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體配合,協調一致,不用人心做證實法的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最近,我市連續出現同修被迫害的事情,同修們組織了幾次營救,可是一場營救沒有結束就又有同修被迫害了。真的是顧此失彼,收效甚微(單指同修沒有被營救出來)。有的同修困惑了,無可奈何了,懈怠了。師父正法接近尾聲,眾生急待被救度。那麼我們本地的這種狀態是因為甚麼呢?與我們每個人的因素又都有甚麼關係呢?

師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告訴我們「就像這個拳頭出去,大家攥在一起才有勁。(做握拳的手勢)你說它想幹甚麼、它想幹甚麼、它想幹甚麼,(做五指分散的手勢,指每個手指)這沒勁兒啊,出去就受挫呀,是不是?你們得有一個規劃,得有一個安排,協調好,互相之間配合好。」在《曼哈頓講法》中又告訴我們「有這麼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與你們同在,這是巨大的保障。正念不足不符合法時會脫離法的力量,就會顯的孤立無助。即使是做大法的事,也得符合法,否則就沒有法的力量。」

個人悟到,師父今年連續發表的幾篇新講法都是針對大法弟子配合證實法的項目,其中多次提到大法弟子的配合與協調,師父發表的新講法指出了大法弟子普遍存在的修煉中的問題。是不是我們地區整體配合協調上不符合法,沒有跟上當前正法形勢,拖了後腿呢?

下面就同修去農村發真相資料被迫害,及營救過程中發生的事談談個人認識。

同修去農村發真相資料,我們有沒有想過去農村路又遠,地形也不熟,是不是該地區的同修沒有重視把自己所居住的地區真相講清講透,沒有重視發正念清理自己所負責的空間場的邪惡因素呢?同修們的付出與承擔是不是額外在替我們承擔?法安排你我居住這一方不是偶然的,有我們救度這一方的責任啊!

個人體悟我們去做發資料等相關證實法的事時,應該小範圍的通知其他同修配合發正念加持。我們單純個人做到沒有怕心,正念正行也還不夠,這種沒有整體觀念的狀態也暴露出顯示心和證實自我的心。我們應該做到只要聽到有關正法救人之事,就無條件的默默配合、圓容,嚴肅、認真的發正念,加持同修救度眾生。就像當年幾千人的煉功隊伍不需要誰去指揮,幾分鐘內就自動站好,常人還講不能孤軍奮戰,我們的救人不只是表現在人這個空間發幾張小報,講幾句真相,在另外空間就是正邪大戰,而發正念,是用神通去清除邪惡與干擾。如果我們總是用人的思維、人的辦法、人的基點去做救人之事,那難免受阻、受迫害。這場迫害不是人對人的迫害。過去的修煉界有「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一說,大家都在法上,用心去做,還會有迫害發生嗎?我們不能愧對師尊給我們的榮耀,愧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的稱號啊!不能辜負眾生對我們的期盼啊!我們的不配合、不用心配合往往是被常人中的過日子心、利益心、怕心、執著自我等人心束縛著、阻礙著,說到根還是一個私心。姑且不說我們的史前誓約,就這一世在法中得到的好處──身體的健康、家庭、工作中磨難的化解……師尊一直為我們承受,我們拿甚麼回報師尊啊!

我曾聽很多同修說過,我市的營救就沒有成功過(那你或我有沒有參與營救,用心的成度又如何呢?),雖有抱怨之心,但也確實反映出我市的修煉狀態,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說「大法弟子作為一個整體在證實法中協調一致法力會很大。」那為甚麼法的力量在我們營救過程中體現不出來呢?那是因為我們帶著人心做事,在營救的過程中遇到矛盾、阻力不能向內去找自己的問題,比如說:找被迫害同修的不足,執著做事情同修的不足,看到不足不是善意的指出互補圓容,而是彼此抱怨,不配合拆台,固執己見,只顧各人生活、工作……這些狀態能解體邪惡嗎?能有神跡嗎?我們人的狀態不正好給了舊宇宙的神迫害的藉口了嗎?從某種成度上我們的人心削弱了正的力量,阻礙了營救同修,雖然我們也在參與著營救工作。

