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八日】師父說學法,我就學法、學法,師父說救人,我就救人、救人。就這樣在師父的指引下,我跟頭把式的走過來了,走到了今天。回憶自己走過的路,我的體會是:不做修煉的「門外漢」,要做救度眾生和世人的一員。

一、不做修煉的「門外漢」

我是一九九八年四月得法的。得法前,自己一身病,山南海北走了一圈也沒得到真傳,一身病也沒祛。直到看見《轉法輪》,才知道這才是真正度人的法,但很長時間只注重煉,不知甚麼是修,怎麼樣修。師父讓學法,我就學法、學法,有時間就念,像完成任務似的,還告訴別人:能念兩講就別念一講,很少想怎麼修自己。在家裏還像得法前那樣與老伴爭爭鬥鬥的,不符合自己口味的,一聽就炸,總想弄個對錯,爭個高低。每天煉功就白煉了。後來自己有所收斂,但還時有發生,嘴上不說了,心裏還是不舒服,很壓抑。

師父在《轉法輪》裏多次講到怎樣向內找、提高心性的法,我就是做不到,可見在修煉中還是個徘徊在外的「門外漢」。老伴說:你沒進入狀態。女兒說:你在喊口號……。這些話使我警醒:我是在修佛呀!修煉是嚴肅的,在我頭腦中這些卻都很淡泊,主要原因是學法不入心,為學法而學法。一遇到具體事,人的念佔上風,真的是不會修啊!

現在遇到問題我能找自己了,也會找自己了,每次找到自己的問題就豁然開朗,心情舒暢,真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覺,通過找自己也知道怎樣學法了,怎麼修了。「找自己」是一個法寶,這是千真萬確的。認認真真的學法,老老實實的修自己那顆心,時時刻刻想著自己是個煉功人,才能跟著師父走回家!

二、要做救眾生的一員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送女兒到南方一個城市去工作,在火車上就聽到了誣陷、誹謗法輪功的宣傳,那些謠言太離譜了,真是讓人難過。

當時憑著對大法、對師父的信,憑著親身經歷和受益,無論中共邪黨怎樣造謠、誣陷,我對大法絲毫不懷疑不動搖。「真、善、忍」沒有錯,法輪大法絕對是高德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就這堅定的一念,我走到哪裏都講大法的好,中共邪黨的錯。老百姓大部份認同大法,反對迫害。

我到街上看到一個書亭裏有一本污衊法輪功的書,我就對老闆說:「不要賣這爛書了,將來會反過來的!」老闆說:「我以前賣過《轉法輪》。」我說:「你賣《轉法輪》是積功德,你賣這爛書會造大業的。」

在南方的親戚家,我看到很多邪黨欺騙世人的謊言。但我了解法輪功,堅信師父,我在其中又是受益者,對於這些謊言,只有去澄清的份。我開始逢人就講真正的法輪功是甚麼,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錯在哪裏。那時還沒有講真相的說法,但我就覺的應該去說,不能讓師父蒙冤,不能讓大法被踐踏,不能讓不明真相的世人上當受騙。對常人社會來說,「真、善、忍」是做人的準則,是這個社會真正穩定的基石,也是民族復興的希望。當時基於這樣的想法,我才有勇氣、有膽量去講法輪功的真相。

由於一開始我就經常向世人講大法的美好,中共邪黨迫害的邪惡,為以後走出來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後來師父一系列講法給我指明了方向:學好法、證實法、講真相、發正念、救度眾生。明慧網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和其它講真相等資料都讓我更加明確了大法弟子應該怎樣做才能更好的證實法、救度眾生。每期的《明慧週刊》和《明慧週報》我幾乎都一字不落的閱讀,這是我與同修交流的一個平台,同修的修煉鼓舞著我,激勵著我去做應該做的事,修去修煉人不該留的東西。在這裏我要謝謝明慧網的所有同修,謝謝為明慧投稿的所有同修,也謝謝所有為我們送來大法資料的大陸同修。如果不是師父的細心呵護,如果沒有同修的幫助,我很難走過來,更沒有這樣的機會與同修交流了。

