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近期漢中惡性綁架事件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一日】今年九月二十五至三十日,陝西漢中的「六一零」、公安、國保、國安、政法委、派出所、街道辦、居委會統一行動,抓捕了當地十幾名大法弟子,非法抄家、砸搶私人物品、搜走大法書籍、打印設備、綁架,在當地影響很大。

去年,邪黨要開奧運,針對當地大法弟子的迫害從年前就已經開始著手了,年後一直在跟蹤監控當地同修,五月份開始抓捕大法弟子。今年,邪黨六十年,從現在的情況看應該是四月左右就開始了,九月底開始抓捕。每次,邪惡都是提前半年跟蹤布控。這兩次迫害的結果,我們的損失都慘重,人力物力、技術的培養都是不容易的,剛有規模又有損失。去年的損失剛剛恢復過來,今年又遭這樣的損失,實在讓人有點痛心。

鑑於這種情況,漢中當地如何能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走正路,同時不被邪惡迫害到,我覺的這是我們都應該好好想想的、努力做到的。

我認為,按照師父的要求我們首先還是要把學法擺在第一位,多學法、學好法,多一些學法點,自身的修煉都在其中。學法點的安全一定要注意,人不宜多,出出進進分開走。 邪惡對當地學法點的騷擾一直就未停止過,所以我們必須理智智慧的對待。

第二,發正念的重要性。除四個整點外,其它時間就是多多清除當地的邪惡因素。

以上兩點大家都很明白,都知道怎麼做。

第三,有同修提示說,陝西的漢中和寶雞的大法弟子在全省的比例來說是屬於比較多的,可迫害也是很厲害的。甚麼原因呢?我理解,舊宇宙的理要成就那麼大的威德就要有那麼大的難。漢中修煉人多,相對魔難也大。只有整體的力量不斷提升,都能提高上來,都能達到一定的心性要求,理智智慧,形成整體,邪惡就會被不斷的清除。

還有就是現在走出來的人,精進的人還是少,當時學煉法輪功的人那麼多,舊勢力就相應的給安排了那麼大的難,可現在走出來的人並不多。昔日的同修,有條件的還是要多幫助。近期講法師父說,「少一個人就少了很大的力量,多一個人就多了很大的力量」(《曼哈頓講法》)。但是再走出來的同修也存在修煉的過程,幫助的同修人員要合適,幫助要到位,不要剛走出來又遭迫害又帶來損失。

第四,同修間的矛盾不能及時向內找,在矛盾中提高上來,有的甚至不斷在加強這樣的因素。

比如有年齡相仿的男女同修因大法的工作需要合作,經常在一起就會引起一些非議。這首先要說男女同修自己要修好,能避免的事情儘量避免,該配合的就配合,大法弟子堂堂正正的做大法的工作。那麼有其他同修對二人表示不滿,私下裏互相之間扯這些事情,有的說的很難聽,甚至當面都說不好的話。這怎麼能是大法弟子的所為呢?離師父的要求背道而馳嘛。說這些不好話的同修在說這些話的時候給自己帶來多大的業力,發洩自己的情緒和執著,還不斷的給被說的同修增加多麼不好的東西,也使的整體的空間場帶來不好的因素。建議同修要好好看看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對同修有看法應該當面指出來,不要背地裏說。那指出來的時候,要先穩住自己,和風細雨的對同修說,才是大法對我們要求的。

另一方面,我們做的不好,矛盾大,不能向內找形成修煉的環境,才使的我們空間場不好。這種情況下,特務才敢在我們的場裏呆,才敢幹出邪惡的事。是因為我們的場不正。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中說到我們的場正,邪惡是不敢在這個場裏呆的。所以我們應該好好對照講法實修自己,修去自己的執著,盡可能快的達到法對我們的標準要求,我們的正念才能足,這樣的空間場邪惡自然不敢呆啊。

二零零八年五月邪惡綁架一批學員後一直到現在,漢中地區的大法弟子整體都在不間斷的發正念,為甚麼迫害未制止?「六一零」、馬平安一夥一直那麼猖狂。不是正念不起作用,我們在證實法中不是有那麼多的神奇嗎?我想,還是有漏,有偏。

第五,還有一個比較大的問題,就是集體行動給大環境帶來的損失。

三月底南鄭惡黨法庭要非法開庭審判大法弟子,南鄭大法弟子提前就貼不乾膠,引起邪惡的注意。大法弟子之間也相互通知,要正念阻止邪惡對大法弟子的非法判刑,有人還說這也是給師父的答卷,對怕心考驗等等。結果損失慘重,抓人、抄家、判刑,資料點也受損失。

八月聽說要把楊華等人轉到西安去,有人倡議要阻止邪惡的這一舉動,大量的去探視,去的人都是比較精進的。好像這次被抓的人都榜上有名,多少都有直接或間接的關係。

我認為這兩次事件都是不理智的行為,對我們現在當前做的工作會有影響和損失。因為我們環境還不夠好,而本地邪惡在一定程度上還很猖獗。這樣的事情只能理智的去做,不能莽撞、意氣用事,人為的使我們自己遭受損失,那救度眾生的使命怎麼完成啊?

