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證實法中修去常人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隨著正法的推進,蒼穹從組,乾坤再造,留給我們走在神之路的時間越來越少了,如何走好最後這一段路,如何在正法修煉中,在救度眾生中,徹底修去常人心,最終同化宇宙特性,是每一位大法弟子必須嚴肅對待的,也是未來大覺者必經之路。

回首往事,在正法修煉十年中,我們有過許多的經驗、教訓。我們就是在這迷中,在坎坎坷坷中,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中,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今天,這些經驗教訓告訴我們:在正法修煉中,我們的路很窄,一定要走穩走正,走出一條純淨的回歸之路,正像師父講的「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下面我就把自己在正法修煉中的心得與同修交流切磋。

在捍衛大法中修去常人的觀念

有這樣一次證實法經歷,在邪惡最猖獗的時候,正值羅幹來本市時,在一小區入口處,在兩個路燈中間高高懸掛誣蔑師父的標語,用大鐵板製作的,非常醒目,在毒害著眾生,我得知後就與幾個同修商量著如何除掉它,有支持的,也有害怕不支持的。

最後我和幾個平時在一起的同修決定:我們是師父的好弟子,決不允許任何誣蔑大法、誣蔑師父、毒害眾生的標語出現。當晚我們就去了,用長長的木桿舉起黑墨汁塗抹了標語,然後高興的回來了。第二天有同修去看發現墨汁已用水車清洗掉了,又露出原來的面目,我們幾個當晚又去了,用紅油漆把它塗抹了,又高興的回來了。第三天一看,邪惡又用紅油漆從新刷一遍,又寫出新的標語。

當晚我們又準備好了物件,打算用汽油麻布燒掉它。當我們快到地點時,我忽然產生一念,先把東西放下,我們分頭去看一看有甚麼異常。當我和其中一同修走到標語下時,發現路邊樹叢中有六七個黑影蠢蠢欲動,我和同修小聲說:「不要慌,咱倆慢慢往回走。」回來後聽一同修說他聽到那裏有一個人說:「抓呀?」有一個人說:「等等、看看。」事情這樣了,我們的心情很沮喪,各自回家了。

第二天我就去其它的地方和幾個同修商量此事,他們都說我不該連續幾次去那裏,那裏一定布置了等著抓人呢,以後再說吧。沒有一個支持我或幫我想辦法的。我回家後仔細的悟了悟,我覺的不能讓邪惡誣蔑師父,而且那裏每天都有大量人群出入,天天毒害世人。

我找來上次去的幾個同修,大家坐下來靜下心共同交流這幾次的失敗原因,每個同修都講出了這幾次做事時的心態不穩和各種常人式的想法,現在都講出來了,都認識到了自身的不足,把這件事情當作了常人中的事情,而沒有在法理上認識這件事是有另外空間邪惡因素在支撐著。

通過認真切磋,各自找到了自己的常人觀念,同時也增強了做好此事的正念和信心,我們更加重視在純淨心態下發正念,清除那裏的一些邪惡生命的干擾和破壞。發完半夜十二點正念,我們又去了。

這一次是同修們塗黑油漆,我在離我僅有三四十米的一個值班室窗外,對著裏面的一個值班人員發正念,如果他一抬頭就可以清楚的看到我們在幹甚麼。可他一次也沒抬頭,他心煩的坐著亂翻報紙,後來他一轉身把燈關了,上床就睡覺了。

就在同修把標語剛剛塗完時,突然在我的不遠暗處有一輛轎車拉起了警報,我推著自行車,單手立掌發著十足的正念徑直向他走去,車裏是一個著裝警察,他一邊弄響警報一邊巡望旁邊的一個單位樓房,似乎要喊他的同伙,他見我站在他車前,就啟動車,可是啟動了半天也沒著火,他趴在方向盤上驚恐的看著我。我倆僵持了一會兒,我一想,在這幹啥呀,同修也安全離開了,我也得走了,就這樣我騎著自行車回去了。

後來聽那幾個同修說,他們跑到安全地方就一起坐下來給我發正念加持,他們都說我一定沒問題,一定會回來的。第二天,邪惡用紅布把塗抹的標語包起來了,風一吹,又露餡了,很難看,又過幾天,邪惡把標語牌子連帶的鋼絲繩都撤走了,再也沒有掛東西。