在講真相、救眾生的過程中,我經歷了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前面講過了,沒有顧慮心,甚麼也不怕,對甚麼人都講,時時講、處處講,把「真、善、忍」的美好講給遇到的每一個人,向世人揭穿中共邪黨的一切邪惡謊言,世人明白了真相,就不會人云亦云,被邪黨毒害,也不會對大法犯罪了。

第二階段試著講,由於中共邪黨竭盡一切邪惡之能事迫害大法弟子,當時我就有一念:不能進監獄,要在更大的範圍內面向眾生講真相。但也因此起了防「壞人」之心。遇到人我就試探著講,覺的這人職業、身份、品行還可以,就給他講,從法輪功的洪傳一直講到後來中共邪黨迫害大法弟子,有人還想知道更多,就向我要資料、要《轉法輪》,我就帶上資料和大法書去講,講到天安門自焚,我就給他們念《轉法輪》中「殺生」那一節。這樣既揭露誣陷大法的謊言又證明了師父講的法是最正的。有的人聽完把《轉法輪》請回家。

在公園裏我給一位四十多歲的人講真相,他失業在家,勉強維持生活,他又抽煙又喝酒,每次見到他都酒氣沖天的,他對法輪功很感興趣。有一次,我正給他講真相,來了一個人,張口就不讓我講,還恐嚇、威脅我,當時我很冷靜,一方面指出他的行為違背了憲法賦予公民的言論自由、信仰自由權利,一方面告訴他「真善忍」沒有錯,這是教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他不聽,還連喊帶叫的。這時圍上來很多人,我就把「真、善、忍」每個字的意思講給大家,告訴他們這就是法輪大法,是法輪功修煉者的信仰。那個人見人們都聽我講,就嘟噥著溜走了。這時有人說他是某個社區主任,還有的人善意的勸我趕快回家。

後來那個聽我講真相的失業工人,在我這請了《轉法輪》。幾年後我再見到他時我都認不出他了,他見我就說:「我得謝謝你呀,讀了你送我的《轉法輪》,煙和酒都戒了。」我說:「你該謝謝我們師父,是大法救了你!」他開心的笑了。我仔細再看他,真的變了,乾淨俐落,臉也有光澤了。倘若邪黨不迫害法輪功,相信還會有更多的人走入大法修煉。

我每天買菜都經過一個執勤點,有個保安小伙子經常一個人在那守著,我見他面善就跟他講真相。他是從教科書上看到污衊法輪功的內容,我告訴他這是邪黨為迫害法輪功捏造出來的。「真、善、忍」才是法輪功的修煉原則。他明白了真相說:「原來是這樣,等我找到別的工作就不幹這個了!」我告訴他要善待大法弟子,他點頭應允。當我勸他三退時,他毫不猶豫的報上自己的真名,退出邪黨的團隊。我把《九評》送給他,同時又給了一些其它資料,他都接受並說謝謝。我從心底感到高興:這個生命真的得救了!

我講真相勸三退時,接觸最多的是年輕人,特別是大學生,他們有的利用休息時間打工,在街上發廣告,這是向他們講真相發《九評》的最好機會。他們幾乎百分之九十九接受,大部份都能用真名三退。

有一次在百貨商場門前,遇到一個要去北京讀研究生的女大學生。知道她讀文科,我就建議她讀讀《九評》,當時我手裏沒有,因為我正好是在那裏等同修拿資料的。我就在那裏給她講大法真相,並勸她退出了黨、團、隊,後來她拿到《九評》,高興的與我告別,還說自己看完後要送給教政治的老師看。我們談話時得知她的政治老師對大法有正確的看法,也潛移默化的影響著他的學生。

在街上遇到發廣告的年輕人,我就不失時機的給他們講真相,送《九評》、勸三退,有知道三退的當時就報名退出邪黨組織,多時有五、六個人都退了。我有時送護身符,讓人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還讓他們把福音也告訴給他們的親朋好友,能得到福報,危難時還可救命。他們都會說謝謝奶奶!

