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以法為大,修去執著,勇猛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八日】今日,驚聞大連的一位大法弟子被邪惡迫害致死。聽到此消息,我的那顆懈怠的心被深深的觸痛,我的眼睛濕潤了,心裏有一種同根割捨的難受。我知道我是在愧疚。同修在被邪惡肆無忌憚迫害的時候,我為同修做了甚麼?沒有做。因為自己一直處於消沉的狀態:零點發正念幾乎起不來;晚上大連地區四個整點發正念也沒有做到用心去發,經常是不能堅持;對同修的被綁架、關押、迫害,顯的非常麻木。我不但沒有做好整體中自己應該承擔的責任,相反自己應該承擔的、應該負責的空間自己都沒有清理乾淨。由於自己的懈怠,無形之中也加重了魔窟中同修的痛苦。對於同修的被迫害致死,作為大法弟子整體中的一個粒子,自己是有責任的。

我平靜下來,開始嚴肅的反思自己,自省存在的問題,找到了阻礙自己在法中精進的人心。

一、保護自己的心

自己曾遭受過邪惡的迫害,在黑窩中艱難的走了出來。回到家之後,保護自己、不想再遭受迫害的心不斷的滋長、膨脹,致使自己做事謹小慎微,凡事都有意無意的以自我為出發點,先讓自己不受傷害,讓自己的利益不受損失,再衡量著去做與否。所以在做證實法上的事情時,儘量挑選沒有甚麼危險的事情去做,面對風險比較大的事情,往往有所保留,並以注意安全為藉口,掩蓋自己那顆保護自己的心。比如儘量面對面去講,不去發材料,以免被邪惡發現作為迫害的證據;做協調有危險,還是讓別人去做吧。種種保護自己的心,使自己在正法修煉的路上退步不前。雖然三件事一直在做,但自己的狀態一直不好,總感覺精進不起來,鬆鬆垮垮的,總覺的有一種因素在阻擋著自己在法中前行。其實就是這種保護自我的心擋住了自己前進的路。

二、求安逸心

沒有在法中清醒的意識到這顆保護自己的心,也沒有修掉這顆心的情況下,逐漸的滋養了自己的求安逸的心。自己開始執著於常人的生活,執著於自己家庭的生活,如何生活的更好,如何讓家人過的好一些,享受生活。自己也開始設計構造自己的生活藍圖。把精力逐漸的開始轉移,更多的用心於自己的事業和家庭生活,開始品味人生,從中也加強了自己的名利心、色慾心和妒嫉心。自己學法、煉功也不是很用心,不能夠靜下心來學。發正念也只是走走過場,不能夠穩下心來真正的起到正念的作用。對於講真相,也只是泛泛而講,好像是應付差事。對於同修的被迫害,已不能打動自己不精進、麻木的心,也更談不上正念解體邪惡,營救同修。自己和法之間已被這些人心間隔開。

三、怕心

有了這種保護自己不受傷害的心,求安逸的心,自然就放不下眼前的一切。不願意再遭受迫害,承受痛苦,不願意放棄眼前的安逸。怕吃苦,怕失去的心加重了自己的怕心。每天上班都左顧右看,看看有沒有惡人跟蹤;一段時間以來,時常在夢中出現惡警將自己綁架和自己在黑窩中被迫害的情景。這都加重了自己的怕心。人心真的會招鬼上門,心不正就會招邪。有一次,惡警將我綁架,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自己才脫離險境。也是給不精進的我、偏離法的我一次棒喝。

四、沒有以法為大、信師信法、真修自己

對於自己所出現的狀態,師父常點化,同修常提醒,自己也常常在找自己。在找自己的過程中也發現了自己的基點偏了,也發現了自己的一大堆執著。在法中知道自己應該放下自我,應該無私無我,應該證實法救眾生。但總覺的自己和法之間被間隔著,衝不破,自己也時常苦惱,但一籌莫展。自己也常在捫心自問,為甚麼自己對生命缺乏慈悲心,為甚麼在講真相中不能打動人的心?為甚麼我不能讓人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真正感受到大法的美好?

