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師父一起回新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六日】我是二零零三年得法的大法弟子。當時我還是一名大學三年級的學生。記得那年暑假的一天下午,不知怎麼,我就想看《轉法輪》這本書,好像一刻也不能等。媽媽也是大法弟子,是老學員了。其實,她在我上初中時就讓我跟她煉功,可是無論她怎麼說我都跟沒聽見似的。可那天突然又想讀《轉法輪》,那可能那時(我上初中時)是機緣未到。

這一看就放不下了,白天看,晚上也看,幾個月的時間,我看了師父所有的經文,知道師父是帶我來修煉,要我幫助師父救人。師父給我清理身體,那是從來沒有過的輕鬆與愉快,像換了一個人。師父的法身在我床頭的牆上顯現出兩次光影,當時感覺無比幸福,因為師父就在我身邊。

不久媽媽買來了電腦和打印機,我們開始做真相資料了。我把做好的小冊子用包裝紙包好,放到學校教室的書桌裏、課堂、教研室的門上,在學校門口給過往的路人發送。現在回想起來,當年就是師父帶著我做呢,有師父的呵護,也沒出現任何危險。

在師父的慈悲安排下,畢業之後我來到本市一個國有大型企業工作。因為是大學畢業,是應該安排在幹部編制的,可是領導給我安排在工人編制,同事們都議論紛紛。當時我就想:其實幹甚麼工作都是一樣的。這是考驗我對名的執著。由於剛畢業,對上班和工作很陌生,加上我的科長是一個很厲害的女士,又把我們科室內那最多、最麻煩的工作交給我,幹的稍有不對,就訓斥我,不知道怎麼的,反正她就是看不上我,總訓斥我,弄的我時常一把鼻涕,一把淚,覺得委屈的不得了,心想:她咋總說我呢,咋就看不上我呢。現在回頭想想,是在給我提高心性,師父是讓我做到不覺委屈、不含淚而忍啊。

我的工作直接和錢掛鉤,因此對我利益之心的考驗也是很尖銳的。一次,兩個同事收錢時丟了一千六百元錢。單位有規定,誰收丟的錢誰自己補。可其中一個大姐竟然讓我跟著補錢,我當時心裏憤憤不平:又不是我弄丟的,為甚麼讓我補呢,不能補那麼多,只給補了一百元錢。又如:一次我需要到銀行匯款,大概是一百多萬元的現金,是分幾次匯的款。匯完之後,對方來電話說差了三十多萬,我當時就嚇哭了,心想:無論如何我也沒有這麼多的錢去補啊,他們願意告就告我去吧,反正我也沒拿一分錢,愛咋咋地了。過了十分鐘,他們又打電話說他們是收到了一百萬,是銀行自己的問題。後來同事收丟了錢,我又跟著補了一次。修煉真的是在摔摔打打中磨煉啊。

前一段時間,不管是走在街上,或是坐在車裏,總能看到十分英俊的男子或靚麗的女子,開始我總願意看,可慢慢就覺得無聊了,沒有願意看那些漂亮人的心了。我想那時在考驗我的色心。

現在這段時間正是去我的安逸之心。

提高心性的事情太多了,有去嫉妒心的,去顯示心的,去爭鬥心的等等。現在回頭看看這些執著,都是無所謂的,但是當時是很執著的。

在修煉自身的同時,我也沒忘記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除了在家做真相資料,還要走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在買耗材,講真相的過程中也正是去我的怕心啊。

師父對我恩重如山,我要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不負神聖使命,在最後的時刻,不懈怠,勇猛精進,一直跟師父到法正人間結束的那一天,跟師父一起回我真正的家。

以上是我修煉道路上的部份心得,不當的地方請同修嚴肅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