通過這件事情我們幾個同修都悟到了在證實法中一定要站在法理上看問題,而且整體的配合,思維的默契法力會很大,而不能用常人的觀念來解決,那樣會帶來常人中的麻煩,因為這件事情本身就是高層生命安排的,你用常人的手段怎麼能解決呢?只有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才能達到捍衛大法的目地。

在證實法中修去名利情

在這個迷的世界裏,不知不覺的對學法、煉功出現了懈怠,雖然我走到哪裏工作,都是以身證實法,都在向世人講述大法的美好和惡黨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但是,我們大法弟子都知道,當一個修煉的人一旦法學的少,就不能每天都把自己的思想溶於法中,那麼看問題時就會有常人的觀念,邪惡就乘機干擾破壞,以至迫害大法弟子。表現出來的狀態那就是是非多,麻煩多,時間少。

不知不覺中名、利、情漸漸的滋生出來了。我的職業是廚師,別人要說自己的菜做的好,自己表情雖無變化,可心裏美滋滋的,生出了歡喜心,可是這顆人心卻被人的虛偽所掩蓋著,別人覺得我心性好,榮辱不驚,當別人挑剔我菜做得不好時,我心裏好難受啊,總想找理由來為自己開脫。這不是虛榮心嗎?當為自己的好朋友花錢時多少都不在乎,可為不相干的人花一點錢心裏就不是滋味。我就是在這種看似平常的小事中,心性的標準越來越低,人心越來越重,使自己在自身修煉中一時間裹足不前。常人有句話「打個巴掌就惱了,給個甜棗就樂了」,自己的心經常隨著外部的環境因素變化,而帶動。

當我認真背法學法時,一下就看到了自己的名利之心和各種執著心,這些人心在修煉人的眼裏是多麼可恥啊。那在神的眼裏呢?唉!我低下了頭真慚愧。我是大法弟子我怎麼能看重這些東西呢,這正是我要修去的呀!在這人生短暫,稍縱即逝的時候,我怎麼能陷在這裏不拔呢?當大法的法理在我思想中震盪時,我真的認清了這些塵世的污穢,我真的有十足的信心去掉它,因為它不屬於我的,也不屬於大法的。

師父講過從情中派生出的執著心很多,人是為情活著的,我們修煉人卻要放下它。比較突出的是我發現有一部份男同修色心比較重,當有漂亮女子走過身邊時,就不知不覺的看上幾眼或上下打量,我看在眼裏很難受,有時想給指出來,礙於人的情面就沒有說,當遇見這些事情多了,我心裏就更難受了。

有一天我忽然向內找了一下自己,為甚麼這樣的事情讓我看見,我為甚麼難受?為甚麼不舒服?師父不止一次的講過兩個人發生矛盾時,你要找自己,這件事情為甚麼讓你看見一定有你要去的哪顆心。當我想到這裏時,猛然驚醒,我不也有此心嗎?想到這裏我不敢再想了,這不和常人一樣了嗎?而且常人看在眼裏會怎樣想我這大法弟子呢?宇宙中所有的神都在看著這宇宙塵埃上所發生的一切,這不是敗壞大法聖徒的形像嗎?

在這裏我也勸告還有此心的同修,去掉這顆骯髒的心吧,這種行為別說神看不上,就是道德稍高的常人也看不上。特別現在是正法時期,在大法蒙冤受難之時,當世人被惡黨謠言矇蔽時,正是我們證實大法,展現大法弟子純正的時候,讓世人來認清大法的美好。

在與家人相處中改變常人的觀念

在修煉以前我說一不二,妻子十分怕我,百依百順;自從我修煉後,妻子就大不如以前了,時不時的就給我提高提高心性,特別到了正法時期,在邪黨的流氓手段中把我非法劫持關進看守所,妻子就害怕了,她也明白大法是被誣陷的,但在強大的壓力下,她不敢面對邪黨政府反對它,只能想辦法勸我,我沒有絲毫的動搖之心。

回來以後她也知道我堅定大法的信念是超越我生命乃至一切的,所以她就把界限劃在「在家煉功咋的都行,不可以出去發資料」(我沒被抓之前她是支持我發資料的)。有一次她當著給我送資料的同修的面把資料全撕了,同修尷尬的走了,我當時沒有發火,可我心疼資料,心疼她傷害同修的心。

我冷靜的考慮了一會,我不能用常人的方式手段開創自己的家庭環境,要站在法理上,修正自己,同化大法,改變家庭環境,為自己開拓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環境。從那以後我在家中嚴格要求自己,堂堂正正的修煉處事,常人中的事情多為妻子考慮,正法中的事我正念十足,誰也不能干擾我。她對我的干擾就越來越少了,最後我這方面的事她也不過問了。但是和妻子在常人生活中這件事上有時好一段,有時吵一段,都是因為瑣碎小事鬧得不可開交,有時看她簡直沒法活了。我有時很生氣,氣得我自己都害怕,似乎我生命的最大弱點就是生氣。長時間的處於一種狀態中,我就對照大法,我為甚麼總這樣,一對照大法就看清了這是自己魔性的大暴露,為甚麼和妻子的是是非非這麼多?其實就是師父在幫我去掉魔性啊!

