品,現在也基本沒問題了。還不只這些,整個人也顯得很年輕,單位同事都說我越活越年輕,很是羨慕。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大法給我帶來的福份。

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我煉法輪功後,我剛上高中的女兒也潛移默化的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她有時跟我一起煉功,她第一次打坐就明顯感到頭頂上方有法輪飛速旋轉。煉功時間不長,我和女兒都感到腹部有法輪轉動。女兒打坐時能很快入靜,天目也開了,看到了佛光和眾佛,金光閃閃,她感到心裏有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自己都不想回來。隨後,我女兒打坐時,感到兩眉之間以及兩眉上方發癢,不斷的翻花,三隻眼睛同時看到了不同的空間,看到了地獄、天堂及更高層次空間的景象。她說地獄非常可怕,陰暗無光,濕漉漉的灰色地面,路兩邊籠子裏關著一些小鬼模樣的人,更奇特的是,在路的盡頭,看到了她爸爸,坐在那裏,臉色蒼白,面無表情,穿著黑衣服,頭戴一頂官帽;而天堂則是另外一種景象,天上的白雲都像是透明的,看到了玉皇大帝;在更高空間她還看到許多十七、八歲的小佛在煉功,從指尖發出一道道金光。之後煉功時,女兒天目都能打開,在地獄中找不到她爸爸了,在天上發現爸爸坐在一個平台上打坐,穿著常人的衣服,面色已經變的慈祥了,周圍是很多佛在打坐,可他是獨立的,卻沒有跟眾佛在一起。

我通過看《轉法輪》第二講「關於天目的問題」,我明白了這是怎麼回事,師父講的都是真的,切切實實存在著另外的空間,絕不是迷信。儘管我天目看不到,但我相信女兒說的都是真實的。我們每天晚上都要聽師父講法,看師父的照片,師父每次都對我們笑。而且女兒還能看到師父眼角有「真、善、忍」三個字。煉功過程中,執著吃肉的女兒突然之間不能吃肉了,一吃就噁心;還出現了消業狀態,師父幫她清理身體;她還感到晚上睡覺身體飄了起來,走路很輕。她還看到了師父的法身,遙視功能也出現了等等。這一切都使我確信師父講的都是真實可信的,師父講的法是真正的高德大法。

我的父親更是受益於大法。七十六歲的老人,患有慢性氣管炎,經常咳嗽,還有高血壓、動脈硬化等老年疾病,而且在十年前得了一次腦溢血。自打那時起就沒有停過藥。今年過年時,老人的病情加重,咳嗽不止,血壓高達一百九十。到醫院治療,花了幾千元錢不說,也沒有明顯好轉。全家人很著急。這時我跟父親說,你經常念兩句話:「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你身體有好處。我父親也真心去念,咳嗽還真的減輕了。後來我乾脆跟父親講,讓他老人家跟我一起煉功,法輪功對治病健身有奇效。

家裏人也沒有其它更好的辦法,我父親同意了。我們每天堅持看《轉法輪》,早上起來打坐(當時還不會五套功法的動作),他發現藥不能吃了,一吃心口就發堵、還不能吃飯,而停了藥就沒事了。通過學法父親悟到,他把自己當作一個煉功人,把這顆怕有病的常人心放下。結果,他不再吃藥了,血壓沒有升高,而且咳嗽現象很少有了,臉色也紅潤了,眼神由原來的渾濁狀態變的清亮起來,精神狀態非常好。到現在有半年之久了,老人沒吃一粒藥,身體很硬朗,每天爬五樓,買菜做飯都能幹。通過這件事,家裏人更加相信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現在我家中幾十口人都相繼退出了邪黨組織,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更可喜的是,我姐姐和妹妹以及她們的孩子也都得了法,師父也開始管她們了。在休息天,我們全家聚在一起學法、煉功,然後切磋交流,真是其樂融融。家庭氣氛非常和諧,生活也變的更加充實了。每個人的心性都在不斷的提高,道德觀念也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她們認為首先要做一個常人中的好人,在工作中能夠做到吃苦在先,不挑肥揀瘦,真心幫助別人,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全家人發自肺腑的說:「法輪大法就是好,真善忍就是好!」

