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塵使命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八日】

慈悲偉大的恩師好!
全球的同修好!

我是湖南省西南方向邊緣地區的大法弟子。有緣於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得大法修煉。第二天一早就跑到同修辦公室請恩師的《轉法輪》寶書,打開第一頁就見到恩師慈悲又很熟悉的面容瞅著我微笑。頓時我眼淚奪眶而出,好一陣子都在哭,同修也哭……我好找到這一部大法呀!為甚麼今天才得到?因當時還不懂緣份也要受時間的限制,還怨同修為甚麼不早告訴我,從那以後我對著師尊法像發了一個心願:即使我是自學的弟子也好,我也不自卑。無論在今後修煉中產生甚麼魔難,無論有甚麼困難,我都一定要跟著師父走!

修煉前我患有多種疾病,如:多發性子宮肌瘤、慢性腸胃炎、美尼爾氏症、風濕病等等,只得提前病退休。通過學法煉功,疾病全無。真正體會到無病一身輕。師尊把我天目打開讓我見到《轉法輪》書中每一個字都是金光閃閃,五光十色,每一個字都是恩師的法身。真和書上說的一模一樣。通過煉五套功法,我天耳也打通了,每天聽到另外空間美妙、優雅的音樂,非常好聽,真的是飽享耳福。我悟到是恩師鼓勵我:要精進!無論是面授弟子或是自學的弟子,師父只看人心,師父都是一視同仁,沒有兩樣對待。從此我精進猛追!在學法中提高很快。

大氣候反過來的情況下如何做

剛剛煉功半年多,就碰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開始打壓法輪功,栽贓陷害我們慈悲的恩師。大局勢都反過來了,中共媒體鋪天蓋地的邪惡謊言污衊大法,陷害法輪功。我作為一名大法弟子能安心在家煉功嗎?不能!我有責任去中央!去上訪!必須向他們講清真相,去證實法。還大法正法的名聲!還我師尊的公道。我們同修幾個在法理上提高很快,相互切磋,我們責無旁貸的應該走出去!進京去護法,為恩師討個公道,討個說法。為此,我們於九九年十月進京維護大法。過程中無論碰到甚麼困難都動搖不了我們上北京護法的決心。這是真修弟子應該做的。是江××利用政府耍流氓迫害法輪功。如果沒有這場迫害也不需要大法弟子進京護法了。從「七﹒二零」後我徹底不相信中共統治,自覺的從思想上清除黨文化,從此不看電視,不聽邪黨的新聞,不信它那一套「偉、光、正」的虛偽東西,不唱邪黨的歌,徹底清除被邪黨灌輸的毒素。無論是上街買菜或是老伴陪著散步,見人就說,逢人就講:法輪功是好的,電視媒體報導的全是假的……老伴怕我又被抓去,阻止我說,干擾我向人講真相,他說:「你連你師父的面都沒見過,你就這樣拼死的……。」老伴是個常人,我理解他並對他說:此話你說錯了,我告訴世人不要聽信中共媒體的造謠,世人能明白真相就得救了。我不是為我師父賣命,我師父甚麼都不要弟子的。你想常人中都有句這樣的話「受人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你看到的,我修煉法輪功身心都健康了,脾氣也改好了,過去我脾氣不好總是騎在你頭上,你都是忍氣吞聲。我在大法中受了益,而又不敢站出來為大法說句公道話,那還配做個人嗎?你不用管,我沒做違法的事怕甚麼,我就做煉功人應該做的。

邊緣平地中的一朵小花

過去我們的《明慧週刊》和師父的經文要靠外地送來,很不方便,在恩師的慈悲呵護下,零五年初,我們也建立了一個小資料點,而且還負責送另一個縣的資料。我們資料點的同修整體配合的很好。每當出現問題,同修都及時向內找原因;幾年來基本運轉正常。負責資料點的同修比較辛苦,全身心的投入做真相資料。如:刻錄光盤、小冊子、《九評》等。後來資料點一個同修走向了反面,負責資料點同修安排我頂上去買耗材,我很樂意的接了這項任務。

