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對情的執著 用慈悲平衡好家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八日】

師父好!
全世界的各位同修好!

我是個得法十多年的弟子了,在這十多年的修煉當中磕磕絆絆走到今天,做的不符合法的要求的地方很多,所以同修要求我寫交流材料時,我覺的沒甚麼可寫的,自己做的又不好,但是,在同修的鼓勵下,我靜下心來整理了自己的思緒,想把自己如何過情關,如何圓容好家庭這個環境的一些體會寫出來,與大家共勉,希望與我有一樣執著的同修少走彎路,使我們的家庭成為一個和諧、祥和的修煉環境。

在很小的時候,自己就同每個女孩子一樣嚮往著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帶著這樣的美好與嚮往,我與自己鍾情的人結婚、成家、生子,過著自己認為幸福的生活。

在九九年「七﹒二零」大法被迫害後,因為印發真相資料和進京上訪,我先後幾次被非法抓捕和非法勞教,這期間幾次都是因為過不了情關而被帶動的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以至於後來舊勢力利用情來迫害我和家庭。

被非法勞教迫害幾年後回到家,家裏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丈夫開始酗酒,打人罵人,每天就像是瘋了似的,變的幾乎都沒有人樣了,連孩子看他的眼神都是那種厭惡和蔑視。在我回到家後,再也不像以前那樣的體貼了,我只認為是因為我不在家他太難了,也承受了很多的痛苦,所以才這樣的來宣洩而已。然而丈夫的變化遠不止這些,丈夫同現在社會上的道德敗壞的人流一樣,不但在外面有了其他的女人,而且吃、喝、嫖、賭、抽,可以這樣說,只有我想不到的,沒有他做不到的,而且,不讓我學法煉功。

看到他這樣的變化讓我痛心疾首,真的是沒有辦法接受,丈夫在這之前雖然沒有像自己那樣的用心去修煉,但是大法好他是知道的,他也是受過大法好處的人。我心痛的理解不了他怎麼會變的這樣。自己曾經認為那麼優秀善良的丈夫怎麼變的如此可怕、如此墮落?想著曾經的幸福,再看看眼前的這個丈夫、這個家,我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痛苦、絕望湧上心頭,整日以淚洗面,不學法,不煉功,不做證實法的事。滿腦子都是在想怎麼會跟這樣的一個人結婚成家,還過了這麼多年。自己被他騙了,不應該選這個人跟他結婚成家,這是個德行品質非常不好的人。不跟他過了,沒法跟他丟人,跟他離婚……就這樣痛苦的不行。

一天心裏實在難受的不行就打開了一瓶白酒一飲而盡,而後慟哭著,從心底裏喊著:「師父呀救救我吧,我太痛苦了,不想這樣的痛苦了……」等到醒來,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在往上翻,別提有多難受了,醉酒並沒有解決我內心的痛苦,反而使我覺的更苦。我靜靜的想,我這是在幹甚麼?我還是個修煉的人嗎?我為甚麼而存在?人所要的幸福那真的是幸福嗎?求來了又能怎麼樣?我為甚麼這麼痛苦,我不就是放不下這個情嗎?情不是修煉人要放下的執著嗎?而我還在這麼執著的在求,我還在喊師父救我,師父看到我這樣的不爭氣不知道心裏有多難過哪。想到這,自己的眼淚又流了下來,覺的自己非常的差勁,沒有臉面去面對師尊。我想,我決不再執著它,放下情,放下他。

心裏這樣的想著,行動上對丈夫也不再像以前那樣了,他的一切行為我都不聞不問,對他也不理不睬的,心想:「有你就當沒你。」回來就給他做飯,不回來也不管,愛上哪上哪,愛幹啥幹啥,你是你,我是我,我有時間我就學法煉功。就這樣,家裏的氣氛雖然讓人感到很壓抑,但家裏感到比過去肅靜多了,不再有打罵哭叫聲了。

隨著不斷的學法,不斷的在法中精進,自己開始反思,師父要我們去掉人情的執著,要我們全盤的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而我恰恰卻有那麼重的情的執著,而且在面對問題的時候只是把它當作了關去過而沒更深的、認真的去思考問題的根源在哪裏。通過學法我悟到:因為我對情的執著,舊勢力就抓住了我執著的心來放大它,使我陷在其中而不能自拔,使我不能在法中修煉,使我做了很多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事,從而使我幾乎都要放棄了修煉。而且因為我對情的執著,舊勢力在利用丈夫來迫害和毀掉我的同時,也在因此來迫害和毀掉我的丈夫,這是個小問題嗎?想到此我感到自己太可怕了,如果不是慈悲的師父一次次點悟和像孩子一樣對自己的呵護,自己不但毀了,而且因自己的所為不知毀掉多少眾生。大法使我這顆迷失的心又從新找回了正念。心裏裝了法,行為上也就知道如何去做了,一定要修去這個情,擺脫情魔對我的干擾和迫害,用慈悲心去對待自己的丈夫,用慈悲去圓容好家庭這個環境。