前一段時間,個人因為工作和家事的原因(其實是干擾,也是自己人中放不下的利益,用心不夠)沒有參與直接去派出所營救同修,而是在家等消息,一直以來,營救工作只是幾名固定的同修在做,人手不夠,大多數同修只停留在發正念(有沒有重視去發呢)和等消息的狀態。接下來持續有同修來問我怎樣了(其實這只是單純的關心,我們應該主動清除邪惡,配合從各個角度營救同修,人的狀態不會使邪惡自動解體),持續了幾天,突然有一天,我意識到,不能像常人一樣的無可奈何的等消息了,應該放下自我,主動去做,主動去圓容整體,配合整體去營救同修。於是我們找到參與營救的同修,了解到近距離發正念之事沒有人做,接下來我們協調幾個同修去近距離發正念,因為參與的人手少,雖然認識到應該做,還是做的不盡人意。在此呼籲我們整體大法弟子除定點發正念外,自動的小面積的協調,注意安全,理智、智慧的去新地看守所近距離發正念。

在營救過程中,有的同修不等不靠在迫害發生的第二天中午(前一天晚間被迫害)就把相關迫害責任人的電話上傳到明慧網,當天,台灣的、美國的同修講真相的電話就打了過來,從明慧同修能第一時間把迫害消息接收到並立刻傳達,同修在第一時間把電話打過來,我想應該是有多名和多個小組專職配合才能做到的。國外的同修面對的是整個大陸地區和城市,可以看出他們在整體配合與協調分工上做的非常有序有條理。個人認為這是能夠放下自我,突破干擾,以法為大修出來的,而不是常人的合作、工作幹的好,即便這樣,師父近期針對幾大媒體的一些相關問題講了幾次法。而我們一個小城市,迫害已經發生十幾天了,近距離發正念之事還沒有持續進行,真得靜下心來找找自己的差距了,同修一部法,同是大法徒,我們不能再讓師尊為我們操心了,不能再讓同修為我們承擔本應該我們承擔的責任了!

在營救同修的過程中,其中一項就是搜集迫害責任人的相關電話、地址及個人信息,以方便國內外大法弟子講真相,有些同修提議,為甚麼要這麼被動,等迫害發生了再去講真相呢?為甚麼讓我們居住在這個城市?這個地區?在此倡議我們小範圍協調、配合把自己所住地的公安分局、派出所包括律師事務所等相關迫害大法弟子的單位、成員及家人的姓名、地址、電話、學校等信息收集上來發給明慧,同時各自負責一片郵寄真相或用各種方式講真相,並且針對他們發正念。持續做下去,迫害不停,除惡不止。解體操控他們的邪惡生命,啟迪他們的善念,讓他們了解真相,停止迫害,將功補過,贖回自己的未來,從而被救度。

一直以來,沒有主動針對他們這個群體去做,個人認為一方面,我們用心不夠,怕麻煩,對救人之事敷衍了事。另一方面,根子上,我們還是把這當作了人對人的迫害,有對警察的憎恨之心啊!他們同樣是可憐可悲的生命,值得我們去救度!

有這樣一段發生在本地區的插曲,寫出來,也許對同修能起到一定的鼓勵作用。

有一個非常惡的警察,多年來,曾多次綁架大法弟子,對大法弟子暴力毆打並送進監獄。前一段時間,大法弟子集體對他發正念並以各種方式救度這個生命,針對他的親人講真相,郵寄信件,國外大法弟子打電話,曝光其惡行等。過一陣子,又一名大法弟子被其綁架,他當面問此大法弟子,我真有你們說的那麼惡嗎?你們給我郵的信那麼厚一摞子我都看了,我今天就做回好人,把你給放了,並把同修隨身帶的真相資料還給了他。通過這件事,我想一方面是因為大家講真相解體了操控他背後的邪惡生命,另一方面,現在的人類社會大滑坡,不相信神佛,不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人真的分不清好壞了,害了那麼多好人,竟然不知道,也不承認自己是一個惡人!由此看來,我們的講清真相是如何的重要啊!

