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寧夏弟子的一點修煉記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八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寧夏回族自治區的一名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底得法。自拜讀《轉法輪》的第一天起,我就確立了人生的真正目標。一九九八年初,我的父母也與大法結緣,幾天後,我的父親就扔掉了幾百度的老花鏡,告別了幾十年的藥罐子,我母親已有十多年的臉部痙攣也消失了。讓我們做兒女的無比感動。

由於家庭的影響,我的心中對傳統的東西推崇備至,總認為氣功會帶來奇蹟。從一九九二年開始,我學練過好幾種氣功,有一次氣沖頭頂受不了半夜往醫院急診室跑。第一次見到《轉法輪》,我是站著看完的。很快我將以前算命之類的書送給人,假氣功的東西全部毀掉。

在我讀完《轉法輪》之後,夢境中的毒蛇就越來越小,越來越弱,最後就消失了。有一次,一隻金色的大蛇逃離了我的視線,從半空裏消失了,這時從天上來了幾位天兵,跟傳說的天將一樣的打扮,他們不知從哪又逮住了金色大蛇,將它押走。就這樣,困擾我好幾年的毒蛇夢結束了,在這以前每晚在夢中與蛇苦戰,毒蛇越打越多,越打越大,有時甚至是蛇山,怎麼拼命還是逃不出蛇的海洋,有時都害怕睡覺。

剛開始我只有《轉法輪》,沒有其他書籍和音象資料,就只好每天盤腿看書。光是往上扳腿就花了好幾天時間,腿扳上去就出一身汗。十多天後,盤大約半小時,腿自動就滑下來了,我就由大盤改為小盤後,解決了這個問題。一個冬天出來,我由已略顯臃腫的身體變得年輕帥氣,一身輕巧,走路生風。

一九九八年我正式參加集體學法煉功,第一天我雙盤就堅持了四十五分鐘,音樂停止時,我渾身發熱。煉功過程中我清晰的看到在一個美麗的山谷口,有一座宏偉現代化的城市,建築物都是白色的。剛看到時,我吃了一驚,景象很快就消失了,我才明白是天目看到的。整個一九九八年,我們學法小組早晨煉功,晚上學法煉功,身體的變化和心性的提高都在飛速的進行著。早晨煉功四點多起床,剛開始起不來,到時就有人敲門,喊你起床,可是起來後發現甚麼人也沒有,沒煉的家人甚麼都不知道。一交流,我們學法小組中的好幾個人都是這情況,是師父喊我們的。

無比美好的時光一直持續到一九九九年的七月二十日。大約在一九九九年五月份,有兩個自稱是宗教事務局工作人員的年輕人,向我調查煉法輪功的情況,我熱情向他們介紹了大法及我和有關學員修煉後身體健康、道德標準提高的情況。我向他們極力的推薦大法,要他們有機會一定走進大法。他們當時都表示非常佩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各單位要求看電視,我看了幾眼就知道是甚麼意思了,便起身離開。下班後,鄰居有位大叔看到我就說,電視上演了,你們師父如何……,我問他,「電視上演的你都信?」他說:「國家說的,為甚麼不信?」我說:「江××說現在中國人都達到小康水平了,你家達到了沒?」他一時語塞。他的三個兒子無職業,都是啃老族。當時我心裏在流血。晚上不能去煉功了,在床上翻來覆去,根本睡不著。妻子好心的安慰我,並說這件事不用怕。

七月二十二日,警察把我們大約十幾個人從單位裏叫到派出所,我又碰到了五月份自稱是宗教局工作人員的年輕人,他承認自己是公安局政保科的。邪黨政法委書記帶著市政府的所謂五個班子代表,宣讀完邪黨的禁令後,要求我們交出書籍,除一位大姐交了一本《轉法輪》外,我們其他人都未交任何資料。當時這位大姐是煉功點負責人,為我們的學法小組建立,付出了不少心血。

