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鬆所帶來的沉痛教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十日】最近,本地邪惡十分猖狂,十一前夕,保定南部地區三個縣就有五十名大法弟子被保定市、當地公安局惡警綁架,其中四十名在數日內被送到勞教所迫害。面對突如其來的邪惡迫害,我們震驚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幾個縣的大法弟子從整體上看一直是比較穩定的。

據了解,表面迫害的原因可能是由於手機的問題,幾個縣的一些同修都存在手機對著打,據說已經好幾年了。其中一個同修已被當地公安長期監控,分析可能被綁架的同修多數都與這位同修有聯繫或有間接的聯繫,當地公安已經摸清這些同修的底細,幾乎在同一時間綁架了這些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個體、局部地區出現的問題一定與我們整體有關係,也就是與我們每個人都有關係。自己心裏雖然明白這個理,而習慣的外求思維還是認為是出事的同修的問題:他們是不是放鬆了,麻木了,自滿了,怎麼這麼不注意安全呢?並沒有真正的靜下心來找一找自己,直到聽說可能是由於那位被長期監控的同修引起的,因為我也曾經與那位同修有過接觸,聯繫到自己了,觸及到自己了才向內找自己。

這一找真找到了很多問題。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很注意安全的,經歷的魔難多,教訓也多,所以就比較注意了,這是以前。通過向內找才發現現在在安全方面已經是很放鬆了,這種放鬆我根本就察覺不出來。不只是在安全方面,其它方面也不如以前了。再看周圍的環境、我們這個整體也是很放鬆了。在另外空間邪惡越來越少、世人越來越能理解我們的大環境中逐漸的放鬆了修煉的意志,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

主要表現在以下幾方面。

在安全上:除了以上幾個縣,還有區縣的同修在打電話上不注意,存在手機對手機通話,其實就是現在這麼說,有些人還是不在意。為甚麼?最充份的理由是:「都打了好幾年了,我們也沒出現問題,怕甚麼?不在問題的表面,關鍵在心,心正就行了。老上外面公共電話打多麻煩呀!」這個問題在此不用多講了,網上在這方面的交流很多了,因此造成眾多的沉痛教訓還是沒有引起我們的重視。我雖然沒有對打,開始見到還提醒他們,後來也就見怪不怪了。師父多次講法中已經講了這個法,囑咐我們要注意安全,法已經定了,要我們注意安全,我們不按照法的要求做,怎麼是證實法呢?那在這個問題上還我行我素的是不是在證實自己呢?查查自己是否有自以為是的心,覺的自己正念強,別人都怕,我不怕,或者憑僥倖,以暫時沒出事作為做事依據,堅持自己。我們都說要以法為師,如果這麼做不在法上,會有安全的保障嗎?我想,法理從上到下是貫通的,在不同層次有不同的表現形式,那在世間也有表現人的一層理。師父要我們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去修煉,常人現在研究出的軟件邪惡利用能監控我們的手機,我們是應該正念正行,從思想上不承認它,但在人的表面行為上也要有人的防備、反迫害的行為。在人這兒不承認它的最好辦法是不讓其監控到,嚴格按照明慧網關於手機電話的技術要求去做,不給它可鑽的空子就是徹底的否定它。

除了電話的安全存在問題,在諸多方面的安全意識也很淡泊了,現在有很多事情都是公開的了。聽說以上三縣中有的同修去學法小組學法,走在街上,常人問:幹甚麼去?這個學員說:學法去。有的協調人到學員家去,當地的百姓就說:這就是法輪功的頭兒。想一想,我們的環境真的正到這種程度了嗎?另外空間邪惡還存在,我們不能不理智。

這不僅僅是個別縣的問題,可能是我們這個地區普遍存在的問題。只是程度不同而已。現在靜下心來,用法來衡量,過濾我們的整體情況,才驚醒,發現我們的鬆懈程度:有的學法小組是公開的,協調人是公開的,資料點是公開的,同修們之間不修口,誰幹甚麼都知道。打電話直來直去的,不加隱諱。想一想,這正常嗎?有的資料點門庭若市,出出進進的。

資料點雖然建的不少,但很少達到明慧要求的獨立運作,單獨與明慧聯繫。多數只是能夠上網下載,打印一些週刊、傳單、小冊子。耗材需要協調人供應。有的地區都是統一供應耗材,有經濟能力的同修把錢交給協調人,由協調人統一購買、送貨上門,還延續著大資料點的辦法。這樣也人為的造成不安全因素。統一買貨,就得發貨、接貨。剛建的資料點還不成熟,是需要這樣扶持的過程。要是能夠自己獨立去買就不應該依賴別人了。購買的同修是為了方便同修,也為了節省錢。等著要的同修覺得這樣省事省時間。其實用修煉人角度看問題,這是不符合法的,每個人都得走出自己的路,想省事其實是省去了自己很多的修煉機會,掩蓋了自己許多要修去的人心。很大程度上是在用人心做事,覺的已經能夠自己打印材料就行了,走到這就不往前走了,不知道自己嫌麻煩的事,發怵的事,才是自己最應該做的,是自己應該突破的。

