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路救人是給師父最好的答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八日】我今年七十二歲,得法前患有嚴重的肝病,腎病和肺病。其中的哪一種病都能要了我的命。九三年末,又不得不將左腎摘除了,那種掙扎在死亡線上「生不如死」的感覺真是痛苦極了,我覺的自己活不了多久了。然而就在我處於無望絕境的時候,九六年,先得法的親家熱心的給我送來了一本《轉法輪》

小時候因我家的成份是地主,後來被邪黨清算的「房無一間、地無一壟」。所以我只上了一年多學就不上了,認字不多,也不太會寫字,可當我捧起《轉法輪》看時,卻都能認下來。沒學幾頁我就懊悔自己:「這麼好的法我怎麼這麼晚才得到啊!」其實在九四年時,親家母就曾告訴我師父要來延吉辦講法班,可當時因家裏做生意需要人就沒去,為此我後悔了好幾年。當年學法的時候就有流淚的狀態,一流流了一年多,結果發現把自己的一雙老花眼給洗亮了,這以後誰看到我都說我眼睛特別有神。而且得法後我身體上所有毛病都在不知不覺中好了,真的就像師父法中講的那樣,「過去走幾步就累,現在走多遠都覺的很輕鬆,騎自行車好像有人推你一樣,上樓上多高也不累,保證是這樣的。」(《轉法輪》)

從法中我明白這是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讓我好好修煉的。師父為我淨化了身體,開啟了我的智慧,把我一步步領上了生命的歸途,我對師父的感恩已無法用語言表達,知道只有走好、走正這條返本歸真之路,才不愧對師父為弟子所做的一切。下面借明慧心得交流會的機會,向師父彙報一下從九九年「七﹒二零」至今,弟子的部份修煉情況。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突然向大法發難,甚麼莫須有的罪名都往大法身上扣,往我們偉大的師父身上扣,真像天要塌下來一樣。當時我就想:這麼好的師父,這麼好的法被誣陷真是天大的冤枉,作為在大法中受益的弟子,我要出去為大法說句公道話。於是我就與幾名同修買票去了長春。結果還沒到信訪辦就被抓起來了,邪黨根本就不讓你有說話的機會。當時我的心態很好,一點也沒有怕,就是堂堂正正的向抓我們的人講「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是政府搞錯了」,最後他們把我們送回了家。

回家後,想到大法、師父都在蒙冤,我真坐不住啊,我就開始在親戚朋友中、或到大街上去講:「大法是冤枉的,我那麼多病師父沒要我一分錢,都給我治好了,我的命都是我師父給的,電視報紙上演的寫的全是假的。」結果本就不大的小鎮上的人很快就都認識我了。後來聽說其它地方的同修寫真相條幅出去貼,我就覺的這辦法好,我也開始寫。雖說我沒念過幾天書不太會寫字,可這次標語條幅那字兒寫的我都驚訝,我知道我做對了,師父加持我呢!帶著寫好的真相條幅我與另一流離失所的同修一起把整個村子都貼滿了,後半夜才回家。還剩了一些放在同修的衣服倉裏,結果被別人發現,等第二次出去貼時被不明真相的人惡意告發,派出所便強行到家把我劫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裏我就是對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不要幹壞事,法輪大法是正法,講我修煉前後的真實故事。他們沒有打我,三天後正念回家。

零一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發表後,我從外地帶回家。還沒有給同修送去,便被派出所把我叫去。那時還不懂完全不配合邪惡,只知道要堂堂正正的做好人,我誰都不怕,便去了。在派出所我遇到了一個熟人,那人知道我來的緣由後叫我回去,我心想我還真有事做便轉身就回家了,我剛把新講法給大家送去,下午「六一零」的惡警便強行將我從家中拉到了一個敬老院。我一看不對勁兒,就大聲喊:「你們為甚麼把我拉到這裏來?我學大法做好人我沒有錯。」一直喊,喊累了就跟他們講真相,到了晚上我也不進屋,後來他們強行把我往小二樓上拉。在走廊裏,我遇到了單位書記,那人開口就罵師父。我當即斷喝:「你閉嘴!」後來才知道這是市「六一零」在辦洗腦班。由於我不配合,第二天他們就把我送到看守所欲迫害我十九天。可是我想:「我不能待在這兒,我得出去。」結果第二天我就出現了高血壓症狀,他們怕擔責任就把我送回了家,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在保護弟子。

