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縫插針講真相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八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前,我渾身是病:偏頭痛、眩暈症、胃炎、支氣管炎、關節炎、腰痛……,修煉後病痛很快煙消雲散。十多年修煉,雖歷經坎坷,但心中充滿了幸福與感動,慈悲的師父把我從地獄撈起洗淨,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與純淨的心靈,並且為了讓我兌現久遠的誓約,一次次為我創造講真相的機緣與條件,讓我在救度世人的正法修煉路上不斷前行。

二零零零年初,我從北京上訪回來不到一個月,因散發真相資料又一次被非法關押,當時派出所拘留室裏關押著七八個小青年(都是小偷),我想有緣見面總不是偶然的,我不能錯過講真相的機會。晚飯時,一天沒吃東西的他們都喊餓,我掏錢讓警察找人給他們買吃的,那批小青年很感動,邊吃邊謝我,我說:「不用謝我,我是修法輪功才這樣做的,謝我師父吧!」隨即給他們講法輪功真相,談我們為甚麼被迫害,勸他們回去後也要按「真善忍」做個好人,警察在場也聽著,沒阻擋我。後在被拘留的十五天中,我按師父的要求,人在哪裏就在哪裏講清真相,很快改變了同室關押的那些犯人。每天放風時我煉功,她們都給我擋著不讓獄警看見,有的小青年還跟我背《洪吟》。一天一個關了三年的外地犯人跟我說:「大姐呀,我到期要回家了,沒錢買車票。」我問她:「你是甚麼原因進來的?」她說她是人販子。我告訴她:「你回去後千萬不能再幹那種事了。」她說:「以後我肯定不會再幹了,出去後我也要煉法輪功。」

二零零零年底我被迫辭退工作後,很快找到了一個當營業員的新工作,這個工作雖然工資很低,但可以時時接觸世人,有利於講真相。兩年中我一直見縫插針的講真相,明白真相的世人有上千人。全市三十來個連鎖店,每月我的營業額最高。期間領導還讓我代表連鎖店上了電視做產品廣告,廣告播出第二天,派出所戶警找到我說:「昨晚在電視上看到你,真棒!」我說:「我們煉法輪功的人個個表現都很好。」

二零零一年,一次人武部長找我談話,有610主任等參加,我提出兩個要求:一是不許偷偷錄音,二是要允許我暢所欲言,他們答應了。在我講真相過程中,那位部長說:「你說法輪功好,為甚麼叫人破肚子找法輪呀?」我嚴肅的指正他:「你是部長,說話要負責任,你不要像電視放的『天安門自焚』一樣的隨便誣陷誹謗,你找本大法書看看就明白真偽了。」他不吱聲了。我問:「你看我會破肚子找法輪嗎?」他說:「你不會。」「那就對了,一切都是造謠。」一個半小時談話結束後,他客氣的與我握手道別。

同一年因特殊情況我去了法院,那個辦公室裏有六個人,我給他們講大法真相,大約講了二十分鐘,一個年輕法官說:「你知道我們這是甚麼地方嗎?」我說:「我知道,是法院,法院就更應該了解真相,才能秉公執法,我講的都是實話。」只見他們在底下小聲嘟嚕著甚麼(那裏前時剛非法判了幾個同修的刑)。

後來我經常利用空隙時間找當地610主任講真相,開始他不願聽,找我辦過三次洗腦班也沒用,他和派出所所長都說,這一片我的頭最難磨。有一天,我發現大馬路邊廣告欄裏有很長一排誹謗大法的宣傳,當即找到610主任要他撤下來。他說:「一般要放三個月。」我說:「從現在起三天也不行,你要不撤掉,我自己動手。」結果過不了兩天去看,邪惡的誹謗宣傳已換掉了。跟他打交道次數多了,他明白了真相,幾年後的一天我碰到他,他告訴我他已退休了。我跟他講「三退」的事,他說比我知道的多,我勸他退,他說:「好,那就幫我夫人與女兒也都化名退黨吧。」我說幫她們退可以,但要本人同意才行,他說:「知道,謝謝你了。」

零三年秋天,有一天我去看望母親回來,上了一輛中巴車,正巧售票員是我認識的人。她說:「大姐呀,你怎麼越來越年輕了?」我告訴她:「我煉法輪功,原來好多病都好了,按真善忍做好人,又有好身體,這多好!可江澤民看有一億多人煉法輪功就妒嫉,編出了『天安門自焚』來欺騙老百姓……。」一問一答中,我不停的跟她講真相,故意把聲音提的很高,車上二十多人都在專注的聽我講。講了大約二十五分鐘,我準備下車時,她的丈夫正是那位駕駛員,他很捨不得的對我說:「大姐你講的太好了,這是我從來都沒聽過的,我還想聽。」我說:「那就下次再講吧。」

又有一次我從母親家回來上了一輛公交車,那車剛洗過,車座上大多有水,上來的乘客只好站著,於是,我用紙把座位上的水一一擦乾,招呼大家坐下,他們不好意思的坐下了。一位四十來歲的男士挨著我坐下後說:「像你這樣的人現在是沒有了。」我說:「我煉法輪功,師父教我們處處為別人著想。」乘機開始講大法真相,周圍的乘客都在聽,最後那男士說:「我自己開公司,想請你教我夫人煉煉功。」我說:「有機會我會去的。」

