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山東某地區迫害形勢及存在問題的分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八日】從2004年邪惡在同一時間統一行動綁架多名大法弟子得逞開始,邪惡採用不立即動手,採取長期跟蹤、蹲坑,在同一時間突然出動,統一行動大規模綁架大法弟子的行為就沒有停止。2007年秋邪惡故伎重演,在同一天綁架了多位大法弟子,抄了大法弟子們開的複印部、超市、幼兒園、公司等多個經濟實體,經濟損失總計超過百萬,老闆和員工都被綁架,多位大法弟子被判刑、勞教。2008年7月9日,邪惡在同一天綁架大批弟子,包括在家的同修、包括長期流離失所的同修,也包括早已自動放棄修煉的學員,還包括一直未暴露的大法弟子,綁架範圍之廣,波及面積之大,令人震驚。一時間看守所、洗腦班人滿為患。邪惡除了把大批大法弟子非法勞教,還把一些大法弟子轉到異地長期關押,揚言判刑。2009年綁架仍在繼續,在市區周邊地區出現在同一天綁架幾十位大法弟子,每人電腦、打印機均被抄,邪惡似乎從這種統一行動大規模綁架和異地關押中嘗到了甜頭,想要把洗腦班搬遷到異地,並計劃對更多的人綁架洗腦。不久前又有一大型資料點被破壞,十幾萬被抄,數千本新版精裝大法書被抄,損失慘重。

從正法大局中看,邪惡越來越少了,迫害應該越來越少呀。為甚麼會發生這樣大規模的綁架?這正常嗎?影響整個地區的非正常現象,不能不引起深思。這究竟是為甚麼?

(一)認清「異地關押」的本質,否定邪惡的一切安排

把同修轉到異地關押是給營救製造障礙。邪惡把被綁架的同修從市區轉移到遠離市區的周邊縣市,是想把被綁架的同修與整個地區的大法弟子隔離開。到一個距離遠的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無論探望,還是了解情況,還是營救都增加了困難。因為距離的原因,有的人就放棄了,邪惡的目地就達到了。所以我們一定要認清這一點,否定、破除邪惡的這一安排。否則,這次邪惡得逞了,嘗到了甜頭,下次還會把同樣的手段,用到迫害其他大法弟子身上。

邪惡把洗腦班從市區搬遷到周邊地區、搬遷到不被人注意的郊區,也是同樣的目地,試圖從距離上加強對被綁架到洗腦班的同修的隔離和封閉,試圖掩人耳目,阻礙洗腦班罪行曝光,阻礙營救。多年來,大家一直對發生在勞教所、看守所的迫害比較重視,對洗腦班這種迫害大法弟子的專職機構不重視。實際上,洗腦班是專門針對大法設立的專職迫害法輪功的機構場所。地區「610」成員不一定長駐勞教所、看守所,但很多「610」成員常駐洗腦班,所以洗腦班是「610」的巢穴,是另外空間的邪惡的聚集地。很多在勞教所沒有妥協的同修卻在被轉到洗腦班後,向邪惡讓步了,可見洗腦班的邪惡。大法弟子一定要重視鏟除。大家要看清──洗腦班是搬走,不是解散!不能認為洗腦班搬走了,就鬆了口氣,除惡務盡,要發正念直到洗腦班解體。

(二)不給邪惡交錢,不給邪惡輸送能量

有的同修被釋放了,是和常人一樣拿錢「打通關節」或者交了罰款,或者默認了邪惡抄家抄走的財物。這是在給邪惡輸送能量,也增加了那些不交錢、不配合邪惡的同修的壓力。把錢給了邪惡,邪惡會用這些錢獎勵那些迫害大法弟子賣力的人,用這些錢繼續迫害大法弟子,其中包括你。

如果這次配合了邪惡,邪惡從對大法弟子抄家、罰款、敲詐勒索中嘗到甜頭,就會更加沒完沒了的迫害你。現在邪惡不就是這樣做的嗎?大法弟子哪裏也不去,它還想抓一批人進洗腦班呢,不就是為了斂財嗎?如果大家都不配合邪惡,邪惡不但從迫害大法弟子中撈不到任何油水,還會成為一件醜事、敗事,誰還會惹這麻煩?