今年春天,我到一個公園去講真相,遇到三位大學生,得知他們快畢業了,工作還沒著落,心裏急。我一邊安慰他們一邊問他們知道三退嗎?其中一男孩說:「我是從紙幣上看到的,我得到三張紙幣,上面都寫著『天滅中共,三退保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捨不得花,留著做紀念。」看來他把真相幣上的內容都記住了。我說:「你能得到真相紙幣這是你的福份,也是你的緣份,你退了嗎?」他說:「怎麼退呀?上哪退呀?中學時入的團,小學時入的隊。」我說:「不用找組織退,向天退就行,我也可以幫你們,把名字告訴我就可以了。」他們把名字告訴我,我就給每個人發一個護身符還給兩本小冊子。遺憾的是沒有《九評》送給他們,只是簡單講了講《九評》的內容,讓他們以後有機會就看看。

在講真相、勸三退的過程中,我深深的感到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有的同修說你講真相做的好,退的人多,我常常覺的汗顏──如果沒有同修給我送來師父講法和真相資料,我就沒有這些讓人明白真相的最直接的資料送人,同時我講的每一句話也都來源於師父的講法和這些真相資料。如果沒有《九評》,我對這個邪黨的本質也認識不清,怎麼談的上去給世人和眾生講真相?其實在講真相中,我只是一個信息的傳遞者,把同修送給我的好東西送給世人和眾生。如果沒有同修去發真相資料、去使用真相紙幣,我就不能那麼順利的講真相、勸三退了。想到那些被構陷的同修,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常人根本不知道真相,又聽信了邪黨的謊言,倘若知道一點大法真相,他們很可能就不會做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了。我能救下一個人都是我們這個整體的配合啊,凡參與的同修,無論做甚麼項目,人人有份,缺一不可,如果沒有大家的配合,要救下一個人太難了。一個對大法、對師父一無所知的人,又聽信了邪黨的謊言,是很難救度的。我也遇到過這種人,對大法一無所知,邪黨的謊言卻知道不少,講了半天還是不信,也不退。而那些看過資料的,特別是看過《九評》的,信神的程度深。勸他們三退、告訴他們念九字吉言那就是舉手之勞,真是一走一過就把他們救了。

我在這裏真心的為明慧網的同修,為大陸資料點的同修,為那些默默的發真相資料的同修感到驕傲和自豪。沒有你們的鋪墊,沒有你們的付出,僅憑我一個人是救不了那麼多人的,是我們整體配合的結果。

三、救人要慈悲心,不要分別心

由於我起了防「壞人」之心,就有了分別心,怕自己受到傷害,救眾生時有選擇的去做,那些對法輪功說三道四的、對師父不尊重的、對邪黨抱幻想的、還有那些既得利益者,處在迫害大法弟子崗位上的……都是我盡力躲著走的人。由於我的分別心,使很多有緣人與大法真相擦身而過,包括我身邊的親人。由於我的這顆心,使這部份人拒絕聽我講真相,我也就任他們去了。有時心想:等著淘汰吧!

看了二零零九年神韻光盤,《不要讓我為你遺憾》這首歌使我很受觸動。我讓老伴把歌譜記下來,多次反復播放這首歌,現在我已經會唱了。從那以後,每遇到不聽真相的人,我就說:「不要讓我為你遺憾。」有時甚至唱給他聽。有一個年輕女孩就是聽完這首歌退出團、隊的。

師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說:「度人就是度人,挑選不是慈悲。」讀了師父這段講法,我從心裏找自己,分別心是個大錯,我找到了救不了這部份人的根本原因。首先是我這顆分別心促成的,最主要是自己沒有慈悲心才瞻前顧後、挑來選去,才被常人心所帶動,不去救他們的。就在我左右為難、不知所措時,師父的講法又打開了我的心結,引導我從迷濛中走出來,走正路。

二零零九年神韻光盤的大量製作與發放,是慈悲偉大的師父領我們救度眾生與世人的又一舉措,也是在彌補我救不了這部份人的一個缺憾。我把同修製作的神韻光盤大部份都發給了這些人,令人欣慰的是大部份人都能接受,我相信那些不聽真相能看光盤的人一定能得救,那是師父對眾生和世人的慈悲,那是神的呼喚啊!

我堅信在以後的救人中,無論怎樣難,有師在有法在,放下自我,與同修一起去救度更多的有緣人是能做到的,也是應該做到的。我也堅信在救度眾生和世人的過程中,我和我的同修也一定能修出慈悲心來。在此,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感謝一路走來的同修!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