慈悲的師父一直在看護我們,甚至是不精進,不爭氣的弟子,只要我們還有返本歸真的願望,還有一顆想要真修的心,師父就在不斷的點化,不斷的開啟我們的智慧,讓我們認識到存在問題的根本。通過學法,師父讓我意識到自己的心性問題:我沒有真正的堅信師父,堅定大法,沒有真正的以法為大,把大法放在首位,而是以自我為中心,以己為大。長期以來,我一直是在自我當中修執著,也一直是在圍著自我做三件事。還有一點就是,面對舊宇宙中的為私為我,面對自己的人心,我沒有用堅強的意志,特別是沒能橫下一條心,一切困難都擋不住的心去面對它,抑制它,從而在法中修去它。

同修的逝去,讓我向內找,讓我在法中清醒。同時我也想到了我們的整體。

在師父的慈悲導航和呵護下,我們的整體,經受住了風風雨雨的考驗,在逐漸的走向成熟。從中我也想到了那些在這些年來,一直奔波於同修之間、為了大連大法弟子能夠協調在一起、能夠更好的配合去證實法救人的協調人。在邪惡瘋狂的迫害中,在整體出現損失時,一批又一批的協調人站了出來,頂了上來。在近幾個月來,邪惡因素瘋狂迫害大法弟子與世人,我們整體再一次經歷風雨。我想,所發生的這麼多的迫害,與我們整體存在的問題應該是有關係的。那麼我們的整體存在甚麼問題?我和同修接觸面並不是很廣,我只是寫出我所接觸到的同修,在局部整體協調配合中所意識到的問題,不全面,也不一定確切,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希望能對同修,對整體有所幫助。

一、同修對協調人存在依賴和崇拜;協調人執著自我,證實自己。

據我了解,該位逝去的同修有其自身修煉中的問題,而對該同修依賴和崇拜的同修我想是需要反思一下的。這種執著心,對整體的協調配合影響很大。許多同修都對某位同修的依賴和崇拜,會被舊勢力抓住把柄,會把同修置於危險之中。同修對資料點的過份依賴,同修對協調人的依賴和崇拜,都是在害同修。我想這種依賴心也是一顆保護自己的私心,怕麻煩,怕勞累,怕出危險,把麻煩留給協調人,這也是一顆對大法、對同修不負責任的心。想起自己的一段經歷:自己周圍的兩個同修被綁架,自己首先想到是協調人在哪裏,有沒有去協調營救,當得知協調人在忙於其它事情的時候,自己又開始對協調人產生抱怨,把營救同修當作是協調人的事情。面對同修的被綁架,我把自己當作了旁觀者,置身事外。而不是身為大法弟子,此時大法需要我去做甚麼,同修需要我去做甚麼,(自己)能夠走出來,去維護法,營救同修,利用此事講真相救人。

另處,同修對協調人的崇拜也是在學人不學法,也是偏離法,不能以法為師的一種表現。近幾年來,因這種心而促成的迫害給同修造成損失的也有幾例,特別是近幾個月來所發生的幾起迫害也有此原因。我想,協調人做的好,是因為他符合了法,法的威力在他身上展現出來,真正起作用是法。所以,需要我們真正去學的是法。

近年來,有一個小整體遭受了比較大的損失,在經歷了損失之後,同修們意識到一個突出的問題,就是協調人在協調過程中逐漸偏離了法,不是在證實大法而是在證實自己,甚至自我膨脹,有意無意的認為這一片是我協調起來的,我說了算,我在把持……協調人執著於協調的這種形式,而不是把心用在讓大家共同提高、共同證實法,能夠更好、更多的救人。而同修的依賴和崇拜也在加強協調人的這種證實自己的心。有的同修大事小事都要問協調人,聽聽協調人的想法,讓協調人拿主意,自己不願走出自己的路。據悉在大連某片區域,同修對協調人很是依賴,協調人也包辦了很多事情,許多事情都得協調人拿主意,然後同修才去做或由協調人去做,協調人整日忙於事情,學法受到很大影響。在此建議有這種情況的同修和協調人能以法為師,向內找,找出自己與法的偏差,走好自己修煉的路。