這是從安全上講,我們放鬆自己直接造成的損失。在其它方面也有表現。

很多同修覺的現在不如以前精進了,好像沒有以前的那種勁頭了。其實就是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由於看不到自己所做的那一切在另外空間的展現,做好做不好在人這也沒有明顯的表現。有些同修覺的這麼多年該做的都做了,雖然現在三件事也在做著,就有些疲塌了,提不起原來的那股勁頭了,再加上人的惰性、環境的寬鬆,慢慢的就不那麼要求自己了,有的甚至被常人的東西所吸引,看起了電視、常人的小說、瀏覽常人的網站……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在這種大道無形的形式中修煉是最難的,沒有人逼著、強迫我們修,全看我們自己,不能嚴格要求的本身就是放鬆。我們整體上鬆懈不精進,是舊勢力的邪惡因素在我們這個地區這麼猖獗破壞的藉口。

師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用了很大篇幅講了造成安逸、放鬆、消沉的問題,這是整體普遍存在的問題。也是我們當前要突破的問題,必須闖過去的關。越最後要求越高,越到最後,在這種寬鬆的環境下修煉越難。難就難在這些關難不容易使我們重視,在沒有外界壓力的寬鬆環境中就容易放鬆自己,停滯了修煉的步伐,忘了修煉的初衷。如果我們不真正的精神起來,靜心學好法,正念足起來,嚴格的按照法要求的去做,就很難跟上正法的進程,就會被安逸、放鬆、消沉這些物質所拖累,也就難以完成大法弟子所肩負重大使命。

大法弟子不能迷失,人的眼睛看不到甚麼,可是法理我們看到了,衡量我們做事的標準就是大法,無論在甚麼情況下,法對我們的要求標準是不變的,不同層次就得達到不同的標準,那是一點不含糊的,我們自己不能矇騙自己。修煉是「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中共邪黨長期禁錮人們的思想,思想行為完全受它的控制,多年來在這種強制化的氛圍,以形成的簡單化的思維方式及奴性,雖修煉多年了,還存有痕跡,習慣於別人管著,不好好自覺的要求自己,走自己的路。習慣於做事,所謂的事業心。有多少同修的用心還是在做事上,包括我自己。學法小組或在交流會上,很多時間是在談這個事怎麼做,是在做事的方法上下功夫。很少談心性上的問題。一說談心性問題,就空場了,很快就會跑題兒,一會又說事去了。怎樣把事情做好是得說,但不可忽視修心問題。不然會用人心做事,在形式上做事,不知不覺自己就迷糊了自己,覺的做了這麼多事,一定是在精進之中了。「實踐證明,幹事多少無法取代修煉,熱心同樣也無法取代心性修煉。無論是誰、做了多少事,長期不按照大法的標準嚴格修煉自己的心性,都難以避免帶來方方面面的問題和損失,特別是在中國大陸那個嚴酷的環境中。」(《明慧編輯部文章──警醒:走正我們的路》)

做著三件事不等於做好了三件事。每天堅持學法不一定學好法了。就是我們不要只停留在做著呢,要達到標準。應該在做好上多用心,這不就牽扯到心性問題嗎?「心性多高功多高」(《轉法輪》

再有就是不讓人說的心。師父在《曼哈頓講法》中明確提出這個問題,實質的東西師父給我們拿掉了,改正這個習慣也真的很難。都在說向內找,我看到自己及一些同修,也就是在觸及到自己的事情上和自己能認識到的事上向內找,而在很多事情上還做不到向內找。就是遇到的一些問題,沒認識到自身的問題,或者自己苦苦的找自己,還悟不到,那別人給指出來了,這不是好事嗎?不管以甚麼方式,只要自己別怕丟面子,向內找一定會提高。所以不要再怕人說了,別人說自己,哪怕背後議論自己,只要正確對待都是好事,因為自己的提高才是第一位的。

有的地區學員與學員之間,協調人與協調人之間,長期矛盾得不到解決,互相指責,不叫人說。「修煉就是向內找,對與不對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總是不接受指責與批評,總是向外指責,總是反駁別人的意見與批評,那是修煉嗎?那是怎麼修的?習慣上總是看別人的不足,從來不重視看自己,別人修好了你又怎麼樣?師父不是盼你在修好嗎?你為甚麼不接受意見老去看著別人?卻不向內修、找自己呢?一說到自己的時候你為甚麼不高興?」「從現在開始,誰再不讓人說,誰就是不精進;誰再不讓人家說,誰就表現的不是修煉人的狀態,最起碼在這一點上。(鼓掌)誰在這一關上要再過不去,我告訴大家,那可就太危險了!因為那是修煉人最根本的、也是最應該去掉的東西,也是必須去掉的東西,不去你就走不向圓滿。」(《洛杉磯市法會講法》)珍惜我們修煉的機緣,主動向內找,善意的幫助同修,使我們的修煉環境真正成為一片淨土,我們整體提高就快。

接受這次沉痛的教訓,切莫再放鬆!走好最後的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