三、講真相救人

當我徹底認清了邪黨的真面目,知道世人都在被它的假面具所欺騙毒害時,我意識到不能讓眾生再蒙受欺騙,再隨它一起做惡,更不可以讓眾生跟它一起犯罪!更不能成為邪黨的犧牲品!於是,我就試著先從自己的親人開始講真相。

首先是我的父親,他在「四清」時期是大隊會計,受到迫害,遭到非人折磨。由於思想不通,想尋短見,自己去摸高壓線,被電擊在地,手被嚴重燙傷,最終經受不住打擊,造成精神分裂,只要一受刺激,就會發作。我父親曾經是個老黨員,很清楚邪黨的流氓本性。我跟他講天安門自焚是造假,是共產黨有意陷害法輪功,還講了中共為了牟取暴利,做出傷天害理的事,竟然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令人髮指。他非常震驚,但並沒有感到意外,因為他清楚邪黨的本性,所以我父親很快就退出了這個邪黨,而且還幫我一起講真相救人。我在一元紙幣上寫上真相標語「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以使更多的世人了解真相。父親沒有怕心,他出去買東西時就花了出去。之後,父親更是走入大法修煉中來。

其次我跟在大學讀書的姪子講真相。年輕人跟老年人不一樣,他們的黨文化思想比較嚴重,不像老年人傳統觀念強。現在中國大陸的年輕人不相信善惡有報的天理,更不相信神佛的存在,認為那些都是虛無縹緲的,認為是一種精神寄託。他們認為誰都不可信,只相信自己!認為自己是最可靠的!我講到邪黨的貪污腐敗現象,社會道德大滑坡,講到現在的人紙醉金迷,為了金錢為了個人利益,不擇手段,還有現在出現的天災人禍等現象,這些都不是偶然的。他也很認同,知道這個邪黨腐敗,已經沒有甚麼希望可言了。但他說現在畢竟是他們在執政,胳膊擰不過大腿,不要犯傻。再跟他講天安門自焚事件時,他開始也不相信,但他知道我不會去騙他,知道我是為他好,我給他看了相關的資料和圖片,也給他看了《九評共產黨》。這個《九評》真的是威力很大。《九評》能讓世人徹底認清這個邪黨的本來面目,他明白了真相,認識到只有退出這個邪黨,才能擺脫這個邪靈的束縛,才能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所以他也很快退出了邪黨。

我在教學過程中也有意識的跟同學們講一些社會道德問題以及官員的貪污腐化現象。比如像毒奶粉事件等,這些現象都是因為人失去了心法的約束,不講道德,不敬畏生命,一味的以牟取暴利為目地,才做出這樣傷天害理的事。還有現在出現的嚴重的環境污染現象,以及天災人禍現象,都是人瘋狂的掠奪大自然,違背了古人的天人合一的理念,才招致了大自然的報復,這就叫「人不治天治!」

由於學生普遍受無神論毒害,所以才不相信神佛的存在,我也有意識的滲透這方面的思想。我跟他們講:你們相信人真的是猴子變來的嗎?達爾文進化論對嗎?同學們不妨到網上搜索看看相關方面的報導。另外,我也跟他們講在我們本次文明之前還存在著文明,也就是史前文化,比如像大洋底下發現的高大的古代建築,還有一些古代壁畫以及考古學家發現的「三葉蟲」化石等。這些都是科學家發現的。如果我們把這些發現整理起來,足以改變我們今天的教科書了。學生聽到這些很是興奮,有人認同,有人疑惑,有人感覺很新奇。但我覺得同學們的思想被打開了,他們相信老師說的話,這樣可以逐漸改變他們的思想觀念,為他們以後了解真相打好基礎。