二、流於做事,沒有在證實法中實修自己。

我看到身邊精進的大法弟子都非常忙,在整體協調配合中許多事情都需要去做。但是我也看到一個問題,就是有的同修流於做事,把做事看成了修煉,出現了人做事的狀態,整天忙於事情之中,學法、發正念受到干擾,沒有注重在事情當中實修自己,不斷提高自己的心性。因為此原因也出現了許多損失。我知道有這樣一片同修,大家在一起協調配合,證實法的事情非常多,大家也在忙這些事情。過程中,同修知道要學好法、發好正念、做好證實法講真相的事情,開始的時候,大家有一定的心性基礎,在一起配合的挺好,隨著事情的增多,難度的加大,同修的心性卻沒有跟上來。大家開始忙碌起來,心態不好,有時焦躁,甚至爭執不休,別人的問題看的清清楚楚,向內找自己的問題卻總是浮於表面,後來出現了損失。事情過後,大家靜下心來,在學法中認識到一個問題:大家在協調配合中,在事情當中,在問題當中沒能真正的紮紮實實的向內找,修自己,在法中提高自己的心性。沒有用在實修中昇華上來之後,大法所賦予的智慧和能力去證實法,而是在用人心,人的能力在做事。

在這個小整體出現損失之後,大家也意識到另外一個問題,在協調配合證實法事情中,大家做事的基點出現了偏差。我們看重的是事情的成功與否,還是注重在事情當中救度了多少生命;是在做事,還是在救人;是在為自己,還是在救眾生。比如,在整體協調配合發正念中,是為了害怕自己被迫害保護自己而發正念,還是為了全面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慈悲救度眾生而發正念。在營救同修的過程中,我們看重的是用自己的辦法把同修救出來,看重的是結果,還是在過程中把該講的真相講到位,救度與之有緣、與之相關的眾生,同時營救同修。只注重事情的結果,注重自己的想法是在證實自我,是為私的,而關注生命,為生命得救而用心是為他的,是在救度生命。

我們是大法弟子,同時也是大法修煉者,我想這需要我們在證實法的過程中不斷的實修自己,修正自己與法中心性標準要求的偏差,我們才能以純淨的心,以在法中修出的慈悲與威嚴去證實法,救度眾生。

三、有保護自我的心、怕心,不能形成一個有效的整體。

由於邪惡的迫害,給有的同修造成了一定的影響,在心裏留下了陰影。有的同修形成了自我保護的心,以免遭受迫害。這種自我保護的心,這種怕心人為的在同修之間形成了間隔,使我們不能形成一個有效的整體。在證實法需要時,也不能形成一個有形的整體。有的同修在遭受迫害回到家之後,沒能在法上正悟這一切,相反看到家人的承受,親人的付出,以及自己的痛苦經歷,有不想再承受,再面對的心,從而產生了自我保護的心。在這種自我保護心的驅使下,有的同修把主要精力用在了生意上,用在了家庭上,用在了家人不要再因自己的受迫害而受傷害上(當然這本身有承認迫害,認可迫害的心),等等,也有一些同修,一直處於沒有走出來的狀態,這顆自我保護的心,怕心也是阻擋的原因。因為怕心,有的同修不能組成學法小組,不能在安全允許的情況下進行小範圍的切磋交流,不能在一起商量證實法的事情等等,嚴重間隔了同修。我想,這種自我保護的心,這種對整體證實法不用心的心,是不是也是在對法,對眾生不負責任呢,這種心是不是也在促成邪惡對魔難中同修的加重迫害呢?