邪惡的迫害一天天加重,惡警動不動半夜三更敲門,搞得家裏人都不能安寧的休息。在巨大的壓力下,我停止了煉功,書也看的越來越少。很快我的身體又臃腫起來,當時的情形真是度日如年。苦苦的思索中,我想歷史上的修煉人花幾世也不一定修成,我們修煉大法的可能也得有一段時間,我還年輕,先把常人的學歷職稱提高提高再說。我的身體變得越來越糟糕,視力也下降了,家人逼我吃藥。在邪黨鋪天蓋地的造謠下,在常人不斷的傳謠中,我痛苦的思索著,吃藥、治病,費用怎麼解決?當今的中國,除了部隊、政府、少數壟斷企業外,有幾人能進得起醫院?就算你進得起醫院,得了絕症哪個醫院又能救得了你?誰能比我們的師父、比大法偉大呢?沒有!我坦誠的告訴妻子,我不吃藥,我會用此生的生命證實大法的偉大。

雖然我被動的承受著邪惡的迫害,那時沒條件上網,我和外地同修的聯繫也中斷了。慈悲的師父一直在夢裏點化我,試舉兩例。有一次夢到半天空有一座筆直的褐色懸崖,深不見底。我和好多人在往上爬,爬的非常吃力。我距崖頂大約有二十多米,有人已經登上了崖頂,我回頭往下看,一陣恐懼把我驚醒。我一旦停止修煉,掉下去將萬劫不復。還有一次,大約在二零零五年初,夢見我和無數人爭著往光亮的地方跑,前邊平行開著好幾個大門,跑過哪個門都行,守門人已在等著關門。過了大門天是亮著的,而大門那邊,整個世界已在黑氣的籠罩之下。

二零零六年初,我決心走回修煉的道路,以師父要求的三件事為重。當時我就依稀的看到大穹中清亮了許多,無數窗戶打開了,可能是那裏的眾生看到了希望的光芒。有一次打坐中,我清晰的看到無數的人群在朝我下拜,他們都是古代中國人的裝束,我想可能是我世界裏的眾生吧。在這一年的夏天,一次在等車時,偶遇昔日同修,寒暄幾句後,我們都知道了各自的情況,她激動的告訴我她在這個新的地方和同修聯繫上了,真相資料也挺全的。就這樣我的修煉路走上了正軌。但是依靠別人傳遞資料,總感覺不太方便,想學破網技術但是沒機會。這年夏天,碰到一個搞技術的外地同修,但他認為我電腦技術不過硬,沒有傳授我破網技術。

二零零七年初我以高分通過了職稱考試,結束了我常人的學習生活。在一次外地同修送來的光盤中,我意外的得到了有關破網的所有軟件,在網吧破網成功,見到了盼望已久的明慧網!從此我地的資料不再依靠外地,同修們收集的三退名單、電話及手機號碼、郵箱等源源不斷的發到大紀元、明慧網。在明慧網學習幾天後,我的電腦技術突飛猛進,在常人中已算是內行了。

二零零八年以來我市和外地同修的交流更多了,來的這些同修,無論是高貴華麗的白領,還是衣著樸素的農民,她(他)們個個言詞懇切,法理透徹,激勵著我市每個同修的精進心。和同修聯繫多了,除了令大家喜悅的三退數字外,還有令同修心痛的大法弟子遭受邪惡綁架、非法判刑。銀川市西夏區法院頭天向社會公布透明電子屏,承諾向社會公開審理現場,第二天就秘判大法弟子;惡警綁架了大法弟子,勒索不到錢財就非法勞教。大法弟子不受邪惡影響,依然堅定的做著三件事。

我身邊的親人都已三退。我的同學大多都是政府部門負責人,有的甚至是高官,這些人自恃學有所成,胸有主見,中毒較深。但他們為我的年輕健康感到驚訝,為我對師父的尊重折服,也承認邪黨腐敗至極。我不會放棄對他們的救度。

想寫的東西很多,但總覺的自己修的太差,不能和精進的同修相比。所以錯過了前幾期的法會交流。俗話說醜媳婦終得見公婆,何況對於萬般辛勞的師父,做弟子的怎能不交一份答卷呢?!即使答得差,也得恭敬的交給師父。

再次向師父致敬!

向明慧編輯部的同修問好、向海外所有的同修致謝!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