(三)不要在利益心上再被鑽空子

這麼多大法弟子辦的經濟實體被抄,經濟損失慘重,發生這麼大的事情,不應該向內找一找嗎?損失如此慘重,應該接受教訓了。不要在利益心上再被鑽空子。

有一位大法弟子(不是指這次出事的同修,這裏只是舉例說明)三件事做的很好,但是有一顆心,喜歡「攢」資料。有好資料就捨不得傳給其他同修,也捨不得發出去。家裏攢了各種各樣的師父法像、真相圖片……經常扣留資料,只把《明慧週刊》傳給同修,《明慧週刊》特刊就扣下了。好的真相資料留下自己發,不精緻的真相資料才給同修。其他同修去看望她時買東西,她就高興;同修看望她時空著手她就不高興。經常對不給她買東西的同修說:別的同修又給了她甚麼東西,言語間露出想讓同修也像別的同修一樣給她買東西的意思。要別人的東西習慣了。圖財物的心非常重,被邪惡鑽了空子,攢的資料都被邪惡抄家抄走了,還被罰款數萬元。師父告訴我們「不失不得」的道理,得到了一點小利,卻損失了更多的利益,真是得不償失啊。希望大家接受教訓。

(四)由資金問題想到的

一個大型資料點被破壞,十幾萬被抄。如果這些錢是流離失所的同修自己的錢,是一回事;如果這些錢是其他同修湊的講真相的錢,就是另一回事了。

不應積壓這麼多資金。五千元就可以開一朵小花了,這十幾萬可以開幾十朵小花了!講真相的資金夠用就可以了,不夠時再跟同修說,不要同修送多少就收下多少。積壓這麼多資金,一旦被抄,損失是多麼大啊。

很多同修不是不想遍地開花,也不是不想拿出錢來做,有的一下子拿出五千元確實有點困難。說是提倡遍地開花,可是大家更願意向大型資料點捐錢,很少有人願意支援一下遍地開花的小資料點,自己拿錢自己做也不積極。要想真正的達到遍地開花,資金不能集中,意識上也得轉變,更喜歡從大型資料點拿資料、更願意維護大型資料點、更崇拜大型資料點的同修的這種思維模式也得轉變。如果觀念上不轉變,沒有更多同修的支持與配合,大型資料點的同修想化整為零、遍地開花,也很難實現。

(五)資料不要大量積壓

經常看到這樣的消息,數千本新版精裝大法書被抄,數千本《九評》被抄,數千本《解體黨文化》被抄。資料應及時送到世人手中,不應大量積壓。如供過於求,可按需調整。

有一位大法弟子家庭負擔很重,自己拿自己的錢製作真相資料,但由於客觀原因的不穩定性,不能穩定的解決《明慧週刊》,只好從大型資料點拿《明慧週刊》。

不捐錢,傳遞資料的同修就不高興。於是,這位大法弟子在很困難的情況下,捐了二百元給大型資料點,說明是用於《明慧週刊》製作的專款。

可是捐了錢之後,傳遞資料的同修很高興,馬上給這位大法弟子非常精美的師父法像。這位大法弟子就想要《明慧週刊》,不缺師父法像,不缺新版書,看到同修把自己捐的錢做了這些東西非常難過。

大法弟子節衣縮食,捐錢湊錢,是為了講真相的,不是用來製作高成本的精裝書籍和師父法像的。把有限的資金,大量用在製作高成本的精裝書籍和師父法像,本身就是偏離了救度眾生的主線。真相資料是眾生得救的希望,《明慧週刊》是同修跟上正法進程的保障,所以這兩點才是製作的重心。

(六)向內找,最安全

看到那麼多同修出事,連有的早已自動放棄修煉的學員和一直未暴露的大法弟子都被綁架了,有同修就覺的邪惡氣燄囂張,很緊張。

其實,在我看來,很多大法弟子本不該出事,就是因為有這樣和那樣的心,實在是說不過去,才造成了額外的損失,使邪惡的迫害顯的特別張狂。

修煉就是要在修心性上下功夫。要嚴格要求自己,在錢物、在利益上把握好自己,在大法弟子之間不動錢不動物;在情上嚴格要求自己,與同修來往也注意不搞人情;遵循大法修煉的原則,鬆散管理,提倡單線聯繫,不提倡公開湊在一起,不提倡公開集中統一活動,不提倡公開頻繁聯繫。問問自己的心,所作所為真的是天地可表、日月可鑑,那麼邪惡就不敢迫害,這樣的生命才是最安全的。

「被迫害嚴重的地區,被破壞的嚴重的地方,那裏的學員真的應該想一想:到底怎麼回事?」(《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讓我們修好自己,鏟除邪惡的一切安排,使整體形成一個向內找的環境,當整體所有的學員都能做的比較正時,邪惡就不敢迫害。說的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