師父在法中講到了大法弟子的整體,講到了大法弟子的協調配合,我想,這是正法進程對我們的要求,證實法救人需要我們形成整體,需要我們能協調配合好。那麼這就需要我們在正法修煉中,能夠真正放下自己的執著,衝破自己的束縛,真正的匯入整體中來。

寫到這裏,我想起一件事情,對我很有啟發。在大連周邊地區有一片同修,在迫害之前有大約近百人修煉大法,迫害發生後,只有幾個人跟上了師父的正法進程。協調人在經過了解之後知道,主要是因為怕心使這些昔日的同修沒有走出來。協調人與當地走出來的同修配合,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根據這片同修的情況組織了幾次學法交流會,對同修的觸動非常大。在法會中,同修們真正的感受到師父的慈悲苦度和對弟子們的期盼。法會之後,有的同修一夜睡不著覺,覺的非常興奮,又從新找出珍藏已久的大法書,開始學法。協調人根據情況,又幫助這片同修成立了學法小組和資料點,並時常關心這片同修的狀況,使更多的同修走了出來,溶到整體當中證實法救人。我想,大法弟子是個整體,有些同修存在不同的心結,阻礙了他們溶入整體當中。那麼確實需要有條件有能力的同修去關心他們,同情他們,理解他們,幫助他們,甚至是喚醒他們,因為我們同是師父珍惜的弟子。

四、對整體證實法持觀望,指責同修的不足,向外要求別人做好。

對於近期大連地區出現的迫害,我曾與同修交流,有的同修認為,這是出事的同修沒有做好,被抓進去的都是沒修好自己造成的。在營救同修上他好像不是太關心。也有的同修希望別的同修能出來做一做,改變一下那一片的狀況。我也曾有過抱怨的想法,怎麼發生這麼多迫害,這是怎麼了,怎麼協調配合的。對於大連目前出現的迫害,我個人認為與每位大法弟子都是相關的,每位大法弟子都是有責任的。因為這一地區的狀況應該就是這一地區同修整體修煉狀態的體現。當然出現了問題我們不要找是誰的責任,要看自己是如何做的,是如何按照法去做好的。師父講「我們人人都向內去修的話,人人都從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慮別人。那麼人類社會也就變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變好了,治安狀況也就變好了,說不定還沒有警察了呢。」(《轉法輪》)作為師父的弟子,需要我們按照師父說的去做,我們不應該向外去看,向整體中去求,依賴整體,面對出現的問題,要在法中看看自己是如何做的,自己存在甚麼問題,自己要如何做好。我們每個個體順應了這種整體協調配合中向內修的機制,那麼我們的整體就會不斷的圓容,不斷的提高,不斷的跟上正法進程,就會做好大法弟子在整體上證實法,救眾生的事情。

我想,師父在正法,在救度整個宇宙的眾生,大法弟子配合師父正法,完成我們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使命。作為大法弟子,需要我們擺正自己與大法,自己與整體,自己與同修,自己與眾生的關係。對於大法,需要我們以法為大,以法為師;對於整體,需要我們圓容整體,盡到一個粒子在整體中應承擔的責任,為整體負責;對於同修,需要我們考慮同修,想自己的不足;對於眾生,需要我們慈悲救度。

我想,無論是個人出現問題,還是整體出現問題,應該說是我們的執著心促成的,問題都是我們修煉狀態的表現。這都需要我們擺正關係,以法為大,以法為師,修去執著,勇猛精進,我們才能證實了法,才能證實好法,才能完成我們救度眾生的誓願。

在此我也有一點想法:
一、建議同修排除目前環境和人心的干擾,靜心學法,堅持煉功,有條件的儘量參加集體學法。
二、建議同修重視發正念:全球四個整點和大連地區每晚七、八、九、十,四個整點,真正靜下心來,真正能起到正念的作用。
三、建議我們能以此同修被迫害致死為素材,向大連百姓揭露大連邪惡,救度這一方世人。

以上僅為個人觀點,因個人的層次和自己目前的狀態,肯定有不妥、片面和摻雜人心不純淨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