四、做一個真正的修煉者

我在修煉過程中,也不是一帆風順的。當時首先是來自家人的反對,他們既擔心又害怕,好像是我選擇了一條不歸路。但隨著他們漸漸明白真相和我發生的身心變化,他們知道了大法是讓人做好人,教人向善,修身養性,強身健體,對自己對家庭乃至社會都是有好處的。我在修煉中遇到最大的關就是那個情關。它時常干擾我的心性,那種不好的慾望時不時冒出頭來,搞的我心煩意亂,尤其是晚上睡夢中經常出現情魔的干擾。開始時,自己定力不夠,不能把自己當成一個修煉人,想不起師父說的話,沒有很好的過關。而且自己的心性變的很差,脾氣也暴躁,還經常向孩子發火,使得孩子也越來越不聽話。我知道了這是修煉人遇到的第一關,人人都要過的關;情在另外空間也是一種物質存在,如果你不能放下,就等於在加強他的能量,以後的關就更難過了,我的主意識清醒了許多。以後再出現這個問題,我就能馬上警覺起來,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徹底否定它,不允許它干擾我,這樣很快就能過去。實在不行,我就起來打坐,發正念,直到這種念頭徹底消除為止。現在,我基本能過這一關了。當這種執著心去掉的時候,干擾也就沒有了。現在想來,那真像是人的生死關一樣。如果沒有大法,沒有道德的約束,心性提高不上來,那就非常容易掉下來,而混同於常人,這一關就很難過去。

我修煉後遇到的第二關,就是跟女兒之間時常發生矛盾。尤其在修煉初期,女兒把我的心磨的簡直要發瘋。煉功時,女兒不願意煉,因為腿疼,怕吃苦。在我的強迫下她又不得不煉,結果她不安靜,說話,搞小動作。看到她那個樣子,我非常生氣,就說:「你以為只有你煉功腿疼呀,媽媽比你的還疼,我都堅持下來了。你知道嗎?師父的法身看著我們呢,你這樣子師父會高興嗎?煉功還說話,這麼不嚴肅,這不是不尊敬師父嗎?」她聽我這麼說,反駁道:「你別拿師父壓我,媽媽,看你那兇樣,你有慈悲心嗎?你即使修成了佛,也是一個厲害佛!」於是我就去照鏡子,發現自己的面目確實有些猙獰,真有一幅氣急敗壞的樣子。當時我也沒有意識到自己有甚麼錯,覺得是站在法上的。

後來,女兒發展到,如果不順她的意,就用不學法、不煉功來要挾我!我發現問題的嚴重性後,開始反思自己:為甚麼我說的話也沒錯,可女兒就是不聽呢?我向內找,找到了自己存在著很傲慢的心,沒有尊重女兒的意願,總是把她當成孩子看待,執著於母女情,沒有站在女兒的角度去考慮問題,只是一味的要求她順從於我,認為自己說的就是對,必須照辦。而這樣做,女兒是不會服氣的,就容易頂牛。我知道是需要我必須認真學法,加深對法理的認識,需要我提高心性了。後來,我不再強迫她。要求她做到的,我自己先做好。到煉功時間時(我們晚上煉功),我就說:「你如果沒完成作業,就繼續做,媽媽先煉功了。」我的心是平靜的。當時她沒有表態,可是煉功音樂一起,她馬上說,媽媽我跟你一起煉功。我跟女兒一起煉功時,感到能量場很強,效果也好,晚上睡眠也踏實。

我和女兒幾乎每天都在過心性這一關。有一次,女兒不願意彈鋼琴,可能是太累了,我多次提醒也不見效。我這火氣就開始往上冒,聲音也不自覺大了起來。女兒就給我頂嘴:「這首曲子很不好彈,要不你來彈彈試試!你再逼我,我就不學了。我就是將來學好了也不感謝你!」頓時氣的我暴跳如雷,我大聲罵她,我說:又不是我在學琴,媽媽辛辛苦苦帶你,你竟然說這種混帳話!一怒之下,拿起床上的玩具向她扔了過去。女兒害怕,不敢說話了……。

過後等我平靜下來,女兒對我說:「媽媽,那玩具也是有生命的,你隨便扔它,你沒有善心,不符合真善忍。」我也覺得很慚愧。修煉這麼久了,心性還這麼差,連一個常人都不如,孩子都教育不好,還談甚麼修煉人?

我向內找,發現自己心理浮躁,脾氣壞,教育孩子缺乏耐心,執著於女兒的學業,給她帶來了壓力,沒有站在法上去引導她。其實只要我的話符合法理,女兒是聽話的。也可能是師父在考驗我的心性,去掉我容易急躁的壞脾氣。有一次我在做飯時,著急慌忙的炒菜,不小心把鍋蓋掉了下來,鍋蓋邊沿不偏不倚重重砸在我的腳面上了,我穿著涼拖鞋,把腳砸的生疼,跳了起來,氣的我真想把那鍋蓋扔了出去。我突然想起了女兒說我的話:要有慈悲心,那也是有生命的,我忍住了。我想這都是自己心性不好帶來的惡果。之後我就改掉了一生氣就扔東西的壞毛病,自己的心性也得到了錘煉。