我有一個表弟在外省,是公安局的,參與迫害大法弟子,曾把好幾名大法弟子送進馬三家勞教所迫害。我知道後就去舅舅家給表弟講真相、勸善,告訴他不要參與迫害,那會遭報的。由於講真相打下了基礎,三退大潮到來後,他們都三退了,並且再也沒有參與迫害。

那是零三年時外出,邪惡非常猖獗,車站道口都設卡,逼眾生對大法犯罪。當時自己正念不夠強,就選擇坐直達方便的汽車。結果開車前二分鐘,突然有一惡人上車來,逼著車上所有的人罵大法罵師父。當時坐車的人基本都是民工,在惡人的威逼下這些可憐的眾生便都屈從了。惡人走到我面前讓我罵,我說:「我一個老太太出門討個吉利,我罵人幹啥?」看我不配合就讓我跟他走,慢慢起身時我對車上的人們說了一句話。「你們全錯了」。走到車門口一看車下面全是人,我就喊開了,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法輪大法是正法!」天安門事件是假的,是陷害。十二歲的小姑娘喉嚨割開還能講話,唱歌,全是騙人……等等。結果我被惡人帶到了站前派出所,不管帶我到哪兒,我都一路講真相、不配合、不講姓名、不報住址,最後他們翻包時發現了我的身份證,沒辦法我只好告訴了我們鎮派出所。後來來人把我接回去後交給了單位,我又在單位給他們講真相當天他們就放我回家了,真的是 「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呀!

零三年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當地的真相資料供不應求,於是我和另一同修商量買回了一個一體機。後來因為同修家庭關係沒處理好,本人還有怕心無法繼續做下去。於是我就想到師父講過沒有偶然的事情,那我就自己做。沒有文化的我,面對嶄新的機器只能著急的求師父加持:「請師尊給我開智慧,我要做大法真相資料,我的生命都是師父給的。我不怕,再難我也要做,甚麼記性不好,年歲大,那是對常人而言。我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甚麼也難不住我。」奇蹟發生了,慢慢的我能看懂說明書了,接著又學會操作機器了,這樣我開始自己打印真相資料供給當地同修,為當地反迫害,救度眾生盡了應盡的義務。後來我在師父的安排下遇到了上網做資料的同修,在同修們的幫助下我學會了上網、下載、打印、複製等小資料點應掌握的技能,由於不會打字同修還給我安了一個手寫軟件,這樣我就可以獨立上網發表三退聲明了。看看我這點兒文化,看看我這雙老手,還能熟練的握著鼠標做這麼神聖的事情,要不是師父給開智開慧,那是連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我只是有這個願望而已,其它一切都是師父在做,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啊! 我悟到在修煉的路上,只有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正念正行,一切都能做好,甚麼奇蹟都會發生,弟子發自內心的感謝師父給了我全新的生命,給了我超常的智慧。

一次坐車去外地買耗材時,大客車竟在一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兒的地方出了故障。司機發動了幾次也沒將車發動起來。這時我便在心裏求師父:「弟子在做大法事,師父一定讓車開起來的。」然後我又告訴司機、車長和幾個乘客,讓他們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求大法師父幫忙,這車一定能開起來的。因停車後來又上來幾個人,其中一人說:「××黨不讓煉,你還在車上宣傳?」我說不讓煉是××黨錯了,大法是好的,是正的,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造謠,是害人的……等等,講了很多真相可那人就是不聽。這時有人說對面來了一輛車,坐那個車走吧。車上所有的人都沒有下車,只有那人下了車。他下車後我便大聲喊:「全體乘客你們心裏都求我師父幫忙,這車一定會開起來,一直開到終點站。」我話音剛落,這車真的就啟動起來了,真的一直開到了終點站。後來我又遇到了這位車長,車長對我說:「是車的排氣管漏了一個眼,能開到終點站真是奇蹟。」發生在我身邊的奇蹟還很多,其實大法修煉每天都會有奇蹟發生,因為我們是大法弟子,是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

師父讓做好三件事,我就全力去做,大法的事就是我生命中最大的事,勸三退、遇到有緣人從不落下,已記不清勸退了多少人。我深知這一切都是師父加持的結果,否則我一個七十多歲的人,哪有這個本事,做這麼神聖的事兒,我深感大法弟子是全宇宙中最幸福的生命,我知道在這正法最後的時刻,更要珍惜時間多救人,救更多的生命。

在個人修煉上我還有很多人心和執著,特別是不讓人說,一說就炸,還有發正念時倒掌、犯睏等。我一定會修掉它們,儘快提高上來,讓師父少一份操心,多一份欣慰。只有走正自己的路,救度更多的眾生,才是給師尊的最好答卷。

謝謝師父的救度!

雙手合十!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