二零零五年有一天,我跟610人員講真相,那個負責的對我說:「你說法輪功好,為甚麼政府還要定為邪教?」我說:「江澤民才是最大的邪教頭子,它教出那麼多貪官,陳××等高官偷的都是成千萬上億的,吃喝嫖賭,甚麼壞事都幹,可我們煉法輪功的沒有一個犯罪的,你說誰好?」他說:「我知道你們是好人,可是……。」他們自己都笑了。

零七年因特殊情況我換了居住地,我想恐怕也是師父的安排,是為了講真相的需要。沒幾天派出所來了兩個人,那戶警說:「聽說你是煉法輪功的?」「對!我煉法輪功。」他說:「不是政府不給煉嗎?」我說:「是江澤民一人不給煉,它違法,我國刑法第三十六條規定信仰是公民的權利,我是一個合法公民,我不違法,我們師父教我們社會上的一切犯罪的事一樣都不能做,就按真善忍做個好人,有個好思想好身體,這有甚麼不好?為甚麼不給煉?」她說:「照你說法輪功還是好功了?」我說:「對!是好功,只是你們不了解真相。」於是我又說了很多,臨走時那兩位警察說:「打擾你了。」我說:「沒甚麼,你們以後想甚麼時候來就甚麼時候來。」

零八年大年初一,我去妹妹家做客,席間勸退了好幾個人,下午回來等車時,大概過年緣故,四十分鐘才等來了一輛車。當時我發出一念:今天要搶一個座位再讓座,好給大家講真相,請師父幫助我。車將到站還在開動時,擁擠的人群哄了上去,我一個人站在原地沒動,結果車門就在我身前停下,我第一個上了車,找個座位坐下,不一會過道裏已站滿了人,前門進來一位五十來歲的女士扶著一位七八十歲的老大爺,我招呼老人這邊有座位,他慢慢走到跟前坐下,連聲說:「謝謝!謝謝!」我說不用謝,我是煉法輪功的。他似乎沒聽見,我有點尷尬,這時那位女士又說了一句:「謝謝你。」我連忙說:「這點小事不用謝,我是煉法輪功的。」她說:「不是不給煉嗎?」這下接上了話題:「那是江澤民一人不給煉,它看有一億多人煉功嫉妒……按真善忍做好人有甚麼錯?我本來一身病現在全好了。」她說:「現在老百姓有病看不起啊。」我說:「是啊,可你們看江澤民帶出的這些大幹部,一貪就是上千萬的,電視從來不放實的,搞假的『天安門自焚』就是想轉移老百姓對貪官不滿的目光。」有個戴眼鏡的男士插話說:「聽說當年煉法輪功的人到北京沒有一個幹壞事的。」我說:「對!他們都是最好的人,都是共產黨在造謠。當年對國家主席不也是安個罪名就打倒,它們想怎麼說就怎麼說。現在國外有八十多個國家都煉法輪功,江澤民說不好,為甚麼那麼多國家都煉啊?……」那次講了不少,聲音很大,車裏數十人都在聽。這時有人下車,我才發現我早乘過了頭,從新轉車時,心裏樂滋滋的,又一批世人聽到了真相。

零九年四月的一天,我去醫院看望患病的同事,那天針灸室裏連男醫生有六人,那位同事說:「看你身體多好,比你實際年齡要小十歲。」我說:「是啊,看你現在這樣,我就想起當年渾身是病的我,現在煉法輪功渾身輕鬆,病全好了。」那同事讓我打坐給他們看看,我邊打坐邊告訴他們:「要按法輪大法『真善忍』三字修心,再加上煉功才管用。」接著跟他們講大法真相,從國內講到國外。最後她說回家後要跟我煉功,隨後讓我把她家三個人都退了邪黨。

我利用自己的技術擺過一年半的鋪子,少收錢不收錢的,好利用更多機會講真相勸三退,通過努力,明白真相的至少好幾百人。為了講真相救人,五年中我換過八個工作單位打工,那八個單位都是我主動辭職的,我視每個單位的不同情況講真相,效果很好,許多人擺正了心念。一次一個私人小工廠聘我當主管,連老闆加員工共二十多人,我去十多天他們都明白了真相,員工們都要跟我煉法輪功。工作不到一個月我決定告辭,因為我覺的師父還需要我找另外的有緣人講真相。那位四十多歲的女老闆無論如何捨不得我離開,最後還是沒能留住我,幾個月後女老闆開車來接我回去,我謝絕了。

走過十多年正法修煉的風風雨雨,我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不忘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闖過一關又一關,直走到了今天。法理讓我明白,「救人是第一位的」,眾生的得救是我們來時的最大心願。當我心為別人、心在救人時,就會時時感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指點著、安排著,催促我利用一切時間一切機會講清真相,去救度那些為法而來的世人,他們也是歷盡魔難來到人間,其實也為法付出了很多很多,他們的眾生也在期盼著他們的回歸,他們的得救意味著對應空間無量眾生的得救。明白這些法理後,我在任何環境中,無論在外吃飯、買菜、跑商店、走親訪友、打工,想的就是怎樣講清真相救他們。現在通過我的努力,明白真相的已有好幾千人,但是我知道,與做的好的同修相比還差的很遠。近幾年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又學會了上網,天天看到明慧後更感到自己還需努力,走好最後的路,讓恩師少操一份心,實現眾生得救的大圓滿。

在同修的鼓勵、幫助下第一次寫體會文章,寫的不妥之處敬請指正。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