從這以後,自己就真正的去關心體貼自己的丈夫,不說傷他自尊的話,不做使他難堪的事。因他的酗酒,孩子對他也不像以前那樣的尊敬他了,所以我就教育孩子:爸爸在外面工作很辛苦,社會壓力也大,他很不容易。他原來很善良,他不是生來就是個壞人、惡人,是現在社會的環境不好,才使他變的沒形沒樣的,一定要理解爸爸的不容易。而在丈夫面前,我就對他講,他醉酒後的行為舉止,使孩子心裏沒有辦法接受他這個父親。一開始他根本就聽不進去,你說甚麼他也就那樣,而且每次喝完酒回到家以後,都是眼睛半睜半閉的那樣看著我,只要我做的使他稍不如意,他就要發作的樣子。那時我就對自己說:師父要我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要守心性,我要善待他,要用慈悲心去對待他。所以不管他說甚麼做甚麼我都不動心。給他端茶倒水,問寒問暖。這樣他不再總是故意的與我找茬折騰了。

丈夫在家裏是長子,公公去世的早,所以婆婆很多的時候都是我們在管,而和婆婆相處的不和諧,使得一時間自己與丈夫的關係也非常緊張。想想多年來自己為這個家,為這家裏的老老少少所付出的一切,所得到的卻是丈夫在婆婆面前對我的辱罵和拳腳相加,這使得我對丈夫和婆婆心生仇恨,心想如果不是我修煉了大法,我一定要和你們大戰一場,你們太欺負人了,我決不想和你們有任何的緣份。雖然心裏知道不能同他們一樣的對待,但是心裏卻是非常的不平。

決心圓容好家庭這個環境後,我通過學法,知道自己在面對婆婆和丈夫的無理時沒有做到忍,沒有做到善,就更談不上慈悲之心了,沒有按照師父講的法遇到甚麼事要向內修向內找,需要我提高心性和增加容量時,我卻像常人一樣的忿忿不平的在對待,那時滿腦子都是人的理,只是沒像常人一樣發作而已。但那種仇恨的心理,比常人的發作還要可怕,它隱藏在自己的心裏。大法就像明燈一樣照亮了我前進的路,通過學法,我對婆婆和丈夫不再仇恨了,能夠心裏很坦然的去面對婆婆,吃喝穿用都為她想的特別周到,她再說甚麼我也不同她計較,不去動心,就是善心善意的對她。時常在心裏也會翻起她曾經如何對我不好的怨恨,但立刻就會正念的去除這些念頭,知道這不是我自己的想法,這是邪惡的干擾,不能上它的當。漸漸的,再面對婆婆的時候,能總是笑呵呵的。對家裏的兄弟和妯娌們,我也都是事事為他們著想,不自私,不計較,遇到心裏覺的不平衡的時候就多學法。

就這樣,大法在使我漸漸的發生著變化。漸漸的,丈夫也在發生著變化,他不總是那麼的人事不省的大醉而歸了;孩子對爸爸也不再是那種討厭的眼神了;婆婆逢人便說:「我的兒媳婦就像我的閨女一樣,對我可孝順了。」最可喜的是丈夫開始學法了,開始背法了。看到他這樣的變化,暗自的我流下了眼淚。我由衷的感到師尊的偉大慈悲的力量,我發自內心的為丈夫高興,高興他走回了人生的正道。

有一天我做了一個夢,夢到我手牽著丈夫的手去上大學。醒來後我認真的對丈夫說:大法的緣份才是我們真正的緣,也許來世間的時候,我們都發願要一同修煉大法,圓滿同歸,所以我們一定要珍惜我們這來之不易的大法緣哪!他也感慨的說:是呀,大法師父真的是太慈悲了,我過去所做的都不是人的所為了,而慈悲的師父卻沒有放棄我,如果我再不好好的做,就太對不起師父和大法了!聽到他的話,我再一次流下了激動和感激的淚。

現在,丈夫能給常人認真的勸退講真相了,婆婆也在天天的看大法的書,孩子也走入了大法的修煉當中,兄弟、妯娌們沒有一個反對大法的。我們的家變的和諧、祥和了。有這樣的變化,都源自於師父的大慈大悲,源自於師父對弟子的不放棄。所以我發自內心的感激師父的慈悲苦度之恩。對此我無以為報,唯有在大法中更加勇猛精進,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才不辜負師父為我們所付出的一切,才不辜負我們來時的大願!最後讓我們用師尊的法《洪吟二》〈法正乾坤〉來共勉:「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

有不當之處敬請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