我在外面和人接觸很和氣啊,很友好啊,為甚麼自己的妻子卻不能包容呢?我聯想到師父說過的夢中考驗人時是心性的真正位置,因為在夢中所有的掩蓋之心沒有了,那時是心性的真正表現。對照自己的行為,在外面礙於自己是大法弟子,要高姿態不和人一般見識,其實那是虛偽的,那是在修人的表面。和妻子太熟了,沒有太多的顧慮,直接就表現出了自己的真實心性,我還是不行啊!表裏不一!心性沒有得到真正的提高,那種狀態不還得持續下去嗎?騙誰都是假的,騙自己才是真的。

我看穿了自己真實心性後,在這方面就嚴以律己,再和妻子發生衝突就儘量的控制自己的情緒並背誦師父的經文,向內找自己,看是自己哪方面做錯了,哪方面的常人心又重了,就這樣我時刻向內找,我們的矛盾很少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家庭環境輕鬆多了,各自忙各自的事了,當然我一直不放棄引導她來修煉大法,我相信慈悲的師父一定會救度她的。

在常人工作中修去常人之心

我自從走出學校門就四處打工,學的是廚師,流動性很大,有時在國營企業,有時在個體酒店。中國大陸這些年被惡黨折騰得是十惡毒世,做好人真難。我沒得法前就被污染成為社會的陰暗面典型。得法後,在慈悲恩師的法理指導下,明白人生的存在意義和目地,在學法精進實修中,師父為我淨化身心、啟迪正念,使我走向回歸之路。

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經過幾年的修煉覺得自己已經不錯了,心性很高了,一般的事也都能放下了,可是自邪惡迫害大法以後,當正法越來越接近表面時,我逐步的發現自己有許多的常人之心在社會工作中表現出來。比如在國營食堂裏,常人都在唯利是圖,吃拿送損,時時發生,我是修煉的人,當然不能隨波逐流,可是當別人偷拿東西時,我看到了,心裏總有一些不平衡,覺得領導應該知道別人都拿,就我不動,應該重視我,表揚我,給我一個正面的獎勵。當單位職工分東西時,心裏覺得自己付出那麼多,他們啥活不幹還盡有好處,難道當官的心裏沒數啊?心裏暗暗不平,五滋六味。當自己幹一天活卻被領導指責幾句,或說一些批評之類的話,心裏別提多反感了,總覺得自己工作非常優秀,可領導總是挑毛揀刺的,他就不知道別人和我相差多遠哪?當我的下手和我工作配合不好時,我總是厲言相加的說他們,沒有絲毫的寬容,還說這麼說都是為你們好。

通過學法、背法,我又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發現自己總是和人比,和自己的過去比,卻不能用大法的高標準來要求自己,雖然這些人心在表面上看不出來,不和人爭講,人家也說不出來啥,可當我一對照大法時,用放大鏡看一看,這些人心都是一根根纜繩在拴著我,不能使我達到正法時期像師父講的那種狀態。我只不過是在用泥坑裏的髒水沖洗自己一下而已,還覺得比別人乾淨。

我是大法弟子,對法、對自己應該嚴肅的對待,可是當這些人心慢慢滋長時,卻還未發現,當有些矛盾突出時,方才明白向內找一找,但是,就已經影響了大法弟子的形像了。言傳不如身教,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是在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狀態去修煉,而不是和常人一樣,和常人一樣了不就是常人嗎?和常人爭甚麼呢?那怎麼能體現出自己是大法造就的生命呢?只有自己修得純正,心態穩定,像師父講的「甚麼佛,甚麼道,甚麼神,甚麼魔,都別想動了我的心」(《轉法輪》)。那樣才能使自己的環境變得寬鬆、和諧,使身邊的人對自己刮目相看,那才是為我們救度眾生而做的奠基。

以上是自己在正法修煉時期的一點體悟,寫出來與同修分享,如有不妥之處還望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