首先,認識上有問題,「不去現場發正念就是有怕心,就是沒完成好師父的考卷」。這種說法本身就有問題,就不對。師父從來沒這樣說過,即使是同修自己悟的,也不能把自己的認識強加於別人,搞大幫哄啊。每個人的悟法做法都不一樣的。

其次,阻止邪惡非法審判大法弟子完全可以在家裏發正念,即便有想去現場近距離發的,也不應提前聲張。

再有,有家庭資料點的,負責一些事情的,在這兩次集體行動中也衝鋒陷陣,我覺的不合適。要為自己的資料點工作負責啊,一個家庭點可以管多少同修的資料正常供給啊,不利於安全的行動都應該停止。近幾次師尊講法中也多次提到安全性的問題。不能被邪惡鑽空子,被鑽空子了就會有損失。現在正是用人之時,老這麼損失,眾生誰來救啊?

從這兩次集體行動中也反映出了,整體的大方向有一定的問題,追求轟轟烈烈的,而不是靜心學法修自身,學好法救眾生。從近兩年的情況來說,當地大法弟子也在日益成熟,也在探討如何面對現狀做好三件事,也在齊發正念清除當地邪惡。但是為何迫害還在這樣延續?我們真得多向內找找,多參看明慧同修成熟文章、經驗。「潤物細無聲」,這樣的做法比較適合。

營救同修基點應放在救度眾生上。大量的同修,經常在邪惡面前露面,卻未讓參與迫害的警察、法院人員明真相、未達到救度眾生的目地。叫那麼多同修去接見被送走的同修,同樣面對邪惡,不如直接給他們把真相講好,利用各種方式,基點站對,舊勢力是不敢迫害的。

第六,當地有協調人身兼數職,又管這個又管那個,這跑那跑。是的,現在人力物力技術都缺,不跑不行啊,很辛苦。但自身學法跟上沒,有時一忙學法煉功就顧不了了。這裏不是否定這種做法。而是說自身的修煉要跟上,長期這樣下去,只能使自己力不從心,做不好工作,事倍功半。

關於協調。學法小組組織起來了,一些問題解決了,具體的三件事、具體項目,就應放手,通過學法,自己就會走出自己的路。需要整體發正念,只需要一句話,都會有響應。往往協調人想知道每一個項目情況,具體證實法的情況,並達到自己認為的狀態。好多人並不想讓更多人知道,包括協調人。所以幾個人經常到各地「交流」,但更多的是堅持自己,放不下自己,並沒有聽到別人的交流意見。時間一長,成了說教式、動員和做工作了。說的多了、時間長了、附和的人多了,無形中成了聽人不學法了。甚至有很多人在許多事情上就聽協調人的,忘了用自己的意識用法衡量了。最後,這個證實法的表面形式越來越轟轟烈烈。大法修煉應該是無形的「形」,協調人的協調也應體現出無形。

第七,注意安全上要嚴格執行。

當地邪惡針對大法弟子的手段,一個是手機電話監控,一個就是跟蹤。因為漢中地方不大,邪惡時常在大法弟子的附近停著車暗中觀察。

時至今日,邪惡對電話監控簡直是無孔不入。它們就是通過電話手機來了解大法弟子的一切情況。關於手機監控的相關技術資訊,在明慧網上已經多次強調過。但同修還是有不注意的,覺的沒事、正念強。直到有事情發生才知道電話監控的嚴重性。

面對這種情況,我們得心中有數,明慧上都有如何應對的方法。比如,可以專機專用。

修口的事情,我們當地還是注意的不夠。有一些人甚至還很不修口。這樣的人,我們得注意,和他在法上切磋,實在不行,能避開他最好避開。

自身心性層次有限,覺的有這幾個方面問題,肯定有說的不足的地方,意在拋磚引玉,希望我們當地大法弟子都能真正實修,在這些問題上重視、思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