現在我和女兒之間很少發生矛盾,遇到問題,我都能站在法上跟女兒探討。有時她放學回來,悶悶不樂,抱怨同學自私,她真心對別人,可別人不相信她的誠意,還說班裏的場不正,說他們的業力很大。我就跟她講:「別人對你不好,是在把自己的德給你,這也是給你提高心性的機會,應該感謝人家;還有一種可能,是你以前欠人家造成的業力,需要償還;但不管怎樣,都要以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然後我跟她一起聽師父講法,聽著聽著,她突然說,媽媽我又悟到了一層法理,我心裏亮堂了……。

其實,修煉過程中,遇到的矛盾和問題真是多如牛毛,有時也覺得很累,很苦,也會消沉。想想修煉這麼苦,自己到底為甚麼要修煉?修煉不就是為了返本歸真嗎?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修煉過程中,如果沒有大法的指引行嗎?不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去做行嗎?不吃苦怎麼提高呢?同時我也認識到,修煉之所以感到苦,是因為我們放不下的常人心太多,執著太多。因為放不下那些名、利、情,所以才會感到苦惱。由於我們迷的太深,乃至於把自己真正的家都忘了。想清這些,心裏感到不再迷茫了。也就在今天,女兒跟我說:「媽媽,你的心性比以前好多了,比我強,我佩服你。」

到目前為止,我基本處於封閉式的自我修煉狀態。我除了跟網上的同修有交流之外,不認識其他同修。我主要是通過上明慧網看《明慧週刊》,來了解大法弟子的修煉狀態和正法進程。修煉過程中,我的狀態也是時好時壞,遇到的每一關每一難都存在掉下去的危險。網上同修總能及時的給我以提醒,時時鼓勵我,幫我在法上認識問題,使我不至於掉隊。同修督促我加緊背法,幫我提高對法理的認識,真正從理性上認識大法。開始時我熱情很高,每天背誦一個自然段,很快第一講背完了,感到心性提高了不少,心靈也純淨了許多。可是到第二講就停頓了,各種干擾也來了,心靜不下來,煉功也胡思亂想。我發現這些都是來自常人社會對我的干擾,我的心性掉下去了。

在《轉法輪》中,師父的法理講的很明確了,關鍵是看我們能不能修去常人的各種執著心,真正的樹立起神念。那麼怎麼樹立起神念呢?在遇到問題時,想想作為一個神是怎麼想的,神是怎麼做的?可我們在遇到具體問題時,又是怎麼做的呢?人念總也去不掉,遇事往外找,找藉口,總想爭個高下,往往會使矛盾激化。我體會到,遇到矛盾,首先想想自己是否真心對待別人?是否存在自私的心理?是不是慈悲的對待別人了?是不是真正的善?有沒有做到忍?強忍不算忍,沒有做到忍,就談不上善。只有站在法上,處理問題時才能找到答案;只有從證實大法和救度眾生的角度上去思考,我們才會發現「柳暗花明又一村」。

師父在講法中多次強調,讓我們做好「三件事」,學法煉功、發正念、救度眾生,修成無私無我的正覺。而我現在做的很不夠,尤其是在救度眾生方面,還存在著很大的怕心、私心。不敢跟同事講真相,更不敢對陌生人面對面去講。我是一名教師,比較了解目前學生的整體狀況。看到那些花季少年,由於受無神論的影響,他們天不怕、地不怕,以自我為中心,目中無人,不尊重師長,不知道感恩,「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成了他們的座右銘,小小年紀,很勢利,嚴重被常人社會所污染。看到這些,我心裏很難過,同時也感到自己責任的重大──那些孩子是無神論最大的受害者,他們被黨文化思想嚴重污染著,迫切需要我們去救度他們。我有時想,如果這些孩子都能明白真相,都能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那將是怎樣的一種美好的社會狀態?!

就在昨天我煉功時,第一次雙盤了一個小時(以前都是雙盤半小時),而且腿也不疼不麻,感覺很舒服。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我寫體會的過程也是一個提升過程。今後我要努力做好三件事,信師信法,樹立神念,走正走好修煉路,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層次有限,希望同修給予指正。
感謝師父!感謝同修!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