有一次,我的腿摔傷了,隔了一段時間沒送耗材,我怕供不上耗材耽誤了資料的正常運作,心想今天應該去了,剛這麼一想,馬上腿痛的更厲害,走不動了,怎麼辦?趕快向內找沒做錯甚麼事,馬上悟到是邪惡因素的干擾造成的假相,心想無論如何也阻擋不了我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運用師尊給弟子的法寶--佛法神通,發正念清除了它。順利的把耗材送到了資料點。

魔難中依然救度眾生

今年「七﹒二零」的前一天,我和一位老同修被抓,邪惡非法搜查我們的家。在拘留所裏,我們向內找,各自找到放不下的執著心,找到了自己對情的執著和慾望還沒有放下,嘴上說放下了,實質並沒有真正放下;這是自己要面對的,必須要過的關。正如師尊說:「作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過關了。」(《精進要旨》〈道法〉)此時一想起恩師的教誨心胸馬上就開闊起來了,把心穩定下來後,也不恨「六一零」、「國安」的人了。把這魔難當成是好事;當然舊勢力的迫害肯定是不能承認的,全盤否定。被抓進來了不就是要我救這一方眾生嗎?平常想進他們辦公室還有點顧慮心;「法制辦」的主任做筆錄正在準備報勞教材料,我就給他講真相:你不要報。誰報勞教是誰的罪過!大法是救眾生的。我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不能看著眾生犯罪,那是要遭報應的!我把道理說給你聽:第一、整我的材料,我修真善忍的沒有錯,只想做個好人,何罪之有?錯在中共邪黨搞鬥爭,罪在江××挑起事端誹謗法輪功。中國人民有信仰自由是符合國家「憲法」第三十六條的。你作為執法者比我更清楚這一點,是江××帶頭違憲。第二、我們修真善忍對國家、社會、個人及家庭百利而無一害。法律是管人的行為對社會或個人造成的損失、危害構成的犯罪客體;你們去管一管那些殺人放火的吧。第三、你們是受中共的矇騙,要把心放正,不要打擊修真善忍的好人,更不要助紂為虐;打擊善的才是真正的邪教組織。善惡必報!你看製造北京『天安門集體自焚』偽案的製片人就兌現惡報--進了八寶山。」明瞭真相的主任當時就退了黨,並連聲說「謝謝」。

我還把貴州平塘縣掌布鄉的「亡共石」等真相講給其他人聽,建議他們去參觀,並規勸他們退出邪黨,共有九個人退出了。關押期間,我天天給他們唱大法歌,放開嗓子唱「古怪歌」、「一字歌」、「為你而來」、「呼喚」、「找真相」、「梅花詩」等等,他們說唱的好!真好聽。

十五天後我們回家了。修煉過程中,無論產生甚麼魔難,只要正念足,只要在法上認識法理,心性提高上來了,業力也消下去了。面對魔難沒有怕心,求助於師父的幫助。作為大法的一粒子,肩負著救人的重大歷史使命,無論身在何方,都應該盡到大法弟子的責任,兌現史前的誓約。

多項選擇勸「三退」的方法

我是二零零五年元月份開始寫信講真相,通過書信講真相勸「三退」。後來發現這樣退的效果慢。退的人數不多;就又用電話勸「三退」快些;然後又用人民幣勸「三退」,人民幣流通快,每個人拿在手上都要看一看,在人民幣上寫「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救人的」、「退黨團隊保平安」等字樣,這個方法非常好。有一次我娘家小弟見我在紙幣上寫「法輪大法好」他也拿起筆在紙幣上真心的寫「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他真的得了善報,馬上兌現了。那是零六年臘月初八,他開車去接新娘子的途中撞車了,小車被撞的四腳朝天,小車完全報廢了,但車上坐的四人,其中一個婦女抱著一個剛滿週歲的嬰兒;按常規理論講「車毀人亡」。可車上四人毫髮無損。這僅舉個例子。