我接觸的同修中還有這樣一個狀態,等協調人,等別人安排自己做甚麼,否則就在一旁觀望,還抱怨我們地區沒協調人,協調的不好。其實這種狀態不符合法呀,還是向外去求了,而沒有找自己。協調人不修,難道我們也不修了嗎?沒有協調人我們就不修了嗎?這不是常人那種看熱鬧、拆台、大幫哄,你不管我也不管,等、靠、推責任的狀態嗎?師父在《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中說:「除了對大法起了不良作用的要制止外,每個大法弟子都要充份的發揮自己的作用,主動的去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證實法中你們想到的、看到的、接觸到的、能夠認識到的,你就去做,那才是在走自己的路、建立自己的威德啊,是這樣一個道理吧」「如果這個地區做的好,一定是這樣的情況:負責人只是說了要做一件甚麼事情,大法弟子們自覺共同協調、克服困難,充份發揮大法弟子的智慧把事做好,做的更完善。就是負責人對這件事情沒有想的很充份,甚至有漏洞,大法弟子在做的過程中都會把它做完善,那才是你的威德。不要在困難中有怨氣,也不用給誰看,你做的這一切,師父看的見,眾神看的見,做好了那是你自己永遠的威德。」說到根還是私心、怕心在做怪,怕自己出頭耽誤了自己的私事,怕出頭遭迫害,不是在法中修去這些不好的心,而是互相之間抱怨,增加了同修之間的間隔,阻礙了救同修、救人。同修啊!修煉不是兒戲,絕不能糊塗啊。每一顆心都得去,也許法安排這件事情就應該你或我來協調啊,我們還在等誰呢?建議阜新地區每一個大法弟子都靜下心來,多學幾遍師尊近期講法,放下自我,向內找,深挖自己,真正找出自己修煉中的差距,圓容整體,迎頭趕上!

建議每一個人都走出來,不等不靠,可以先小面積協調起來,多組成近距離發正念的小組(註﹕我們的同修還被關在此迫害),組成郵寄真相信件小組(註﹕元旦,新年將至,正是借郵寄賀卡講真相的好時機,需要提前協調、預備好賀卡和材料,不要錯過時機),組成多個針對自己所居住地區迫害大法弟子的公安部門定點近距離發正念小組……

這樣有分工,有合作,使正法之事沒有空缺,不給邪惡留有補給餘地。同修們,希望我們通過交流,能找出自己的不足,加強了我們的正念,有正念還得有正行,真的動起來,落到行動上!達到師父所期望的「在修煉上來一個飛躍,更好的完成好在各個項目中的角色」(《在明慧網十週年法會上講法》)。我們反思一下自己,在證實法的各個項目中,面對面講真相講了多少,郵寄了幾封真相信,參與了多少次近距離發正念,寫了多少揭露迫害的文章,找回了幾個昔日同修,打了多少真相電話?發了多少真相短信?明慧網上那麼多迫害責任人的電話、地址,我們有沒有想到同修用心收集上來,我們應該配合去正用它?師尊說:「以一當十,以一當百的做。」,師尊在《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中說:「其實我知道,我講的越多、越往前面推大家,舊勢力的因素給大法弟子製造的魔難就越多、越重。」我們在法中證悟到了應該做的,就應不退步,排除干擾,用我的火眼金睛(從法中修出的智慧)識破一切干擾、阻礙(體現人中生活、工作出現麻煩),師尊在《導航》〈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中說:「你們是個整體,就像師父的功。當然你們和功可不是一回事,我就是舉個例子。就像是我的功,同時都做著各種事。」「就是說一個整體不一定都做一件事情。但是無論你做任何一件事情,你都得配的上你的大法弟子稱號。」我們應該達到師父所說的這種狀態去營救同修,救度眾生,配合整體,整體從法上提高,整體從法上昇華,整體配合和整體提高不是大家都聚在一起做事,這不適合大陸目前的情況,還要考慮注意安全的因素,而是大家都能從法理上昇華,真正形成拳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