我講真相勸「三退」範圍很廣,酒宴上、食堂、等公共車的地方、景點區凡是各行各業的,政法委系統的、公檢法、國安,律師事務所等,上至中央總理、全國人大、下至農民百姓,凡是我接觸到的人,一個不落的都講。隨著師尊的正法進程,環境寬鬆了,從零六年下半年又選擇面對面的發《九評》、小冊子、光盤等真相資料,走進辦公室去勸「三退」,面對面的講效果更佳。我所住處單位有百分之七十已三退,我的家人和親戚有百分之九十已三退;過去幾年的三退名單因沒留都燒掉了(發到網上後名單就銷毀了),無法統計數字;從零九年四月至九月的三退人數有六百五十七人。這個數字還不樂觀今後要加倍做好,爭分奪秒的去救眾生。

做救人的事也不能放鬆修自己

一次在風景區講真相勸「三退」,跟十多個人圍著講真相,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不但不退,反而替邪黨說話,說天安門自焚是師父指使的等鬼話。我拼命的跟他說清,他硬是聽不進一句話,更加指名道姓罵師尊,我叫他住口!他卻越罵越起勁,碰到這種惡劣的情況,我急了,再也沉不住氣了,火冒三丈罵了兩聲:「你放屁!」當時面目表情很難看,過路的行人都來看,這時一個四十多歲的婦女說話了:「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打都沒打就罵起來了」。馬上我悟到:是慈悲的師尊借常人的口點悟我。冷靜下來後,一找自己通過這一次講真相勸三退把爭鬥心暴露出來了,要修去它;二找自己所在境界層次,善心沒達標,今後要加倍修出慈悲心來;三找自己講真相之前沒發正念清理自身空間場邪惡爛鬼因素的干擾。悟到了馬上就地坐下來發正念,十五分鐘後再講真相時,老人不罵了,但還是不願退,只有一個人退了。這次真相講的很不理想。所以做救人的事也不能放鬆修自己。

用心幫昔日的同修歸隊

昔日的同修啊,因怕心從九九年「七﹒二零」後就掉隊了,不敢走出來做救人的事,還有一些人完全不煉了。很可惜。我見了他(她)們心裏很難過,只有一個心願求師父加持,弟子願去幫這些掉隊的同修歸隊。我悟到這也許是自己應該做的事和走的路吧。於是帶著師尊的經文和《明慧週刊》、神韻光盤、《九評》、小冊子等資料挨家挨戶的找,找到她們後,了解到她們各自的執著後再打開她們的心結。

如有一個同修對我們做三退的事很不理解,特別反對,說是參與「政治」。就針對同修的這種心,和她談貴州平塘掌布鄉的「滅共石」,難道它也是參與「政治」嗎?!那石頭上的字「中國共產黨亡」又不是人為的,是天然的。是二點七億年的巨大石頭,已經被中國的科學家和專家們用儀器鑑定了。這不就是預言嗎?「滅共石」真是無聲勝有聲。是上天警示於人。慈悲於人。假如你是邪黨成員、邪黨的一份子,不退出邪黨組織,那就成為了邪黨的陪葬品。所以三退不就是救人嗎?怎麼是參與政治呢?你仔細想想吧。

我一直談到她完全明白為止,大法弟子不是參與政治。大法弟子修煉是出世間的,對政治不感興趣,對政治更沒有任何訴求。最後解開了她的心結,同修走回大法中來了。

結束語

修煉中,我悟到:只有學好法,在法上提高心性,就沒有闖不過的關;反之,不重視學法,一旦不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就寸步難行或走向反面。我能夠走到今天,每一步都離不開慈悲恩師的呵護和同修們的幫助。今後要更加努力學法,比學比修,做好師尊要求的「三件事」,完成救度眾生的偉大使命。

祝恩師中秋節快樂!
雙手合十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